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五, 22 二月 2008
週六, 23 二月 2008 03:07

緬甸獨立紀念日

軍政府、全國民主聯盟與國際社會對獨立六十周年的緬甸各有期待。

楊昊 撰文
寫於2008年1月7日

在1月4日的淩晨四點二十八分,緬甸新首都內比都(Naypyidaw)一處緩緩升起了緬甸國旗。當天是緬甸掙脫殖民歷史,從英國人手中爭取主權的日子。到了2008年的今天,緬甸獨立已屆滿六十周年。獨立後的緬甸,儘管在政治上順利脫離被殖民時期的不平等對待,但今日的緬甸社會在外界眼中依舊是個被壓抑、充滿著不平等的封閉世界。在軍政府自1962年以來的獨裁統治下,緬甸人民始終沒有獲得更多的自由。大多數的緬國青年人對於國內社會、經濟與政治情勢,其實都傾向負面與悲觀的立場,甚至主張如果沒有自由,獨立又有什麼意義?

在獨立紀念日當天,執政的Than Shwe將軍發佈了一份聲明,其中不但沒有提到緬國國父翁山將軍,亦未提及去年發生的袈裟革命。Than Shwe只是再一次強調「戒律式民主」(disciplined democracy)對於緬國發展的重要,並再次強調軍政府將依循民主路徑圖帶領人民前進,其中,將透過公投來制訂一部屬于緬國的憲法,並逐步落實直選的理想。Than Shwe的聲明,道盡了軍政府希望永續統治的期待。

不過,發人深省的是,這種透過軍政的府威權式資源分配所規劃出的民主路徑圖,是否真能帶領緬甸朝向民主政治改革的目標發展?還是這份由軍政府所規劃的七階段路徑圖與新的憲法都將只是為了鞏固現況、強化軍政府統治地位的工具?如果軍政府真的願意推動更開明的政治改革,他們應該會更具包容心地容忍各種多元意見與勢力的存在,就不會在獨立紀念日前夕拘留部份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成員,拒絕他們參加應屬於緬甸全國人民的各種獨立紀念活動。

很明顯地,對於執政當局而言,任何有機會影響軍政府統治地位與政權正當性的行為,都將成為預先防範、重點掃蕩的對象。而全國民主聯盟長期推動民主改革、呼籲軍政府釋放的一千餘名政治犯的期待,更被視為是有關當局的眼中釘,因為釋放這些具有實質影響與煽動能力的政治犯,就好比縱虎歸山,只會打亂軍政府的統治佈局;而改革路線的爭論,更會直接危及軍政府的政權。

除了軍政府與全國民主聯盟,國際社會對於獨立六十周年的緬甸又有何期待?2008年1月3日,印度總理Manmohan Singh向緬國外長Nyan Win表示,希望緬甸能加速民主改革與國內和解,才能有助於緬國發展。在獨立紀念日當天,美國總統夫人蘿拉則再次公開抨擊軍政府的威權統治,批判獨裁政權無法帶領人民過更好的生活。2008年1月6日,即將前往泰國訪問的義大利籍歐盟特別代表Piero Fassino更是建議泰國與其他亞洲國家可以對緬甸施予正面的影響力,試圖協助緬國改善國內政經穩定情況。的確,從袈裟革命之後,各國對於緬甸的關切始終未曾停止,來自國際的期待總是希望能助緬甸一臂之力,改善人民生活。不過,這些國際層面的實際影響力始終受制於封閉的政治環境所限。

無論何種期待,對於獨立六十周年的緬甸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人民心裏對社會生活與國家未來的期許。如果執政當局無法真正給予緬甸人民更多的自由與更平等的對待,那麼各種在形式上慶祝國家獨立的紀念活動與慶典,都將生冷、殘酷地轉換成鞏固執政者獨裁統治、禁錮人民自由的儀式,從而喪失了原有的意義。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hao_004.jpg{/rokbox}
週六, 23 二月 2008 02:16

台灣的菲律賓研究

楊昊 撰文 Cerise 圖片

今天收到一位朋友寄給我的信,裡頭談到臺灣在菲律賓研究上的知識累積多有不足。

我仔細回想一下,似乎找不出臺灣在菲律賓學上有深入研究、全方位認識的新生代重要學者。於是我決定稍微yahoo了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出個所以然。

果然我打上關鍵字「菲律賓」與「政治」這兩個字,顯示出的結果為:全國博碩士論文(12);中文期刊篇目(1);大陸萬方期刊全文(67);學術網路資源(3,790);全國書目資訊網(12);數位典藏聯合目錄(2)。在博碩士論文中,最新的是2000年(可能還有新的我沒查到),但這本不是寫菲律賓本身,而是寫美國對菲外交政策。其中的十二篇論文,大多數都在1980-1990年代間完成。在期刊方面更是少了,只有顧老師一篇在2006年的亞太研究論壇裡的分析,相較之下,菲律賓的研究從陳鴻瑜老師與顧長永老師之後,似乎好像真的少了些可以延續的新生代研究人力。

