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下一輪社會教育盛世備忘錄

by on 週日, 27 十二月 2009 18749 點擊 評論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本書是繼美國社會學家米爾斯(C. Wright Mills)的《權力菁英》(The Power Elite)之後,另一本理解當今美國社會知識與權力互動的經典著作。全書旨在探討美國知識分子角色的轉變:懷想過去獨立知識分子能用通俗語言在公眾生活發言,舉足輕重,同時感嘆今天被納入體制的學院教授,其學術寫作不僅艱澀難讀,也顯得封閉褊狹。

 

儘管如此,本書第二章到書末,亦即描寫美國獨立知識分子何以消失,以及對於美國製造出全世界最大規模大學生態的說明,卻是本書少有人注意的重要論述。書中這部分的精采程度,特別是有關紐約都市的變遷過程,足以媲美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相關的巴黎十九世紀都城之作。

 

就像班雅明在〈巴黎,十九世紀的都城〉所描述的,拿破崙三世(Napoleon III)任命的豪斯曼(Baron Haussmann),將巴黎計畫為「戰略性美化」都市,讓民眾抗暴的街壘永遠不能再築起,「資產階級豐碑在坍塌之前就早已是一片廢墟了」。而雅各比在本書與此類比形容的,則是紐約高速公路沙皇──莫西斯(Robert Moses)。

 

雅各比指出,莫西斯不斷填土灌漿、興建快速道路,讓美國紐約的獨立知識分子「波西米亞族」沒落。而且他最致命的錯誤是:犧牲所有交通方式,來遷就私人汽車。對於這一點,雅各比認為同樣是「有害健康」的煙囪,「為什麼只有香菸盒印有警語?為什麼汽車沒印呢?」(頁74)

 

 

 

 

 

 

知識分子弔詭轉變

 

回到我們對本書最熟悉的部分,也是本書在1987年出版時引起的極大迴響之處。

 

由於對一名今日的大學教授來說,所謂「學術自由」的真義,不過是「有自由成為學院派」罷了。於是,一名今日典型的教授,其實是畏首畏尾的:他傾向於在甜蜜幻覺中謀求自身安全,而且不僅絕非是勇於發抒觀念、自由散播思想的使徒,反而是幾近最為謹慎、敏銳於權力風向,且永遠站在優勢文化霸權一方的傢伙。

 

所以,讓我們用雅各比在書中的概述,直言其間弔詭吧!他說:「在過去的50年間,知識分子的棲息地、態度與慣用語已經有所改變。年輕一輩的知識分子不再需要或想要一群廣大的公眾;他們幾乎全都是大學教授,而校園是他們的居所;同僚是他們的讀者;專題論文與專業刊物是他們的媒體。」(頁30-31)

 

但,最令人感到錯愕的是,如此與公眾生活脫節的知識群體(也就是在校園中的這些年輕學者),多半成長於叛逆的1960年代。在那個狂飆世代,這些人多曾高舉理想旗幟,猛烈批判嘲諷體制與師長。如今,「他們的學術研究看起來愈來愈像他們原本想要推翻的作品。」(頁172)

 

 

 

 

 

 

體制收編叛逆世代

 

綜觀全書,我們大致可將造成如此轉變的緣由,歸納概述為以下三個趨勢:

 

一是由於城市的規畫變遷,及市中心房租上升,造成了住在紐約格林威治村的波西米亞族(Bohemian)出走。這些人蛻變為「敲打族」(Beat Generation),或是邁向市郊,形成所謂「回歸土地」運動,「淚眼婆娑地隱居鄉間,追尋人們眼中的農村烏托邦」(頁80)。而較有謀生能力的獨立知識分子,則從「較不固定」的自由撰稿工作,轉為在大學「安穩地」高薪教書。更何況,教書「還有暑假可以寫作和悠閒度日哩!」(頁39)

 

二是大學的擴張。從1920年到1970年,美國人口增加了一倍,但大學的數量卻足足增加了十倍。這迅速膨脹的大學教育體系,將過去獨立於體制外的作家、知識分子納入其中(近十年,台灣大專院校的三倍成長,也幾乎進行著同樣的整編)。

 

對於叛逆世代被體制收編的這個「歷史玩笑」,雅各比這麼說:「不理性、走在時代前端、放蕩不羈的六○年代知識分子,發展成為比前幾代知識分子更加拘謹、專業與沈潛的一個族群。」(頁268)

 

 

 

 

 

 

權力運作無可逆轉

 

書評,最後的知識分子,學術,知識三是大學知識在「權力」運作下趨向專業化。由於大企業與政府等具有優勢的文化霸權機構,透過如提供大學鉅額經費補助等操作方式,使得大學裡設置的學科知識趨向專業化、私有化以及去政治化。仰賴「經費補助」(如國內的「五年五百億」追求卓越計畫)的大學,於是透過隨時可以解雇的聘任與終身職任用手段,驅使教授們只能專注在專業刊物、論文與研討會上。

 

而全書最獨特的,是第五、六、七章。在這三章之中,雅各比詳述美國在國際區域研究、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歷史學、文學與地理學等各領域的學術專業化經過。當然,雅各比也在其中提及,在這樣無可逆轉的大環境中,諸如《左派研究》(Studies on the Left)、《目的》(Telos)、《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對蹠點》(Antipodes)與《評論》(Review)等眾多刊物對此潮流的抗衡努力。

 

 

 

 

獨立自主彌足珍貴

 

對諸如詹明信(Fredric Jameson)、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桑內特(Richard Sennett)與伯曼(Marshall Berman)等知名左翼人士來說,雅各比語多揶揄嘲諷。因為這些左翼人士的口號與初衷,是要「穿透體制的長征」,但其結果卻仍是離公眾語言愈來愈遠,贏家依舊是體制。

 

對比之下,雅各比對范伯倫(Thorstein Veblen)、米爾斯與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三人,可謂推崇備至。事實上,雅各比幾乎正是以喬姆斯基等這些「吾不理」(Wobbly)傳人自許──他們是一群美國最「特立獨行」的無政府主義者:一方面珍視著自己最寶貴的獨立自主;一方面永遠注視著公眾讀者,讓公共輿論無法不正視他們的存在。

 

---------------------------------------
《最後的知識分子》(The Last Intellectuals
羅素.雅各比(Russell Jacoby)著‧傅達德譯
左岸文化出版
2009年9月
----------------------------------------

攝影/Elliott Brown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上癮

No67_small

 

想深入瞭解知識份子陷入當今困境的原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最後修改於 週三, 25 六月 2014 17:46
He-Bai Wang (王賀白)

讀過經濟學、歷史學與政治學,也曾從事新聞工作數年,目前任教於長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網站: www.wretch.cc/blog/herbertmars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85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