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六, 07 十月 2006
週日, 08 十月 2006 06:33

嘉義竹林中的女巫

過了梅山鎮,選一條隱沒在大路旁的小徑上山,在遼闊的竹林邊緣,陡峭的巨岩壁上,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公廟,算得上是台灣最小、最默默無名的一座。岩石下,有一洞穴,不為附近居民所知。很久以前,很長一段時間,有一個女巫隱居在這洞穴中。這名女巫已經很老很老了,少說也有五百歲。

與土地公為伴

女巫取周遭風景顏色現身。她的頭髮就像沿著樹幹垂下的藤蔓,膚色灰土如泥,長袍青翠,難與綠竹分辨。因此,當她在濃密幽森的竹林中穿梭遊蕩之時,竟從來沒有人察覺。倘若有人碰巧遇上女巫,也必定感到為難,無法跟她交談:因為她的語言無人能懂。她是某個部落的唯一傳人,這個部落早已消失,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她還年輕,才剛過一百歲。女巫的部落遭另一部族殲滅,些許族人僥倖存活,卻沒能支撐多久。墾山的人群日漸增多,久居下來,將大片山林變更成了一望無際的茶園。
話雖如此,女巫卻並不寂寞。那座小土地公廟,現今差不多荒廢了,然而當初墾山的人們挖鑿岩壁,尊設神像,那時,女巫早在岩洞裡伏居多年。日子久了,她也逐漸習慣小廟所祭祀的那尊小老頭。每天深夜,她都蹲坐神像前,對他傾訴:平時白天裡她看見村裡的人做些什麼活動,她對昔日部落的種種回憶,以及導致部落消逝的主要大事,零星的故事,幾段小曲,還有從翠竹與野蕈那裡聽來的奇聞軼事。土地公似乎很瞭解女巫,也不覺得她礙事。土地公並不多話,偶爾卻也會低聲吟哦,表示贊同;有時還用台灣話或用女巫的語言講幾句(學起語言,神明要比人類快得多了),不時點點頭。其實啊,他們倆簡直就有點兒像一對老夫婦。

孤寂話語守護亡魂


在此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女巫曾有另一個同伴,那是一頭優雅溫柔的雌鹿。有一天,鹿死了,被一個墾山的人開槍擊斃。女巫並未因此而暴戾凶殘,也沒有尋求報復。然而,從那時起,她變得比以前更孤僻,絕不再讓任何人發現其蹤影。或許也就在那個時候,她領悟出自己為什麼是不死之身,雖然她唯一的心願就是早日離開人世,與逝去的族人們團聚。原來,這個世界需要一個人來守護死者:以往隱居山林的男女,今日已永訣,必須有個人走遍森林,召喚他們的靈魂,還要用字語訴說,在黑夜時迴響。那些話語就像牲肉,可供亡者一頓饗宴。話似乎只能從孤寂的口中說出,如此才夠有重量、有價值。那頭雌鹿似乎注定要人被奪走。至於土地公可不算在內,土地公不是生命,是尊神明,而且是一尊愛打瞌睡的小神。

有緣的雙眼

一天晚上,女巫蹲踞小廟中,喃喃訴說她那些故事。土地公顯得比平常還更昏昏欲睡。突然,女巫驚跳起來。泥地上出現了一圈亮光,不同於滿月的光暈,且正爬上她的臉頰,輕柔撫摸。她抬起頭望向這道光的源頭:一枝手電筒,後面躲著一雙眼睛,酷似她那頭鹿的眼睛。還有一張跟雌鹿一模一樣倒三角形小臉。剎那間,女巫豁然頓悟。她咧嘴微笑了起來。光炬照映著她的笑容,照亮她那沒有牙齒,空洞深黑的嘴。

都市人「芳」迷失在竹林

芳卻不瞭解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沒有關係。什麼叫瞭解?誰又想瞭解?她用手電筒的光亮輕撫女巫泥色的皮膚,呈現蘆葦與水波色的長袍,以及如藤蔓般乾枯的長髮。她小心翼翼,不讓亮光照射到蹲在地上那人幾乎了無生氣的眼睛。芳不知道在她面前這人是誰。反正,她也早已弄不清楚,自己為何持著手電筒,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出現。幾個月之前,她抵達台灣,口袋裡裝著一紙合約,前往台北市高級住宅區的一家幼稚園教英文。這會兒,她利用第一次休假,造訪台灣的深山野村。越遙遠、幽深,越偏僻越好……芳甚至不期望能遇上什麼驚奇。她來到的不是一個充滿異國情調的天堂夢土。永和,她選擇居住在那塊市郊,那裡不知名的陰霾暗天非常合她的意。她只想迷失,在陌生的語言,無名的村鎮,還有既濃鬱又好客的重重山巒中。芳沒有任何盤算,任何尋求,任何期待。她做著一個夢,那夢境將她與語言無人能懂的老女巫日漸拉進。
芳來自一個長期飽受戰火摧殘的亞洲國家。在她年約四,五歲時,整個國家陷入兵荒馬亂,她跟著一位姑姑逃亡,一起到了美國。芳完全不懂她祖國的語言,然而,對於成長、求學與工作之地──愛荷華州,她也同樣一無所知。從小,她便活在一個可怕的黑暗夢境中。她所不認識的親人們在惡夢與絕望中消失,從未有人回來告訴她什麼。但她彷彿曾經歷一切。芳在那樣一個夢境中長大,取得學位,工作謀生。而在今晚這個夢裡,她照亮一張形如槁木死灰的臉孔。但比起那從小即纏繞著她的惡夢,這個夢卻顯得甜柔,叫她安心,更接近真實。她從台北搭乘巴士,途中換了兩次車,也不管究竟駛向何方。最後,她在某個終點站下車,隨性選了一條路,走上一截山路,彎入一道小徑。她打著手電筒,步行了兩個小時,小徑的盡頭是這間荒廢了的土地廟。

撫慰亡靈的繼承人

女巫知道芳為何在此出現。她知道為什麼芳有著和那頭被槍殺的雌鹿一般的眼睛,同樣的瓜子臉。她輕輕站起身,比了個手勢。芳隨她到了神壇後面。女巫移開堵住洞口的石頭。芳跟著女巫走進洞內,四處打量了一下,按照女巫的指示,在一張竹床上坐下。當女巫離開洞穴,並用石頭把洞口重新堵起來時,芳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她在草蓆上躺下,安詳地睡去,這一次,終於不再為任何夢境困擾。
女巫順著竹林往山上爬,直到巨岩頂端,可俯瞰河流之處。隔日天光初亮之際,她已與族人團聚。她知道,那位年輕的女孩將接替她,對山林訴說,撫慰亡靈。是的,女孩將呢喃祈禱,為逝去的女巫及其族人,也悼念她自小即離開的家鄉亡魂。她將永遠駐留在那隱密的石洞中,終日遊蕩餘遼闊的竹林。直到有一天,或許,會有另一個女孩出現,長著圓圓亮亮的大眼睛,倒三角形的瓜子臉,想起那頭中彈身亡的雌鹿。

【人籟論辨月刊第6期,2004年6月】
週日, 08 十月 2006 06:31

嘉义竹林中的女巫

过了梅山镇,选一条隐没在大路旁的小径上山,在辽阔的竹林边缘,陡峭的巨岩壁上,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公庙,算得上是台湾最小、最默默无名的一座。岩石下,有一洞穴,不为附近居民所知。很久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有一个女巫隐居在这洞穴中。这名女巫已经很老很老了,少说也有五百岁。

与土地公为伴

女巫取周遭风景颜色现身。她的头发就像沿著树干垂下的藤蔓,肤色灰土如泥,长袍青翠,难与绿竹分辨。因此,当她在浓密幽森的竹林中穿梭游荡之时,竟从来没有人察觉。倘若有人碰巧遇上女巫,也必定感到为难,无法跟她交谈:因为她的语言无人能懂。她是某个部落的唯一传人,这个部落早已消失,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她还年轻,才刚过一百岁。女巫的部落遭另一部族歼灭,些许族人侥幸存活,却没能支撑多久。垦山的人群日渐增多,久居下来,将大片山林变更成了一望无际的茶园。
话虽如此,女巫却并不寂寞。那座小土地公庙,现今差不多荒废了,然而当初垦山的人们挖凿岩壁,尊设神像,那时,女巫早在岩洞里伏居多年。日子久了,她也逐渐习惯小庙所祭祀的那尊小老头。每天深夜,她都蹲坐神像前,对他倾诉:平时白天里她看见村里的人做些什么活动,她对昔日部落的种种回忆,以及导致部落消逝的主要大事,零星的故事,几段小曲,还有从翠竹与野蕈那里听来的奇闻轶事。土地公似乎很了解女巫,也不觉得她碍事。土地公并不多话,偶尔却也会低声吟哦,表示赞同;有时还用台湾话或用女巫的语言讲几句(学起语言,神明要比人类快得多了),不时点点头。其实啊,他们俩简直就有点儿像一对老夫妇。

孤寂话语守护亡魂

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女巫曾有另一个同伴,那是一头优雅温柔的雌鹿。有一天,鹿死了,被一个垦山的人开枪击毙。女巫并未因此而暴戾凶残,也没有寻求报复。然而,从那时起,她变得比以前更孤僻,绝不再让任何人发现其踪影。或许也就在那个时候,她领悟出自己为什么是不死之身,虽然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早日离开人世,与逝去的族人们团聚。原来,这个世界需要一个人来守护死者:以往隐居山林的男女,今日已永诀,必须有个人走遍森林,召唤他们的灵魂,还要用字语诉说,在黑夜时回响。那些话语就像牲肉,可供亡者一顿飨宴。话似乎只能从孤寂的口中说出,如此才够有重量、有价值。那头雌鹿似乎注定要人被夺走。至于土地公可不算在内,土地公不是生命,是尊神明,而且是一尊爱打瞌睡的小神。

有缘的双眼

一天晚上,女巫蹲踞小庙中,喃喃诉说她那些故事。土地公显得比平常还更昏昏欲睡。突然,女巫惊跳起来。泥地上出现了一圈亮光,不同于满月的光晕,且正爬上她的脸颊,轻柔抚摸。她抬起头望向这道光的源头:一枝手电筒,后面躲著一双眼睛,酷似她那头鹿的眼睛。还有一张跟雌鹿一模一样倒三角形小脸。刹那间,女巫豁然顿悟。她咧嘴微笑了起来。光炬照映著她的笑容,照亮她那没有牙齿,空洞深黑的嘴。

