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父與天父

by on 週一, 25 二月 2008 評論
這是男人成聖的方式。如同隱修士以刻苦操練自己,男人也在家庭中鍛鍊自己──鍛鍊自己愛與奉獻的能力,成為給予愛的愛者。

蔣祖華 撰文

讓我們由男孩開始談起吧!孩子是很自我的,男孩尤其是。男孩的特徵是專注於自己想要的(比如一個玩具),甚至因而忽視環境與他人。大約六歲以後,他才漸漸地開始注意與環境的互動。相對的,女孩早在幼稚園就已經相當注意到環境與他人,也可以說,女孩的社會化開始得較早(註1)。

接受邀請或選擇逃避

在戀愛關係甚至婚姻中,男性也常是投入不足;相對的,女性常是過度、過早的投入。曾有一位男士向我抱怨他的女友,喜歡和他一起吃飯、讀書…總之是在一起就好,女友很享受這樣的生活,但這位男士已經快不能呼吸了。
男性被邀請在愛與關係中投入,但這對他而言是相當可怕的,他的自我、他的樂園要被別人分享,不再「自得其樂」。在愛與關係中,他準備讓另外一個人(或更多人)「麻煩他」!而且這樣的「被麻煩」,是要捨棄自己,而且是永遠的進行式。
傳統社會有句俗話「結了婚的男人才是大人」,這句話確有其道理。在婚姻關係中,男性面對抉擇。他或是接受這個邀請,不斷地進入關係、責任與愛,成為男人;或是選擇逃避,活在自我的小天地裡,繼續做男孩,玩自己的玩具,不論這玩具是球賽、政治、車子、事業或電腦。長期陪伴夫婦懇談的朱蒙泉神父曾說:「這樣的男人,在家給媽媽照顧,結婚後太太照顧,就一直長不大。」

男孩如何成為男人

一個男孩怎麼會成為一個男人呢?更好可以如此問:「男性會想成為男人嗎?」關於這個問題,在《我心狂野》(註2)一書中有肯定的答覆。作者是位男性,他提到「在每一個男人的心裡,都冀望打一場仗、過一個冒險的人生,以及拯救一位美人。」(註3)男孩是渴望冒險的,打一場大戰,即使失敗也好過數饅頭度日。在這樣的經歷中,一個男孩就可能蛻變成為男人,也就能捨棄自我,承擔職責。這種慷慨犧牲的衝動存在於男性的內心。
我舉一例說明:有一次我們家族爬山,到了某個休息點,小朋友都餓了,爭先恐後地要吃東西。德德是個食量很大的男孩,一下子就衝到最前面,然而我告訴他:「我們男生要讓小的和女生先吃,因為我們比較強壯,等一下如果還有剩,我們再吃。你要不要幫我分食物給大家?」結果他很豪邁地幫我分食物給每個小朋友吃;我問他餓不餓,他很「男人的」說不餓,分完後,我留一條香腸給他,他反而看著幾位大人說:「他們還沒吃」,於是就把香腸分給大人吃了。最後,我們兩個(餓得要死的)男人吃著剩下的土司,我看他還是很爽,一付很「大人」的樣子。
男人渴望發現他的力量,並善用以負起職責。(但暴力則是另一回事。)這樣的衝力,提供給男性一種力量來承擔他的身分和使命,就是做家長。

婚姻是鍛鍊愛情的競技場

婚姻在現代面對很大的挑戰,很大的原因是被虛假的浪漫主義所欺騙。婚姻是使人在愛與關係中長大的競技場,人在其中被鍛鍊,而成為一個會愛的人,而不是忽然間「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美好的日子」。面對婚姻生活中的邀請,一位男性可以選擇繼續當男孩而「讓自己的妻兒成為心靈上的孤兒寡婦」,或是向前邁出一大步,扛起一家之主的責任。
這樣的婚姻對於男性的成長與成熟有什麼關聯?它召喚男人用這方式成聖,就如同隱修士以刻苦操練自己,男人也在家庭具體的責任中鍛鍊自己,鍛鍊自己愛與奉獻的能力。婚姻靈修學者湯蓋瑞對此的親身經歷是:「婚姻帶領我們進入一種嶄新而無私的生活。幾年前麗莎和孩子們出遠門留我獨自看家時,我體悟到這一點。那似乎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我擁有了自由的星期六。在記憶可及的過去,每一個週末清晨一睜開眼,我便和麗莎討論這一天全家要做什麼事…」(註4)

天父的形象:愛的給予者

藉著耶穌的啟示,基督宗教對父親的理解為,在地父親是天上父親的形象,意思是地上父親的經驗會影響我們對神的理解,我們藉著地上父親的經驗來理解天上的父親。如果地上父親的經驗不好,也會影響對天主為父的感受與理解。例如有位朋友分享他剛接觸基督信仰時的經驗:當他第一次聽到「我們的天父」時,心想:「一個父親就夠麻煩了,我還要再有另外一個父親嗎?」
相反地,要知道地上父親(父職)的意義,便需要由天上父親的形象來暸解。聖經對於神(天主)有許多的定義或描述,但最重要而明顯常用的是「天主是愛」和「天主是父」,也就是除了威能、權柄…之外,最本質的是父、是愛:

