Erenlai - Building communities 族群重建
Building communities 族群重建

Building communities 族群重建

 

The materials here explore how community frontiers and boundaries are being reshaped in Asia, at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levels.

從山巔到海濱,從語言到文化,亞洲族群靠著不同的力量逐步重建。在這條未知的旅程上,有許多值得分享的智慧與動力。

 

週五, 09 十一月 2012

Brain Food?

Imagine a service designed to help you acquire knowledge in the most efficient way possible. It goes straight to the source and organizes information in a clear, concise fashion that serves you key ideas from the titans of knowledge, bedrock concepts from various disciplines, as well as highly specialized interests, on a silver platter.

In short, that is Knowledge Buffet (KB). But the promise and potential of what you could find on www.knowledge-buffet.com in the future is even more exciting. Not only a platform for creating a customized program for your personal learning, but a more effective approach to constructing university courses or setting up multidisciplinary research.

We live in an age of informational overload. There is a reason why they say “knowledge is power” rather than “information is power.” It is because you have to sort through this information to arrive at the final station of actual knowledge. And as almost any student will tell you, this is not fun.

Almost everything you can think of is available online today. Information is largely free and readily accessible pretty much anywhere. And we can’t handle it. It is not about information; it is about the exact piece of the puzzle that you need. Anyone who has ever spent hours googling away like someone with OCGD (Obsessive Compulsive Google Disorder) knows exactly what I’m talking about. And this beast of a haystack is only getting that much bigger every day.

Did you think time was the only thing you spent during all those frenetic online searches? Think again, because whether you know it or it, you’re squandering ATTENTION as well. Any information requires some amount of attention and when you add up all those 30 second YouTube videos…death by a thousand cuts or a thousand bite-sized meals or a thousand tweets or…

Sometimes procrastination can be your worst enemy, so there appears to be a genuine need for a more effective way to find information and not only find it, but if possible, arrange it, sort it out and generally pre-digest it for goal-driven easy use.

I know what I’m talking about because long ago, during the dark ages of my university studies, this seemed to be an unattainable dream. Instead of peeling off layers of human understanding and the secrets of the universe to eventually add my shred off insight into the blend, I spent my time looking for a particular chapter from a particular book.

This experience is really the motivation that stands behind the creation of Knowledge Buffet and the desire to get rid of all the unnecessary clutter so that you can focus on what matters. It is imperative in any field to have solid basics, but wasting time and attention on figuring out what the basics are and where to find them is counterproductive.

Customization is the word of the future. Software and hardware today is inevitably speeding towards highly personal use. Finding the optimal way to acquire knowledge for any individual is what KB represents, whether it is designing a homeschooling curriculum, preparing for any type of exam, mastering foreign languages or simply helping you find your dream university major.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關懷都會原住民 ─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

 

 

第六站 - 溫哥華島 - 維多利亞市 -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 (Victoria Aboriginal Friendship Centre, VAFC)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是一座特別為了遠離家鄉來到都市生活的原住民所設立的慈善機構,目標是全面性的關懷,包括文化傳承和社會服務,也提供健康、教育、休閒,以及家庭的照顧。由於台灣的都市裡也有為數不少的原住民人口,我們參訪團隊的學生們也能藉此看到第一民族如何在都市環境中維持保存原鄉的認同。他們是否在都會裡做到傳承甚至復興了傳統文化呢?都市裡的原住民所受到的關懷和台灣相比又是如何呢?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是一個類似社工服務的單位,此中心有針對不同階段之第一民族常碰到的問題加以輔導協助。例如:婦女嬰孩輔導課程,教導新手媽媽如何教養孩子,避免其被政府認定沒有教養能力,導致孩子被強制帶離由政府教養;青少年之家,也就是小時候被強制帶離父母身邊,成年後回歸社會的第一民族青年,此友誼中心即提供他們一個彼此鼓勵成長的家;另外還有對長者的陪伴與照顧工作。此中心十分重視第一民族成員對自身的認同及彼此間的連結,不讓任何一人有自暴自棄的機會,令人感動。同時,政府也提供很好的管道,讓此中心可以申請需要的補助;而中心負責人也提到,其經費來源大多來自社會大眾捐贈,可見加拿大人對於第一民族的友善。這是台灣原住民族、社會大眾及政府應當學習的地方。」

── 邱婕 Ibu Isliduan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布農族

 

「在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接待我們的Mr. Bruce Parisian,便提到保留地原住民從部落到城市工作的艱辛歷程,這何嘗不是台灣都會原住民遇到的問題?我們的政府因都市更新將城市內的部落強制拆除,對此我們要如何因應?此中心是由不到十位的都會原住民創立,他們在一間不到十坪的辦公室,自發性地寫企畫、向民間團體與政府單位申請經費,在一番努力之下,政府與民間團體紛紛願意投資合作,我覺得這樣的耕耘相當值得借鏡。」

