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Bing-Yi Lu (呂秉怡)
Bing-Yi Lu (呂秉怡)

Bing-Yi Lu (呂秉怡)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曾任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現為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週一, 22 三月 2010 14:54

給所有人一個家

住宅具有雙重性格。一方面住宅提供人生存、庇護之所,可以滿足人最基本的居住需求;另一方面,住宅也是商品,在資本主義社會,房產既象徵財富,也是理財的重要籌碼。一旦房價被過度炒作,住宅的商品性格將被放大,造成許多需要住屋的人無力負擔,這也是目前台灣社會的一大問題。

然而高房價並不是近來才有的現象,觀察歷史,台灣房價雖然曾短期波動,但整體來說,1950年代以後台灣房價即呈現一路上升的趨勢,尤其是1980年代後半期房價飇升,也造就了二十年前的無住屋運動(無殼蝸牛運動)。


政府與民眾都需有新思考

面對住屋問題,過去政府曾有相關政策,但並未取得良好效果。最早的住宅補貼政策,受惠者主要是軍公教人員;後來政府興建國宅,得以申請國宅者,也非社會最弱勢的族群。事實上,台灣一直沒有較積極的住宅政策來解決民眾住的問題。由之前的政策來看,社會中最弱勢的族群,往往無法得到真正的救助。因此,政府的住宅政策有必要改弦更張,民眾的觀念也應順應時代的變遷有新的思考。

從民眾觀念來說,傳統華人社會相信有土斯有財,尤其對男性而言,婚姻、房子、車子是成家立業的象徵,是以台灣社會多數人希望擁有自有住宅,許多人寧可背負高額房貸,也要擁有自己的房子。然而在經濟不充裕的狀況下,將高比例的財產投入置屋所需,勢必排擠其他需求的費用。如能以租屋代替購屋,就個人而言也能將錢省下來,投入改善生活品質或子女教育等項目,更有助於脫貧。


弱勢族群應予補助

此外,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發展趨勢,造成貧富懸殊日增的M型化社會,因而弱勢族群扶助成為更重要的社會課題。就政府而言,雖然目前已有租金補貼、首購低利貸款等政策。但在房價抑制效果有限的情況下,更應正視目前「租屋」已是常態的事實,致力健全租屋市場。此外,社會中無住屋者,往往是經濟、性別、年齡、族群上的多重弱勢,如單身老人或受家暴的婦女。這些弱勢族群即使政府給予經費補助,也可能因為房東怕惹麻煩,面臨無屋可租、可住的窘境。因此政府有必要透過掌握更多的住宅資源,加上配套的社會福利政策加以協助。

以北市為例,台北因土地成本昂貴,要興建新的出售用途的公共住宅顯有困難;但北市目前還約有3700戶出租國宅,居住者部分為經濟弱勢,如能給予他們租金補貼,使他們有能力至他處租屋,則空出來的國宅,便可用以安置多重弱勢族群。而北市以外的其他縣市,雖然多數沒有出租國宅,但土地取得成本較低,或可考慮興建只租不售的公共住宅。此外部分財政拮据的地方政府,在少子化的趨勢下,日後各級學校的減班甚至廢校也成為日後轉型為社會住宅的最佳選擇。

擁有棲身之所,是人的基本需求,希望政府抓對政策方向,並拿出更有魄力的作為,使每個人都能有遮風蔽雨的地方。


攝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本文亦見於 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知道更多關於時事的評論,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目前有 137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