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競爭
週五, 27 二月 2009 19:35

飛躍的台北縣--語文教育

台北縣除了幅員與人口傲視群倫,更在語文教育上做了許多創新和改變,為的是讓下一代的語文能力更強、更有發展性、更有競爭力。但語文並不僅僅是孩子面對未來競爭的工具,更是孩子在成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路途上極為重要的基底。語言並非哲學家維根斯坦的梯子,用過便當拋棄;語言形塑每個人的思考、心智與心胸,重要性一如舊約創世紀的描述:耶和華說了,事就這樣成了;終人一生,不可須臾離。

撰文│陳佩欽、林小笙

韻文讀本帶給教師新思維挑戰
語文教育的第一個目的,在於培養基礎的溝通、理解與思考能力。近年來不乏有人指出,台灣國語文教育有個長久而沉重的大問題,就是把語文教育當成文學教育,過重文章形式、修辭類別與成語運用,反而輕忽國語文教育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功能──協助學生建立邏輯思考和表達的能力。這種觀察確實精闢,也一語道破台灣學生欠缺獨立思考能力的老問題,更進一步說,其實正是前幾年關於文言文授課時數爭議的核心。
台北縣新推出的韻文讀本並非針對這個社會論辯議題做出的直接回應,卻剛好提供了各界一個很有趣的參考點。韻文讀本開啟了一個難得一見的對話窗口,讓我們看到不同文體間的對話(如古代韻文與新詩),和不同世代藝術表現的對話(如余光中的詩和周杰倫的歌詞),是文學教育的一環,既可協助學生建立文學性語感,也是一種美學的陶冶。雖然不直接處理邏輯思考和表達的訓練,但韻文讀本當中一反台灣語文教科書的編輯常態,刪除了相當多註釋性的內容,以創造一種思考空間的留白。
此外,在韻文讀本正式上路之前,台北縣的國小教師也都參與了相關研習,了解韻文讀本既非另一本教科 書,也不是要學習背誦的教材,而是要讓教師在課堂上以之為素材,鼓勵學生發揮想像力去體會文中意境,並勇於表達自己閱讀的感受。這樣的教學方式,相當程度上支持著激勵學生主動思考的教育宗旨,也顯示出文學教育和邏輯教育不必相互排斥,提起一端不必然壓抑另一端。而如何在語文教育中兼顧兩者,仍視教師本身是否對語文教育的各種目的有清楚的認識,又是否有能力活用教材而定。或許韻文讀本的推出,第一個「受教」的會是教師而非學生。

由外文教育思考人格養成
近年來,台灣家長對外語有一種莫名的憧憬、不切實的想像,以「擅於外語」為身份地位的表彰,或以「學習外語」來論人生起跑點的輸贏,或將英語能力與國際觀輕率地劃上等號。實則在坊間林立的語言補習班營利的意圖和媒體包裝的底層,濃厚的升學主義和功利取向所交織出來的英語教育心態,反而扭曲了學習外語的真正價值。其實,外國語文的教育除了教導學生另一種語言,更開啟了通往另一文化的大門。更有進者,學生在學習外語的過程中,認識到不同文化在思維與表達上的差異,於是能夠更進一步藉由認識他人而反思自我形象,並正視多元價值間的差異。某程度而言,外語教育甚至具有深化本國文化教育的效果。換句話說,語文教育顯然不只是語文教育,而是整體人格養成教育當中的一環。
北縣推動的「英速魔法學院」便是對這種態度的回應。英速魔法學院提供孩子浸潤式學習情境,學生們學的除了英語這個工具,還有文化見識和問路、購物、就醫等種種生活體驗,甚至特別選擇外籍教師來授課,以求去除學生對「見外國人、說外國話」的恐懼感。英速魔法學院不求學生英語突飛猛進,而是希望建立學生面對外語的自然態度,在台灣長久以來特重效果的教育環境中,堪稱是向健全人格教育的理念所勇敢跨出的一步。

期待論辯成為教改基礎
綜上所述,我們還有許多可以深入探討的課題:在盲目追求英語教育的社會潮流下,在將英語教學向低年級延伸的政策趨勢裡,不乏家長和學校過度偏重英語教育,反使孩子對現實環境產生排斥和隔閡感的例子。當高強度的英語教育和國語文教育同時出現,家長是否能夠脫出功利思考的迷霧,正視孩子究竟是在捕捉不同文化擦撞逬現的火花?抑或是被拋向失根的漩渦?
未來在以上這些方面的討論,可望促使台灣基礎教育界將「教育」視為一個環環相扣的有機體來思考。台灣教改十數年,依然出路不明,或許有一部分正是因為這些關於基本理念的辯論和溝通,未曾真正深入到家長、各地方政府、學校及第一線授課的教師,於是也就無法在學校教育裡落實扎根。當然,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改革沒有速效可言,但若是政府的教育政策和教育界的觀念始終不明朗,政府、學校與家長、學生之間便沒有溝通的基礎,自然也不會有教改收效的一天。台北縣新語文教育政策的長遠意義在於這裡,其他地方政府在釐清或改革教育政策時,可向北縣借鏡參考之處也在這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TPC_language.jpg{/rokbox}