打上「菲律賓」與「經濟」這兩個關鍵字,顯示的結果為:全國博碩士論文(3);中文期刊篇目(5);大陸萬方期刊全文(170);學術網路資源(6,609);全國書目資訊網(32);數位典藏聯合目錄(81)。在研究生的論文方面,真正談到菲國內部發展的大概只有1987年那本(當然,應該還有其他我沒查到的),在期刊方面有一些2002或2003的新文章,但都是屬於介紹性的或技術報告類的分析。

鍵入「菲律賓」與「社會」,結果呢?全國博碩士論文(4);中文期刊篇目(0);大陸萬方期刊全文(74);學術網路資源(5,820);全國書目資訊網(3);數位典藏聯合目錄(26)。這四篇博碩士論文中真正談到社會層面發展的,其實也不多,更不用說期刊了。

那麼,如果鍵入「菲律賓」與「安全」來搜尋,則結果更是恐怖:全國博碩士論文(0);中文期刊篇目(0);大陸萬方期刊全文(30);學術網路資源(3,936);全國書目資訊網(0);數位典藏聯合目錄(1)。最後,再鍵入「菲律賓」與「戰略」呢?結果一樣恐怖:全國博碩士論文(0);中文期刊篇目(0);大陸萬方期刊全文(28);學術網路資源(1,432);全國書目資訊網(0);數位典藏聯合目錄(0)。

很明顯地,儘管我們在每年一度的東南亞年會中,多少有幾篇研究菲律賓的分析產出,但真正化成碩博士論文或者轉換成期刊論文發表者,其實少之又少,甚至是極度匱乏的。這意味著臺灣的菲律賓研究應該已經到了某種瓶頸,新生代的學者能接手者或者有興趣進一步細探者實在不多。

這位在菲律賓求學的朋友的提醒,真的是當頭棒喝!的確,如果臺灣真的要獲得東南亞國家的認同,或者要在鄰近區域推動什麼重大策略以取得所謂的「外交進展」,若沒有好好花時間經營相關國家或鄰近區域的深入研究,至少得有基本的研究團隊固定引介資訊或知識,否則將很難說服鄰邦,讓他們願意交臺灣這個朋友。

儘管在我論文裡還是有著墨一些,但在未來有機會的話,我會嘗試著手經營菲律賓內政研究,希望能提供多一點有用的訊息與有意義的知識。當然,也希望這位朋友快快學成,無論要在菲國繼續研究,或者要回國服務,都將為新生代的東南亞研究社群帶來更多的活力!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hao_002.jpg{/rokbox}
週六, 23 二月 2008 02:03

閱讀蘇珊‧桑塔格

我在土星的標誌下來到這個世界──土星的行進最為緩慢,總是迂迴繞路、停滯延遲……
──Walter Benjamin

陳正菁 撰文

《在土星的光環下:蘇珊‧桑塔格紀念文選》
貝嶺、大衛‧瑞夫等
傾向出版社
2007年7月

土星的隱喻與想像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1933-2004)曾借用德國思想家班雅明的自述,寫了一篇評論文章〈在土星座下〉。這個關於土星的隱喻,顯然包含了桑塔格對於作家、知識份子、藝術家的理想想像,同時也透露出她自身作為一個文化書寫者的映像投射。
桑塔格的土星成份,從她的多重身分與龐雜興趣上或可窺見。她既是作家,又是導演;既是評論家,又是小說家;既是知識份子,又是狂熱的行動者;她的美學與政治立場時而偏左,時而偏右;我們甚至可以說──她既是美國人,又不是美國人!
除此之外,桑塔格距離土星的孤冷、遲緩、猶豫其實有點遠,她儼然是個早慧的文壇明星,有膽且有識,一旦你看過她、讀過她,幾乎很難將她從腦海的記憶裡移除。
這樣一個畢生以閱讀、書寫和創作為職志的靈魂,寫了無數足以改變歷史的睿智評論,也曾為和平反戰而身體力行,她的生命是無比強壯的;對於抨擊、批評和流言,桑塔格向來都勇敢面對,即便是疾病,她都能以書寫來對抗病毒。

書寫即展演‧閱讀即創作

桑塔格始終站在一個忠於自己良心的位置。無論她的左或右,其實都不是以歐陸或美國為核心座標,座標的基準其實是根據她自己的文化脈絡、道德價值所在。她在意的是成為一個對世界、對眾人有意義的知識份子。她關心舊時代發生過的歷史大事,也對當代正在開展、值得認識的對象感到好奇。
無庸置疑,她的寫作尺標是嚴苛的,她的評論觀點是犀利的,她的美學態度是絕不隨眾的。當然,最糟糕的一點是:她的文字是難讀的!
以出版於一九七七年的《論攝影》為例,幾乎多數的中文讀者都無法輕鬆跨越語言和翻譯的障礙,順利地進入她亟欲論述的現代攝影和影像文化的文字迷宮裡。當然更遑論一九六六年集結問世的石破天驚之作《反對闡釋》,書中所提出的種種新文化想像(如:一種文化和新感性,One Culture and New Sensibility)和前衛美學觀點,若非有藝術歷史和文化背景作為閱讀的基礎,根本無法從桑塔格的文章中找到任何的閱讀樂趣和思想意味。關於此點,確實是中文讀者的損失。在語言的遊戲裡,桑塔格找到她獨特的修辭和文法,任何字、詞、音韻的鋪排再現,都是思想的焠鍊;每一個遣辭用句,都包藏著神祕的象徵。
之於她,書寫和閱讀是完整一體的。亦即,形式就是內容,內容就是形式;書寫即是展演,閱讀即是創作。

