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巴子看上海--自行車篇

by on 週日, 05 四月 2009 評論
我希望儘早進入上海人的生活頻率。

根據幾次外地居住的經驗,我很清楚,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盡可能早一些融入當地的習慣、語言,這樣的過程中不免會有些抗拒,但是這一段可長可短的適應期卻也是旅居外地期間最有趣、收穫最多並令人驚喜不斷(也有可能是驚嚇)的部分,日後回憶起來特別感受深刻。

於是,我寫下了篇篇“掙扎”過程,畢竟我也不是第一位來上海的臺灣人,故或許稱不上新鮮,也不算嘔心瀝血之作,但真人體驗,好奇觀察,多少也帶有某種程度的趣味與意義……


上海阿姨給了我這個台巴子一份禮物----一輛二手自行車。阿姨送我的同時不斷提到這部破自行車很舊很髒,「看了很不舒服」她說。
為了彌補這點,她利用週末時間幫我刷了擋泥板,最後強烈建議我在坐墊包上塑膠袋比較美觀。(筆者按:套上塑膠袋是否更加美觀在此不予評論,但筆者觀察到在這裡塑膠袋的用途超多,除可用來套自行車坐墊,也常有人套在頭上擋雨。)然而,我收到這份禮物的快樂程度恐怕是阿姨想像不到的。
到自行車店買了個可能比車子本身更有價值的鎖,開始了我的自行車上海之旅。
前往辦公室的路上,我與所有上海人一樣騎著自行車(特別是擁有與大部分人破爛程度相當的自行車), 驕傲之情不禁浮現臉上;在共同吸入了廢氣,一起在機動車大軍中衝鋒陷陣的同時,我感覺像是在同一個軍隊中與隊友們並肩作戰,膽戰心驚,卻也頭一回讓我深深覺得正在融入上海,不禁給了迎面而來的“戰友們”會心一笑…
從南京西路到威海路這段,我追隨者不知名戰友的步伐,穿越重重汽車公車牆,沒有紅燈,不需斑馬線,從最繁華的南京西路直接穿進了一處名為「靜安別墅」的弄堂中。所謂「弄堂」,就是上海人的里弄,是由連排的石庫門(註)建築所構成的。多少年來,大多數上海人就是在這些狹窄的弄堂裡度過了日久天長的生活,也創造了許多風情獨具的弄堂文化。建于1929年的靜安別墅是屬於上海的新式里弄,是上海弄堂住宅所演變出的形式之一,跟老式的石庫門住宅形式相比,新式里弄封閉的天井變成了開敞或半開敞的綠化庭院。形式上更多地模仿了西方建築式樣而較少採用中國傳統建築式樣,各種建築設備也較為齊全。
就在自行車騎進弄堂的這一瞬間,我感覺進入了完全不同的時空,像是走進了上海人的歷史,耳邊似乎也傳來了夜上海的旋律;這裡的建築紅磚木窗,沒有一家人緊閉著門戶,也不知是否感覺太過強烈,總覺得弄堂裡的人穿著打扮也不一樣,大多數人甚至是穿著睡衣(成套的),悠閒地走來走去,就好像從家裡的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那樣自然與輕鬆;這裡自成天地,有人在家門口放個小桌賣水果蔬菜,也有收購舊傢俱的,街坊鄰居聚集閒聊……幾分鐘後,眼花繚亂的我騎到了弄堂盡頭,甚囂塵上的汽機車喇叭聲又倏地把我帶回到現代戰場……
道地的上海阿姨不會想到,她心目中這份有點抱歉的禮物,卻是讓我這個台巴子緩緩騎進上海風情的最佳工具。自行車通過條條時光隧道,讓我腦海中出現了上海的風光,繁華,衰退以及轉變,多少外地人來到這大城市奮鬥,同時也帶來了各地的特色風俗,上海,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大城市一般,成為各種文化的大熔爐,而我也將成為其中之一。
(註)1987年後上海租界內開始出現用中國傳統的“立帖式”木結構加磚牆承重的方式建造起來的新式住宅,它基本保持了中國傳統住宅建築對外較為封閉的特徵,雖身居鬧市,但關起門來卻可以自成一統。於是這“門”也就變得愈加重要起來。它總是有一圈石頭的門框,門扇為烏漆實心厚木,上有銅環一副。這種式樣的建築被上海人稱為“石庫門”。



Mei-fang Tsai (蔡玫芳)

Mei-fang was Taipei Ricci Institute's manager. She is now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Weiyuan Miculture Foundation.

前台北利氏學社經理 -  現任「微遠虎山」執行長

網站: www.miculturetw.org/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43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