── 陳平 Rimuy Watan - 陽明大學臨床暨社區組碩士班二年級 - 泰雅族

 

「當位置來到維多利亞的原住民友誼中心,對方非常友善迎接我們。先是介紹門口的圖騰,再以座談會的方式使我們瞭解他們為了什麼事情努力。聽到加拿大有兩百多個一樣的地方,不禁想到台灣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我認為我們自身應該主動去關心原住民相關議題,從加國回來發現當地的第一民族與台灣的原住民族比起來,他們存在感多得多。然而,台灣的原住民族在台灣也有一定的存在感,只是每個人認知不一樣。或許我們被某些人小小的忽視,但不代表沒有人關心過我們。撇開存在感不談,就一個城市的空間來說,有多少東西會象徵出它是有原住民存在的地方?台灣有,只是相較於鄧肯市,便顯得相當薄弱。我們應否去省思這樣的問題,台灣的原住民到底有沒有被尊重?而不是在提到自身的時候,就像提到外國人一樣,不清楚也不明瞭。」

── 林哲玄 Utun Tit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太魯閣族

 

Filmed and edited by C. Phiv, subtitled by Vica Zhuhan

Photos: Top: Richard Chen Down: Shu-ching Hsueh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原住民醫療的全球視野 ─ 維多利亞大學原住民衛生研究中心

第五站 - 溫哥華島 - 維多利亞大學 原住民衛生研究中心 (Centre for Aboriginal Health Research, CAHR)

 

維多利亞大學是一所研究型大學,被公認為原住民研究的標竿,和原住民部落與不同領域的相關學者都保持著密切良好的關係。原住民衛生研究中心建立於2008年,致力於原民衛生研究的進行與推展,與當地和全球的原住民人士共同合作以改善他們的健康問題。目前為全球原住民衛生研究的首要機構之一,定期舉辦國際專題討論和研討會

此次訪問給了我們絕佳的機會去了解加拿大的原住民健康問題,藉由參考他們當地的問題、研究,和解決辦法,與台灣和全球相較,我們更能深入探討全球原住民共通關連的議題,以及需要什麼政策來對抗難題。

當我們抵達研究中心的時候,迎接我們的是幾位學者和博士生。研究中心的負責人首先向我們介紹了中心的總體任務,接著由各位學者一一說明他們正在進行的研究以及在各個地區的發現:像是不同部落間自殺率的差異、嘗試將傳統治療與西方醫學系統結合,和文化傳承與原住民身心健康的關連性等。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加拿大為了原住民健康問題設置了中央級的研究院,台灣的中研院卻沒有這樣的安排,我覺得相當可惜。目前的研究似乎缺乏較大型、完整的計畫,對於改善台灣原住民的健康問題也無太大的幫助。當我看到這種不足,同時也看到了未來可以付出和努力的方向。」

── 陳平 Rimuy Watan - 陽明大學臨床暨社區護理研究所碩士班二年級 - 泰雅族

「在維多利亞大學的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我向其中一名與會教授問及,加拿大原住民自殺比例是否高過非原住民?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認為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絕大部分是出自加拿大原住民在都市謀生需面臨極大壓力;他也說在他輔導過的個案中,對自我族群認同越高者,通常較不會有輕生念頭。我也相信『認同是可以改變的』這一句話。」

── 陳至宏 Gyusi Meihua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三年級 - 泰雅族

 

 

「我發現台灣和加拿大在公共衛生方面所面臨的問題非常的類似,處理的方法卻不一樣。例如:加拿大的部落也正面臨著醫師資源的缺乏,一開始他們也採用類似『醫事人員養成計畫』的政策,但因為發現成效不佳,實際上最後回到部落服務的醫事人員並沒有增加,因此放棄此計畫。我們熱烈討論了其中的原因。另外,也談到健保制度。加拿大也採用全民健保,雖然每個人繳的健保費差不多,但是都市與部落所享用到的醫療資源有著極大的差距,這衍生出公平問題。兩國似乎都還沒有能夠成功解決此問題的方式。如何公平的讓每個人都能得到合理公平待遇的醫療照護,也還是個待解決的問題。」

── 李慕凡Wilang Watah - 陽明大學醫學系四年級 - 泰雅族

「在維多利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裡,我們討論有關原住民就業、教育等議題。當他們談論到『應該要教育非第一民族族群,學會如何用第一民族的角度及思維來尊重或是幫助他們』,這是很值得學習之處。」
── 邵慧君 Gaga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排灣族
「來到維多利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研究生論文題目是關於部落傳統醫療和現代醫術之平衡。原住民早期部落就有傳統醫療管理人民的身心健康,巫師、祭師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們是人民的醫師、諮商師,藉由傳統規範去運作,加上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醫療現象,無形中鞏固了整個部落的運作。直到殖民者到來,介入部落原有的醫療體系,並以歐洲主流觀點去看待、干涉,傳統醫療的瓦解帶來部落間的規範失衡,更使許多人開始質疑自己的文化的價值。」
── 溫彧青 Labi - 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四年級 - 阿美族