華麗的紙上告別式

桑塔格讓人著迷的不僅是她的廣博學識和多樣才華,更由於她對書寫主題的挑剔。她寫猶太裔的冷門作家班雅明,寫流亡的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B. Brecht),寫法國新浪潮導演高達(Jean-Luc Godard);她寫攝影,寫行動藝術……諸此種種,遠非六○年代的美國大眾讀者所樂於消化的。很多時候,你不得不這麼想──桑塔格其實是尖酸刻薄的,她卯足了勁去刺痛那些坐在家中看電視的中產階級,對於沉浸在現代科技文明底下的現代人,她更是批評得毫不手軟。
無關乎她的文字多麼地疏離且生冷不忌,我們仍然有必要安靜下來,好好閱讀蘇珊‧桑塔格。
二○○四年桑塔格病逝於紐約,傾向出版社為紀念桑塔格所出版的《在土星的光環下:蘇珊‧桑塔格紀念文選》,終於讓中文讀者和這位傳說中的美麗才女有了近距離接觸。書中收錄多位桑塔格親近友人所寫的“Susan”(如中國流亡詩人貝嶺的追憶文章與多篇訪談)、兒子大衛眼中的母親,以及當代作家對桑塔格的致意書寫(如香港作家黃碧雲以你第二人稱所寫成的與桑塔格之文字對話)。即便全書宛如一場「桑塔格的告別式」,甚且不能以閱讀此書來替代閱讀桑塔格的其他任何一本著作,但從追溯作家的生存靈光開始,或許更容易走向她的文字思想,更願意耐心地閱讀這個「執迷的唯美主義者」偶爾略顯倨傲、賣弄的小眾文本。
終究,你非認識蘇珊‧桑塔格不可!她的辭世,讓那一年的結尾變得慎重,也讓魔羯座掌管的土星再次釋放熱能;從出生到死亡,桑塔格都承載著土星的磨練和庇佑。
此次中文選集的出版,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隨書附贈的桑塔格相本,珍藏了桑塔格重要時期的多幅照片,無論是知名攝影家如梅波索普(R. Mapplethorpe)、阿維東(R. Avedon)等人所拍攝的純美肖像,或是親密友人攝影家蕾波維茲(A. Leibovitz)鏡頭下的晚年桑塔格,都讓曾經對攝影拆解至深的「蘇珊‧桑塔格」(一個被形、音所建構的字詞)攤開在公眾的目光下,任自己成為一次大量複製再現的「寫真展覽」。
零八年的台北初春,我們仍然要閱讀蘇珊‧桑塔格。
不僅閱讀她的文字,還有她的影像;閱讀她的皺紋,以及她的髮絲。
Under the aura of Saturn!


【蘇珊‧桑塔格重要著作年表】

1963 恩人(The Benefactor);長篇小說
1966 反對闡釋(Against Interpretation);評論文集;上海譯文
1967 死亡之匣(Death Kit);長篇小說;南京譯林
1968 河內之行(Trip to Hanoi);專書
1969 激進意志的風格(Styles of Radical Will);評論文集;上海譯文
1969 食人族二重奏(Duet for Cannibals);電影劇本
1977 論攝影(On Photography);專書;唐山
1977 我等之輩(I, etcetera);短篇小說;探索
1978 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專書;大田
1980 在土星座下(Under the Sign of Saturn);評論文集;麥田
1988 愛滋病及其隱喻(AIDS and Its Metaphors);專書
1991 我們現在的生活方式(The Way We Live Now);短篇小說;上海譯文
1992 火山情人(The Volcano Lover);長篇小說;探索
1993 床上的愛麗絲(Alice in Bed);舞台劇本;唐山
2000 在美國(In America);長篇小說;時報
2001 重點所在(Where the Stress Falls);評論文集;上海譯文
2002 蘇珊‧桑塔格文選(Selected Writings);一方
2003 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專書;麥田
2007 在同一時空下(At the Same Time);評論與演講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henchengching_sontag.jpg{/rokbox}
週六, 23 二月 2008 01:56

在高雄,迎接全世界

隨著「2009世運在高雄」的到來,高雄市政府與市民已開始努力透過公部門、社區規劃師與社區之間的互動與資源整合,共同改善都市風貌,為城市注入新活力。

李禮君 撰文

聯合國預估,全球都市人口將於二○○八年八月首次超越鄉村。至二○三○年,城市將占全球總人口的三分之二。聯合國人類住居規畫署署長泰貝尤卡表示:「我們活在一個前所未見且無法逆轉的快速都市化時代。而城市中人口長成最快的區域是貧民窟。」
我們生活在都市裡。我們的生活不斷地塑造這個城市,這個城市的發展也同時塑造著我們。

