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学或生生学?

by Shih-hsien on 週四, 24 五 2007 評論
参悟生死真义的中西智者与宗教家,对死亡的看法都很积极,他们相信人去世后,灵魂不会消失,而善人必得永生。生死学乃可改成「生生学」。

笔者于六年前首次在辅大宗教学系开「生死学」这门课。那是在九二一大地震后不久的一个早晨,笔者向同学说:「我们今天要上的课不是『生死学』,而是『生生学』」。接著,笔者在黑板上写了「生生学」三个字。

死亡
不是人生的终点站

为什么生死学变成了生生学呢? 因为笔者在仔细阅读和思考「死亡问题」之后,认为「死亡」不是一个适合表达人生最后现象的名称。死亡有「终结」的涵意。而人生最后的现象好像并非人生的终结。这是许多严肃地思考死亡题的哲学和宗教家一致立场,他们都否定死亡是人生的终点站。
佛教把死亡看成「往生」,基督徒说「永生」,道教有「成仙」的说法,它们都否定「死亡乃死」,都认为:死亡是另类之生,更真实之生,故用大写示之。
哲学方面,虽然孔子忌谈死亡,称「未知生焉知死」,但儒家崇天,对天的观念保证了儒家之信善人可与天道共久的观念。道家崇道,道不亡,故合道者亦可不亡。庄子相信妻子在「死亡」之刻进入不亡之「环」中,故止哭而歌。西方哲学把死亡看成一个自我成长的最后阶段,并认为人在死亡时有一个最高最大的自我实现的行为。
总之,孔子没有回答的问题,中外哲学和宗教都试著回答了。死亡在这些伟大的信仰和哲学传统中,不但不是荒缪,而且深具意义,甚至可以成为众生期待的幸福时刻。

儒家
祭灵时灵亦真在

孔子确曾说过:「未知生焉知死」。但今日儒者有其诠释。哈佛大学杜维明教授说:「知生之起点虽不必涉及知死,知生之极致不得不包括知死。」
唐君毅先生也认为人有权利询问有关生死之事,不然,自然不会加给我人这个求知的要求的。唐先生认为灵魂在人死后必然存在,但对其状况不详。他用推理及经验来说明灵魂不死。
首先是推理。他说人活著的时候,肉体与灵魂固然是二而一地完美结合的,并且灵魂的作为一般都需要依靠肉体来完成,但人尚有许多超越肉体的精神作为,而这些作为更能表达人性和人格,如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捐献身体供医学院学生解剖、关心真善美圣诸价值,推动和平和正义的事业等。他认为精神的作为显出人有一个超越物质的存在因素。当肉体垂老或垂危时,精神往往反而昂扬,在在显出精神不受自然律的约束,而与肉体成反比例地发展扩大。如此,肉体衰亡时,精神逸出肉体,独立存在。换言之,唐君毅相信人死时灵魂获得独立的自由,不随肉体同归于尽。
其次,我们如何与亡灵沟通呢?唐氏认为亲友去世之后,活人若以诚敬之心纪念他们,不论用祭祀或其他方式,念之祷之,往往会体会深度的感动。此时,怀疑其存在的阴影云消雾散。「祭神」时神真在。祭灵时灵亦真在。他用「真情通幽冥」来说生死二界可由深情厚意来沟通。如此,生死乃无隔。唐氏又强调合道之善人可与不死之道共久长,可以永存。

庄子
潇洒豁达,方死方生

被人称为中国生死学的开创者庄子主张「生死齐一」,「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宇宙万物及我人个体生命都是循环不已的,「始卒若环,…是为天均」。相信方死方生的人必然否定死亡之封闭性。宇宙之「环」使人与宇宙万物都循「天均」之律,不断死而复生,就像冬去春来一样。
庄子参悟了生死奥秘,也重组了生死的逻辑,因此他不为死悲,不重厚葬,因天地可为其棺椁,日月星辰陪葬足矣。妻子去世了,他先悲泣,后来想通了,鼓盆而唱起歌来。因为妻子现在「寝于巨室」,超幸福的,哭之会像丽之姬嫁给晋公前之哭泣。丽之姬嫁前之悲,婚后一扫而光,因体会到丈夫对自己的恩爱和王宫的舒适快乐,反而「泣其泣」。
庄子称合道者之离世是「大归」,上与造物者游,下与外生死无始终者为友。总之,唐君毅与庄子异曲同工,都坚信大道。善人死而不死,因与道共存之故。