「由於我的專業領域是護理,起先在整理加拿大有關『傳統醫療與現代醫療結合』的相關議題,發現他們為了尊重原住民文化中的傳統醫療,在進行現代醫療時仍會進行儀式。在這裡看見的不只是對文化的尊重,而是能藉由傳統儀式來安撫該個案的情緒及增加他的歸屬感。
以前在老家時,常常看見一位很少清醒的老先生,他每天幾乎都是早上清醒工作、晚上醉醺醺。我問過他為什麼那麼常喝酒,他回說:『以前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導致現在小孩都不乖,有罪惡感。』連身為原住民的我,都會有這種類推性的主觀想法,更何況是非原住民族群的人。我們應該從事件中找出問題核心去深入瞭解,才可能撇清某行為中的意義,而非一昧的為某族群套上污名。我認為,惟有先對原住民文化有基本概念,次者瞭解環境與原住民認知的相互關係,才可以真正了解原住民的需求給予適當資源。」
── 羅秀英 Yubax Hayung - 台北護理健康大學護理系二年級 - 泰雅族



Filmed by Cerise Phiv, edited by Nick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 by C. Phiv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原住民醫療的全球視野 ─ 維多利亞大學原住民衛生研究中心

第五站 - 溫哥華島 - 維多利亞大學 原住民衛生研究中心 (Centre for Aboriginal Health Research, CAHR)

維多利亞大學是一所研究型大學,被公認為原住民研究的標竿,和原住民部落與不同領域的相關學者都保持著密切良好的關係。原住民衛生研究中心建立於2008年,致力於原民衛生研究的進行與推展,與當地和全球的原住民人士共同合作以改善他們的健康問題。目前為全球原住民衛生研究的首要機構之一,定期舉辦國際專題討論和研討會

此次訪問給了我們絕佳的機會去了解加拿大的原住民健康問題,藉由參考他們當地的問題、研究,和解決辦法,與台灣和全球相較,我們更能深入探討全球原住民共通關連的議題,以及需要什麼政策來對抗難題。

當我們抵達研究中心的時候,迎接我們的是幾位學者和博士生。研究中心的負責人首先向我們介紹了中心的總體任務,接著由各位學者一一說明他們正在進行的研究以及在各個地區的發現:像是不同部落間自殺率的差異、嘗試將傳統治療與西方醫學系統結合,和文化傳承與原住民身心健康的關連性等。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加拿大為了原住民健康問題設置了中央級的研究院,台灣的中研院卻沒有這樣的安排,我覺得相當可惜。目前的研究似乎缺乏較大型、完整的計畫,對於改善台灣原住民的健康問題也無太大的幫助。當我看到這種不足,同時也看到了未來可以付出和努力的方向。」

── 陳平 Rimuy Watan - 陽明大學臨床暨社區護理研究所碩士班二年級 - 泰雅族

「在維多利亞大學的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我向其中一名與會教授問及,加拿大原住民自殺比例是否高過非原住民?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認為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絕大部分是出自加拿大原住民在都市謀生需面臨極大壓力;他也說在他輔導過的個案中,對自我族群認同越高者,通常較不會有輕生念頭。我也相信『認同是可以改變的』這一句話。」

── 陳至宏 Gyusi Meihua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三年級 - 泰雅族

 

 

「我發現台灣和加拿大在公共衛生方面所面臨的問題非常的類似,處理的方法卻不一樣。例如:加拿大的部落也正面臨著醫師資源的缺乏,一開始他們也採用類似『醫事人員養成計畫』的政策,但因為發現成效不佳,實際上最後回到部落服務的醫事人員並沒有增加,因此放棄此計畫。我們熱烈討論了其中的原因。另外,也談到健保制度。加拿大也採用全民健保,雖然每個人繳的健保費差不多,但是都市與部落所享用到的醫療資源有著極大的差距,這衍生出公平問題。兩國似乎都還沒有能夠成功解決此問題的方式。如何公平的讓每個人都能得到合理公平待遇的醫療照護,也還是個待解決的問題。」