城市典範正在轉移

看看當今的幾個世界大城:高樓大廈、各種快速的公共設施、漫無止境的城市發展與蔓延,其實它的背後隱藏了許多的問題,最嚴重的是自然資源在此被耗盡,因為都市要有更好的「發展」。所謂的「發展」其實隱藏著對自然資源的一種態度,意即「人定勝天」,人們可以用各種方式去利用無窮盡的自然資源。這樣的發展方式帶來很大的破壞,如洪水、旱災、天災等各種災變和危機,也反映出整個人類文明的危機。「永續城市」的觀念即是建構在整個人類文明危機的反省上,它代表人類必須對大自然更謙卑,必須找到對大自然更好、更謹慎、更有效的互動方法。
目前,我們正在經歷都市發展典範的轉移,這個典範尚未定型,各種不同的經驗正在被塑造。我們意識到一些城市美學正在發展,有一些新的技術、新的標準正在建構。城市發展的概念從過去大面積的開發,轉化為小規模的修正與設計。「參與」變得非常重要,例如文化資產的保存、地方經濟的活化、社區特色的發掘……在在影響著整體規劃的改變。過程中,人們意識到資源的有限,因此,如何進行合理而有效的利用,需要有一種新的整合、新的行動模式、新的效率。全新的民眾動員與生活實踐遂成為都市發展最重要的一環。
換言之,二十一世紀都市的發展已經不再追求土地面積的擴大,而是以一種高整合性的方式來思考,各種不同的族群、課題與需求等應該如何重新經營與整合。

從工業重鎮到生態城市

在永續發展的訴求下,國外的城市已經進行了很大的改變,台灣還沒有真正開始。例如高雄市原本是一個工業城市,長期以來,其城市空間以港口貿易、工業發展為基調,也創造了無數的就業機會。但隨著環保意識的抬頭、永續都市概念的興起,高雄市開始朝向一個生態城市的方向而努力。
在當前的永續思維下,高雄也面臨城市轉型的新挑戰,特別在追求永續發展的同時,一套市民參與城市空間治理的創新策略必須被提出,以因應城市轉型與未來發展的需要。
高雄,台灣的海洋首都,正面臨城市願景與價值重新創造的關鍵時刻。

期待國際賽會注入新活力

近年來,舉辦大型運動賽會是國際化大都市的重要指標。行政院體委會自二○○二年七月首度邀請國際世界運動總會(IWGA)會長Ron Froehlich來台訪問,經過兩年的努力,終於由高雄市取得二○○九年世界運動會(WORLD GAMES)的主辦權。預計將有三十四項非奧運的運動項目,吸引來自九十多個國家,約三千多名的選手匯聚在南台灣同台競技。
世運會雖然屬於一次性活動(one-time event),為期雖短,但卻會對主辦城市產生深遠的影響。城市本身也因為舉辦賽會所累積的基礎建設與公部門投資,為在地居民帶來長期的利益,並提升地主社區在國際的能見度。因此,很多大城市爭取舉辦各種國際賽事,其目的並不只在於活動本身,而是舉辦賽事所產生的後續效應。
隨著「2009世運在高雄」等各項措施及重大市政政策的推行,高雄市政府與市民已開始努力透過公部門、社區規劃師與社區之間的互動與資源整合,並透過社區營造、社區參與合作的方式共同改善都市風貌,為城市注入新活力。

城市轉型的關鍵時刻

在這樣的思考與行動背景下,「迎接2008社區新風貌國際城市論壇」於二月二十七日在高雄市舉辦,邀請到五位來自東京、高雄、巴黎、北京、新加坡專業領域人士分享各國際城市市民參與空間治理的經驗。另外,活躍於社區的里長、民意代表、社區發展協會代表、大專院校相關科系所、社區規劃師、建築師、民間團體及公部門業務單位也共同參與。此研討會不僅成為國際對話的平台,更在對話與交流激盪中,讓市民由下而上捲動城市進展,讓高雄的優勢與能量被世界看見。活動由高雄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委託,並由城市治理知識管理顧問(股)公司所規劃執行。
身為城市的一員,我們希望所居住的城市是一個能夠提供豐富體驗、接納多元差異,並能讓市民有機會實踐創意的城市。人類歷史上發生過許多次的經濟、社會的大轉型,我們現在也正處於這樣的時代!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ichun_kaohsiungandtheworld.jpg{/rokbox}
週六, 23 二月 2008 01:16

2008泰國政局隱憂

泰國歷經2007年12月23日的下議會選舉,主要政治勢力間能否推動和解工作,是否能順利籌組新政府並穩定國內文武關係,將牽動區域政治安全,成為東亞國家洞見觀瞻的焦點。