週三, 02 七月 2008 07:05

騎士與運動家

奧運最重要的事不是贏取,而是參與;
正如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征服,而是奮鬥。

劉建仁 撰文 陳敬旻 翻譯

根據最早的歷史紀錄,現今所知最早戴上橄欖花環的奧運冠軍名叫科諾布斯(Coroebus),他是希臘伯羅奔尼撒(Peloponnese)西北部的伊利斯城邦(Elis)出身的廚師,在西元前七七六年贏得短跑比賽(當時只有短跑項目)。當時,科諾布斯可能是在朋友的鼓勵下參賽,因為他的體能狀況很好,也喜歡跑步。但他參加賽跑的決定不是最後一刻興起的衝動,因為每位參賽者都必須宣誓自己已經過為期十月的訓練。
兩千七百多年後的現在,仍然有競爭對手等著爭取獎勵,但不太可能會有選手是職業廚師。看在勝利的聲望以及支持者將可同享榮耀的份上,參賽者光是為了這場競賽,便花了四年的時間,進行嚴苛的準備及訓練。

最重要的是奮力一搏

運動家最重視的目標之一就是獲選為國家代表,參加奧運比賽。他們許多人都明白要站上頒獎台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是無論輸贏,曾經參與奧運的榮耀終生都將伴隨他們。這份理想體現於「奧運信條」(註)之中:
「奧運最重要的事不是贏取,而是參與,正如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勝利,而是奮鬥。首要的事不是征服,而是打了一場漂亮的仗。」
對於少數希望獲得實際勝利的人而言,還有一個夢想是創下新的世界或奧運紀錄。無論是否刷新紀錄,最終達到頂端的三位選手也將得到獎賞,足以補償多年來辛勤不懈的準備與訓練。
對我們多數人而言,在奧運比賽中唯一的角色是觀眾。我們可能都支持本國隊伍,注意自己希望在其他團隊中看到輸或贏的敗將或冠軍。而且我們在自己舒適的家中便能夠看到。雖然我們不會體驗到臨場的顫動和興奮,也不會感受到最後低下頭接受金、銀、銅牌的人的歡欣,但每次聽到大會播放我們的國歌或親眼見到所支持的選手成功,我們也分享他們的榮耀。即使發現每次都輸,我們也能分享運動家勇於競爭的光榮。

運動家如現代英勇騎士

在古時,英勇與俠義是騎士(knight)的美德。古代騎士對女性實踐這兩種美德:展現勇氣、保護危難中的女士、效忠國王及貴族、負起保護貧苦弱小的責任、捍衛領土及教會、對誠實、高尚、正直的人一律真誠以待。他們以英勇尚武聞名,定期在公開比試中接受測驗,彼此競爭。大致而言,群眾對騎士懷有最崇高的敬意。凡達不到高標準的騎士會立刻染上污名,在不名譽中遭到革職。
今天的世界沒有騎士,雖然有些人以類似的眼光來看待軍隊,但或許最接近舊時騎士的角色是運動家。運動家就像騎士,也是仰賴多年培育的個人技能。他們也必須在競賽中證實自己的能力。而且就像騎士一樣,眾人對他們敬重有加,在他們的個人生活中,任何不當或可恥的事都將造成莫大的醜聞。

競技場淪為戰場

如果奧運比賽只是運動員的錦標賽,就比較有機會達成和平協議。但奧運的意義不止於此。奧運就像舊時的騎士錦標賽,騎士運動員不只是代表自己,也是代表贊助者,或支持他們的國王、貴族或國家。他們的輸贏不再只是個人的光榮,而是國家的威望。
今日的奧運選手不再只是運動員,他們也是國家代表及意識型態與政府政策的替身,使得競技場變成國際議題的戰場,運動家也成為使世界分裂的爭議與衝突的人質。這一點威脅著奧運的核心精神。

