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小狗

by on 週一, 22 九月 2008 評論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不會相信會有如此神奇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在我穿越廢墟,在余震、山體滑坡、泥石流的危險中拍攝時,這只善良的小狗如守護神般一直堅守在我身邊,與我形影不離,讓我深切感受到,大愛不僅僅存在於人與人之間。

到與震中映秀只有一山之隔的龍池拍攝,頭天晚上住在東岳村一個村民的救災帳篷裡,第二天天一亮,為了節省進山時間,謝絕女主人吃完早飯再走的盛情,背上攝影包,與同伴一起,向龍池深處走去。


通往龍池的唯一公路兩旁依次分佈著東岳村和南岳村,每個村又分為數個村民小組。

清晨,薄霧繚繞,正該是炊煙裊裊升起的時候,地震使得許多村落空無一人,邊走邊拍,滿目廢墟讓我傷感不已。

不知什麼時候,兩只小狗撒著歡兒出現下我面前,它們相互追逐著,圍著我跑來跑去,時不時還停下來嗅我的腳,剛開始我有點緊張,想起臨來時朋友的忠告︰地震使得災區的一些狗,特別是失去主人和家園的狗,因受刺激性情大變,平時溫順的狗四處亂竄,見人就咬,極具攻擊性。此時此刻此地被狗咬傷,無疑是件麻煩事,我決定小心為妙,盡量躲開它們,我加快了步伐。讓我哭笑不得的是︰我走快它們就走快,我停下,它們也停下,在我腳邊嬉戲,玩得興高采烈,走了一段路,我感覺它們對我並無惡意,雖然在我腳邊竄來竄去,卻並不曾碰我一下,更沒有傷害我的意思,於是我不再管它們,自顧自忙著拍攝了。

不知走了多久,多遠,唯一的同伴早已不見蹤影,我一個人走在空曠的山谷中,一邊是河流,一邊是曾經郁郁蔥蔥如今卻大面積垮塌的山,裸露的山體和滾落的巨大岩石正猙獰地盯著我,山上隨時有落石滾下,我知道,只要它們發飆,隨時都可以將我吞沒,在殘酷無情的大自然面前,生命是脆弱而微不足道的。昨晚村民告訴我,地震使得南岳村二組西面300米高的大山整體崩裂,山體飛過村邊的小河,掩埋了附近的農家和道路,造成數人死亡,至今在路旁堆積如山的泥土與岩石下,仍深埋著未被挖出的遇難者。而現下,我正獨自走在這個路段,四周沒有一個人,整個山谷靜得可怕,我四處環顧,居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我的身邊多了一只狗,一只土黃色的小狗,我很快認出那是我剛才遇到的兩只狗中的一只,看來它不聲不響跟在我身后已經不是一時半會了,只是忙於拍攝的我沒有注意到它罷了,死亡之谷,兩個生命的相遇讓我驚喜,它的出現,讓獨自在寂靜山谷中行走和拍攝的我心理上感到安全和平和。我依然走走停停,停停拍拍,出乎我意料的是,小狗竟然與我步調一致,我走,它就默默無聞跟在我身邊;當我停下拍攝時,它也停下來,友善地看著我,在我旁邊等著我,儼然我的一位老朋友,為了尊重我的朋友,我叫它“阿黃”。阿黃的善解人意讓我和它的距離一下拉近了,我們很快便配合默契,相處甚歡。如果它跑在我前面或落在我後面,只要我呼喚“阿黃”,它便會乖巧地跑到我身旁,與我並排而行;每當到了頭頂巨石的危險地帶,我會高喊︰“阿黃,沖﹗”它便會像聽到沖鋒號的士兵一樣隨我奮勇前行,快速透過,跑過后,我回頭看山,它也回頭看山;每當我自言自語,嘴裡振振有詞時,它就會睜大眼睛,一動不動盯著我的嘴,似乎想從我的口型上知道我在說什麼,它全神貫注,努力領會的樣子讓我忍俊不禁;每當我夸它︰“阿黃,好樣的﹗加油﹗”它便對我搖頭擺尾。就這樣,在那條通往龍池深處的被地震震得七零八落、危機四伏的山路上,我和阿黃相依相伴,不離不棄。不知不覺,就到了到達站──龍池山門。