── 李慕凡Wilang Watah - 陽明大學醫學系四年級 - 泰雅族

「在維多利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裡,我們討論有關原住民就業、教育等議題。當他們談論到『應該要教育非第一民族族群,學會如何用第一民族的角度及思維來尊重或是幫助他們』,這是很值得學習之處。」
── 邵慧君 Gaga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排灣族
「來到維多利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研究生論文題目是關於部落傳統醫療和現代醫術之平衡。原住民早期部落就有傳統醫療管理人民的身心健康,巫師、祭師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們是人民的醫師、諮商師,藉由傳統規範去運作,加上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醫療現象,無形中鞏固了整個部落的運作。直到殖民者到來,介入部落原有的醫療體系,並以歐洲主流觀點去看待、干涉,傳統醫療的瓦解帶來部落間的規範失衡,更使許多人開始質疑自己的文化的價值。」
── 溫彧青 Labi - 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四年級 - 阿美族

「由於我的專業領域是護理,起先在整理加拿大有關『傳統醫療與現代醫療結合』的相關議題,發現他們為了尊重原住民文化中的傳統醫療,在進行現代醫療時仍會進行儀式。在這裡看見的不只是對文化的尊重,而是能藉由傳統儀式來安撫該個案的情緒及增加他的歸屬感。
以前在老家時,常常看見一位很少清醒的老先生,他每天幾乎都是早上清醒工作、晚上醉醺醺。我問過他為什麼那麼常喝酒,他回說:『以前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導致現在小孩都不乖,有罪惡感。』連身為原住民的我,都會有這種類推性的主觀想法,更何況是非原住民族群的人。我們應該從事件中找出問題核心去深入瞭解,才可能撇清某行為中的意義,而非一昧的為某族群套上污名。我認為,惟有先對原住民文化有基本概念,次者瞭解環境與原住民認知的相互關係,才可以真正了解原住民的需求給予適當資源。」
── 羅秀英 Yubax Hayung - 台北護理健康大學護理系二年級 - 泰雅族



Filmed by Cerise Phiv, edited by Nick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 by C. Phiv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站在文化巨人的肩上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第一民族學習中心

 

 

 

第四站 - 溫哥華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第一民族學習中心

教育問題是目前全世界原住民運動的核心。除了介紹第一民族中心在促進原住民教育方面的角色,Rick Ouellet 和 Debra Martel也告訴我們,加拿大教育體制如何因應原住民的文化處境來運作,又有哪些政策、計畫成功地被執行。譬如英屬哥倫比亞省開創先例的政策─所有該省的教師都必須修習原住民研究課程。第一民族中心也正在一些原住民區域推展一項工作,讓想要獲得學位的人,能在他們畢業 後能夠回到他們的社區,且仍有足夠的就業機會。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在UBC裡的第一民族學習中心裡,擺設與建築物外觀均夾帶著第一民族的濃厚味道,但對我們來說那正是最真實、活用的教科書。教授說,畢業的 學生一定要有一個畢業成品,因為走出這個學習第一民族文化的地方,代表你學習到了自己的文化,那樣的意義多麼深重啊!... 再者,因我讀的學校是有著台灣第一所原住民族學院的大學,可是就跟上面的問題一樣,其實是相當薄弱的,只有一個院碑就象徵了民族學院似乎不夠。我們是不是 可以思考有甚麼更好的想法去裝置這樣一個學院,讓人家更看得到我們呢?」

── 林哲玄 Utun Tit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太魯閣族

在民族學習中心的訪談對話中,我了解到第一民族的教育體制及福利制度,迥異於台灣將民族教育及一般教育分開執行,政府根據學 校或地方提出申請欲實施的民族教育,撥預算幫助實施。 整個行程裡,從自治、公衛、教育、文化產業行銷四個大方向,瞭解及探討加拿大第一民族。從中,我反思到台灣是個多元族群的社會,雖早已倡導尊重多元文化, 政府在制度上也給予原住民許多福利及補助,像是加分機制、推展鄉土文化教育、補助金等等,然而根據文獻資料顯示,仍未見良好績效。或許是因為政府用的是主 流文化思維在幫助原住民族群,卻很少以原住民族的文化思維、生活習性等立場去看待問題。例如中小學的教材裡,未曾出現任何原住民族相關知識,使得原住民孩 童在學習上因文化差異,顯得較主流族群孩童處於弱勢。在維多利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時,他們說:『現在你們年輕人就是一群很強大的力量。』這句話提醒 我,應該多重視原住民族的教育問題,特別是文化教育,這關係到一族群的消逝危機。

── 邵慧君 Gaga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排灣族
 
這次參訪過程,不管是政府機構或民間組織,對方介紹的一開始一定是告知我們,現在所屬的土地是哪個部落及族群,這是很令 人感動的。加拿大稱原住民族為「First Nation (第一民族)」;台灣稱為原住民族(Indigenous),二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兩國都確認原住民族是該國原本抑或第一居住在此的民族,但在台灣我們何 時會談起土地的故事以及以前居住在此的民族?加拿大處處感受得到當地族人及友人對於土地的認同以及認識,令人動容。
 
── 陳睿哲 Yahu Kunaw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三年級 - 泰雅族
 
 

 

ubc_house_learning

 

