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1979:與毒搏鬥的油症患者

by on 週日, 17 一月 2010 評論

2008年秋日的一個傍晚,金黃色的陽光自天邊灌瀉而下,溫暖中帶著些許涼意。置身在這片色澤之中的鹿港文武廟前,突然出現一群外地人,乒乒乓乓地忙著在廟前廣場架布幕,擺音響,排座位,準備播放一部名為《油症――與毒共存》的紀錄片――這是台灣第一部追蹤1979年轟動全台的油症(多氯聯苯)事件的影片。

在微暗的暮光中,林俊榮帶著家人悄悄地來到現場。他們也是當年事件的受害者。再次來到文武廟,林家人的心情毋寧是複雜的。因為這裡曾是中部油症病患的巡迴醫療站之一,住在福興鄉的林家人,來過這兒接受檢測與治療。

大約二十年前,文武廟廟方以「古剎奉祀關帝暨孔子以及十大聖人偉大神像,莊嚴肅靜,竟然隨便當醫務站,堪稱漠視聖地,尚且患者臉貌醜陋礙眼,妨害來賓觀瞻」為由,希望政府能將醫療站遷往他處。後來因前來求診的病人太少,醫療站便宣布停診了。

對於油症及昔日文武廟曾是油症醫療站的歷史,在廟裡進進出出的人並沒有什麼印象,多半是一問三不知。這也難怪,此事發生的三十年前,有些人恐怕還沒出生呢!就算他們的父母經歷過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如今大概也沒有人願意再提起了。

 

對漠視早習以為常

多年來,林家對於家裡有人中毒的事,幾乎絕口不提。一方面是覺得丟臉,一方面是因為不知道自己體內仍留有多氯聯苯。

直到《油症――與毒共存》導演蔡崇隆循線到福興鄉進行採訪,引起長女林婉瑜的好奇,開始收集相關資料,這個憨厚的鄉下家庭才赫然驚覺,原來三十年前吃進肚子的毒素,至今非但沒有消失,而且還會傳給下一代!如此一來,這些年來發生在他們身上大大小小的病症,包括原因不明的強烈頭痛、肌肉萎縮無力、腎衰竭、暈眩與癌症……似乎都有了答案!

入夜之後,廟前廣場變得一片寂靜,前來觀賞片子的觀眾屈指可數,顯得有些冷清。

對於民眾冷淡的反應,林家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多年來政府部門的推拖、社會輿論的漠視,他們早習以為常了。只是隨著影片中其他受害者幽幽地訴說著過往,他們的心亦不覺隨之起伏震盪。剎時間,星光彷彿消退,他們的思緒也被帶回那段不願回首,也不忍回憶的歲月……


明顯疏失重蹈覆轍

ChenZhaoRu_SurvivingEvil04發生於1979年的油症事件,距今已整整三十年了。這起台灣環境公害史上最嚴重的事件,是因為彰化油脂公司在製造米糠油的過程中,使用毒性極強的多氯聯苯作為熱媒。後因管線破裂,讓多氯聯苯滲入油裡面,造成全台灣至少兩千人中毒,其中以台中、彰化、苗栗等地最為嚴重。當時受害者全身長滿一粒粒化膿氯痤瘡的恐怖模樣,震驚了整個社會。

說起來,這起不幸的意外應該是可以避免的。日本在1968年,便發生過同樣的公害,為什麼11年後的台灣仍會重蹈覆轍?許多國家早已明令禁止多氯聯苯的生產與輸入,為什麼台灣卻遲遲沒有相關法令?公部門如此明顯的疏失,為什麼監察院的調查結果,竟是「各級衛生單位並無行政責任」?

其實答案再簡單也不過了。那就是:政府在事前沒有盡到把關義務,事後也不想扛起任何責任。

 

自願登記契機流逝

事發之後頭幾年,政府陸續在各縣市衛生局增設食品衛生科,專責管理相關問題,首次將多氯聯苯列為檢驗項目。同時,政府也在1981年公布實施「國家賠償法」,保障人民因行政人員疏失所造成的損失。爾後民間更主動成立「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為弱勢的消費者爭取應有的權益。

只是這些救助性的舉措,對於業已中毒的油症患者來說,並無濟於事――因為多氯聯苯中毒造成的油症,完全無藥可醫!

公部門面對此事的態度,始終都很被動,很消極。而且從一開始,油症患者名單的建立,就是個笑話。

原來,那時政府採取一種叫「自願登記」的制度,讓油症患者自行決定是否向衛生單位報到,成為登記有案的患者。也就是說,如果有患者自覺沒有中毒,或是不想承認自己中毒,政府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尊重」當事人的決定。

正因如此,林俊榮一大家子明明都吃了有毒的米糠油,卻只有三人是官方認可的油症患者。而當年身上沒有出現氯痤瘡、自以為逃過一劫的林婉瑜,也就成了「漏網之魚」。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如此古怪的「自願登記制」,不知流失了多少拯救人命的機會!

 

醫療照護嚴重不足

此外,醫療照護措施的嚴重不足,也是個問題。八○年代初,衛生署曾擬定「多氯聯苯中毒病患治療原則」,指定省立台中、彰化醫院等醫療機構,提供油症患者免費醫療,並委託中國醫藥學院進行中西合併診治,同時還在鹿港等地設置了免費醫療站。只是隨著求診人數日漸減少、預算不足、療效有限等因素,這些免費的服務到了2000年以後,全沒了。

再者,也就是最為人詬病的「油症卡」的問題。早些年,油症患者只要持官方核發的證明文件,也就是油症卡,便可至省立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等醫療機構,接受免費醫療。可是多數醫護人員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油症卡(甚至還有人誤以為它是中油的加油卡),拒收的情形時有所聞。而這些醫護人員對病患有意無意的歧視,更是讓油症患者有如受到二度傷害。

「拿那張卡去看病,真的是一點尊嚴都沒有!」幾年前才從私立惠明學校退休、也是油症患者的廖脫如老師忿忿不平地說。當年專門收容視覺障礙學生的惠明學校,師生共有一百多人中毒,至今多數都像她一樣,仍為各種病痛所苦:「每次護士看到那張卡,就露出異樣的眼光,懷疑我根本就沒有中毒,只是為了貪小便宜看免費的病。有一次我去醫院,他們說沒有在收這種卡。我說,可是我去某某醫院,人家就有收啊,結果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麼嗎?他說,那你不會去某某醫院就看好了,幹嘛來我們這邊?」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Feb_2010/ChenZhaoRu_SurvivingEvil/*{/rokbox}

照片提供/同喜文化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進一步瞭解油症患者的困境,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672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