都市人「芳」迷失在竹林

芳却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没有关系。什么叫了解?谁又想了解?她用手电筒的光亮轻抚女巫泥色的皮肤,呈现芦苇与水波色的长袍,以及如藤蔓般乾枯的长发。她小心翼翼,不让亮光照射到蹲在地上那人几乎了无生气的眼睛。芳不知道在她面前这人是谁。反正,她也早已弄不清楚,自己为何持著手电筒,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出现。几个月之前,她抵达台湾,口袋里装著一纸合约,前往台北市高级住宅区的一家幼稚园教英文。这会儿,她利用第一次休假,造访台湾的深山野村。越遥远、幽深,越偏僻越好……芳甚至不期望能遇上什么惊奇。她来到的不是一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天堂梦土。永和,她选择居住在那块市郊,那里不知名的阴霾暗天非常合她的意。她只想迷失,在陌生的语言,无名的村镇,还有既浓郁又好客的重重山峦中。芳没有任何盘算,任何寻求,任何期待。她做著一个梦,那梦境将她与语言无人能懂的老女巫日渐拉进。
芳来自一个长期饱受战火摧残的亚洲国家。在她年约四,五岁时,整个国家陷入兵荒马乱,她跟著一位姑姑逃亡,一起到了美国。芳完全不懂她祖国的语言,然而,对于成长、求学与工作之地──爱荷华州,她也同样一无所知。从小,她便活在一个可怕的黑暗梦境中。她所不认识的亲人们在恶梦与绝望中消失,从未有人回来告诉她什么。但她彷佛曾经历一切。芳在那样一个梦境中长大,取得学位,工作谋生。而在今晚这个梦里,她照亮一张形如槁木死灰的脸孔。但比起那从小即缠绕著她的恶梦,这个梦却显得甜柔,叫她安心,更接近真实。她从台北搭乘巴士,途中换了两次车,也不管究竟驶向何方。最后,她在某个终点站下车,随性选了一条路,走上一截山路,弯入一道小径。她打著手电筒,步行了两个小时,小径的尽头是这间荒废了的土地庙。

抚慰亡灵的继承人

女巫知道芳为何在此出现。她知道为什么芳有著和那头被枪杀的雌鹿一般的眼睛,同样的瓜子脸。她轻轻站起身,比了个手势。芳随她到了神坛后面。女巫移开堵住洞口的石头。芳跟著女巫走进洞内,四处打量了一下,按照女巫的指示,在一张竹床上坐下。当女巫离开洞穴,并用石头把洞口重新堵起来时,芳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她在草席上躺下,安详地睡去,这一次,终于不再为任何梦境困扰。
女巫顺著竹林往山上爬,直到巨岩顶端,可俯瞰河流之处。隔日天光初亮之际,她已与族人团聚。她知道,那位年轻的女孩将接替她,对山林诉说,抚慰亡灵。是的,女孩将呢喃祈祷,为逝去的女巫及其族人,也悼念她自小即离开的家乡亡魂。她将永远驻留在那隐密的石洞中,终日游荡馀辽阔的竹林。直到有一天,或许,会有另一个女孩出现,长著圆圆亮亮的大眼睛,倒三角形的瓜子脸,想起那头中弹身亡的雌鹿。

【人籁论辨月刊第6期,2004年6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_lunelune_cs.jpg{/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6:18

婉湘的世界

--婉湘的雕塑--

常常一个人安静地触摸泥土
好奇窥探每一丝变动的情愫
喜欢人体的单纯
喜欢人体的复杂
喜欢窥探
面孔背后内心的容貌

不知不觉地
形体和形体之间
有了一种沟通
那是人性纯真的召唤吧

意识空间里
情感随著不同材质流露
刚硬与柔软
彼此相待
生命与生命有了对话

--婉湘的铁塑--

自然的心
如同孩子一样单纯
有时候
心里自然浮现影像
我闭起眼
伸出手
触摸身旁的形物
没有声音
只有
枯木 石膏 水泥
游戏在生活的意味里

【婉湘写于2006年11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_w027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035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4468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4471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17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21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32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42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65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h62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IMG44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66_cs.jpg{/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6:13

婉湘的世界

--婉湘的雕塑--

常常一個人安靜地觸摸泥土
好奇窺探每一絲變動的情愫
喜歡人體的單純
喜歡人體的複雜
喜歡窺探
面孔背後內心的容貌

不知不覺地
形體和形體之間
有了一種溝通
那是人性純真的召喚吧

意識空間裡
情感隨著不同材質流露
剛硬與柔軟
彼此相待
生命與生命有了對話

--婉湘的鐵塑--

自然的心
如同孩子一樣單純
有時候
心裡自然浮現影像
我閉起眼
伸出手
觸摸身旁的形物
沒有聲音
只有
枯木 石膏 水泥
遊戲在生活的意味裡

【婉湘寫於2006年11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w027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035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4468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4471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17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21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32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42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65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DSCN8166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h62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wIMG44_ct.jpg{/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5:33

当你静静穿越林中路

一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世界级指挥家,
原是一个顽劣叛逆、眼神流露恨意与不安的孤独少年。

克里斯多福·巴哈提耶(Christophe Barratier)
《放牛班的春天》(Les Choristes)
法国,2004。

海面闪烁著冰冷的光,帷幕大楼反射日光、海光,法国指挥家皮耶·蒙翰居(Pierre Morhange)身在美国国旗飘扬的某座高楼上。白发的他现在是世界级的指挥家,位在众人金字塔的顶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他才知道他忙忘了,他忘了一位自认人生不得志的老师的指导…

大人的三重遗弃

时空转回法国一九四九年的冬日。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法国,多数的孩童失去了在沙场作战的父亲,母亲也可能失寻;即使父母健在,家长必须面对日常生活的各种难关,教育往往是被忽略的一环。导演巴哈提耶在一次访谈中,表达了对这个年代的看法。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导演呈现一群少年在「池塘底辅育院」(Fond de l’Etang)艰困的成长过程。这群少年多数是大战后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再加上行为偏差,被社会弃于不顾而辗转来到此地。而此地的哈善主任(Rachin)视这些孩子如同仇敌,认为他们无可救药,动辄关入禁闭室,严守「犯错,处罚」不问原由的管理方式。因此,这群孩子可说是遭遇到人生中的三重遗弃。

恐怖的辅育院

这群少年的命运,因马修老师(Clément Mathieu)的到来而改观。马修老师,在人生路上并不得意,孑然一身,尚未成家,上了年纪仍到处当代课老师,没有稳定的工作与社会地位。当他冬日来到「池塘底辅育院」的大门口时,他独自站在门外,面对著门内的氤氲袅袅,树影幢幢:阴郁的幽光似乎预告了这一块空间的封闭、深沈、不可知,同时也反映了马修老师忐忑不安的心境。
「池塘底辅育院」的每个空间似乎都令人窒息、剑拔弩张,动辄赔上性命。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战火仍在师生之间燃烧,蒙翰居是榜上有名的坏学生(被称为天使脸孔,魔鬼心肠):主任恶意的处罚,阴暗的禁闭室,学生设下的报复陷阱,似乎每个角落都弥漫著师生即将相残的紧张气氛。

柔美的希望歌声

在人生希望的尽头,如池塘底无人闻问的绝望谷,马修老师运用智力,驯服这群被贴上标签的学生,意外发现了这群少年的歌唱天赋,并把蒙翰居调教为优越的男高音。马修老师的指导,激发、善诱、挖掘了学生的歌唱才能,使得学生无处发泄的能量找到升华的管道。他们的歌声中,我们听到与这个铜墙铁壁的死寂空间,对比著美丽的诗句,其中有风、有梦、有彩虹:

轻柔地抚摸著海洋╱轻盈的海鸟伫立在╱被海水侵蚀的小岛岩石上╱在灰暗晨曦破晓时分╱寻找奔向彩虹的道路╱发现生命的春天╱和浩瀚大海的宁静
夏日美丽的好时光╱让阴霾一扫而空
夏日的曙光╱让美梦成真
喔╱夜晚╱将带给╱大地╱神秘的╱寂静魔法
夜晚╱黑暗陪伴著你╱如此轻柔的和音╱从唱出希望的声音里╱你的力量如此伟大╱将一切转为美梦

睡莲开放的风采

孩子们的歌声是如此纯净、优雅、圣洁、谐和、感人、天真,让人无法想及原先的抵抗、顽劣、乖张、恶意、瞠目、危险、冷漠。当这些孩子开口唱歌的时候,他们的歌声超越了空间的限制,似乎可以达到云端。这不禁让我们想及污泥中一朵朵含苞直挺而出的睡莲,在水面上恣意开放。这些孩子的心境,又像是教室里直立在黑板旁的教材:一具骷髅──徒具枯骨而无形体与元神,而马修老师正为学生添加了血肉和气息,学生因而找到了自己的面容。尤其是负责独唱的男高音莫翰居:原本叛逆、反抗的莫翰居脸上写满了晦暗、不安、孤傲;歌唱中的莫翰居却是充满了喜悦、柔美、自信,他的脸上逐渐展现光采,找到立足天地之间的面貌与笑意。

由阴郁到暖阳

学生脸上逐渐由冰冷转到光采,而导演在整体上光线的运用也是「由阴郁转为温暖」。整个大环境的色调,由冬日转为春阳、夏日的暑光。每个孩子像一个小太阳,对著大环境洒下的阳光高歌。大环境的暖光映照著孩子们的笑靥,孩子们脸上的光采也为大环境增添欢乐。只有马修老师,总是维持著原有的步调与心情。他对莫翰居的母亲虽心存爱意,但未开口即收口;后因故被辞,离开辅育院。而对于本业音乐课,他却是一个忠于志业的尽责老师。马修老师继续他到处教书的生涯,而莫翰居却因为老师的指点,开始攻读里昂音乐学院,走向成功之路。

当你静静穿越林中路

《放牛班的春天》这部影片会打动对填鸭教育感觉特别敏锐的人。在影片一开始及结束时,都有车子静静开过林中路。在这样看似平凡却安静的时刻,开车的人才能去感受林中的变化,阳光洒下的感觉,以及光影投射在身上的方式。同样的,过去的点点滴滴不禁会慢慢爬上心头,就像进入观者心田的音乐及歌声,似乎也就在这个时刻响起。剧中孩子们唱出的希望歌声有如魔法,短暂而永恒,在耳旁回响不已,深深陪伴车中人的心以及观者的眼睛。

【人籁论辨月刊第16期,2005年5月】

【本文图片由金革科技提供】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horistes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horistes_01_cs.jpg{/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4:55

開光

在黑暗裡開光
才看黑暗之光
從光裡探黑暗
從黑暗中見光

開光才覺黑暗
開光才觀全光
開光才知吾心
開光才入大海

黎明在我心中
全光打開雙眼
子夜歌誦新明
每天如新開光

-------------------------------------
笨篤 詩 梁准 攝影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light.jpg|}media/articles/AhZhun_01.swf{/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4:51