Video filmed by C. Phiv and D. Chen, edited by N.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s by C. Phiv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站在文化巨人的肩上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第一民族學習中心

 

 

 

第四站 - 溫哥華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第一民族學習中心

教育問題是目前全世界原住民運動的核心。除了介紹第一民族中心在促進原住民教育方面的角色,Rick Ouellet 和 Debra Martel也告訴我們,加拿大教育體制如何因應原住民的文化處境來運作,又有哪些政策、計畫成功地被執行。譬如英屬哥倫比亞省開創先例的政策─所有該省的教師都必須修習原住民研究課程。第一民族中心也正在一些原住民區域推展一項工作,讓想要獲得學位的人,能在他們畢業 後能夠回到他們的社區,且仍有足夠的就業機會。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在UBC裡的第一民族學習中心裡,擺設與建築物外觀均夾帶著第一民族的濃厚味道,但對我們來說那正是最真實、活用的教科書。教授說,畢業的 學生一定要有一個畢業成品,因為走出這個學習第一民族文化的地方,代表你學習到了自己的文化,那樣的意義多麼深重啊!... 再者,因我讀的學校是有著台灣第一所原住民族學院的大學,可是就跟上面的問題一樣,其實是相當薄弱的,只有一個院碑就象徵了民族學院似乎不夠。我們是不是 可以思考有甚麼更好的想法去裝置這樣一個學院,讓人家更看得到我們呢?」

── 林哲玄 Utun Tit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太魯閣族

在民族學習中心的訪談對話中,我了解到第一民族的教育體制及福利制度,迥異於台灣將民族教育及一般教育分開執行,政府根據學 校或地方提出申請欲實施的民族教育,撥預算幫助實施。 整個行程裡,從自治、公衛、教育、文化產業行銷四個大方向,瞭解及探討加拿大第一民族。從中,我反思到台灣是個多元族群的社會,雖早已倡導尊重多元文化, 政府在制度上也給予原住民許多福利及補助,像是加分機制、推展鄉土文化教育、補助金等等,然而根據文獻資料顯示,仍未見良好績效。或許是因為政府用的是主 流文化思維在幫助原住民族群,卻很少以原住民族的文化思維、生活習性等立場去看待問題。例如中小學的教材裡,未曾出現任何原住民族相關知識,使得原住民孩 童在學習上因文化差異,顯得較主流族群孩童處於弱勢。在維多利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時,他們說:『現在你們年輕人就是一群很強大的力量。』這句話提醒 我,應該多重視原住民族的教育問題,特別是文化教育,這關係到一族群的消逝危機。

── 邵慧君 Gaga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排灣族

這次參訪過程,不管是政府機構或民間組織,對方介紹的一開始一定是告知我們,現在所屬的土地是哪個部落及族群,這是很令 人感動的。加拿大稱原住民族為「First Nation (第一民族)」;台灣稱為原住民族(Indigenous),二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兩國都確認原住民族是該國原本抑或第一居住在此的民族,但在台灣我們何 時會談起土地的故事以及以前居住在此的民族?加拿大處處感受得到當地族人及友人對於土地的認同以及認識,令人動容。
── 陳睿哲 Yahu Kunaw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三年級 - 泰雅族

ubc_house_learning

 

Video filmed by C. Phiv and D. Chen, edited by N.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s by C. Phiv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文化與科技結合的實踐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博物館

 

 

第三站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人類學博物館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Museum of Anthropology, MOA)

結束了人類學系的座談後,我們被帶領前往於1949年建立,館藏超過三萬八千件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博物館 ;使我們驚豔的是,這座博物館有領先全球的原住民文物收藏,而其中大約六千件均是來自英屬哥倫比亞省的第一民族原住民部落。從圖騰柱、獨木舟,到木刻的盒子、碗,以及餐盤等。不僅如此,MOA所使用的文物保存方法也相當先進,互動式的軟體和硬體設置讓訪客能使用觸控螢幕經由網路資料庫瀏覽館藏。參觀MOA對我們來說是個非常棒的機會,能看見他們如何經營這座博物館,啟發民眾好奇,了解和尊重其它文化。我們不但見識到了大量的館藏與創新科技,也更進一步地分享交流了彼此的文化內涵。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運用新媒體New Media已經是現在的趨勢。我在UBC MOA 看見一個令我驚豔的設備,該館面積不大,館藏很多卻都是透過櫥櫃做水平收藏及展示。在展區中兩到三個櫃位就會有一台iMac,它有安裝觸控螢幕與MOACAT系統館藏數位典藏系統,所以參觀博物館的民眾可以很輕易地去操作並尋找自己有興趣的展品位置,包括地圖、地名、物品名稱、民族等。台灣被稱為科技島,是否更有發展的潛力?」

── 陳睿哲 Yahu Kunaw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三年級 - 泰雅族

 