楊昊 撰文
寫於2008年1月18日
Chutiporn Chaitachawong 攝影
圖片提供網站www.sxc.hu

泰國政局浮動 軍文關係受矚目

在2006年12月曼谷發生軍事政變後,泰國政局的發展旋即成為影響東南亞區域綜合安全的關鍵變數。特別是歷經了2007年12月23日的下議會選舉,主要政治勢力間能否推動和解工作,是否能順利籌組新政府並穩定國內文武關係,都將牽動區域政治安全,成為東亞國家洞見觀瞻的焦點。為了要瞭解箇中轉折,本文擬進一步分析泰國政情的最新進展。

選舉爭議尚未落幕

泰國下議會大選的結果在選後兩天才正式公佈,與塔克辛保持密切關係的人民力量黨確定成為本次大選的贏家,共計取得國會480席中的233席,而獲得軍方支持的民主黨只拿到165席。儘管民力黨已經是新國會裡的最大黨,但因其所占席次未能過半,這使得該黨必須與其他小黨結盟以籌組聯合政府,才能穩定未來國會與內閣佈局。然而,截至目前為止,聯合政府的籌備工作多有延宕,一方面是因為泰皇皇姊甘拉雅妮公主在今年1月2日突然駕薨,全國進入為期十五日的治喪期,使得部份政治活動被迫暫停;不過,最主要原因還是來自於選舉委員會對部份選區投票結果的爭議判定,尚未明朗化。

對於後政變時期的泰國政局來說,本次國會民選意味著泰國已重返民主體制。不過,由於部份選區出現賄選爭議,使得選委會在1月初正式對83席已當選議員進行調查。這83席議員在黨籍分佈上有65席為民力黨,在選區分佈上尤以北部與東北部區域居多。也就是說,民力黨所贏得的233席扣掉有爭議的65席,目前僅確認有168席當選,這樣一來就與民主黨的168席(已被選委會認證159席)相去不遠。

國會穩定多數的雛形

按照民力黨黨魁沙瑪的規劃,以民力黨為首所建立的聯合政府,將包括最早允諾同盟的中庸民主黨(7席)、人民黨(5席)、泰同心國家發展黨(9席)等三個小黨,以及已默許但尚未公開表態加入的泰國黨(37席)與為國黨(24席)兩個中型勢力。理想而言,新的政治聯盟將包含315席,已足夠形塑下議會的穩定多數勢力。

然而,目前選委會陸續對當選議員開出的數張黃牌與紅牌,卻衝擊到民力黨的整體規劃——所謂的黃牌意味著當選議員將取消當選資格,但仍可以重新參選,而被開紅牌的準議員不但喪失當選資格,更將被取消重新參選的機會。選委會近日的決定已引起不少抗議事件,其日後對民力黨65席爭議席次的調查判定,不但攸關沙瑪是否能順利膺任泰國新總理一職,更直接影響泰國重返民主之途的順遂與否。近日甚至一度傳出,泰國黨黨魁馬德祥很有可能是沙瑪競爭新聯合政府中總理職位的一匹黑馬。其中種種不確定因素,使得近日的泰國政局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甚至更有人憂慮軍方的強硬態度是否將再度造成泰國國內的政治動盪,因而衝擊東協區域的安全情勢。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月8日早上,前總理塔克辛的夫人寶乍文由香港返國,儘管她一下飛機即被泰國警方逮捕至高等法院,但不久後亦順利交保。寶乍文的出現鼓舞了國內支持塔克辛勢力的士氣,更可能加速泰國黨與為國黨正式表態參與民力黨聯盟。儘管泰國新國會生態與新內閣佈局尚未明朗,但目前以民力黨籌組聯合政府的態勢卻是越見清晰。

以化解對立來穩定國內與區域的政治安全

綜觀本次大選,有兩項長期隱藏在泰國政局內的隱憂其實尚未化解。其一,儘管民主選舉展現了絕大多數人民的自由意志,有助於建立一個代表人民意願、更具正當合法性的新政府,但選舉結果卻再次呈現國內政治分歧對立的態勢。獲勝的民力黨深得北方與東北方農民的支持,而取得超過1/3席次的民主黨亦取得曼谷大部分中產階級的信任。這使得未來無論是沙瑪、馬德祥或者是民主黨的阿披實接任新總理,如果無法順利消解國內意識型態分歧與政治僵局,必然將影響泰國政經秩序的回穩進程,並削弱泰國在東協區域合作議程中的影響力。

另一項隱憂則是與選後文武關係是否穩定有關。民力黨的勝出展現泰國人民對於新政局的期待,同時亦宣告軍方欲透過政變徹底改革泰國政局的作法,已經不符人民所需。從大選前到選舉結果公佈之後,軍方始終密切關注選情政局的最新發展。尤其在民力黨獲勝後,從三軍司令到國防部高層官員大多希望近期的泰國政局能維持軍政互不干涉的原則,使得軍政雙方能在泰皇象徵領導下維繫一定程度的國內穩定與團結。很明顯地,軍方的確不希望即將浮上檯面的親塔克辛政權有機會調整或瓦解軍方的影響力,這也使得這場民主選舉終究無法消解雙方的對立態勢,甚至有可能持續深化文武之間的政治僵局。