Opening the eye

In Chinese, "Opening the eye (of a Buddha)" refers to the consecration of a statue in a temple. These pictures taken by Liang Zhun, a Guangdong-born artist based in Sichuan, who covers Tibetan regions since the beginnings of the ’90s, may help us to "open the eye" - awakening us to the mystery of a world bathed in an ever-nascent ligh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Ima_MG_2021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IMAfeyui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IMAfleuve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IMAjiuzai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IMAturquoise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IMPtibett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MAchamp_en.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MG_0956_en.jpg{/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3:56

聯合國的昔日與未來

【蔣之英 譯】

自1945年成立以來,聯合國對今日世界的造就貢獻非凡。僅管飽受多方批評,但不可否認的是,它在國際間的對話曾扮演重要的角色。六十年後的今天,它的使命已和當初有明顯的不同。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組織呢?
今天,「聯合國」一詞已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殊不知當初它是在極艱難的情況下成立的。聯合國的創始,源於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構想。這個名稱於1942年1月1日,在聯合國宣言中問世。宣言中,二十六個國家承諾聯合作戰,繼續共同抵抗德國和日本,並為世界和平的工作開始準備的工作。當時,羅斯福即明確表示:「我們不要犯下,等到戰爭結束後,才開始重建和平的錯誤。」
隨後,五十個國家的代表,於1945年4月25日至6月26日,在舊金山召開會議,以擬定聯合國憲章,並於會議結束前——6月26日——,由這五十個國家的代表們簽署此憲章 (波蘭是後來才簽署此一憲章的國家,但她還是被視同為聯合國五十一個創始國之一)。最後,在中國、美國、法國、英國、蘇聯和大多數憲章簽署國的認可下,聯合國於該年10月24日正式成立。

羅斯福創建聯合國的淵源與經過

羅斯福曾參與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在凡爾賽召開的會議,同時也目睹「國際聯盟」組織的失敗。因此,他極力推動一個足以保障世界和平的國際組織。首先,他必須一一說服對此一計劃不是很熱衷的友邦國家;之後,他特地前往葉爾他 (Yalta),當時的葉爾他即將成為東西兩大陣營勢力不均的犧牲者——羅斯福的耶爾他之行的目的之一,與說服各友邦國支持聯合國的成立不無關係。為著這一護衛和平組織的創建,羅斯福勞心勞力,直到過世之前,他都一直密切注意在三藩市進行的聯合國大會的籌備工作。不幸,他於大會開幕前十三天,與世長辭。
幸好,羅斯福的繼承人杜魯門非常熱衷且支持羅斯福的夢想。是他核准了美國代表的人選;是他自始至終在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對許多棘手的問題取得共識;也是他密切地監督聯合國一切工作的流程。如果今天聯合國憲章的簽署對我們來說已成一既定的事實,當初各項的協商 (有850個代表參與) 都不是那麼的順利,甚而引發了一些悲劇,這些悲劇都經過各國值得取信的記者——高達 250位——報導過 。
在眾多困難中,其中就包括了蘇聯代表出席的問題:當初史達林是希望蘇聯16個聯邦,都能在聯合國各占一個席次;幾度斡旋之後,最後他接受除了蘇聯以外,僅有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在聯合國擁有席次。另外在多次的討論之後,波蘭和阿根廷方被納入聯合國的創始國。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則涉及否決權的使用範圍:否決權的使用僅限於五個常任安全理事國 (美國、蘇聯、中國、英國、法國),當時其他小國就已經反對否決權的理念,在這種情況之下,蘇聯不但希望否決權適用於對事務的決策擁有最後決定權,甚至還希望它適用於對一個專案是否進行討論擁有決定權……到了最後關頭,我們現今擁有的聯合國體制,才為個各國所接受。

聯合國體制的演變

往往,在聯合國討論各方案之前,許多困難已接踵而至,有時甚至還有衝突發生;雖然如此,它已成為一個促進國際合作、且具持久性與彈性的媒介。但是,當初它創立的原則,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即已被淘汰:一開始,聯合國建立的主要宗旨是避免戰爭,以確保世界和平;這個理念其實主要是為了聯合處於戰爭狀態中的同盟國家,共同抵抗德國和日本;也就是說,這個目標完全是為了促進五個常任安全理事國之間的合作而制定的。然而,自從1948年柏林被封瑣之後,同盟國竟慘陷困境;那些數年前參加在三藩市召開的聯合國籌備會的代表們,難以預料核子武器將大大改變人類的歷史……聯合國憲章想要催生的是一個限武的系統,世人以為卸除武裝的世界即將到來;然而,戰後我們看到的是史前未有的軍備追逐戰。
其次,另一個歷史的演變,賦予了聯合國另一個意義,即是:殖民地的獨立。當時,各界一致認為,殖民地的解放可以有效地防止各地武力的衝突,而聯合國最初的宗旨就是預防武力衝突,因此眾多殖民地獨立的方案,在各殖民地經濟社會發展的迫使之下,使聯合國搖身一變,成為一個「世界國會」。之後,聯合國的確幫助國際間看清貧窮和衝突之間的關係。我們可以用教宗保祿七世的一句話,給七○年代的這個需要及歷史演變做一個總結:┌ (經濟社會的) 發展是和平的新名稱。┘從這個時期開始,加入聯合國的會員國高達192個國家,各國經濟和政治的多樣性,是任何一個意識形態無法含括的。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歷年來,聯合國成了一個學習討論、談判、取得協議的最佳場所。它藉著協助解決各地區的危機——否則,這些危機極有可能釀成不幸的後果——,降低了東西兩大陣營的緊張局勢。

聯合國需要改造嗎?

近六十年來時代的演變,使得1945年成立的這個組織,出現了逐漸落伍的趨勢。九○年代初,世人曾一度以為東西兩大陣營對立的結束,將可使聯合國得以施展憲章所賦予它的角色,可惜一切都太晚了:當時世界的許多強國,並未加入常任安全理事會;再者,美國也不再注重國際間多邊的合作,而只注重單方的行動;此外,許多新掘起的問題 (如:恐怖主義的猖狂、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製造、宗教文化的衝突、經濟市場的全球化、某些前殖民地國家的無政府狀態及貪污腐敗……),在聯合國現有的法律體制下,皆難以處理。
那麼,是不是我們不再需要聯合國了?恰恰相反。自古至今,國家與國家、社會與社會、文化與文化之間的對話,從沒有像今天如此的迫切。這麼說來,是聯合國需改革了?在什麼基礎上改革呢?首先要避免的是,一個過於理想化的態度:要接受聯合國無法立即變成一個完全民主的機構、或變成世界各民族的國會殿堂。它的首要任務應該是,促進國際間——由尤其是那些有能力造就明日世界的國家之間——達成協議。另外,即便要改革憲章,要接受不能完全排除軍事介入的可能性;但是,憲章應該清楚地規定,軍事介入必須在維護各國家權利的前提之下。換言之,聯合國不在追求一個理想世界,而志力於如何藉由實際合作的途徑,避免戰爭、解決貧窮、自然環境、流行性疾病…等問題 。
今天,聯合國最緊急的任務之一則是,再次面對限武的問題。1945年時的措施,沒有成功地預防武器的追逐戰;今天,我們擁有的武器與六十年前相比,更具殺傷力、靭性更大、隱藏度更高、操作方式也更簡便。因此,如何制定新的法規、新的檢控體制,以預防武器所帶來的危險,如何加強國際間的合作,應是聯合國最迫切的工作。羅斯福當初的理念,仍適用於今日:一旦危機出現時,必須藉著國家之間的認識、接觸及合作,來遇預防衝突的釀成。但是,在秉承先人遺教之餘,也不應該忘記這幾十年來歷史給我們的教訓:預防衝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彼此為合理的經濟政策及頻繁的文化交流,共同努力。聯合國一方面必須在近期目標內,顧及這些目前急待解決的問題;一方面必須在遠期目標內,做好迎接時代各種挑戰的準備工作。

【人籟論辨月刊第7期,2006年7-8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UnitedNations_ct.jpg{/rokbox}
週日, 08 十月 2006 03:52

和平教育與和平心理學

【孟蒂教授主講 傅春敏整理】

西元二○○○年四月,和平教育與和平心理學學術研討會在台灣利氏學社與四川社會科學院合作籌辦下,選定四川都江堰舉行。該研討會專程邀請菲律賓馬尼拉Ateneo大學的孟蒂(Montiel)教授主持,與會討論人士計有法國學者魏明德,漢學家暨政治觀察家,台灣利氏學社主任;教育學專家查有梁,四川省社會科學院人才所教授;敖德昌先生來自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外事處;畫家李金遠現任教於四川師範大學藝術學院;藏學專家任新建,爲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民族研究院的李景女士,從事少數民族現代化的研究;李遠國教授,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從事教育管理工作,現任成都市鹽道街中學的校長王爾華;頗具影響力的兒童美術教育工作者徐家林先生,以及專致兒童教育有成的英文教師傅春敏小姐。

來自菲律賓的孟蒂(Montiel)教授長期從事該主題的學術研究,同時密切關注社會工作的脈動。孟教授推動菲律賓的民主發展與和平進程冒險,同時也爲中南非、美國與亞洲間的學術交流合作,做出努力與貢獻。每一個社會與文化在其文明的進程都要面對一樣的衝突,上述的經驗是豐富而寶貴的。我們要瞭解全東南亞的經驗,以發揮我們的潜力,創造和平。

孟蒂教授的報告:

我獲得社會心理學的博士學位,迄今已在馬尼拉Ateneo大學執教二十五年。和平心理學是我的主要研究領域。和平心理學的主要研究,在於洞悉構成衝突暴力與建構和平的主客觀因素。我所教授的課程為:和平心理學、衝突的解决與研究方法。我的研究計劃包括以下五個方面:

一、在菲律賓戰亂狀况下締造和平的計劃。
二、在軍事政變後的談判局勢。
三、社會衝突之後的社會諒解。
四、戰亂之後的政治創傷及復原。
五、如何面對有關過去的集體回憶。

國際間有許多心理學家關注於此,我們彼此形成網路,主要贊助者爲國際心理學聯盟。我們之中有男有女,來自不同的國家:北愛爾蘭、印度、日本、美國、瑞典、挪威、俄羅斯、南非、菲律賓、哥斯大黎加等。我希望未來能有中國的參與。我們兩年舉行一次會議,發表論文,進行交流和研究。明年的會議將在菲律賓舉行,由我任教的馬尼拉大學來主持。
有關和平教育的研究主要來自西方,菲律賓已經起步,但仍然缺乏有系統的文獻記錄。現在,我們將進入和平教育的主題。

