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生死禁忌:瑞可雷塔墓園小記

by on 週日, 17 一月 2010 評論
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就像世界其他大城市一樣兼容並蓄。在那裡,最富有的居民和底層窮人的住所也許相距不遠——這些人幾乎沒受過什麼教育,也鮮有棲身之所,完全屈居於社會體制外。

這座城市是個大雜匯:來自歐洲人的影響和彭巴草原上南美牛仔的風格共存一處,而為城市增色不少的當代拉丁流行文化,則依靠足球與「康比亞」(cumbia,起源於黑奴舞蹈的一種拉丁舞曲,特色是小幅度的步伐和獨特的胯部擺動)、「雷鬼動」(reggaeton,融合雷鬼樂和Hip Hop的電子舞曲,節奏十分強烈)一類的樂種,製造出當地獨特的色彩。從文化上來說,光把城市中相互交織的部分拼湊在一起,還無法解開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謎團;這個方程式還有許多值得思量的地方。


社會名流安息之所

瑞可雷塔(Recoleta)墓園是阿根廷上流階級最後的堡壘之一,許多有錢有勢者皆葬於此地。這座由法國工程師普羅斯伯‧卡特林(Prosper Catelin)所設計的大理石迷宮裡,聚集了軍人、政客(前阿根廷第一夫人艾娃‧裴隆(María Eva Duarte de Perón)是其中國際知名度最高者)、科學家與地主,以及其他權貴。

最墮落與最傑出的阿根廷人,其長眠處可謂近在咫尺,而有些前衛人士與作惡多端者亦安息此地。墓園的建築相當精緻,散發著鮮明的宗教氣息,看起來既肅穆又充滿不祥。這裡表現出天主教圖像的陰暗面,藉由刻意強調的憂傷,提醒我們人生的有限、死後的懲罰,和痛苦之必然。


模糊生與死的界線

但真正讓我們看清瑞可雷塔墓園的,卻是隨之興起的夜生活與歡樂的迷幻世界;今日圍繞在墓園旁的除了酒吧和餐廳,甚至還有妓院。我們可以將這些有趣的插曲,視為時下虛無主義對那些墓園聖像的表態:因為在傳統上,宗教肖像理應喚起寧靜和尊重的情感,不過相反的是,這裡每週聚集了許多享樂者,距離墳區只有數公尺之遙。他們不僅挑戰了亡者的領域,更當著對方的面,展現食色之欲和邪惡帶來的滿足。

在死者安息處讚頌生命」大概是這些活動奉為圭臬的座右銘。有件奇聞更能彰顯這種瑞可雷塔的特殊心態:幾年前,在墓園附近找樂子的人開始入侵生與死的界線——有些膽大的性工作者,選擇在荒廢的陵墓裡提供性服務。她們的客戶相當奇特,會對四處瀰漫的陰森鬼魅氛圍感到特別興奮。這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卻是真實發生的事。


在地詮釋,顛覆禁忌

Marcos_Recoleta_02瑞可雷塔墓園也是都市發展的沈默見證者:當地的生活被固定在一種類似迪士尼樂園的形式裡,彷彿處於更為保守與傳統的昔日時光。但布宜諾斯艾利斯並非聖者之地;打從一開始,這裡便靠著走私與黑市生意得以繁盛,而相較於其他因素——尤其是宗教規範——城市的擴展動機總和「非正當」交易有更密切的關係。

在整塊美洲大陸上,天主教一類的信仰,和其他從西班牙或歐洲諸國進口的商品並沒有太大區別。舉例來說,天主教本身的外來特質在阿根廷北部相當明顯。我到當地旅行時,常常訝異於原住民所蓋的教堂:因為使用在地建材,兼以當地部落接受耶穌會士的教誨,在建築裝飾中,透露出異教在圖像與藝術動機上的深遠影響,讓這些建築看起來十分怪異而奇特。當然,這些原住民逐漸吸收了天主教的教義,卻沒有照單全收。

瑞可雷塔墓園和周遭發生的事情大約便是如此:它們既是宗教的在地性詮釋,也是對於禁忌的顛覆性表述。比起點綴墓園的冰冷大理石小天使和聖母像,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其他地方似乎更能以異教形式實踐天主教信仰;這應該算是對宗教禁令的一種回應吧。

也許激情和聖性可以共處——至少在瑞可雷塔的特殊心態中是這樣沒錯。


攝影/ 龔武(Marcos Gonzales Gava)      翻譯/吳思薇



本文亦見於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看看更多關於這座傳奇墓園的奇妙風景,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6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