如果民力黨有機會在國會內籌組穩定多數,獲得軍方支持的民主黨很有可能會被孤立。這股在國會內支持軍方勢力與親塔克辛勢力間的明顯消長,將賦予民力黨更多推動改革的正當性。對於目前仍握有實權的泰國軍方而言,首要之務除了得認知到堅持軍政互不干涉原則的薄弱基礎與政治難處外,更需謹慎、務實地與即將成立的聯合政府共謀和解。對於泰國而言,對內,文武關係的尷尬困局,不但無益國內政治社會的穩定發展,真正受到影響的還是平民百姓的經濟生活;一旦泰國政治對立狀況持續惡化,對外,必然成為影響東南亞安全與區域穩定的一大隱憂。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hao_107.jpg{/rokbox}
週六, 23 二月 2008 01:04

2007東協四十週年回顧

綜觀2007年東協的發展,緬甸是維繫區域穩定的一大關鍵。

楊昊 撰文 皇家攝影
寫於2008年2月7日

去年是東協成立四十周年的紀念。在這四十年裡,東協合作的腳步越來越快,十國合作的範圍也越來越廣。回顧2007年東南亞區域的整體發展,東協在一年內開了兩次的高峰會,輪值主席也由原本的菲律賓移交給新加坡。在年底的新加坡高峰會上,東協更通過了這個區域組織的首部憲章。這項制訂法制基礎的舉措,對於整個區域合作的發展來說,具有增強合作制度化程度的象徵意涵。

儘管在四十周年的今天,東協所落實的各種合作計畫有助於帶動各個國家的經濟與社會發展,同時也有助於穩定區域的政治安全;但2007年的東南亞區域,無論是泰國南部穆斯林社群的動盪、泰國與菲律賓國內的軍文緊張關係、以及緬甸問題等,這都意味著東協尚有許多未完成的急迫工作,仍待推動。

在去年所發生的幾項重要的域內動盪中,尤以緬甸的袈裟革命引起全球性的矚目,而緬甸更成為2007年觀察東協政經局勢的關鍵所在。事實上,從去年初的菲律賓高峰會開始,外界因為東協憲章的正當性問題而不斷質疑緬甸在東協的地位,大力抨擊緬甸軍政府未能落實政治改革,未能加速政治民主化的拖延行徑。在炮口一致的前提下,以西方國家為首的域外勢力更是要求緬甸釋放國內政治犯,並期望能加速社會和解的進程。尤其在袈裟革命爆發後,緬甸政府對示威僧侶與群眾的武裝鎮壓,更引起國際社會的大肆撻伐。

大概在2007年11月之後,緬甸議題逐漸從國際媒體的頭版消失,但這種全球關注的退燒現象並不代表緬甸問題已然解決。直到2008年2月初,美國仍在向緬甸施壓,希望能促使其推動政治改革。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目前亦有還有1850名政治犯,其中包括了去年11月監禁的96名犯人,這徹底說明了緬甸政府依舊獨斷獨行。

緬甸是東協的成員,也是東協不願割捨的一員。在歷經去年的緬甸危機後,儘管東協不願承認緬國是西方世界口中的「黑羊」(害群之馬),但各國還是得面對緬甸軍政府不願放棄獨裁統治的尷尬現實。東協對緬國的策略是以包容跟交往並行,期望透過密切交往將緬甸納入區域經濟發展進程內,力求帶動緬國社會經濟發展,以促其政治改革。也因為如此,各國在年底仍是讓作文東協大家庭一份子的緬甸順利完成東協憲章的簽署工作。

依現勢推估,東協在未來依舊將以同樣的策略來經營對緬關係。對於外界而言,這種外交策略往往被視為是以拖待變的消極主張,更會大幅降低西方國家對緬甸政改的信心,同時亦消磨外界對東協推動區域穩定、穩定區域和平的耐心。如果東協為了確保區域團結而堅守目前的對緬政策,那麼其對外當務之急必須一方面化解西方國家的憂慮,另一方面積極與鄰強合作,以實質催化並監督緬國政改與經改的落實。對內,東協亦需在各項共同體計畫中,務實地設計出強化緬甸交往與參與國際的計畫,如此才能有效降低緬甸問題對東協區域整合的衝擊,進而確保整體區域的最大利益。
--------------------------
什麼是東協?
東協就是東南亞國協(ASEAN)的簡稱,目前共有十個會員國成員(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印尼、新加坡、汶萊、越南、緬甸、寮國、柬埔寨),其擁有重要的地理位置、豐富的資源,加上幅員與人口的龐大,已經逐漸成為一個極具影響力的區域性整合組織,也是亞洲最緊密的區域經貿組織,總GDP大約是六千一百億美元,年貿易總額達七千億美元,成為各國極力爭取合作與結盟的目標。
隨著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中國於1996年成為東協全面對話夥伴,與日本、韓國一樣通過東協「10+3會議」與東協成員國進行共同協商,稱為「東協加三」。2007年八月,東協經濟部長會議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會後宣布2013年前將完成與六大主要貿易對手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
(資料來源:Wikipedia維基百科、APEC能源國際合作資訊網http://apecenergy.tier.org.tw、《經濟日報》96年8月27日報導。)
-----------------
楊昊的部落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hao_001.jpg{/rokbox}
週六, 23 二月 2008 00:31