一、如何將和平教育引入學校制度

和平教育是一種創造性的活動,它不是個人的行為,而要通過一個制度去開展,學校教育體制是實踐和平教育的主要陣地。教師應在管教學生的過程中為其注入和平的理念,在面臨衝突的時候,有意識地訓練學生成爲調解人,做爲衝突的第三方,對立關係的仲介,來幫助化解衝突。
「調解」一詞源出於中國。幾千年前,在人們聚居的社區中,會有一個德高望衆的人,在社區內發生糾紛時充當調解人。在學校裏,衝突也時有發生,學生與學生,學生與教師,教師與家長,教師與行政人員等,都有可能産生摩擦,就要一些調解計劃來解决,在西方一些學校,會設置一個專門的行政職位,做調解員。就學生而言,受歡迎的是同齡人調解計劃。我曾經在校園中實踐同齡人調解計劃,具體操作辦法是從學生中選出一些人,參加三十分鐘的集中訓練,之後繼續實施督導,使之成爲調解人。篩選的過程很重要,學生和老師都要參加投票。由學生選出的代表通常是比較有威信的令人信服的人,然後要教他們如何做調解工作,告知一套需要遵循的規範。例如,在衝突發生之後,若要向調解人陳述事實時,可以進行人身攻擊,但是同一個時間只能有一個人講話,然後雙方重述對方的陳述以確定敘事的真相。
參與這一課程的學生從十歲的小學生到大學生都有。在某些小學由學生輪流來做,值日學生將帶上臂章,巡視糾紛幷進行調解。有的學校也設置衝突調解中心,這樣的機構通過舉辦各種活動,融入校園文化,而發揮作用。舉例來說,中心成員透過角色扮演,讓學生瞭解衝突是怎樣發生和操作的;有時透過玩游戲,讓學生自己扮做調解人;也有透過藝術創作的方式,例如提供四格漫畫的前三幅,反映事件發生的過程,由學生自己來完成第四格,找出解決辦法,並分析其後果,讓學生明白什麽樣的行爲會導致衝突的激化,怎樣的方式會帶來和平。另外,也可以透過製作宣傳海報,開展競賽活動。總之,通過這些教育方式,我們力求讓衝突的調解不是一個理論結構,而是真實生活的一個部分。

二、解決衝突的訓練

衝突的解决應該納入學校的課程設計。在菲律賓,小學階段已有類似的課程,稱為社會研究,而在大學或研究所裡,則以衝突解决的課目介紹給學生。在許多國家,修這門課的學生不僅上課,還要進行社區實踐。例如,在哈佛的社會心理學家就有一套獨特的授課方式,他們請到巴勒斯坦,以色列的政界官員在校開會。這些人並不是真正的領袖級的人物,這涉及到外交禮節,他們請到的是一些高級助手。主修衝突解决這門課的研究生們幫忙兩者之間的對話。七十年代起他們實施這種教學,當初來到哈佛課堂上的人,現在正坐在談判桌上。
在菲律賓,我會讓學生自己選定衝突事件,做分析和解釋,尋求衝突的解决之道。例如男女同工不同酬,社區爲缺水的問題與政府之間的協調,或者婚姻中的衝突。在課程設計上包含以下的內容:瞭解衝突的本質,將其轉化爲正面的事件;如何與敵方溝通;如何對待憤怒;如何形成合作而不是對抗。通常,憤怒涉及個人心理經驗以及周圍的社會氣氛與情調。比如今天,一個人對一件事發脾氣,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勾起他過去某些不愉快的回憶。另外,要讓學生學習如何去肯定和欣賞對方所做的努力,要讓他們知道在作出判斷之前,每個人都會心存偏見。在菲律賓南部,常常有回教徒與基督教徒之間的武裝衝突。有些學校設法讓衝突雙方的兒童在一起,表達對對方的看法,使孩子們意識到偏見的存在。以上所述都可以融入一門課程之中。
文化具有多樣性,不同文化背景之下的人會有不同的行爲方式,這些行爲方式幷無好壞之分,但如果缺乏溝通,不瞭解對方的背景,就會產生一些錯誤的判斷,並造成誤解和衝突。舉例來說,在亞洲,講話時直視人的眼睛被認爲很凶,有攻擊性;但是在美國,如果講話時不看著別人的眼睛,就會被認為不禮貌。
再談到有關人與人之間距離感的問題。在南美、義大利或是西班牙,人們習慣於保持距離上的親密,但這種親近在北美社會往往令人感到不快。我第一次到美國,在密西根洲搭乘公共汽車。菲律賓的公共汽車非常擁擠,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很近。當我很自然地坐到一個美國人的旁邊時,鄰座的人很不滿意地起身離開了,坐到一個較遠的單獨位子上去了。如果我們能增進對彼此的瞭解,就可以更好地减少雙方的衝突。

解決衝突的重點是社會和解

社會和解包括當事人的主觀態度和社會客觀條件,如經濟條件等。社會和解的課程,結合了不同年齡和不同社會政治經濟環境的學習者,衝突並不僅限於兩個人之間,如夫妻、父子等,另外有一些衝突發生於不同的團體之間。很多人為的衝突是因爲人屬於不同的團體而産生的。比如在菲律賓,回教徒與基督教徒之間的衝突持續不斷,相互綁架對方的兒童,這並不是源自對個別兒童的憎惡,只因爲彼此屬於不同的團體。團體之間的關係所受到的傷害,不能只就現狀來分析原因,也要追溯歷史。克羅埃西亞人與塞爾維亞人的對抗應追溯到一千四百年前的仇殺,而北愛爾蘭與英國的對抗則源自幾百年前發生的馬鈴薯饑荒。團體之間的衝突往往自有歷史因素。除了個人、團體之外,第三種衝突在於國家之間,這通常與國際局勢有關。
解决衝突的原則有十一條,其中有的適合於解决個人與個人之間的衝突,有的適合於解决團體或國家之間的衝突。衝突發生時應先確定衝突的性質及衝突雙方的利益關係。如下圖所示:衝突發生會導致四種不同的結果:一、AB雙方都受傷害;二、A獲利,B受損;三、 A受損,B獲利; 四、AB雙方都獲利。請諸位回憶一下自己的經驗中,衝突發生之後,結果是其中哪一種?
一個人也許四種結果都曾經歷。在市場上,買賣雙方協調價格的過程就是爭取一個有利與雙方的雙贏結果的努力。民族衝突中也包涵類似的情况:少數民族團體在漢族地區進行貿易活動,有時會發生衝突,甚至形成突發聚集,結果往往取决於政府與群體之間達成的處理方案。
一般來說,有三種調解途徑,一是國家機關介入調節;二是社會團體之間,比如商會等,參與調解;第三是私人之間的溝通和協調。每一種衝突都有各自的來龍去脉,衝突調解應首先弄清楚衝突的性質,創造一個維護雙方利益的解决辦法。

第一、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儘管作爲衝突的當事人,你會怒氣衝衝,但仍要考慮暴力的起因,後果和替代方案。只有瞭解衝突的原因,才可以控制自己的憤怒,否則就會被憤怒所控制。人在生氣的時候,判斷力會被扭曲,所以不要在這時作出草率的决定。
第二、面對衝突,而不是逃避。逃避的方式有多種,包括否認、壓抑、放棄主見,盲從於他人的意見,把怒氣合理化,拖延衝突的解决,在雙方深入溝通之前草率解决這個衝突。南非國民大會黨在曼德拉當選總統之後組成專門機構,讓黑人受害人陳訴所遭受的迫害。當問及是否原諒過去的一切時,他們得到的回答是:政府無法幫助,這一切需要時間來化解。侵害方若立即要求原諒,會使正義無法被伸張,逃避也於事無補,無法消除積怨與憤怒。但有一些衝突倒寧願逃避它淡忘它,不要去執著面對。例如那些很快會消失,不會造成永久傷痛的,或則是那些根本無法解决,或自己注定是要輸的衝突。
第三、我們要把利益和立場區別開。立場相對的雙方未見得是利益相對的。比如一對兄妹分一個橘子,彼此立場相對。但妹妹要這只橘子是爲了用橘子皮做個燈籠,哥哥想吃橘子肉,兩人的利益幷不衝突。以衝突發生時,要看清各自利益所在,才可以尋求解决之道。以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在加沙地區爭議爲例,巴勒斯坦以定都耶路撒冷做爲民族自决的象徵,而以色列則是出於國防安全的顧慮。化解僵局的關鍵在於怎樣解决雙方不同的需要。
第四、有一個原則是在重視自己的利益所在的同時,應尊重對方的利益所在。通常兩個衝突團體中一個團體勢力較强大時,也許是因爲歷史,也許是因爲習慣,弱勢一方會尊重强勢一方的利益。要達成雙贏的解决衝突,雙方都應充分考慮和尊重弱勢一方的利益。
第五、衝突雙方一起探討雙方利益所在,一起尋求解决之道。找到雙方共同的利益,才可尋求真正有利雙方的結果。
第六、當衝突發生時,應用精確方式來將其定義成一種行爲,不要擴大到人生哲學層面的差異與對峙上去。一開始就將衝突局限在特定時間地點範圍內,不要模糊界限,不要擴大到孰優孰劣的爭論上去。通過限定衝突來建立互信是解決大規模衝突時不可或缺的一步。互信是指雙方都知道對方同時也會考慮到我的利益,這樣才能在談判中更加深入議題,把衝突事件從阻礙變成溝通的橋梁。這一步需要創造,需要集思廣益,以獲得雙贏的局面。巴以和談正進入一個思維風暴的階段[BRAIN STORM SECTION],這一階段的觀點無所謂對錯,雙方可先提出來,稍後作整理,篩選可行的計劃。雖然雙方還未最終達成雙贏的解决方案,至少在决策過程可以逐步達成一些共識。
第七、這裡談的是關於如何與對手溝通。理解對方的意思,並讓對方也瞭解自己的意願,這需要技巧。當我與他人發生衝突之後,面對對方的怨憤之詞,我可以去複訴他的話語,問他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同時,要在情緒上形成溝通的暗示,讓對方知道你瞭解他,至少試圖正確地瞭解他。這樣做比較容易獲得信任。在情緒激烈時,溝通的工作可以由第三者來完成。
第八、我們要隨時提醒自己可能心懷偏頗,其形式可能表現爲誤解,誤判和刻板印象。誤解指衝突發生時,我們會不自覺得選擇有利於自己的事實,而忽略其他的事實。團體衝突中偏見發生時,兩個團體會對相同的衝突有不同的說法。要解決這樣的衝突,應首先有雙方重建真實的歷史。共同撰寫歷史的計劃在許多國家已在進行,例如在日本與美國之間,北愛爾蘭與英國之間,還有巴爾幹地區等。誤判産生於錯誤歸因,認爲對方是性本惡,自己的作爲都是受環境迫使。在衝突之中,對手被說成是魔鬼,被加諸了一切缺點,「我方」則擁有一切好的特質,於是「我們」就有理由驅逐或消滅對方,做爲暴力尋求藉口。刻板印象可以望文生義,指的是不去想象可能的變化。以上所述都是偏見的形式。
第九、我們必須培養技巧,以對付强勢團體。這一技巧有三個關鍵字:FERN,堅定,FAIR公正,FRIENDLY友善。堅定要作到面對恐嚇,陰謀不畏懼;公正意味著要堅守道德原則;友善則指與對方合作的意向。
第十、要認識自己,瞭解過去經驗中自己在面對衝突時會采取怎樣的模式,瞭解自己的性格和特質。下面我用六個問題來促成個人對自己和社會對衝突的反映,請回想半年之內你所經歷的衝突事件,衝突的本質和解决之道。一條綫段的兩端是兩種極端的態度,請你根據以下六個方面來判定自己在綫段上的位置,以瞭解自己的行爲方式。
1、逃避 ------------------------------ 積極介入
2、軟弱,顧及他人感受 ------- 强悍
3、嚴格堅持原則 ---------------- 有彈性,無原則
4、重理性 ------------------------- 重感性
5、擴大衝突 ---------------------- 淡化衝突
6、疏於陳述,獨自承受 ------ 外向,樂於向他人陳述

