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坎昆會場外

by on 週四, 20 一月 2011 評論

2010年11月8日至9日,台北利氏學社和台北縣(現為新北市)政府合辦「低碳城市首長高峰會」,邀請多位城市首長、NGO和專家學者,於坎昆會議召開前,討論如何降低氣候變遷的衝擊和發展綠色能源,期望城市與在地公民團體擔起永續發展的責任。畢竟現今國際社會在對抗氣候變遷上可謂欲振乏力——例如2009年眾所矚目的哥本哈根會議,最後只由五個國家在密室會議中訂出長僅數頁、進展細微的《哥本哈根協定》。

然而原本無人看好的坎昆會議,竟產生超乎預期的結果:不僅挽回多邊協商的信心,訂出減碳行動與減碳目標,也設立了幫助窮國對抗氣候變遷的特別基金,並由192國代表共同通過20多項決議的《坎昆協議》。

此外,會場周邊的種種社運串聯,更展出現公民行動的活力。透過這次台灣青年代表團的參訪報導,希望讀者不用親臨現場,也能感受這股豐沛的能量。


2010年第十六次《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締約國會議以及第六次《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締約國會議(簡稱COP 16)於11月29日12月10日在墨西哥坎昆市(Cancún)舉行。接續去年哥本哈根會議未能達成共識的課題持續談判,希望能在2012年《京都議定書》屆滿前,訂出後京都的國際減量規範。

去年由美、中、印度、巴西及南非所擬定的《哥本哈根協定》(Copenhagen Accord)曾被批評為密室政治的產物。今年身為坎昆會議主席的墨西哥外交部長Patricia Espinosa始終強調公開透明、普遍參與的談判原則,而《坎昆協議》(Cancun Agreements)正是在此氛圍下強力斡旋的妥協文件。

在坎昆會場外,不同於哥本哈根十萬人上街遊行的盛況,這次的NGO參與籠罩著「限縮」的陰影。今年的報名時間不但提前至九月,過程中更多了一道審核手續。所有NGO活動的場地零落分散,就連遊行隊伍也避開週六,分批在週一和週二個別串聯。我所寄住的民宿旅館主人還收到一封學校寄給家長的信,說明當日因遊行隊伍經過學校附近,停課一天。

這樣刻意分散場地的安排,在海洋日(Oceans Day)活動當天,由墨西哥環境與自然資源政策部長里歐(Antonio Diaz-de-Leon)親口證實。據說是為了確保談判順利進行,當局儘量分散所有活動會場,就連從主活動會場Cancun Messe到談判會場Moon Palace,都還得搭乘二十分鐘的會場專車才能抵達。儘管如此,許多NGO的倡議活動仍化零為整地精彩呈現。

氣候變遷中的性別正義

Klimaforum是往年場外的重要氣候論壇,雖不屬於官方的周邊會議,卻往往有重量級人物出現,展現和主會場分庭抗禮的氣勢。此次氣候論壇的西班牙文標語「Cambiemos el sistema,No el clima!」有「改變體系,而非改變氣候」之意。根據這次COP 16台灣青年暨學生代表團團員黃琳筠(政大外交所碩一)對其中一場座談會的參與和觀察,可以發現看待氣候變遷問題的另一種角度。

這場座談是由Gendercc這個跨國的非政府組織所主持,探討氣候變遷的性別議題。Gendercc目前成員全為女性,關心女性在氣候變遷發生時可能遭遇的問題。會議中,幾位分享心得的女性分別來自孟加拉、玻利維亞、吉里巴斯(註1)與巴基斯坦等國,她們認為氣候變遷可能造成水資源或糧食減少、乃至天然災害的問題,而女性往往首當其衝,因為她們通常擔負照顧家中老幼的角色,尤其在較貧窮的地區更為嚴重。

爾後席間有位女性學者提出質疑:所謂性別角色在氣候變遷中遭遇的困難,究竟是肇因於性別,還是經濟和社會地位上的弱勢?她的發言對多為女性的在場人士產生不少衝擊,許多人都跳出來捍衛自己的觀點,而這位發言者可能是感受到緊張氣氛,或沒有得到自己期待的討論,不久就離場了。如此討論提供了另一種切入問題的觀點:在探討議題的同時,不能完全只專注於單一議題上,也需要注意其他權力關係的存在。

農民之路:相信人民的力量

除了氣候論壇外,坎昆這次有兩個當地農民團體的活動。其中一個名為「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另一個則組織了當地的論壇活動,並和許多著名國際組織搭上線,如「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協助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及提供緊急救援的全球性組織「樂施會」(Oxfam)、tck tck tck(註2)、抗地球暖化組織「350.org」(註3)和「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等。有趣的是在「農民之路」活動的場合,是看不到這些有名的國際NGO的。

據代表團團員梁守道與洪小涵(兩人皆為政大外交所碩二)的觀察,「農民之路」主要關注的是「氣候正義」。場外停了一長串巴士,來自美洲不同地方,沿路拜訪受到各種外力侵擾的社區,聆聽當地居民的證詞。「農民之路」還邀請當地民眾一起上車來參與這個論壇,並在車上發聲、分享自己社區的慘痛經歷,是為「旅行車隊」(caravan)。

