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供需双赢农业策略

by on 週四, 01 四月 2010 評論

目前农委会对于大宗蔬菜价格主要调节手段为:若评估菜价低于监控价格及分析将出现失衡情况,即补助农民,启动田间耕锄(不进行采收,直接用耕耘机处理,当作有机肥)以减少市场供给。然而,这个非常手段未必能产生效果,因为农民辛勤种植并非为了领取小额的耕锄补助,何况耕锄与蔬菜上市有时间上的落差,农民多半期待能在市场上卖到好价钱,不愿提前耕锄。

然而,菜价暴起暴跌不仅是生产端的问题。从政策面来说,虽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台湾必须开放农业市场,但政府应该有其它积极作为,例如推广产地标示及教育消费者。过往台湾并未强制规定农产品须标示原产地,迟至2009年下旬才开始推动,只有当农产品切实做到产地标示,消费者方能在信息透明的情况下,知道 如何选择在地农产或自主选择农产品。

此外,目前多数农民种植叶菜类时,是向种苗场购置种苗。农委会若能持续调查育苗场的出苗数量,即可先行估算市场供应,藉此调节农民生产,辅导农民分批、分梯种植,避免集中上市,影响价格。

消费端的教育则是一项长期工作。消费者选择便宜的农产品虽属正常,但若能提升消费者对适地适种的农产品价值的认识,从健康、环境、农村文化等多方面,意识 到农民是土地的管理者、农艺的传承者,则消费者会比较愿意购买较进口蔬菜昂贵的本地农作,而不会视低价农产为当然。

 

结构性的问题

事实上,台湾农业生产结构为小农生产,这样的生产方式有助于精致利用土地、维系农村社会人文、弹性面对社会风险。以永续乡村的角度而言,小规模适地生产一 方面维持多样化的生产,二方面丰富延续了农耕文化。

反观大规模生产将使得农业进入资本主义的铁律:「追求资本积累」。如此一来「农业」变成「农工业」,它的生产关系、劳动关系与初级工业并无二致,基层农工 将遭受剥削。因而,大型农作并非最好的农业生产结构。更何况农业生产是原料性的生产,透过食品加工及流通端与消费端的服务,将发挥乘数效果,有效提高总体 产值,在过程中增加在地就业机会,这项效益是进口农产品所无法取代。

探讨农业,除了看生产面或消费面,更要思考整个农业结构、生产体制为何?什么样的体制才有助于整体社会稳定?「小农生产」所特有的弹性化劳动、自有劳动力、相较于工业都市生活较低的货币依赖,是台湾农村社会之所以在六十年来的国家盘剥与近三十年市场机制中仍能屹立的主因,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社会安全瓣,发挥调节失业危机、降低劳动力再生产成本的功能。农业稳定、农村永续更是社会稳定的基础。

就从日常的选购开始,购买健康的在地农产吧!

 

摄影/路卡喵

本文亦见于 2010年4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70_small 想知道更多本期杂志的文章,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Pei-Hui Cai (蔡培慧)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

最新自 Pei-Hui Cai (蔡培慧)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9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