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氣候變遷
週四, 20 一月 2011 16:41

在坎昆會場外

2010年11月8日至9日,台北利氏學社和台北縣(現為新北市)政府合辦「低碳城市首長高峰會」,邀請多位城市首長、NGO和專家學者,於坎昆會議召開前,討論如何降低氣候變遷的衝擊和發展綠色能源,期望城市與在地公民團體擔起永續發展的責任。畢竟現今國際社會在對抗氣候變遷上可謂欲振乏力——例如2009年眾所矚目的哥本哈根會議,最後只由五個國家在密室會議中訂出長僅數頁、進展細微的《哥本哈根協定》。


週三, 01 十二月 2010 11:21

哥本哈根的綠色生機

Signe Gaarde

•歷史學碩士
•在哥本哈根市工作了兩年半(負責COP15會議中哥本哈根市的參與,以及會議之後的城市綠色成長策略之政策制定)。
•在哥本哈根市的工作之前,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工作了兩年,工作內容為氣候變遷之因應政策。

共同參與此次「台北縣低碳城市首長高峰會」,接受e人籟專訪,暢談哥本哈根的綠能環保政策。


週二, 30 十一月 2010 00:00

台北縣長周錫瑋暢談北縣環保政策

台北縣長周錫瑋先生在2010年11月8.9日於台北縣舉辦的城市首長高峰論壇中暢談北縣的環保政策:


週五, 12 十一月 2010 22:27

坎昆氣候變遷會議前夕,世界城市齊聚台北縣

2010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即將於年底在墨西哥坎昆舉行。鑒於哥本哈根會議的破局,各界對這即將展開的氣候談判會議仍不抱太大希望。然而,就在本月(8.9日)於台北縣舉辦的城市首長高峰論壇中,似乎看到了一股更直接的力量正在醞釀


週五, 12 十一月 2010 00:00

坎昆氣候變遷會議前夕,世界城市齊聚台北縣

2010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即將於年底在墨西哥坎昆舉行。鑒於哥本哈根會議的破局,各界對這即將展開的氣候談判會議仍不抱太大希望。然而,就在本月(8.9日)於台北縣舉辦的城市首長高峰論壇中,似乎看到了一股更直接的力量正在醞釀。在國際間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顯得欲振乏力之際,城市與在地公民團體是否真能擔起永續重責大任?這問題已在本月8、9 兩日於台北縣政府舉辦的國際城市論壇中得到了非常明確的肯定答案 。


週二, 28 十月 2008 23:08

做環保需從文化改革著手

撰文│多明尼克.波第(Dominique Baudis) 阿拉伯世界學院院長

編譯│ 沈秀臻

首先感謝貴單位籌辦並邀請我參加今天的研討會。從文化的角度談永續發展與氣候變化較不常見,更不用說是從跨文化的角度來切入。這是個出色的提問,讓人懂得向外學習。為了迎戰所有加諸於國際社會的挑戰,台灣必須先懂得細數自身的資源,如文化傳統與創造力等等。台北縣正扮演群體覺醒的角色,在如此的動員之下施展地方民主傑出的履行能力。我很高興今天能在這裡與您們一同學習,分享經驗與思索,我的法國經驗與歐洲經驗是我投身與阿拉伯世界對話的基石,我很高興在這裡與大家共同思索這個經驗所能做出的貢獻。


週一, 02 十月 2006 22:53

海島台灣.永續發展

台灣只有回歸海島的定位,
才能把永續發展的概念真正「永續化」。

「永續發展」的概念是由環境領域而來,原因則是全球的變遷和人類應有的回應。而全球變遷不只是氣候變遷,而是人們終於體會到,整個人類已面臨一個極大選擇:過去人們對地球、資源帶來的是不可彌補的破壞,而成長、進步的概念也已不再適用。人們終於看到地球有其極限。我認為「永續發展」這個概念是人類重要的發現之一,其重要性應不亞於電腦的發明,但這個發現則是心智的發現,而非器物的發明,且是人類反省之後得來的。