「遊走在加拿大不論是街上或是建築物裡,到處可見原住民圖騰和傳說故事被印在牆上、日常用品上,以及到處豎立高矮不一的圖騰柱,這讓我們感到驚訝,原住民的美竟然可以這麼普羅大眾。學習,常常是需要親眼看見、親手觸碰,才會深刻記得。」

── 李慕凡 Wilang Watah - 陽明大學醫學系四年級 - 泰雅族

 

ubc_museum_inside

 

Filmed by C. Phiv, edited by Nick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s: Shuching Hsueh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從無到有的藝術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

 

第二站 - 溫哥華 -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

已從事教職多年的人類學教授 Dr. Bruce Miller 對於世界各國原住民事務具有深刻的了解和經驗,他首先向我們簡述加拿大原住民的歷史和第一民族爭取自治所歷經的挑戰,接著以世界上其它地區像是巴西、美國、和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原住民曾面臨的困境為例,帶領台灣學生們共同討論並提出建議。他強調不但要善用現有可行的法律,也要使用多元的策略來推動法律進步以改善原住民權益,例如「政治尷尬」("politics of embarrassment")。Bruce Miller 教授認為,最重要的不是我們僅有多少資源,而是將想法轉化為立即行動的力量,現在便開始行動並創造未來!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Dr. Bruce Miller以簡短的時間讓我們了解加拿大第一民族奮鬥過程,並以其經驗及關注的焦點議題進行討論。教授盡量聽取團員所提出的問題並予以回應,大多是以鼓勵的方式回應我們。尤其他認為台灣原住民要利用製造更多『尷尬』的社會運動方式,迫使政府不得不做出決定,而不是任挨任打,哀求政府能多給予原住民權利,其意思在於告訴我們,權力是要爭取,極力地爭取。」

── 林凱恩 Piho Yuhaw -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三年級 - 泰雅族

「Miller博士提出:『任何事情,開始做就是一個法律。』強調法律具有現實與執行力量,而非紙上談兵。他將這個概念落實到部落,對原住民推動自身文化造成很大影響,並使得部落發展協會所希冀的憧憬逐漸成形。」

── 温傑 Takun Tado - 陽明大學醫學系三年級 - 賽德克族

「第二站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的Dr. Bruce Miller,是此行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學者,他在介紹加拿大第一民族歷史及現況後,我提出『經費來源』之疑問後,馬上被教授嚴厲駁回:“No, You are wrong!” 教授認為法律是人民『做』出來的。換句話說,政府會制定法律是因原住民強烈要求使然,但多數原住民若沒有實際做出他們當初所要求的方式,這法律等於無效,所以重點在於原住民自己要『做』的決心。」
 
 
 
 
─ 邱婕 Ibu Isliduan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布農族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與Dr. Bruce Miller進行了將近兩個小時的雙向溝通。其中讓我感動的是,第一民族如何將悲劇式的逆境轉為反敗為勝的契機。教授建議我們成立一個專為原住民喉舌的團體,並且不能以經費當作藉口,他說這種事:『做就對了!』」
 
 
 
── 李慕凡 Wilang Watah - 陽明大學醫學系四年級 - 泰雅族
 
 
 
 
 
 

「Bruce G. Miller教授鼓勵我們要付出行動力,因為法律往往形成於人的執行和行動之後,因此『現在做的,就是未來的法律』。關鍵在於,當我們遭遇國家政策的結構問題、經費不足等等問題,是否還有前進的勇氣?福利和好的政策不會憑空出現,而我們正是最有資格為自己說話的一群人。」

 
 
 
 
── 陳平 Rimuy Watan - 陽明大學臨床暨社區護理研究所二年級 - 泰雅族

 

Video filmed by Cerise Phiv and Diane Chen, edited by Cerise Phiv and Nick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Shuching Hsueh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永續傳承的精神 ─ 史丹利公園原住民村

 

第一站 - 溫哥華市 - 史丹利公園 原住民村 (Klahowya Village)

結束了上午在溫哥華市內的觀光行程後,我們便啟程前往我們第一個原住民文化交流地點 ─ 史丹利公園。這片靠近溫哥華市中心,佔地400公頃的綠地,於今年五月到九月的夏季期間,已由溫哥華公園委員會將一部份的史丹利公園成功地轉變為新的原住民村,讓來訪的遊客能體驗充滿活力的原住民歌舞、藝術、和道地的飲食。原住民村提供講述部落故事的節目、搭乘小火車遊村的心靈之旅、每日固定兩場的舞蹈演出、原住民特色佳餚、每天都有的文化導覽行程,以及特有的原住民節日 (Nations days)。他們也有來自部落的工匠在現場製作傳統木雕和紡織,遊客可以和工匠一起做出自己的手工藝品或是由商店購買。本次走訪特別關注的是讓台灣原住民學生探索如何應用文化產業來達到經濟獨立,而經濟獨立也是為了達到長期政治自主的必要條件。我們也希望藉此機會瞭解 Klahowya 村如何利用生態旅遊和文化企業啟動文化復興,並以尊重他們的傳統和人民的方式,提供當地原住民更多的就業機會。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行程中,我們參訪的七個單位。首先是史丹利公園,在此看見原住民與政府合作使文化產業永續經營及推廣的策略,即政府向原住民永久承租其位於溫哥華市區旁的土地(史丹利公園),同時協助他們在每年五到九月經營Klahowya村的相關經費及規畫,使此村達到小型部落型態建購及文化保存與推廣的目標。」