教室裡的教學風格

我想倡導一種教學法,適合於任何科目。這使和平教育的主題又回到教育體制中。首先,我們應鼓勵學生互助、合作的學習方式,而非競爭。組織團隊合作,獎勵團體。獎勵個人易形成個人與其他人的競爭,給雙方造成不快和壓抑,我們可以在課堂上把學生分組,對回答問題最多的一組給予獎勵。也可以改革考試方式,讓學生參加個別考試得來的成績占總評成績的六成,而把學生與自己的朋友分組協作,再考一次得來的成績占總評成績的四成,這樣有助於將個人與互助式學習相結合。其次,教師可以針對課目,提出建設性的爭議,由學生討論,先選擇立場,表示反對的成一組,贊成的爲另一組。或是把意見一致的人組合在一起,相互解釋各人的判斷背景,聽者應重述對方的陳述,最後列出清單,看哪些方面是達成一致的,哪些方面是還未取得共識的。

社會環境

衝突解決不僅限於學校,也可能在家庭裡,在校外的一切生活中。父母或社區管理員都應接收訓練,引導青少年以正面的方式解決衝突。和平教育是一個嶄新的領域,在許多方面都有待實踐。這個主題在此不深入討論。

有關和平教育的討論


兩代人的溝通
孟蒂教授:理解親子關係要看的不僅是孩子的發展階段,父母親也自有其發展階段。每個人都會經歷不同的發展時期。有些人的經歷順利,有些人的發展遇到較多的麻煩。兒童到青少年轉型時期是麻煩最多的時期,青少年是一個尷尬的階段,同時父母也從青壯年轉入中年。兒童進入青少年就脫離原來的軌道,進入一個自己的軌道,形成自己的獨立生活空間,不再以父母的意志爲中心。有如一個行星逐漸成熟爲一顆恒星,這個星球一方面在自己努力創造自己的道路,一方面承受著父母對之發生的引力作用。這一階段父母的關懷應從呵護陪伴轉爲支援贊同,但這對雙方來講都是不容易的。我們唯一能做的是接受這個事實,瞭解孩子關心的利益,調整自己的立場。青少年最關心的是一個獨立自主的空間和父母的肯定。用愛的教育,用肯定的方式强化他們好的行爲。

教育應關注對青少年抉擇能力的培養

孟蒂教授:在某些社會制度,文化環境中,人的關係比較垂直。某些人會爲別人做决定。有兩種可行之法:其一是在學校或社區管理人員中開展教育,轉變觀念,培養孩子解决問題的能力。泰國國王是宗教領袖,可以說服結集不滿的學生。完全靠一個人來解决紛爭,優點在於符合文化傳統,有效率;缺點在於這個人必須是被公衆認可的,享有極高的聲譽,同時對個人而言,他必須不斷干預各種紛爭,負擔過重。方法之二是讓每個人都發揮潜力。首先,要尊重這個權力結構,當個人被納入其中,就會獲得更多的獨立空間。

教育應在一個整體環境中進行

查有梁:學校,家庭,社會所進行的教育是相互作用,有機聯繫的。家庭,學校中形成和平關係相對容易,但社會就複雜得多。通常解决衝突的辦法有兩種:以暴制暴與和平之道。學校中給予學生單方面的和平教育,孩子在步入社會時將深感不適。主張和平運動的金恩博士也死於暴力暗殺。學校教材因爲一些需要而不能正確面對歷史,有意製造偏見。這也許不是單純技巧可以解决的。教授對此有什麽建議?

孟蒂教授:這也是我自己面對的問題。您指出和平教育被孤立考慮,沒有與環境相結合,在家庭學校可以實現和平教育,但社會的暴力現象很容易摧毀教育的成果。有些人認爲只要在自身生活中去實踐和平就好了。我認爲因爲個人總是生活在社會群體中,和平應當上升爲一個社會理想。

您剛才提到社會暴力,其概念和緣起都來自東方。亞洲在進行民主轉型的時候是以什麽方式來進行,有關研究涵蓋東帝汶、菲律賓、緬甸等國家。我們的研究只在菲律賓有一些成果。我們應首先瞭解當地的政治現實。菲律賓的領導人奮鬥了十四年,脫離獨裁者馬可仕的統治。我們首先凝聚著一批有共同目標的人,這些人有决心,願意爲之犧牲。這些領導人務實而有崇高的靈魂,他們的行動是集體的决定,由一小群人决策。但這樣的决策方式未必總能成功,有時甚至會形成災難。菲律賓實施戒嚴法的時候,我常常與學生一起參加遊行。活動之前,我們會聚集,商討行動方案,如何在遭遇暴力時以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抵抗。在一次游行之前,我告訴學生如果警方有暴力行爲,一定不還手,也不要跑掉,要立即坐下來。當看到一個同伴被警察抓住時,我不由得尖叫,拔腿要跑。當我被同伴拉住,鎮靜下來,才發現人人都已坐下,只有我要逃跑。
亞洲的未來是一個和平的未來,但不是個人的,是集體的,是與真實的世界相融和的。

身教之需

王爾華:現在,中國爲二十一世紀的教育發展方向提出了四大目標:學會做人,學會做事,學會學習,學會共處。今天教授所講的正涉及學會共處這一步,於學校教育提出了許多指導。但學校教育不能太理想化,現在影視文化的影響勢不可擋。學生一面在校學習和平相處,一面目睹社會中的暴力侵害。學校在開展和平教育同時,也應加强自我保護的教育。

傅春敏:教育是一個全社會的責任,學校僅是其中的一個專職部門。學校常常抱怨社會不良影響對學校教育成果的破壞。其實,這反映出學校教育的脆弱。包括所謂二十一世紀教育發展目標,都體現出一種學校教育的孤立。要教學生學會做人,意思是他們還不是人。這是一個非常不公平的前提。要教他們學會做事,學會學習,學會共處,教育者的潜意識裏否定了學生會做事,學習和與人共處。他們遭受否定也許僅僅因爲他們做人,做事,學習,與人相處的方式幷不完全符合學校的理想法則。人之為人並不在於他是否接受過學校教育的洗禮。在入校之前他們已接受了整個世界的啓蒙,並受到它持續的影響。學校的教育理想多少有點孤芳自賞。被學校置於對立面的社會是一個爲成年人所控制的世界。我們爲他們創造什麽樣的世界,他們就學到什麽。也就是說我們想要他們學什麽,我們就應當親身去樹立什麽樣榜樣,而不是給他們一些文字和語言的模式,一些說教,一些理想。

孟蒂教授:的確,成年人的行爲是孩子模仿的物件。有一個真實的事例。在一次以小學生爲研究物件的實驗中,以隨機的方式將學生分成兩組,幷加入成人參加活動。第一組的成年人教導孩子要行爲友善,但成年人之間彼此凶狠相對。另外一組的成年人則不講課,但彼此友好相處。一段時間之後觀察孩子在游戲活動中的表現,第一組的孩子彼此相惡,第二組的孩子則彼此相善。

無論於成人還是小孩,身教甚於言教。言教身教若有落差,人們最終只關注你的身教。前殖民地國家的教育就存在很多問題,殖民國强加給殖民地區學生的教學內容難以被接受。

如何學習參與社會生活

孟蒂教授:人要具備競爭力,但不一定要有暴力。如何在競爭與和平之間達到平衡,這需要創造,是一門藝術。首先要瞭解個人的利益,所屬團體的利益,看是否可以達成一致。我如今關注共同利益,幷力圖使之擴大。在我任教的大學,曾經周圍發生搶劫。我們與周圍的企業聯合,雇用警衛,共同加强治安,把我們的利益聯繫在一起。當然有些暴力問題很難解决,甚至無法解決。

懲罰與教育

魏明德:查教授和王副校長在談及非暴力教育時,好象比較悲觀,似乎覺得不太可能做到。這是因爲我們總在想找到一個萬能的解决。我們可以做一些預防的工作,進行和平教育。技巧與工具不同。我們可以教孩子技巧,引導其發揮能力。通過教育成人,讓他們瞭解個人與團體的關係,强調《位元格》的概念不是孤立的,而是與社會相關的人。在面對暴力無計可施的時候,人們傾向於以暴制暴。美國的司法正向嚴刑重法的方向發展。現有二百萬人在獄中。甚至一個人因偷了三支巧克力被判十六年監禁,因爲他偷的是特大號的。人們不相信其改過自新的能力,所以能罰多久就罰多久。怎樣的懲罰是可接受的,並有教育意義的?