政治學者不是歷史學者

楊昊 撰文
寫於2007年1月18日

Political scientist are not historians(政治學者並不是歷史學者)...是 Colin Elman與Miriam Fendius Elman兩位ASU政治系的年輕學者,就國際關係研究與國際史研究途徑及關切的差異,所落下的註腳。這段話,其實還有下文"..., nor should they are(或者說,政治學者也「不該」被視為歷史學者)"(2001: 35)。這短短的四個字,甚至比前一句的主張更加強烈、也更具批判意味。

在探討這句話的實質內涵前,或許,我們可以仔細想想英國政治哲學家Thomas Hobbes的著作與論述,以藉此理解政治學者的思考邏輯。眾所皆知地,Hobbes在1651年出版的The Leviathan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著作。相較之下,很少有人會知道,在他尚未出版The Leviathan之前,他是第一位將希臘版的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帶入英語世界的譯者。

對於Hobbes而言,戰爭的紀錄與史實的敘述,讓他瞭解人類世界的現實與殘酷。在The Leviathan一書中,他極力開始主張政府作為維繫穩定秩序的絕對權威之重要性。Hobbes認為,人類自然狀態中,因恃強凌弱而產生的各種暴力與戰爭,都將危及人類的生命安全。為了確保自身的安全,人們將權力透過社會契約授予足以統領社會、確保秩序的國家,以脫離自然社會的混亂狀態,從而讓人們所構成的社會,能夠進入在主權國家確保下的秩序與穩定的狀態。

Hobbes對國家起源的分析,立基在強而有力的簡單假設與推論基礎之上。儘管後世政治學知識社群將Hobbes定位成政治哲學的代表人物,但類似的概念化(conceptualization)過程,儼然成為後世「政治科學」(political science)知識體系建立的重要依據。

尤其在國際關係領域中,這種將微觀層次的個體需求與個體抉擇,反映在國際社會與國家生存的實際狀況中,並進行行為類比與預測的主張,其實可以從現實主義學派(realist school,包括結構現實主義)的基本假設中一窺究竟。無論是Hans Morgenthau或者是Kenneth N. Waltz,現實主義者大多堅信Hobbes所謂的自然狀態,將會是導致人類社會莫名悲劇的關鍵因素。據此假設所建立的後續推論、演繹甚至是批評,其實一再強化國際關係「理論化」(theorizing)過程在相關研究中的關鍵地位。就此,大部分的國際關係研究均期望透過理論主張的建立、或者是基本變數(variables)的界定、變數關係的釐清,以推導出一系列足以解釋(explain)大部分事實(facts)、或者預測(prescribe)特定國際現象未來走勢的分析架構。

國際關係學科領域對於理論角色的重視,其實只是政治科學長期關切理論研究的縮影。幾乎大部份政治學者所關切的是,如何從一系列模式化的行為或事實發展中,整理出最關鍵的因素,並建立起精簡(parsimonious)的模型(無論是statistical或者是formal),來解釋在特定範疇中最為複雜的現象。 就此而論,在手法上,「理論」的引導角色成為了整個政治科學(特別是國際關係)知識體系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相較於政治科學的特殊學科關切,以及政治學者在研究過程中對於理論的高度重視。歷史學者則有截然不同的期待。歷史學者強調的是對各個事件(events)的瞭解、對於整體現象的描述、以及對於時序演進的精準掌握。他們的貢獻在於反映現實,以更中立、更全面的角度來重塑歷史的原貌。類似的關切,基本上與政治學者有一定程度的出入。至於理論的角色、定位以及功能,對於歷史學者而言,他們認為只是某些特定的學者用來觀察現象或解釋事實發展的「一個」觀點,只能反映出特定學者的世界觀(worldviews),甚至,在極端的理論思維下將呈現出偏狹與事實不符的論述主張。

或許,Elman & Elman在"Political scientists are not historians, nor should they be"這句話裡所要表達的,其實是對現今政治學研究社群有更多的期待以及更多的提醒,而非對某些不願被實證主義(positivist)教條所箝制的政治學者給予無止盡的苛責、也不是在道德上批評歷史學研究的不是。個人以為,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其實只是希望現今的政治學者能清楚瞭解自己的學科定位,並且在眾所認定的研究責任上有所堅持。

如果一位國際關係學者宣稱自己在政治科學的思維邏輯下從事相關歷史分析,但在通篇研究成果上只反映出雜亂、無系統的敘述性歷史資料堆砌;類似的文獻非但將會無益於社會「科學」的知識累積,更加無助於我們對真實世界的瞭解。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hao_006.jpg{/rokbox}
週五, 22 二月 2008 19:26

大選後的兩岸定律

近來台灣持續低溫,台北冬雨下不停,春寒料峭。全球的極端氣候影響大陸更為劇烈,長江流域降起大雪,積雪壓垮屋頂,雪災癱瘓交通。寒冬後,春天的陽光將永恆照耀嗎?