── 邱婕 Ibu Isliduan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布農族

「在Klahowya Village有位樂舞的長者和我們分享他的樂舞之後,有記者跑來請求他再跳一次,卻被拒絕了。長者說:『文化不是推銷或消費的道具,而是我們的尊嚴!』儘管學習說NO也許會傷了和氣,但我認為這是必要的,真的很不簡單。」

── 韋聖安 Takun Neka - 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四年級 - 泰雅族

「在每日的特定時間,公園裡一部分變身為Klahowya原住民村,由第一民族的祭師替身體不適者舉行祈福儀式,當下我覺得熟悉又親切,因為這跟排灣族傳統巫師的治病儀式很相似。在台灣也有許多原住民文化園區,同樣有著傳統歌舞表演及原住民商品銷售等等,但在史丹利公園裡,我感受到不同的是,他們對自己的文化懷有極度的熱情與自信,所販售的產品都是當地族人自製,可見當地政府確實有心幫助在地原住民的經濟與文化。」
 
 
 
 
 
── 邵慧君 Gaga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排灣族



Video filmed by Cerise Phiv and Diane Chen, edited by Cerise Phiv and Nick Coulson, subtitled by Yen-ching Chu

Photo courtesy of Laurent Vu-The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關懷都會原住民 ─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

 

 

第六站 - 溫哥華島 - 維多利亞市 -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 (Victoria Aboriginal Friendship Centre, VAFC)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是一座特別為了遠離家鄉來到都市生活的原住民所設立的慈善機構,目標是全面性的關懷,包括文化傳承和社會服務,也提供健康、教育、休閒,以及家庭的照顧。由於台灣的都市裡也有為數不少的原住民人口,我們參訪團隊的學生們也能藉此看到第一民族如何在都市環境中維持保存原鄉的認同。他們是否在都會裡做到傳承甚至復興了傳統文化呢?都市裡的原住民所受到的關懷和台灣相比又是如何呢?

「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是一個類似社工服務的單位,此中心有針對不同階段之第一民族常碰到的問題加以輔導協助。例如:婦女嬰孩輔導課程,教導新手媽媽如何教養孩子,避免其被政府認定沒有教養能力,導致孩子被強制帶離由政府教養;青少年之家,也就是小時候被強制帶離父母身邊,成年後回歸社會的第一民族青年,此友誼中心即提供他們一個彼此鼓勵成長的家;另外還有對長者的陪伴與照顧工作。此中心十分重視第一民族成員對自身的認同及彼此間的連結,不讓任何一人有自暴自棄的機會,令人感動。同時,政府也提供很好的管道,讓此中心可以申請需要的補助;而中心負責人也提到,其經費來源大多來自社會大眾捐贈,可見加拿大人對於第一民族的友善。這是台灣原住民族、社會大眾及政府應當學習的地方。」

── 邱婕 Ibu Isliduan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布農族

 

「在維多利亞原住民友誼中心接待我們的Mr. Bruce Parisian,便提到保留地原住民從部落到城市工作的艱辛歷程,這何嘗不是台灣都會原住民遇到的問題?我們的政府因都市更新將城市內的部落強制拆除,對此我們要如何因應?此中心是由不到十位的都會原住民創立,他們在一間不到十坪的辦公室,自發性地寫企畫、向民間團體與政府單位申請經費,在一番努力之下,政府與民間團體紛紛願意投資合作,我覺得這樣的耕耘相當值得借鏡。」

── 陳平 Rimuy Watan - 陽明大學臨床暨社區組碩士班二年級 - 泰雅族

 

「當位置來到維多利亞的原住民友誼中心,對方非常友善迎接我們。先是介紹門口的圖騰,再以座談會的方式使我們瞭解他們為了什麼事情努力。聽到加拿大有兩百多個一樣的地方,不禁想到台灣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我認為我們自身應該主動去關心原住民相關議題,從加國回來發現當地的第一民族與台灣的原住民族比起來,他們存在感多得多。然而,台灣的原住民族在台灣也有一定的存在感,只是每個人認知不一樣。或許我們被某些人小小的忽視,但不代表沒有人關心過我們。撇開存在感不談,就一個城市的空間來說,有多少東西會象徵出它是有原住民存在的地方?台灣有,只是相較於鄧肯市,便顯得相當薄弱。我們應否去省思這樣的問題,台灣的原住民到底有沒有被尊重?而不是在提到自身的時候,就像提到外國人一樣,不清楚也不明瞭。」
 