孟蒂教授:糾正一個人的行爲應當依賴教育而不是懲罰。懲罰收效很快,缺點是造成施罰者與受罰者的對立,不管在學校家庭中都有這樣的現象。在施罰時應堅持一些原則。當一個孩子向帶電的插座伸出手,你要打他的手,要立即執行,要嚴厲得讓他足以形成深刻印象,同時讓他知道他可以有其他的選擇。比較困難的一種情况是當父母與孩子發生分歧,但不會危及孩子的安全,比如你不喜歡他的打扮,只要不會發生立即的傷害就不必施以嚴罰。

有時獎勵也可以替代懲罰。教育者應關注孩子的行爲,肯定他的積極表現。在家還可以用懲罰外的方式進行教育,比如肯定電視中的他人的良好行爲。以上所述適用於十六歲以下的孩子。十六歲以上的則喜歡自己做主。師長應調整自己的角色,與之分享成長的經驗,塑造他的行爲。同樣的情况也可以推展至團體和社會。某些團體在長期接受指導後漸漸形成自主性,這一過程中要不斷調整與各方的關係。

和平生活的智慧

李遠國:和平教育强調和平相處中雙方的共同利益。和平不僅僅是一種技巧,更是一種智慧。政治家若瞭解其中奧義,就可上升爲一種政治智慧。和平教育應强調和平帶來的利益,使之成爲生活的智慧。成人與孩子都應當學習,以解决學校教育與社會生活的脫節。

孟蒂教授:弗洛依德曾說過,人類有兩大衝動:性和攻擊。這使人類充滿活力。由於市場經濟的推波助瀾,刀槍這類玩具對孩子很有誘惑。事實如此,無須判斷其對錯。實驗證明,這樣的玩具或影視暴力場面會增强人的暴力傾向。實驗過程中,受試者集中在一間屋子裏聽故事,屋子裏有一隻羽毛球拍。另一些受試者集中在一起聽一個更爲暴力的故事,房間裏放一隻槍。第二組受試者表現出更强的暴力傾向。在菲律賓推廣和平教育的過程中,每周有一天被設置爲「沒有玩具槍的一天」。讓孩子自願將槍帶到學校來,進行集體銷毀。或者寫信給家長,希望家長不要再給孩子買玩具槍。在媒體中傳播暴力會激發人的暴力傾向,甚至出現與電視情節一樣的犯罪。青少年容易受影響,美國已多次發生校園槍擊案。

加强對團體的教育

任新建:個人和平心理素質的提高是否能切實改善我們的社會環境?我認爲還應加强對團體的教育。比如在少數民族地區,隨著經濟的發展,爲爭奪草場水源和礦山,部落械鬥頻頻發生。這並不是每個部落成員的本意,只因自己所屬一個團體而不得不參與其中。對團體的教育也是應倍受關注的。

和平教育與社會環境

查有梁:我早有一個想法,想要對中國古典文化中的和平理念,和平教育觀點做一些研究整理。這是從理論方面可以著手的工作。同時,我正從事中學教材教法的組編指導工作。想組織教師對當今的教育現狀做一些調查,反思和調整。我們應當站在一個跨文化的高度來審視我們的教材。世界是環球一村,經濟一體化不意味著文化一體,要相互尊重對方的文化。

任新建:我從事民族研究,其中心理學是很重要的一種學派。我正從事一項科研:西部大開發中的民族關係變異。我將把和平心理融入民族關係研究,做爲調解衝突的一種手段。民族衝突有觀念的,亦有物質利益的。

李景:最近,我們正在準備一個關於少數民族教育的研究工作,其中涉及民族關係對教育結果的影響。如何加强民族團結?除了政治措施和强調相互依存的關係之外,我認爲還應開拓一些异文化交流的技巧的研究和教育。異文化之間應如何相互瞭解和相處?少數民族在漢族地區形成社區,活動範圍越來越大,如何對周邊人員進行教育,對社區的關係做一些指導?這都將被納入我的研究範圍。

王爾華:中學正在進行德育改革。這次會議的精神對我的工作很有啓發。我校正對學生進行現代意識的教育,也有觸及和平教育的內容,比如競爭與合作,環境有發展等小專案。查教授的理論研究可以在我校的教育教學中實踐。

敖昌德:我從事外事工作。冷戰之後,和平與發展已成爲世界的主題,但迄今人類還在探索之中。二十世紀末仍然衝突不斷,包括孟蒂教授的家鄉菲律賓也有人質問題。近年來,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重點研究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合文化。其中有大量的有關人與人,國與國,人與自然如何進行合作,相互依存,和平相處,是中國傳統的精華。不僅要研究,還要傳播,發揚。

李金遠:中國有句古話,說「畫如其人」。我教學生繪畫,也很注意對學生自我修養的引導。藝術是一種生活方式,我不僅要教畫,更要教積極的生活方式。現在經濟發展很快,世人提倡競爭,傳統中的和平理念更顯可貴。這次我學了些教學方法,教學生在繪畫中體驗自己的感受。繪畫使我們回到自由的兒童時代,彼此坦誠又相親。我建議是否每人就自己的畫寫一段文字,記錄自己的感受。明年再辦一個兒童畫展。同時,我們成年人的畫也可以加入,幷開展一個學術討論會,通過畫展將學術討論的內容普及開來。關於這個畫展,如果可能的話,也可以請孟蒂教授所在的和平研究網路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參與其中。

李遠國:這次會議頗有成效,大家提出了操作性很强的建議。我們既要有長期的研究計劃,也要有短期可實現的活動。畫展的計劃可以使和平教育的觀念向各個方面滲透。首先是教育部門通過組織學生參與畫展而開展與和平教育相關的教育工作。第二是社會,通過家長,媒體的參與,向社會普及和平理念。第三是政府,明年是聯合國對話年,畫展可以做爲政府與之回應的一項公益活動。第四是科研,組織一個研討會,兒童,家長,教育工作者都可以參加,推進和平教育的研究和普及。成功地舉辦一次畫展就能成功地啓動社會政治的力量,爲以後進一步的研究和活動打開通道,純粹的學術研討會普及率很低,宣傳勢力弱。我們應當著重於普及更甚於研究。

魏明德:在此我有七點要說。
第一、查教授提到和平教育與中國文化的關係,意欲從中國文化中找到和平教育的意義。我們七月將召開的一個有關環保與發展的會議正是這次會議精神的繼續。和平教育與中國文化的關係也許是緊張的。在和平教育中重要的一點是如何面對衝突。和平以真理和正義爲基礎,中國文化却常以二者爲代價,求取和諧。中國文化也可對國際和平教育理念有所啓發,但幷不意味著它與和平精神是完全一致的。
第二、教科書是和平教育的一個重要部分。狄明德先生曾專門研究大陸的教材,發現其中有很多暴力傾向。我認識的丁松筠神父在臺灣做英文教學節目,長期在鳳凰衛視中文台播出,他的教學內容注重生活衝突的幽默解决,真正是不僅教書,而且教人。
第三、中國重視愛國主義的教育,和平教育與愛國教育的關係是怎樣的?
第四、根據李景女士的談話,有一點很值得一提,我們不要落入一個觀念:中國就是一個漢文化。我從事彜族的研究,他們的群體中的德古是專門調解衝突的人,幷有一套嚴格的制度和宗教調解儀式,一年舉行三次,使每個家庭與社會重建和平關係。少數民族的文化也有許多值得漢族學習的地方。
第五、在少數民族與漢族人口相當的地區,比如四川的鹽源,有蒙、漢、藏、彜、回五個民族聚居在一起。我們正在幫助該地區建立一個小學,關注不同民族之間的相處。
第六、我們應將這次研討會的內容結集成册,我們先討論讀者群,我認爲應該是大衆,把教授的談話,我們的討論,困惑向大衆提出來。
第七、畫展的建議很好,但我擔心講的比做的多。我另加一個建議,將畫展與實際結合,比如在畫展中募集用於和平教育的資金,以便我們更深入的開展工作。

李遠國:明德提出了可行性及應注意到的問題,我在此做一個回應。一是關於和平教育與傳統中國文化中的衝突是客觀存在的。中國的歷史就時間而言,有三分之一是處於戰亂時期,我們要做的是將有價值的和平思想從傳統中剝離,以創立中國現代的和平文化。
關於教材,怎樣逐步清理非健康成分,我認爲不是去消除,而是用和平理念去侵蝕它。愛國主義不可以否認,但不能片面擡高,否則容易引起衝突。我們要在愛國與熱愛世界和平之間强調共同點,而不是差异。發掘整理少數民族文化中的和平思想和技巧也是很有意義的。我們的册子應針對大衆,考慮最多數人的接受程度。畫展不是一次單純的行動,是我們點燃的蠟燭,聚集了光和能。

孟蒂教授:我用心聽各位的建議,很有可行性,也很有創意。衝突與侵害有差別,侵害是傷害,衝突則可能是創造性的,正面的,不一定總是要逃避。如果我們能有技巧化解,衝突有時倒可以伸張正義,不一定要去忘却。有關愛國主義與民主主義的討論由來已久,尤其在一些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國家,我所認識的一位元德國學者堅持認爲民族主義是不利於和平的,可是來自南美洲,拉丁美洲(前殖民地國家)的學者們認爲民族主義可以肯定民族團結,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身份有一個肯定,才可以與其他人平等交流,一個民族也一樣,只有認同自己,才可以與其他民族平等交流。我從這些辯論中體會到歷史可以影響到人民對和平概念的理解。
我們的活動可以聯絡相關的國際組織。聯合國宣布明年爲國際和平年,不知能不能擴展成十年計劃。負責這個計劃的是一位巴黎的心理學家,我相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規劃時,應會與我們的計劃有一致之處。
有關畫展和研討會,我提供大家一些資訊:我任教的馬尼拉大學明年將有一個國際和平教育研討會,有四十多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學者,他們都將帶來各自的論文,幷與當地的社團進行交流活動,也許一部分人可以來成都參加我們的活動。
我們也可以通過國際互聯網與未曾蒙面的學者進行合作,他們涉及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國家。我選擇一些真正有心共建的學者一起來工作,分析資料,建立理論。

李景:明德提到民族人口多的地區進行和平教育的重要性。比如在四川省的理縣,漢、藏、羌人口各占三成。過去,漢族以家庭的方式,藏族通過寺廟,羌族通過頭人來解決衝突。我們可以從瞭解學校教育,鄉村體制開始進行研究。

任新建:以康定爲例,這是一個多文化相容共處的典型地區。共處的原因在於彼此間廣泛的交流和認同。宗教差異並不防礙生活習慣上的相互借鑒。少數民族能在小群體中很好相處,但團體之間的矛盾尖銳。任何民族都有和平衝突的雙重性。和平教育就是要開啓對話的通道,張揚和平的一面,消解限制暴力。金沙江畔的三岩地區實行父系氏族社會,沒有官,沒有頭人,選舉形成管理結構。他們內部團結一致,和睦相處,對外却非常有侵略性,經常外出打劫財物。

查有梁:和平教育的最終目標是要超越國界的。每個和平工作者都有自己的祖國,自己的家庭。首先要愛家,才能愛國,愛人類。和平教育教會人進行「座標變換」,處世要將心比心。

王爾華:這幾年,中國的教育同樣强調國際主義。法國作家都德的《最後一課》一直是中小學教材。我們要教孩子瞭解自身,瞭解他人,尊重他人。和平教育不僅是書本知識,更要讓孩子們有所體驗,參加實際的實踐活動,通過行動本身來學習行動方式。

本文摘自【和平教育】
魏明德主編,光啟文化事業出版,2001年9月。

相關連結

週日, 08 十月 2006 03:51

華人看菲律賓

記得在上小學時,便從歷史和地理課本上了解到菲律賓是一個千島之國。本來生活在內陸城市的我,那時對它充滿了童話般的嚮往:幻想和好奇藍天、白雲、大海、沙灘、貝殼、海鷗,還有成群的椰林等等。隔了許多年後,我帶著追求真理的夢想和希望來到了這個地處東南亞、南中國海一嶼的島國,親自領略它熱帶風情的文化與浪漫情結。

