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Zi-Lun Lin (林子倫)
Zi-Lun Lin (林子倫)

Zi-Lun Lin (林子倫)

美國德拉瓦大學都市事務與公共政策博士。現任台灣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專長為環境政治與政策、都市政策、環境與民主理論與公共審議。

週一, 22 三月 2010 14:33

失落的氣候正義

備受全球 期待的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會議,在爭議中落幕,大會以附註的方式,認知(take note of)了《哥本哈根協定》(Copenhagen Accord),內容包括全球均溫上升應控制在工業革命前的攝氏2度內;今年1月底前,工業化國家須提報2020年前溫室氣體減量的目標;同時在2020年前,每年提供發展中國家1000億美元的援助;而發展中國家,則應宣示適合國情的減量行動。這一份未經大會議決,且缺乏政治、法律約束力的文件,勉強保住了與會119位國家領袖的顏面,卻無法掩蓋後京都氣候談判缺乏氣候正義的事實。

 

現實利益凌駕一切

氣候正義的倡議,在於批判全球暖化議題所造成的不正義、剝削、及資源與風險分配不均的問題。氣候變遷這項當代人類最大的挑戰,反映了極為不公平的現實:富有國家享受了工業革命以來近兩百年主要的經濟成果,而許多小島型與低度發展國家卻要承擔氣候變化的苦果。

為期兩週的哥本哈根會議一開始就挑起了南北國家長期以來的矛盾,由丹麥、英國與美國等國代表祕密草擬的《丹麥文本》提案曝光後,立即引起發展中國家的憤怒。這份提案試圖將《京都議定書》空殼化,模糊工業化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界限,同時淡化工業化國家的減量責任與提供資金的義務,這份文本最後在中國、巴西等發展中國家的強烈抗議下未被提出,然而工業化國家試圖撇清歷史排放責任的企圖,使得氣候正義在各國現實的利益政治下不得不低頭。

以中國為首的G77發展中國家集團則強烈捍衛其「發展權」。他們強調,消除貧窮才是發展中國家的首要目標,而非減碳。因此,在工業化國家提供資金援助與技術移轉的前提下,發展中國家才願意進行兼顧發展的減量行動。

 

期待公民力量的崛起

誠然,工業化國家必須承擔較大的減量責任,不過,根據國際能源總署估計,從現在起到2030年全球所增加的溫室氣體排放,97%來自發展中國家,其中約七成五來自亞洲及中東的新興經濟體。因此,就世代間的公平正義而言,發展中國家不應迴避適當的減量行動。

會議期間公民團體的抗議不斷,也成為歷屆聯合國氣候會議之最。哥本哈根會議湧進了近45000名參與者,大會祕書處卻以會場僅能容納15000人為由,技術性的限制公民團體的參與,將大部分的NGO聲音排除在外。對照工業化國家要求發展中國家在減排機制的透明化,一方面卻又自己關起門來玩起大國們的密室政治,極為諷刺。

公平正義是氣候政治的核心議題,全球氣候制度不應成為替富有國家服務的工具。2009年9月舉辦的全球暖化世界公民高峰會,全球38個國家4000多位公民表達了對於全球訂定一個符合公平正義的新氣候公約之願景。錯過了哥本哈根的政治機會,也唯有期待草根的公民力量,開啟另一些可能。


攝影/Hamed Saber



本文亦見於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知道更多關於時事的評論,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38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