期待奧運精神再現

近年來,政治抗議或甚至聯合抵制的可能性,再度對奧運比賽露出猙獰的面目,威脅要中斷或破壞活動。近年來,那些衝突已數度嚴重中斷比賽。對我而言,要對一個國家表示不滿,最好的方式就是在運動場上盡全力擊敗該國的運動員。如果當年美國的短跑選手歐文斯(Jesse Owens)決定以拒絕參賽來抵制希特勒,那麼後來希特勒絕對不會感到羞辱,看見自己痛恨的黑人以高超的技巧擊敗自己疼愛的德國人。此外,對於為了這一次能在世界舞台上競爭的機會而準備了四年的運動員而言,也不公平。
總之,政治家精神和運動員精神不該是以這樣的方式連結在一起,使一方因為另一方而遭到連累。
這種具有騎士精神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即將於八月在中國舉辦。當運動家騎士聚集一地,全世界都將把目光焦點放在他們身上。他們將受到眾人的期待,在眾目睽睽下達到最好的表現,沒有作弊的行為、尊重對手、對其他人表示友善、勇敢地獲勝、有風度地接受失敗。但願屆時就是如此。

註:這段話出自1908年倫敦奧運在聖保羅大教堂所舉行的宗教儀式上,美國賓夕法尼亞大主教的講詞。後人經常引用,成為著名的「奧運信條」(Olympic Creed)。
----------------------------------------
【奧運獎章】精神Vs.物質

奧林匹克的精神是參與,並非國家之間體育實力的較量。因此國際奧委會只公布比賽成績,不進行各國獲獎情況的統計。但是東道國、新聞媒體以及各國的奧委會都進行這方面的統計。
國際奧委會認為,精神獎勵是奧林匹克精神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在奧運會上獲勝的前三名選手,只分別授予金、 銀、銅質獎章,不發給任何物質獎勵。但是各國對於獲得前三名的運動員都會給以很豐厚的物質獎勵,商界也會慷慨贊助。(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週三, 30 一月 2008 21:56

台灣需要悔改

盧俊義 聲音

盧俊義認為我們的教育中有極大的偏誤。從幼稚園開始,我們教孩子競爭與仇恨。培養悔改認錯的能力,必須靠宗教教育。把宗教信仰和教育結合在一起,台灣才有希望。很多人以為宗教教育是在教人認識各種宗教,其實不是。宗教教育有兩個主題,一是誠實,一是憐憫,這是任何宗教的基本要件。

盧俊義的話語教我們學習悔改和寬恕、誠實和憐憫。

全文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46期,2008年2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lochungi.jpg|}media/articles/Forgiveness_luchungi.swf{/rokbox}

 


週四, 26 四月 2007 10:29

「當人」的冒險

你要不要「當人」呢?看起來,「當人」並不是時下的主要目標。擁有「東西」、得到「地位」、活在自己的虛擬世界中,才是一般人的目的和夢想。社會、科技以及財富決定你的生活方式和幸福模式。我不知道到底你有多麼幸福,但是至少你曾被教訓應該做什麼、應該說什麼、應該期待什麼。當然,在你的安全感中你也感覺到不安,社會競爭逼得太緊、社會環境變得太快,但是社會的幸福模式也是那麼舒服的籠子…
老實說,「當人」並不容易。若你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必須對於東西、他人、自己找到適當的距離。你先要拒絕當東西的奴僕:所有的「東西」、受造物則被視為「禮物」。我們應該注意到自己如何接受、尊重和使用這些禮物的方式。你不要害怕使用任何東西,不論是錢、機器或是知識,但是你必須先決定這個東西如何幫助你落實生命中的目標。若這個東西不是幫助而是障礙,那麼你必須要放棄它。東西本身沒有好壞,它的使用決定它的價格,而你的目的決定它的使用。
你也必須要與他人建立距離。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建立距離不等於保護自己,而是讓你過得更冒險。他人的判斷限制我們的夢想和動力。「當人」等於爬「獨立山」,在天與心之間尋找自己的真理。你從獨立山下來以後,應該會與他人建立更深刻、更豐富的關係。偶爾,在獨立山上要待很久才可以下山…
最後,你也必須要離開你自己,離開你的夢幻、你的自我肖像、你的身分和地位。為了「當人」,你必須要赤裸裸地面對自己。「自我」也是限制你的「他人」,「自我」可以變成你最可怕的敵人。在「當人」的過程中,你應該先歷經「無我」的經驗,放棄自足的幻想來開發內心自由的創造力量。誰想要保護自我的性命,必要喪失「當人」的動力;誰離棄了自足的幻想,必要獲得人性的原本自由。
你要不要「當人」呢?答案由你決定。「當人」是你的選擇,你自由地選擇自由的冒險。「當人」並不是一種狀態,而是一條路。走路時,會遇到事先沒想到的危險,但是也會有原來沒想過的風景、夥伴和喜樂。「當人」的歷程,為每個人和每個時代寫下新的開端、挑戰以及發現。「當人」的歷程,每天可以開始,千里之行始於足…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540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