東西方文化的十字路口

菲律賓這個國度擁有七千多個島嶼,八千多萬人口,年輕而古老,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數世紀以前,但它真正的獨立卻只是百年前的往事。四百多年前,這裡尚是一片未曾開發的處女地。一群無憂無慮的菲律賓原著民分佈在呂宋、棉蘭老和宿務三個大島上,以農耕、狩獵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悠閒的原始生活。
從十六世紀上葉開始,西班牙殖民主義者統治了菲律賓長達三百多年直至近代,之後美國來統治近半個世紀,日本在第二次大戰期間也在此作過短暫停留。殖民主義者的到來,除了侵略、蹂躪和掠奪之外,也將他們的歷史、文化、傳統、習俗、語言、宗教等等潛移默化影響了這片原由馬來文化風俗薰陶渲染的土地和人民。十七世紀至二十世紀中葉,大批中國人去南洋一帶經商謀生,有的便在菲律賓落地生根,因而古老的中國文化也在菲律賓世界占有一席之地。因此,處於十字路口的菲律賓,無形中成了東西方文化的交流、繼承和受惠者。
地處熱帶的菲國,每年只有兩季:旱季和雨季。雨季一般在六月至十月,幾乎每天都會下雨並夾雜著瘋狂的閃電和響雷,讓人心悸。其餘的時間為旱季,雖然是海島國家,但天氣依然炎熱乾燥,大街上也依然是穿梭不斷的車輛和人群。在日復一日流逝的歲月中,菲律賓人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一件短褲、一件T恤衫、一雙拖鞋、一杯涼水便可應付這熱帶氣候。熱帶型的氣候下,讓人也變得懶洋洋的。菲律賓土地肥沃,但缺少農業改良技術和交通設施,使原本屬於農業經濟出口的產品大打折扣。
ma_chuan001_ct
微笑面對生活

在八千多萬的菲律賓人口中,將近百分之十二左右是華僑。走在菲律賓的大街小巷,無論是都市還是鄉村,在商場或在田野,窮人或者富人,隨時都可以見到人們敦厚溫和、燦爛純真、自然的笑容。每天微笑著面對生活已成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即使生活中遇到了挑戰、痛苦和苦難,他們依然很樂觀。在尋常週末或節日慶典,你可以隨時看到他們在舉行露天晚會:一大群人圍在一起,用很標準嫻熟的步伐和優美歌聲儘情地跳呀唱呀,而旁觀者則在旁邊坐著喝啤酒和飲料,吃著菲律賓傳統的炸豬皮,好不悠閒自在。
有人說,菲律賓人天生就是唱歌跳舞的料,只要音樂聲一響,他們便會情不自禁地扭動起來,即使一個只有四、五歲的小孩也會跳得有模有樣,上帝在這方面似乎特別偏愛他們。遇有陌生人,尤其是外國人經過時,他們會大方地「嗨」一聲,執意邀請你來與他們共飲一杯,來感受這種火辣辣熱情的文化,讓你無法拒絕這份好意。大膽熱情美麗的菲律賓姑娘還會走上前來拉著你的手邀你共舞一曲。即使家有喪事,他們也沒有流露太多的悲傷或憂愁,賓主照樣娛樂,還以高八度的聲音唱起卡拉OK,皆大歡喜,也讓老外詫異。也許,對上帝的信仰已經幫助他們忘記了生活的重負、憂愁和煩惱,他們要儘情地享受生活,讓生命多一份陽光,帶給世界和他人多一份歡樂。
他們很少為明天和未來擔心憂慮,比起中國文化和傳統中那種「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的思維,以及對子孫後代的憂慮、對未來的擔心、對財富的積攢、對死亡的恐懼,菲律賓人顯然過得更加輕鬆、樂觀、單純。在菲律賓的數年生活中,除了對腐敗的政客和無效率的政府有所抱怨外,我很少聽到菲律賓人抱怨什麼。他們是那麼的任勞任怨、很淳樸實在、也很容易滿足。走在街頭,無論相不相識,菲律賓人從不吝嗇微笑,點個頭、招個手,傳達一份友誼和真情。

人與人之間的文明對待

週末的商場成了菲律賓人的最愛。一家大小,扶老攜幼,傾巢而出,來商場購物、遊玩、看場電影,然後一家人共進午餐或晚餐,之後打著飽嗝、伸個懶腰、咧嘴一笑,帶著十二分的滿足和愜意回家,開始下一周的生活。但有一點不敢認同的是,菲律賓人民沒有經濟的節約和預算概念,給人一種「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覺,這也是造成他們貧窮的因素之一。窮人在菲律賓很普遍,雖然沒有許多錢購物,但可以在商場逛櫥窗(WINDOW SHOPPING),免費空調,也算一種享受。他們過得很快樂,也不抱怨。我常常在想,擁有五千年文明和文化的中國社會,為什麼不多一份微笑和歡樂呢?
走在台北、香港、北京、上海,或穿梭於國內任何城市,我很少發現人們時常擁有自然純真的微笑,而在旅館、酒店、商場裡櫃檯小姐的微笑總讓人覺得有些造作。我看到的常常是行色匆匆的人們和一副令人望而生畏、嚴肅的面孔,我想微笑著面對他人,但又恐被視為神經、發呆。在華人城市中的旅行和工作,讓人時常背負著一份心情的壓抑。假如多一份像菲律賓人們純真、自然、豁達的微笑,華人社會必會更加文明和進步。在菲律賓,無論在大商場、小市場、或路邊小攤販,從來沒有像國內那種詐騙或強拉強買的低劣手段。無論你要試穿多少件,售貨員總是不厭其煩微笑著為顧客服務,即使你不買,他們還是面帶微笑熱情地為你介紹某個地方也許會有令你滿意的物品,令人很感動,也讓人真正領略到「顧客是上帝」的滋味。這其實是一種最基本的文明態度,即對他人的尊重,也是今日商業和企業文化的要素,中國人和社會也許仍然缺少這些。

善待他人的熱情

不同的國家和地區都有自己的獨特待客之道,希望給客人留下好影響而再度光臨。菲律賓人們的好客之道當然也是與眾不同。記得有一次,我到鄉下一個月去體驗生活,住在一戶普通家庭。菲律賓的普通民居大都是用沙磚砌成兩三米高的牆,然後上面蓋上鐵皮,稍微有錢的人家可能會加一層木板隔熱,但仍無濟於事。主食一般是白米飯和著一種黑黑的帶有焦糊味的鹹魚,外人看來不敢領教。
一貧如洗的生活,他們倒也樂天知命。我住的房東家有五個孩子,只靠男主人在外打工來維持生活,而女主人則有時到市場去兜賣一些臭鹹魚或酸菜來補貼家用。但每天,他們卻將家裡最好的菜給我吃,其實就是一些簡單的蔬菜和雞肉,然後用非常困窘的神色和口氣對我說:「不好意思,菜不是很好,你要多吃一些,這就是你自己的家。」通常女主人會站在旁邊服侍客人,等客人吃完後,他們再吃。早晨,他們會將客人淋浴的水準備好。農村普通人家沒有自來水,只能從井裡汲水,然後放在大桶裡用作淋浴、洗衣服、洗碗等等。菲律賓天氣熱,通常人們起床後會淋浴,然後吃飯去工作。晚上他們將自己的床給客人,全家則擠在冰涼的地板上睡,令人很過意不去。但他們說:「你是我們的客人,到我們家來,就是我們家的成員之一。」沒有豪言壯語,有的只是一股淳樸的熱情。

異鄉人如親人

當我閒暇在村里遊逛的時候,儘管我並不認識村裡的人,但幾乎每個家庭都會友好地跟我打招呼,然後請我去他們家裡,並拿出地方特產和飲料讓我品嚐。他們以充滿純真和善意的微笑看著我,用我聽不懂的當地語言,再加上肢體的表達同我交流,常常令人捧腹大笑。如同分別多年久違的老友,屈膝暢談。讓人感念在都市生活中的我們,每天被銅牆鐵壁所困,喇叭相聞,老死不相往來。每日為金錢名利而奔波,並衍生出虛偽和心計,而在不知不覺中讓真善美從生活中消失。
離開村莊的那一天,許多村裡的人提著簡單的特產來為我送行,並執意將我送到車站,然後在淚水汪汪中向我道別,讓我頗有風蕭蕭兮一去不復返之感。菲律賓人們這種不分彼此、善待接納他人的精神和胸懷,也許正是我們今天走向全球化和地球村所最需要的。而正是這種善待他人之道,讓菲律賓人民在第二次大戰之後能夠原諒、寬恕日本軍國政府昔日對這片土地和人們犯下的滔天罪行。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和胸懷!當然,這也與他們虔誠的宗教信仰有關,也深具中國天下大同的思想。這也是一種文明的體現,將他人、異鄉人當作自己的同伴和兄弟姊妹。雖然這個小國缺少悠久的歷史與燦爛的文化,也沒有先進的高科技,但它文明表現的果實,有時卻令那些自許為文明古國和第一世界的人們汗顏和深思。