魏明德 撰文

台灣總統大選陷入纏鬥,中國長江流域面對突如其來的雪災。冬天對兩岸來說都是煎熬,每個人心中悄悄地等待春天的到來,期待多一點和煦,多一點暖意…
春天好,因為春天總會到。春天惱,因為春天總會走。春天後面,說不定取代冬雪的是夏天的颱風。對人類來說,沒有什麼是能真正事先掌握的,不論和平或戰亂,不論擁有或危機,不論強勢或弱勢…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但我們陷於時事的紛擾,但我們善於遺忘。我們以為自己永遠勝利,我們忘了成功將被瞬間翻轉;暴風雪使我們想到世界末日,不過春日的陽光將恆久地照耀嗎?
從選舉到風雪,台灣與中國大陸若要平安渡過這個冬天,必須相互學習,就從學習謙卑開始。中國大陸日漸崛起,但是天然資源大量消失,社會上人與人的連結越來越弱,貪污與缺乏效率拖累政府的效能,社會與地理差距越來越大。台灣的民主制度無法發展反省文化、公共辯論,媒體每日轟炸。物價上漲,公司倒閉,全球經濟倒退無異雪上加霜。台灣找不到八○年代與九○年代四小龍的飛行光環…
弔詭的是,如果雙方都警覺自己的弱點,兩方的對話將變得較為通暢。兩岸加深對立只會使得雙方更加脆弱。台灣的政治與社會模式應當能給中國大陸許多啟示,中國大陸應當承認開展社會與文化辯論勢在必行。相反地,台灣應當承認自身的民主發展需要改進。而管理天然資源、革新經濟模式是兩岸當前共同的挑戰。意識到這些問題,比相互貶低、攻擊來得有意義。
不論誰當總統,三月大選之後,相信兩岸關係應當進入春天般的和緩期,但我們不能過於樂觀,夏雷有時比冬雪來得嚴酷。世界經濟倒著走,污染而不永續的經濟模式已經窮途末路,兩邊的社會創傷有待平撫:兩岸需要謹慎、謙卑、耐心等候,一起建立兩岸互動的新模式。讓我們承接冬雪,迎向春天,勇於面對問題的所在!
---------------------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noit_hiveretprintemps.jpg{/rokbox}
週五, 22 二月 2008 19:14

顯微鏡與廣角鏡

從1962年到1990年,二十七年,南非總統曼德拉坐牢的時光。《再見曼德拉》呈現一位白人獄警的轉變,以及南非從種族隔離到族群和解的轉折。

比利.奧古斯都(Bille August)
《再見曼德拉》(Goodbye Bafana)
2007年
佳映娛樂發行

中間人與獄中人

中間人,獄警桂格里(James Gregory)是中間人。他被南非總統指定看守曼德拉,他被曼德拉指定為看守自己的人。時間,時間在友誼中流動,它在等待人心轉換,它在等待呼吸自由。
電影中切出約二十年的時間,橫跨種族隔離,種族對立與暴動,以至於歡迎曼德拉出獄。影片《再見曼德拉》改編自桂格里寫的同名原著,他之所以被指定看守曼德拉,是因為他懂得曼德拉的語言科薩語,他懂兒時玩伴的文化。
獄中黑囚受羞辱。獄中人個個被剝奪自由,被剝光,以至於剝奪尊嚴。他們被虐待,任由人宰制。文明社會的野蠻行為無所不能。
桂格里並沒有加深仇恨。他先是仇視曼德拉,拿曼德拉家人的剪報放進牢房中羞辱他。接著,曼德拉的兒子出車禍,他因為曼德拉的失落,開始與曼德拉對話,了解他,找出他撰寫的《自由憲章》,進而幫助他。他只是對種種欺負行為默默無語。

微小與極大的牽動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看這部電影?
因為時間。時間分秒過,又似十年一步。電影中同時呈現微小的轉變與重大的轉變,就像看時光沙漏,就像桂格里的變化。
因為空間。並不是外界無限寬廣,牢房無限幽暗。也許相反,黑暗的牢房隱藏磅礡,寬廣的街道無比封閉。
因為人。曼德拉不限於黑牢,人人平等的民主思潮漸漸流淌到街道上;桂格里陷於苦惱,他想參與歷史,他不想當曼德拉的專屬獄警,他需要安全地。
人逐漸在異己的空間穿透,開放逐漸超越封閉,南非邁向民主的里程碑。
導演的眼就像同時拿顯微鏡與廣角鏡敘述整個故事。

台灣社會需要橋樑

回想台灣社會若要進步,同樣必須讓不同的人在異己的空間穿越。畢恆達曾說:「若失去了包容、對異己的尊重以及向異己學習的機會,那麼社會進步的可能性在哪裡?」(註)
多希望在微小與極大之間,在高山部落與高樓之間,在乾淨的空間與遊民之間,在理論與行動之間,在富者與弱勢者之間,能多一些中間人搭起橋樑。中間人是有感覺能力的人,中間人是縫合斷裂的人,中間人是你和我。

--------------------------------------

請參見畢恆達著,《空間就是權力》,心靈工坊,2001年。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laire_goodbyebafana.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34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