從成長、福祉到永續發展

二次大戰後的五十年,以聯合國做為主力機構,對全球/世界/人類發展所提出的重要概念,經歷過幾次大轉折:首先,「復原」指的是戰後各國在政治、社會、經濟上的「復原」。到了六○年代,復原已告一段落,世界各國的願景是成長。然而經濟成長所帶來大量消費及經濟結構之轉變,並無法為人們帶來公平,更無法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快樂及福祉。故「成長」概念到了七○年代就被發展(development)概念所取代。
「發展」的重要內涵是它不排斥經濟成長,但要加上社會轉型。轉型是有價值意涵在內的,意即是要轉型成為較佳的境地。聯合國曾將七○年代定為「發展的十年」。同時人們也理解到國家的政策及社會的努力,其終極目標不是經濟上「量」的擴大,而是要落實到提升人的福祉與福利,且這福祉是跨階級、族群、性別、年齡的。
八○年代則講「生活品質」。即是在成長、發展和福祉之上,再加上「快樂」。而測量生活品質,不再只求外加的投入(input),而是講求產出(output),也就是測量人們對家庭、職業、交友、環境、治安、政治等面相良窳的感受。
八○年代後期出現的「永續發展」概念是對二次大戰後成長及發展觀念的批判。過去人們並沒有把環境放入全盤思考內,所以永續發展的概念是由環境出發的;社會學家則是要把永續發展拉入社會科學的領域。但是,人類其實只有一次的機會去發現環境問題對人類的重要性,但是卻可能有數代的機會去發現社會和階級不公平的影響。也就是說,永續發展是以環境及資源為基礎,而不是以政治或社會為中心。以下是永續發展概念的內涵、指標及願景:

從「同代」到「跨代」

過去我們講成長、發展,都沒有考慮到下一代。在布德藍報告(Brundtland Report)《我們共同的未來》中,第一次標出永續發展具有跨代的定義:「為了我們這一代的發展及生活品質…不可以為了滿足這一代,而犧牲下一代。」在台灣,我們所做的種種開發行為,是否犧牲了下一代的生活品質所依賴的生態體系?若是,我們必須改變。

從「無極限」到「承載能力」

由無極限的心態轉移到有極限的體認,也是永續發展的另一個重要內涵。承認極限,即是認識到生態體系有其「承載能力」,亦即生態體系可以負荷多少人口?承擔多大的污染和環境壓力?用最簡單的話說,就是「眼睛不要比肚子大」,我們的生態體系可以承擔什麼,我們就適可而止。

台灣的海島生態本質

要追求永續發展,第一件事就是把「環境」帶進國家發展的策略性思考,而最根本的就是確實體認到台灣的生態本質,那就是認同台灣是一個海島。幾百年來,我們的原住民很清楚台灣是個海島;閩、客族人在三百年前移民來台,也非常瞭解台灣是海島,因為他們要渡過「黑水溝」。然而五十年前國民黨來台,在政策上一直沒有將台灣當成一個有別於大陸的島來治理。

致力海岸線生態保護

照說海岸是「共有地」,既非國有也非私有。然而解嚴後,海岸線由共有地搖身一變為國有,再下放為私有地。經濟部工業局規劃西海沿岸的工業區及大型開發計畫,由最北的觀音工業區,經台中港、台中火力發電廠等,一路南下直到高雄都會區,我們看到的不是工業發展的藍圖,而是黑色的海岸。我們的海岸是生態敏感區,就應該用維護生態的方法去維護它,不應該任意加以開發。

發揚漁村及海洋文化

全台漁村有二百三十個以上,平均每六公里海岸線就有一個漁村,照理說每個漁村可以發展成為有海岸生活特色的地方。但是不少漁村卻受限於地形或漁港開發不良,漁船竟然出不了海;或是有海洋,但海洋資源卻已被破壞,導致漁民再不能依賴海洋維生。我們應回歸海島特色,建立新的海島生態認同,以及多樣開放的海島文化和海島社會。
最後,我希望永續發展做為一個流行語言應適可而止,它應回歸到它的嚴肅本色──有待務實推動和落實的一個新目標。我們相信只有回歸海島的定位,才能把永續發展的概念真正「永續化」。台灣要有可永續的發展,只有走向海島的永續發展之路。

【人籟論辨月刊第20期,2005年10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SeaIsland_ct.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85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