 
 
 
 
 
── 林哲玄 Utun Titi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 太魯閣族

 

 

Filmed and edited by C. Phiv, subtitled by Vica Zhuhan

Photos: Top: Richard Chen Down: Shu-ching Hsueh

週二, 22 十一月 2011

同一陣線,雙向溝通 ─ 鄧肯市政廳

 

 

第七站 - 溫哥華島 - 鄧肯市 (City of Duncan) - 鄧肯市政廳

當鄧肯市市長 Phil Kent 親自為我們打開市政廳的大門,我們開心得不可置信。此次參訪,鄧肯市市長和市議員 Joe Thorne,特別安排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帶我們參觀這個小而美的城市,告訴我們當地的民俗故事,並帶領我們進行今天的交流討論。我們的團隊了解了政府和第一民族之間從前的關係,和他們如何改變,修正過去歷史的錯誤。市議員 Joe Thorne ,也是第一民族在市議會的代表,解釋了他們當初如何開始與不同部落間對話與互動,為了更正向的合作目標。我們也發現了鄧肯市政府正在朝相當實驗性的方向努力,也就是共議參與式民主政治,市政廳的大門總是為民眾敞開,民眾可實際參與市議會的會議,讓時常被忽略的不同族群聲音都能良好傳遞溝通。

中國讀者請點以下連結:

「在鄧肯市,這個原住民保留地屬聯邦政府管轄範圍,主要以娛樂、市政基礎建設為主。當我們疑惑政府和人民之間的『協商機制』為何?有位原住民議員Joe指著胸口表示:"One mind , One heart ." 在這美麗的圖騰之都,也有著許多原住民面臨失業問題,然而許多組織協助原住民就業並監督其成效。在這裡我發現政府和人民之間不是對立的情形,而是站在同一線上幫助人民。去加拿大前,我事先收集了一些關於加拿大的教育、自治等文獻;實際參訪後,我發現書上寫的不見得完全正確。我很開心能看到有別於書上的知識。加拿大管理原住民教育有省政府、聯邦政府、地方政府,並不如書上說的容易,關鍵在於『協商機制』,並非都是『死制度』,而是可藉由協商去改善人民的需求。」

 
── 溫彧青 Labi - 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四年級 - 阿美族

「散發著慈祥與具有賢能長者智慧的Joe Thorne委員,他對於發展部落文化的作法,讓我大開眼界。他向社會大眾分享自己部落的文化、特色、故事,好讓原住民文化能與現代社會意識並列前進,也漸漸地整併起來,如此原住民文化就不會消失或被淡化。再者,委員對部落發展採取的態度,是『聆聽』族人的聲音,瞭解他們的需求,以便做出對部落最有助益之事。」

── 温傑 Takun Tado - 陽明大學醫學系三年級 - 賽德克族

「第二站是鄧肯市政廳,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街上都是原住民親手雕刻與繪圖的圖騰柱,街景處處看得見原住民的圖騰象徵。除了專注地聽鄧肯市政廳的歷史由來與發展,也從當地原住民 Joe Thorne 身上,看見他為自己族群站出來,學習不同的文化、語言來調協自己族群於外來族群間的不和諧。Joe Thorne還分享他們族群很重視及尊重婦女,他說:『妻子就像是手中的寶物,要好好地愛惜與疼惜她!』讓我很感動。」

── 李靜怡 Iwan Ilong - 真理大學觀光事業學系四年級 - 太魯閣族

 

「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在加拿大溫哥華及維多利亞島看到聽到的經驗,喚起了我曾一度迷失的、對族群議題的衝勁。更期待原住民新一代年輕人能更多參與原住民族相關事務及權利的爭取,不要再逃避在網路甚或國際化的象牙塔內,短視了我們自己文化的分量。『想,就去做到』(Bruce Miller);『學會聆聽與良好溝通,相信一切會越來越好』(Joe Thorne)。加油,原住民。」
 
 
 
 
── 邱婕 Ibu Isliduan - 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四年級- 布農族
 
 
 

Filmed and edited by Cerise Phiv, subtitled by Vica Zhuhan

Photo by S. Hsueh

 

週一, 30 五 2011

生科葡萄園的老工人:扈伯爾神父傳奇

葡萄園裡的老工人,用愛當肥料,灌溉出一株株豐碩的果實。就如同扈伯爾神父全心全力的付出,才有今日輔大生科系的枝繁葉茂。


第 1 頁,共 7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36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