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四, 23 八月 2007
週五, 24 八月 2007 02:39

细手妈妈染出流行客家物

打造客家名牌不是梦
说到客家庄,你的印象是否还停留在满是桐花或者传统美食呢?来到东势镇,走进市区的一条巷子,朴素的招牌上写著「细手物染」,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手工艺品店,然而它却不仅是这么简单。
进了店门口,是一条小小的走道,穿越后见到的,是挂满整片墙的植物手染商品,一群踩著缝纫机的妈妈们,正在认真地画版、裁缝,为的是做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客家品牌,这里是由东势镇爱乡协进会所建立的「东势客家文化工坊」。
东势这个小镇,由于林业和农业的发展,加上位居交通要道,使它成为繁荣富裕的地方,也因此有不少替有钱人家做西服的手工裁缝师傅。然而,民国八十八年的九二一震灾,却震掉原本热闹的东势家园。基于对家乡的热爱,曾经是知名合唱团的团长邱宪荣(艺名邱晨)带著妻子杨晴子,结合地方上社区妈妈们的努力,在隔年成立了「东势镇爱乡协进会」,希望利用当地的植物,做出属于客家人的植物染,并期许自创的品牌能够达到「LV」的等级。
谈起这个「客家LV」的称号,邱宪荣笑著说,「因为LV的品牌知名度较高,加上要比出这个手势很简单,所以希望能打造一种像这样等级的通俗奢侈品。」于是便产生了「细手物染」(See So),期望呈现既有文化特色又精致的客家产品。「细手物染」是取自客语「巧手」之意,象徵商品的「客家、精致、手工」精神,协进会的执行长陈秀云开玩笑说,「See So就是因为看了很好,所以要买。」虽然是句玩笑话,却看得出他们对这个品牌的自信与热忱。

塑造流行的传统味
在协会的工作坊里,除了有主推的植物染服饰、配件、包包外,还有近年来很受欢迎的客家花布商品。陈秀云表示,「虽然有很多人在做植物染,但我们希望以客家文化为诉求,主打纯手工的客家衫。」由于客家花布到处都有,如何提高实用性和用途,成了他们目前的研究方向。她说,「我们会拿客家花布来当点缀植物染上衣的一部分,或是改良成不同的东西,像礼服、筷袋等。」因为这样积极开发大众化的产品,甚至接受「客制」,让他们受到不少消费者的肯定。
由于这里强调的是独一无二的手工精品,透过客制化的订单,由资深的师傅替客人量身订做,经过不断沟通,结合传统和客人想要的款式设计,往往都让顾客带著满意的笑容离开。邱宪荣强调,东势有很多原本做西装、手工很好的老师傅,九二一震灾后,这些师傅改做手染商品,其细致的手工自然不在话下。
正因为在东势的「本街」上,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师傅,陈秀云指出,除了协进会的工作坊之外,也盼能结合本街上其他产业,带动整个东势的发展。「一旦人潮进来,就能增加这里的可看性,所以才会有『工艺本街』的产生,假日来到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平常不常见的东西,也可以参加各种产业的体验工作坊,希望能让这些老师傅的手艺流传下来。」
此外,协会还打算明年开始为本地工艺师拍摄纪录片,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他们期盼能透过这样的方式,落实保留传统的目标。当我们问道:既然想要留下这些好手艺,何不让年轻人直接来传承呢?陈秀云无奈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哪里会愿意回来学?现在只能与学校的设计科合作,像是屏科大、云科大和台中技术学院等,透过实习的方式,让学生来看、来做,或者举办一些传统服饰的创意比赛,看看是不是会比较有效果。」

运用科技开发创意
不愿单单局限在传统产业的工坊,他们近年来不断改良、创新产品,以达到提高消费者用量的目标。负责设计的邓雪琴,目前正在研究如何结合客家拼布和传统服饰蓝衫,她指著作品开心地说,「因为拼布太花俏,蓝衫的颜色又太暗沉,所以希望能够结合他们的特色,也可以创造流行。」
一旁的陈秀云也补充道,「我们正在开发一种『摇篮式』的满月礼盒,用传统的竹编搭配客家的手染布,里面再放一些小柿子(代表「事事如意」)和婴儿穿的客家服饰。」这个想法乍听之下非常有创意,但现实的成本问题,却让它的实践有些困难。有些时候,反倒是从客人身上,得到更容易付诸行动的创意和概念。
她说,有个高雄的老客户,「每次来这里看到喜欢的就买,也不管穿不穿得下,纯粹收藏。」因此,引发他们做「小衣服」,再用框裱起来的想法。如此一来,既能降低成本和售价,保存性也提高,不论自己收藏或送人都可以,甚至能纳入他们的DIY教学课程。谈到教学课程,目前有染丝巾及缝制福袋,未来还将结合彩绘或客家花布的元素,增加游客DIY的乐趣。看来这些妈妈们不仅手巧,也非常有生意头脑呢!
陈秀云强调,因为对品质要求严格,顾客都非常满意,但统整客户资料的能力还不足。由于工坊内都是中高龄的就业妇女,如何运用现代的科技帮忙管理,也成了一门课。她说,「我们会开一些课程,训练妈妈们使用电脑,像基本的Word、Excel,做简单进出货的整理。」不仅如此,他们还懂得利用网路行销,在网站上展示工坊的各式商品图片,若有客人喜欢,自然就会跟他们连络,也是另一项通路管道。