在論壇第一天早上的儀式後,就進入各路車隊的分享大會:他們一共有六個團,每團都是來自沿路各社區的意見領袖、村長或自救會、工會領導人等。這些人述說自己的社區和村落面臨了何種外力因素侵害,例如採礦公司的爆破造成遷村、煉礦過程的金屬汙染、化學公司的排水汙染、高速公路開通對環境和生活習慣的衝擊等。在場的人無不認為政府、大企業和聯合國都不可信,只會提出假的解決方案,實際上在他們的經驗裡,這些都是失敗、腐敗的政策。他們認為只有永續發展和相信人民,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熱情的與會者甚至還製作了反諷坎昆會議的海報——將原來坎昆會議標誌中繁茂秀美的樹葉換成鈔票,把右下角展翅的蝴蝶變成骷髏頭。

ngo,cancun,氣候變遷,特刊,坎昆會議,COP 16,社會運動

農運與NGO的大串聯

至於另一群農民的遊行隊伍則是沿著主要幹道,由城區外遊行到坎昆市中心的市政廳廣場,在那裡與其他團體會合並集會演講。遊行隊伍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樂施會製作的大型道具,共有四個將近兩人高的大型農民人偶,還有一個近兩三層樓高的巨型玉米。綠色和平組織也不甘示弱,開了一台背後裝置太陽能板的卡車來,上面坐著北極熊人偶。此外樂施會和tck tck tck也在廣場周圍擺放巨幅照片看板,旁邊用文字闡述世界各地的農民如何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以及應如何協助他們調適與面對。此外還有一群農民在頭上綁著惡魔形狀的牌子,上面印了各種破壞環境的知名跨國企業商標——反全球化與倡導氣候變遷議題的眾NGO顯然串連在一起了。

遊行群眾抵達後,便在事先搭好的舞台上開始輪番表演與演說:有跳佛朗明哥舞與原住民舞蹈的、彈唱吉他的、或發表自己(或組織)的立場和意見、呼喊口號或相互加油打氣。西班牙文是主要語言,但也有不少使用英文的講者,主辦單位都有同步翻譯者協助翻譯。就像在「農民之路」的場子一樣,語言的隔閡不會阻礙不同國家的人們對同一個目標與理想的追求。

社運中的「運動政治」

不過,在這些異議社團間,也存在著因立場和路線差異所形成的界線。像在當天遊行的同一時間,「農民之路」的那群農民也走上街頭,只是路線不同,最後也沒有會合。據說是因為兩邊的農民團體不合,堅持要分開舉辦活動,連遊行也無法整合。

後來從一位加拿大人口中問到了兩邊不睦的原因。他說,可能是因為「農民之路」的農民認為,國際性NGO往往也有接受特定資金援助。在他們眼裡,這些NGO不算真的獨立自主,可能會有特定的立場和利益,因此不願意與之聯合。同時他們也強調自己做的才是真正的社會運動,擁有廣大的民意基礎和正當性,是這些NGO所缺乏的。當然,關於NGO和社運人士的正當性問題可以再論,只是由「農民之路」的態度,可以窺見其激進的立場。

儘管如此,在坎昆會場外的NGO與社運團體現場,仍充滿了人情的溫暖,其中人與人的信任、社區/社群式的互動,均營造出異於正式會議的特殊氛圍。只是看看場內、聽聽場外,就可發現同樣帶著立場與意見來到坎昆,有的團體只能露宿街頭、在帳篷中舉行論壇,有的卻場場都在冷氣房和充滿點心的大展場與五星級飯店內舉行;有的靠雄厚資金在背後撐腰,有的則仰賴小農供應自家種的水果。團體間的貧富距離相差甚遠,處境與意見進入決策程序的可達性也有天壤之別。

透過這種反差和反思,我們仍期待國際公民社會的不同聲音能有進入國際組織決策機制的一天,希望這次坎昆會場外的運動能量,在未來能夠持續不墜。

 

延伸閱讀

想知道更多關於黃琳筠、洪小涵與梁守道的坎昆會議報導及其他場外花絮,請參閱「低碳生活部落格」(http://lowestc.blogspot.com/),搜尋標籤名為「COP16」或「坎昆協議」的文章。關於《坎昆協議》的詳細內容,請見聯合國官方網頁http://unfccc.int/meetings/cop_16/items/5571.php

 


**註釋**

1. 吉里巴斯共和國(Republic of Kiribati)是太平洋上的一個島國,同時也是台灣的邦交國。如今因氣候暖化和海平面上升,面臨著被淹沒的危機。

2. tck tck tck是以氣候行動為導向的NGO聯盟。詳細內容請見網站http://tcktcktck.org/

3. 350意為在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其單位為ppm,而大會談判中的減量標準為450ppm,相當於將全球增溫幅度控制在2℃。但小島國家則希望將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維持在350ppm,亦即讓全球增溫幅度不超過1.5℃。至於目前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則已達385ppm。


更正啟事:

雜誌版本的第三個註釋有誤,原文為:

350意為在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其單位為ppm。目前的濃度為350ppm,而大會談判中的減量標準為450ppm,相當於將全球增溫幅度控制在2℃。但小島國家則希望將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維持在350ppm,亦即讓全球增溫幅度不超過1.5℃。至於目前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則已達385ppm。

其中「目前的濃度為350ppm」這句有誤,應以註釋最後一句「至於目前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則已達385ppm」為準,至於網路版本已經校正,特此致歉。

 

 


圖片來源
(依排列順序)

攝影/李河清

攝影/梁守道:樂施會(Oxfam)製作的大型人偶道具是全場注目的焦點


 


本文亦見於2011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帝國之暮,神國之曦

cover_79_small_bottom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Ho-Ching Lee (李河清)

國立中央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美國紐約州立大學(SUNY—Albany)政治學博士,長期投入環境政治、環境外交、環境安全等新興研究領域;規畫並推動科技與社會學程;參與氣候變遷政策網絡(COMPON)國際研究計畫,並於2007至2010年持續出席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64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