你們一向聽說過:「你應愛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卻對你們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好使你們成為你們在天之父的子女,因為衪使太陽上升,光照惡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只愛那愛你們的人,你們還有什麼賞報呢?稅吏不是也這樣做嗎?你們若只問候你們的弟兄,你們做了什麼特別的呢?外邦人不是也這樣做嗎?所以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瑪五43-48)

父愛的超越性

這段經文教導我們效法天父,也告訴我們天父是怎樣的一位父親:祂使太陽普照,使眾人皆得溫暖;祂的愛不分你是何人,都完全地賜與。這已經不只是所謂的「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的正義公道形象,而更是完全地接納所有,這是一個父親對他所有的子女才有的情感!
在家庭親子生命的相處中,父母終究要學到,孩子是個自由獨立的個體,而父母所有的心血與努力不一定會有正面的回報,青春期的狂暴只不過是子女長大的過程裡比較突出的一段而已。父母難免有很難過和不值得的感受,這時更需要這段經文所提供的人生高度,以超然無限的愛來面對孩子的不理想,或不理想的孩子。
這種超越性的愛,意即對所有的孩子都愛、在孩子可愛或不可愛的時候都愛,應該是理想父愛的特點;而對比母親的愛,母親因著懷胎與哺乳,與子女有著非常親密的生命連結,也因而常使自己陷於情緒的反應中。這時父愛就有其特別於母愛的超越性特徵,可以使子女與母親都得到解脫。

為父,不可能的任務?

成為父親,這會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嗎?由某方面來看的確是,因為人竟然要效法上帝,成為祂在世的形象。但其實另一方面,這也是個自然的任務,我們都蒙召成為父親。子女總是會肖似父母,天主是我們的父親,我們有一天也要成為父母。另外,這也是一份重要而高尚的職務。保祿宗徒說:「因為你們縱然在基督內有上萬的教師,但為父的卻不多。」(格前四:15)要成為投手王建民很不容易,但仍有很多年輕人想要效法他。所以問題不在難度,因為困難而有價值的事更會激發人去做到。
現在的危機是擔任父親的職責不被重視。一位男士可能很重視他的事業表現與社交情況,也全力以赴;但分給家庭的時間心力卻少得可憐。葉光明牧師以他自身為父的經驗談道:「我發現我有段時間差點錯失了神對我的婚姻和家庭的計畫。我不斷地從一個特會趕到另一個特會…我的動機裡隱含了強烈的個人野心。」「我也看見許多男人生命中的一個嚴重問題,就是他們不惜犧牲家庭生活,一昧地追求個人的野心。有些男人被認定是成功人士,他們也自認如此,但以自我為中心卻使他們不能與家人之間有溫馨、開敞的交流,而這種交流才是家庭幸福的關鍵。」(註5)

無父的世代

「為父」在當代面臨很大的困難,特別與社會環境和人們對男性期待的改變有關。因著婚姻家庭系統的軟弱與瓦解,當今世代甚至被冠以「無父的世代」。最近由清大和中華大學三位教授蔡素妙、吳嘉瑜、葉嘉楠進行的一項「爸爸長期不在家」的調查中,其結果顯示學生年紀越小,對父親長期不在家的適應力越差,而且女生的適應力比男生還要差。而在爸爸長期不在家的原因當中,又以父母離婚的占了45%,比父親在外工作的22%足足多了一倍。
社會上對於「為父」還有一種特殊的阻礙:男孩不被期待成為男人,男人不被期待成為父親。例如有位女性這樣說:「要先生做什麼?就是讓孩子有個爸爸嘛!」在這位女性的眼中,男性可說是一點尊嚴也沒有了。男性面對這種不被期待,甚至可以任意取代的眼光,也就容易一直停留在不負責任的階段而無法成熟。

真正的父愛之源

地上的父親是有限的、有過犯的,也常帶給我們傷害的經驗。不過在基督信仰的經驗中,藉著耶穌基督降生成人的啟示,我們知道我們眾人還有一位天上的父親,祂是全然的公義慈悲,滿是憐憫慈愛,祂會擁抱倦鳥歸巢的浪子,並使子女重新得著力量,恢復尊嚴。
這是一位真正的父親,是每一位父親的父親,他們要由祂那裡學習做父親;也是眾人的父親,可以使眾人得到父愛的滿足。這是我們真正父愛的源頭,由祂那裡流出醫治,使我們得以圓滿。
---------------------
註釋

註1 當然這是個概略的說法,通常男性特質與女性特質都存在於男女兩性,只是顯著性不同,以下對此不再贅述。
註2 雖然本書有點美國味或好萊塢的感覺,但作者也數次解釋並未寫作的重點,所以只須適應一下即可。
註3 艾傑奇,《我心狂野》,校園書房,2004年,頁28。
註4 湯蓋瑞,《婚姻靈修學》,校園書房,2006年。
註5 葉光明,《夫父何求──從聖經認識神對為夫為父者的期待》,以琳出版,2005年,頁6-7。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56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