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交響曲

by on 週三, 01 十月 2008 評論
阿根廷音樂詩人艾瑞拉是國際知名的鋼琴家,時時不忘履行對人類的許諾:將音樂的執著化為國際行動。他號召「社會藝術家」,為世人譜寫希望…

撰文|魏明德

阿根廷音樂家米格爾‧安傑‧艾瑞拉(Miguel Ángel Estrella)不是一般的鋼琴家:他出生在阿根廷北部,十八歲開始學鋼琴,後來成為國際知名的鋼琴家;他的志向是將藝術與最弱勢的人分享,他帶著他的鋼琴到工廠、鄉間以及南美洲的印第安村落演奏貝多芬樂曲…他的堅持與他的個性密不可分:「他不只是一位出色的鋼琴家,他是個詩人。」另一位享盛名的法國女音樂家娜迪亞‧布蘭潔(Nadia Boulanger)這麼形容道。

實踐關注窮人的志向,使得艾瑞拉在烏拉圭飽受三年牢獄之災與酷刑,甚至有人威脅要砍斷他的手掌。一九八○年,在國際藝術家全力動員施壓之下,他才被釋放。我記得他被釋放以後,我曾在廣播中聽到他的聲音,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聲音很溫柔,溫柔得像是星空下的一首夜曲,彷彿道出阿根廷大草原上的農民發現巴哈賦格曲時的心醉神迷。

他擴大行動規模,創立「音樂‧希望」協會,捍衛人權以及每個人的音樂權。這個非政府組織於是創立「和平樂團」,猶太音樂家與巴勒斯坦音樂家佔居各半。這個團體旨在培育「社會藝術家」,鼓勵藝術家到南美洲的農村與貧民窟舉辦演奏會並進行藝術教育,而且同時蒐集該地正在消失的音樂遺產。

然而,艾瑞拉並不是孤星。我們同時想到的藝術家,例如同是在阿根廷出生的鋼琴家與指揮家的丹尼爾‧巴倫波因(Daniel Barenboïm),他不懈地推動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和解,更廣地來說,是為了增進中東的和平而努力。我們也會想到美國女演員安潔莉娜
裘莉(Angelina Jolie)為難民而戰,以及法國女演員桑德琳‧波奈兒(Sandrine Bonnaire)為喚起精神療養院中對人權的重視而奔走。

這樣的藝術家清單列不完,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勇氣。他們以其名聲為理想與信仰奮鬥,甘冒受人誤解的風險,即使公眾拋出敵意與冷嘲熱諷也甘之如飴。不管我們是否贊同他們的信念,不管我們是否喜愛他們的藝術風格,他們履行許諾的行動使人敬重。藝術家尤其提醒我們「美的權利」是普世人權,藝術和音樂應該能夠富人與窮人齊聚,而不是造成社會不同階層的陷落。


「美」和「音樂」相互給予、接收、交流,像一份永恆的禮物。它們兩者不屬於任何人,在被人演繹的同時,永遠活在世人的心中。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13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