吉普尼花車是菲律賓的流動畫

來過菲律賓的人們,一定不會忘記那吉普車形狀的花車。你可別小看它,因為它在菲律賓的交通運輸中,至今仍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吉普尼花車(Jeepney)是由美國在第二次大戰期間使用的軍用吉普車改裝而成。
菲律賓工業不發達,也沒有經濟能力進口先進交通工具,因此便在這些在二次大戰期間立過功後被淘汰的舊式軍用吉普車上打主意。改裝後的吉普車車身被加長,換了發動機,裝飾成花車的模型。大概為了吸引人的緣故,車蓋上放置一些微型雕刻:如聖母像,或各種宗教聖人像,以保佑旅途平安。車身兩旁繪上各種彩畫,遠遠望去,像一部正待遊行的花車。僅容兩人的小小司機室內也張貼著不少宗教畫,掛著宗教念珠和菲律賓的國花——茉莉花。坐吉普尼很便宜,是大眾負擔得起的幾塊錢車費,且大街小巷遍街都有,不必害怕等車或誤車,因而受到社會歡迎。
有人說,吉普尼是菲律賓的一幅流動畫,記載著菲律賓社會這數十年來的酸甜苦辣。菲律賓氣候炎熱,當然就無法騎腳踏車或機車去上學、工作,因此吉普尼變成為普通下層階級人們必要的交通工具。
一部吉普尼可以載乘十八至二十人,從吉普尼車尾可隨時上下,但在高峰時期卻造成了許多交通堵塞。一邊開車一邊收費是菲律賓吉普尼司機的一大絕活:乘客上車後,都會主動自覺地將錢交給坐在自己旁邊的人,然後再一個接一個遞上去。司機則一隻手把握方向盤,另一隻手則轉過身來接錢。有時乘客給的大鈔,司機還要找回零錢,從不出差錯。在大陸常見到不少乘客為了幾角錢而逃票,或售票員亂收費;菲律賓人們這種自覺交費的習慣應當值得借鑒和學習,這就是做人的誠信價值。
廣義而言,坐吉普尼的人都算窮人,沒有人會監督他們去買票,司機也不會叫人買票,但他們仍然秉持公道和良心去做人做事。在等車時,也是自覺地排隊,從來沒有人去插隊或搶占座位。不少青年人看見老弱婦病殘幼,會主動站起來讓座,自己則勇敢地站在吉普尼尾部,雙手抓住扶手,很有紳士或騎士的風度和修養。遇到車與行人搶道時,汽車司機通常會放慢速度,甚至停下來讓行人先走。在街頭,亦很少見到人吵架鬥毆的。而在大陸,搶占座位、買票插隊、不遵守社會公德,已成為一種星火並開始燎原成一種時尚!我無法預料,長此下去,禮儀之邦的中國社會固有的文明是否會很快走向沒落?
雖然吉普尼為菲律賓人民的經濟和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便利,但是由於車輛太多,加上使用劣質油料而產生大量廢氣,因此成為環保的一大污染源。走上街頭,一輛吉普尼或汽車從你面前經過,排出的廢氣黑煙便會將你燻成一個大花臉。但以目前的經濟狀況和發展來看,菲律賓不會很快就淘汰這種大眾交通工具。

心靈的港灣

遠在十六世紀初葉,當西班牙殖民者來到菲律賓時,同時帶來了傳統的宗教——天主教。菲律賓作為亞洲今日唯一信仰基督宗教的國家,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國民信仰天主教。無論在偏遠的鄉村或繁華的都市,到處都可見到格式不一的大小教堂彼此林立。每座古老的教堂都記載著一份詳盡的歷史與回憶。在西班牙與美國殖民時代,教會與教堂更是神權與世俗權利的象徵。直到今天,菲律賓教會仍在社會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成為社會福利、文化教育、公益人權、和社會弱勢群體的良心和聲音。
許多人說,菲律賓的教堂比米店還多。這種說法並不為過,教堂已成為人們心靈的聖殿和安慰。在繁忙的工作與生活中,他們讓疲憊的身心在祈禱聲中得到休憩,在天主的愛內得到眷顧和保護。紛呈各異、頗具民俗風情的教堂,成為人們週末、節日、婚喪嫁娶、喜慶儀式的去處。服飾、音樂歌舞、社會活動無不受到宗教文化的影響,散發出令人難拒的魅力。星期天,教堂裡常常是人山人海,擁擠著許多前來祈禱的人們。週日去教堂參加彌撒和祈禱已是菲律賓人民的一大生活主旋律,讓人時常感受到生命的跳動。教堂內優美的歌聲,將人的思緒帶入一個遙遠的天際,去領略宗教的神聖。也許,在相對落後和貧窮的菲律賓社會中,宗教成為他們最堅強的精神支柱、寄託和安慰。生生不息的千島湖泊與這片熱土和熱情的人們共存,我雙手合十,為這片土地,也為這些善良純樸可愛的人民祈禱祝福。
菲律賓幾乎每個天主教家庭都供奉聖母和她的愛子小耶穌在一起的態像,也有不計其數關於聖母和小耶穌如何大顯奇蹟,幫助菲律賓人民的故事和傳說。當然這種傳說有些誇大其辭,但人們寧願信其有。在菲律賓,很難發現在教友家庭不供奉這種態像的。通常態像被放置在臥室、大聽或花園中,兩旁點兩支蠟燭或安裝長明燈以示敬拜。態像上還常常被掛上花環,人們出門前或回家後往往會在態像上摸一下,以求吉利或表示感謝保佑。若是誰家孩子生病了,也會讓他摸摸態像,保佑健康。傳統的家庭每天晚上全家跪在態像前祈禱求福,但由於深受商業社會的影響,這些傳統已開始減少。年輕人有時也會將去教堂視為一種時尚。儘管如此,受到商業化和世俗化影響的菲律賓社會,對聖母和小耶穌態像仍然保持虔誠的敬禮,這也是他們信仰、文化和傳統重要的一部分。

華人家庭信仰趣聞

有趣的是,在不少華人家庭中,家庭成員若非信仰不同宗教,就是一個人同時信仰幾種宗教,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因此,他們通常會把各種宗教的態像放在一起崇拜,不分彼此。他今天上午去教堂祈禱作禮拜,下午則又去一座佛堂上香求簽。不少同時信仰幾種宗教的華人常常說,萬一這個信仰的像不靈,那另一個應當有效,反之總會有一個會有效。不知道這種宗教多元化是否太多元了一些?

信仰精神的陶冶

宗教信仰的薰陶和培育,也陶冶了菲律賓人們美好善良的情操與愛。他們樂天知命、隨遇而安,也以宗教般寬容的心接納他人。菲律賓華人在菲律賓只是一個小團體,但都是菲華社會各階層的菁英分子,掌握著全國的經濟命脈。不像在一九九八年印度尼西亞發生的嚴重排華暴力事件,菲律賓人民非常容易接納他人,也不排外,而且與華人的關係良好。正是這種對上帝的信仰和對真理的崇尚追求,讓菲律賓人民在近二十年來的多次軍事政變和「人民力量」運動中,避免了大量無謂的流血犧牲,並轉之為和平運動。如在一九八六年的 「人民力量」運動中,數以百萬計的人民在祈禱中徒手面對坦克和槍炮,將腐敗獨裁的馬可仕政府趕下台。真正的宗教,是帶給人民和社會平安而非暴力,和平而非仇恨,希望而非絕望,寬恕而非報復,喜樂而非悲愁,熱情而非冷漠。我想,菲律賓人民真正領悟了這種信仰精神。
ma_chuan002_ct
六○年代起經濟衰退

遠在半個世紀前,菲律賓以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發達的綜合國力和亞洲首富而笑傲。然而不幸的是,從六○年代開始,當馬可仕總統 上台後,大量貪污國家財產,腐敗成風,加上土地改革的失敗,舉國上下陷入經濟危機。
教育的落後也阻礙了國家的發展和進步,社會制度的不健全和財產的分配不均造成貧富懸殊日益嚴重。在今日的菲律賓,百分之二十的人或財團卻掌控國家和社會的經濟命脈,而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卻依然生活在聯合國定位的貧窮線下。
貧富懸殊一直是社會草根性的問題。在馬尼拉市區,散佈著許多貧民區。許多沒有土地的農民為了生計離開鄉下,希望在這個大都市找到苟息之地,然而卻什麼也沒有。
貧民區一般建立在臭水溝旁,幾千上萬人擠在一起,我無法想像他們是怎樣面對每天的生活。走在大街小巷,隨時隨處可以見到打著赤腳,在烈日暴雨下沿街兜售香菸和糖果的小孩;抑或推著一個木架車,沿街收揀垃圾,此景常常令人想起安徒生的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他們雖然生活在不同的季節和國度,卻有著相同的悲慘命運。也許,在這種環境中生活和長大的人們,過早地承受著生活的重負,領略旅途的心酸,也學會了逆來順受、順天承意。

聞不到時代進步的氣息

經濟的不景氣和落後,迫使數百萬計的菲律賓人民離開故鄉,出國打工,維持生計,同時也為國家賺回大量外匯。但這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菲律賓的貧窮與落後現狀:大量的社會資源依然為少數有錢人所壟斷,窮人接受不了良好教育,帶來的惡性循環則永遠是有錢人的奴隸和社會下層人。土地分配不均、政府機構官僚主義嚴重、貪污受賄蔚然成風、市場經濟停滯、教育落後、醫療保健得不到保障……公共設施如最起碼的公共廁所,在菲律賓的任何城市裡都沒有建設,使不少人當街小便,除環境污染外,也有失體統。
人口的急劇膨漲在另一方面也造成大量的失業,窮人的孩子也越來越多……普通農村女孩在十七八歲便結了婚,生孩子似乎成為第一優先任務。貧困之家沒有收入、沒有基本的社會保障金、不見家產而只與小孩為伍。普通家庭一般則會有四、五個孩子。整個國家感受不到發展和時代進步的氣息和痕跡。菲律賓是一個天主教國家,因而生育的控制仍然是一個敏感的話題。有人預計在十五年之內,菲律賓總人口將超過一億,到那時後社會負擔和各種問題將更加棘手。

千萬窮民張看一流精品店

走在馬尼拉市區,擁擠狹窄的街道、陳舊的建築、令人反胃的垃圾,讓人感覺不到都市特有的繁榮與興盛。往日的美麗與繁華已定格為今日令人錯愕的倒退與破落。美麗的馬尼拉,曾是多少人心中的夢與歌,但這一切已成為歷史的回憶。它今天擁有亞洲最大的超市商場和連鎖店,更擁有一流的歐美式豪華精品店,但也擁有千萬的窮人,生活似乎是一幅矛盾的組合體。
在菲律賓的歷史洪流運行中,這些窮人才是菲律賓社會財富的真正建設者、創造者和推動者;但反過來,他們又是殘酷無情的資本主義、商業社會、弱肉強食的犧牲品和代罪羔羊。
由於市政建設的軟硬件皆跟不上時代需要,投資環境差強人意,政府官員又瀆職,使得原本可以旅遊業和外國人投資來加強國內經濟提升的願望,也成為一種幻想的泡沫,實在令人痛惜。反觀周邊的一些鄰國,如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等,旅遊業已成為國民生產總值的重要支柱。菲律賓也擁有許多美麗的島嶼和渡假勝地、廉價的勞動力,完全可以利用來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的生活和提高綜合國力。但很可惜的是,自從馬可仕下台以來的歷屆政府,不是貪污受賄,便是追求自己和家族的名望,政客們也為了個人私利而罔顧民生。這與一個信仰基督宗教的國家身份很不相符,也是一大諷刺。歷史與社會有時就是在這種矛盾與徘徊中重新找回方向,儘管它有時來得太遲,不知這是否也是一種希望的前兆?

黎明曙光溶風霜

有人說,西班牙殖民者的到來為菲律賓帶來了宗教信仰,而美國則帶來了英語的優勢。無論如何,一個國家社會的發展與改革從來就不是一件易事。經過殖民統治數百年之久的菲律賓,也算是個歷經風霜、多災多難的民族,但仍然面帶微笑,心懷善良與希望,默默地等待新的黎明曙光出現,依然在為自己、為他人繪製美好藍圖……

【人籟論辨月刊第6期,2004年6月】


第 1 頁,共 2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93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