同伴見我身旁多了一只小狗,很驚詫,但令她更為驚詫的還在後面,我放下攝影包,坐在帳篷前的木凳上休息,阿黃在我周遭巡視一大圈后,從從容容安坐在我面前,目不轉睛看著我,它看我的安祥的眼神突然讓我心生感動,我也目不轉睛與它對望……終於忍不住拿起相機,拍下阿黃的平和安祥,對這樣一位陪我走了那么遠山路的朋友,我理應留下對它的記憶。
我們開始吃乾糧,我將我的一份分一半給阿黃,它感激地看看我,然後狼吞虎嚥吃下,看來,它的確是餓了。

山區的天,說變就變,天開始下雨,我們決定在帳篷中休息一會兒,等雨停后再拍攝。
我一個人住一個帳篷,同伴在另一個帳篷,不知時間過去多久,迷迷糊糊中,聽見先起來的同伴在帳篷外大呼小叫︰“阿準,快快快,快出來看呀﹗”
我跑出去,看見阿黃端坐著守在我的帳篷門前,宛如為我站崗放哨的哨兵,滿心疑惑的我見帳篷前掛著一塑膠袋,便問帳篷主人是不是因為裡面有吃的,小狗才遲遲不願離開,帳篷主人告訴我,塑膠袋裡裝的是一捆繩子,根本沒有任何吃的,望著雨中守候在我帳篷外渾身濕漉漉的阿黃,我的眼睛也變得濕漉漉的。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無論我走到那裡,阿黃始終在我身邊陪伴我,與我形影不離。

我準備拍攝一片廢墟,最佳角度得經過一座木橋,這是一座年久失修的木橋,地震更使它變得搖搖欲墜,連日大雨也使橋面變得很滑,非常危險,但為了拍攝,我還是決定冒險走過這座木橋,四周無人,嘩嘩的流水聲更顯出山野的寂靜,就在背著攝影包,肩挎相機的我,雙手抓緊橋邊的木欄,小心翼翼準備過橋時,尾隨我身后的阿黃突然一下沖到我面前,搶在我前面走過小橋,然後回過頭來看著我,彷彿對我說︰“木橋是安全的,過來吧,有我在,沒事的。”眼淚在那一瞬間再也無法忍住……

一次又一次按下快門,阿黃始終安靜而耐心地守在我身邊,而當我鑽到一危房中拍攝時,一直沈默的阿黃突然變得焦躁不安,開始對著我狂叫不止,似乎想阻止我的危險舉動,見狂吠無效,它開始離開我往回去的路上跑,看得出,它想盡快離開這異常危險的地方,邊跑邊回頭狂叫,我沒理睬它,繼續拍攝。跑到木橋邊的阿黃停住了,回頭看著我,它有些猶豫,幾次想要上橋,卻又總是忍不住回過頭來,不安地看著我,最終,它沒有上橋,還是回到我身邊,守著我拍完最後一個鏡頭,然後和來時一樣,搶在我前面過橋,在橋那邊看著我走上木橋,離開那個危險的地方。

在村民家吃飯,阿黃也寸步不離守在我身旁,任主人怎么趕都不走。問村民是誰家的狗,都說不是這個村的,也不知是從那裡來的。

在一塊從山上滾落的比都市雙層公共汽車還要大的巨石前,我決定拍一張個人紀念照,就在同伴為我按下快門時,阿黃飛快地沖到我面前……同伴趕緊搶拍下這精彩的一瞬間。
阿黃就這樣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直到我完成所有的拍攝。

要離開的那天早晨,吃早飯時阿黃還在我身邊轉悠,可當我背好攝影包準備上路時,卻無論如何不見它的蹤影,不管我如何呼喚,阿黃始終沒有出現下我面前,四處找尋無果后,我一步三回頭,懷著悵然若失的心情踏上歸途,我突然有一種感覺,也許,阿黃正躲在離我不遠的某個角落,用它那雙清澈明亮,飽含無限深情的眼睛默默看著我,目送我遠行,它之所以不願出現下我面前,是不想分別時讓我太難過。

阿黃──這只幫助過我的,可愛的善解人意的神奇小狗,觸動我內心最柔軟的部分,深深留在我的記憶中,如此善良的小狗一定也有著非常善良的主人,祝福他們平安吉祥﹗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45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