道教
主张生命的「一次性」

「成仙」是道教的理想。道教主张人可与天地同寿。为道教信徒,死亡是不存在的。生命只有一次,死亡是假象。修成正果而成仙者长生不死。这与佛教的「不来不去」,儒家的「有来有去」截然不同。道教因主张生命的「一次性」,故其信徒重视此世的修行,调和「精」「气」「神」,使自己从罪恶和污秽中解脱。
道教的选民叫「种民」,由太上老君所选,通过遗传的方式久存下去。他们积善培德,直到无罪无秽,才终能成仙,进入人间的「大道国」。「末劫」后存留的都是好人、享受:喜乐、清净、光明、安详的幸福生活。

佛教
「往生」迈向成佛之途

上文提到佛教主张「不来不去」,因佛教认为人的生命为五蕴集结而生,没有所谓的本体或灵魂。但佛教相信轮回,轮回假定人死后不死,在不断轮回业消后,人可抵达清凉光明的涅盘世界,而终能成佛。佛教称死亡为「往生」,即往成佛之途迈进也。

基督徒
死亡时刻面临最后抉择

西方宗教,一般而论,是基督宗教。西方哲学虽然多元,基本上,与基督信仰关系密切。为探讨西方文化有关生死的课题,我们就从基督宗教出发吧。
基督徒相信宇宙有一位造物主,而这位造物主通过启示告诉我们祂是三位一体的。三位之第二位在二千年前降生成人,生于犹太国,名叫耶稣。他为使人从罪恶中获得释放,并助人达到至善,甘愿受苦,被人钉死,但第三日他复活了。耶稣是用死亡来克胜死亡的。相信他的人,都能因他的死亡而超越死亡。为基督徒,死亡绝对不是人生的终点,而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是一扇门,此门开向新天新地。
基督徒也相信生命的一次性及死后有赏罚,因此有些神学家推论在死亡之刻,垂死者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而永生之获得或丧失由此最后的抉择决定。如果他选择善,选择无条件的信仰及爱慕天主,并忏悔一生的罪过,他的死亡便是他的永福之门。这个终极抉择并不难做,因为它与人的一生行为相联。如果人的一生常常行善,则此时顺水推舟地易于作最后一次向善的抉择。若一生自私自利,甚至丧尽天良,陷害他者,则此最后抉择要择善,难过登天矣。
基督徒把死亡看成「回归父家」。耶稣说过:「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我去,原是为给你们预备地方。我去了,为你们预备了地方以后,我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为的是我在那里,你们也在那里。」(若望福音/约翰福音13:2-3)。远离家乡的游子终能回家,为他该是多么幸福的时刻。有过恩宠经验的教友,都知道「神慰」多美好,一定渴望再次得之。死亡之刻是面见天主的时刻,是神慰经验的完整实现,则何虑何惧可有?许多圣人迫切期望面见天主,死亡乃变成他们一生的顶峰时刻。圣方济称死亡为Sister Death。善良的信徒死时面上透露的安详,在在说明教友把死亡看成正价值是完全合理的判断。

死前回生
濒死经验的告白

「濒死经验」(Near-death experience)的记录是三十年前开始流行的资讯。美籍精神科医师穆迪收集大量资料,整理出若干共同的濒死经验,譬如:灵魂离体,从高空观看自己,快速穿过冗长的隧道,见到光明美丽的新天地,一位慈爱的长者迎面而来,问他们生前是否为爱别人而活过。在此极乐世界,大家乐不思蜀,不想回到尘世。但因有某种责任或使命尚须完成,乃再度回生。这些人醒来后都表示死亡不可怕,并且愿意为爱而生活下去。
濒死经验虽与宗教无直接关系,但基督徒觉得与自己的信仰很易配合,故李济医师乾脆地把那位慈善长者看成耶稣。其实,不同宗教的信徒都应可以有自己的诠释。总之,这对我们是一份非常温馨而能安抚人心的资讯。

参悟真义
协助他人度过最后时光
廿世纪六十年代在英国兴起的安宁疗护,使末期病人有一个舒适的环境,妥备善终。从事疗护工作的人不必限于医务人员,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担任此职务,因为我们都会有机会陪伴长辈临终。如果我们通过死亡学的教育,真能参悟死亡的真义,我们会不怕面对自己或他人的死亡。这样我们才能协助他人无惧地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那时,我们像助产士一样使我们服务的对象体会被爱与细心的照料,他们的往生将是一次真的诞生。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BoscoLu_01.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506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