产业受肯定 更胜金钱补助
然而,小小的工坊却逐渐承载不住这群「爱乡人」的梦想。陈秀云认为,虽然传统手工艺的发展非常困难,但只要努力就能得到收获。因此,他们最终的目标,还是希望结合本街上的产业,集中成立专属的客家园区,进而推动观光与产业的合作。她说,「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点』难找,目前找到点够大又有吸引力的,就只有旧车站的『客家文化园区』,但是卡在招标问题和租金太高,让我们不得不找其他的地方。」
协会希望,在多元就业开发方案的计画结束后,能成立独立的合作社型态或工作坊,让留用的人员继续拥有一份工作,陈秀云表示,「我们不要求政府一直给补助,只是希望能靠自己自立,让大家学有一技之长。」至于政府的辅导方面,她则希望能多一些实质的鼓励,「这些都是能代表台湾文化的东西,起码应让他们有生存的机会,最直接就是买他们的产品,而不一定是金钱的补助。」而协会最终的目的,便是让工坊脱离协会自主,使「工艺本街」和「细手物染」两方面都有很好的发展,希望协会在未来仅扮演从旁协助的角色。
对传统产业的工作者来说,直接给予生产上的肯定,绝对比只给他们补助金来得有价值,毕竟有人喜欢他们的东西,才是维持他们继续这些产业的动力。既然要做文化推动和创意产业,或许直接回馈基层,才是让他们能向上进步的要素。
对于未来的发展,陈秀云笑著表示,「当然是希望『细手物染』能成为东势的代表!让大家知道这里不是只有农产品而已。」或许因为这分用心和责任感,让人看见日渐独立的「东势客家文化工坊」已悄然成型。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4Dong-Shih.swf{/rokbox}
週五, 24 八月 2007 02:37

搭起一座知识之桥

人类资讯的取得有超过八成是靠视觉来达成,失去视觉功能的视障者转而利用听觉去获取资讯或学习。鉴于传统有声录音带在听读及搜寻资讯上操作不便,且资料保存上容易受到毁损,台湾数位有声书推展学会引进国外制作有声书的最新主流科技,为视障者、学习障碍的人提供另一学习管道。

有声书 视障者阅读利器
DAISY(Digital Accessible Information System),是一种多媒体文件制作的标准。其结合文字、语音同步的功能,让视障者或是学习障碍的人可以藉由它学习吸取资讯。本身亦为视障者的学会工作人员吴志超笑著谈到初次接触DAISY有声书的情景,「感觉很新奇,因为与一般有声书大不相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使用后,发觉DAISY有声书的功能比一般录音带更多、使用更方便。」
国内大多数民众仍未了解DAISY有声书的功能及用途,它与一般市面有声书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拥有「层级」的功能,是一般传统光碟、卡式录音带无法做到也不能取代的。吴志超现场示范DAISY有声书的硬体设备,搭配DAISY有声书光碟,详细介绍层级概念的特色。吴志超解释,「就像一间拥有高楼层的饭店一样,每一楼层有各式各样的房间,就像一本书籍有著标题、章节、页次等层层架构。」

阅读方式多样 提升视障权益
DAISY有声书除了可以搭配专属播放器Victor Reader Classic来使用外,也可用电脑播放。此外,若DAISY光碟内有文字档的话,亦可搭配语音合成器或点字显示器来同步听读或摸读。
视障者可以藉由标题、章节、页次之间来回移动,具有非循序阅读的特性,就连含有文字说明的图片也可以包含在DAISY有声书中,以更精细的方式来浏览。「若遇到想要注记的重点部份,也可以进行书签功能,给予数字标志,下次要阅读时,就更容易找寻了。」吴志超说,一般有声书难以做到「重点提示」的功能,「若是听取一般的录音带或光碟,要接续上次聆听的部分或是跳到想听的地方,可能还要重头开始循序听,来来回回好几次,非常浪费时间。」
学会秘书长李秀凤说明,Victor Reader Classic是一种DAISY有声书专属播放器,可随身携带且迅速浏览书的目录,及在章节或页次间跳跃听读,也可以在书中任何地方加上书签,提升听读的效率。「只是政府现在仍未将Victor Reader Classic列为身心障碍者的辅具之一,这是我们未来将努力推动的方向。希望让更多视障者也能享有『阅读』的权益。」

转档培训 学习新技能
DAISY有声书的制作过程必须经过重重的转档作业,再利用电脑进行建立架构、编辑内容、烧录等步骤,最后还必须经由专人品管验证,一「本」DAISY有声书才告完成。
为了加快制造作业流程脚步,学会藉「多元就业开发方案」计画进用人力,给予制作DAISY标准的电脑相关课程,希望让未曾接触DAISY有声书的工作人员能熟悉彻底了解它的特性,学习一技之长,有助于计画结束后提升就业能力。另外,学会还针对视障人士举办「DAISY有声书制作技术人员培训班」,除了学习电脑的基本操作外,也是提供视障人士进入DAISY工作环境的职业训练。目前,学会已经辅导六名视障人士进入职场工作。
负责指导培训班的教学老师吴志超表示,学会使用电脑,对视障人士的生活及汲取知识上,会更加方便。「需要一番学习的过程,当然也会有半途而废的学习者,但是只要学成了,技术对视障者来说就不是个问题。」

拓展对外合作 扩大雇用能力
为了增加DAISY有声书产量,学会目前主动的与持有大量有声书录音带的单位,如清大盲友会、光盐爱盲服务中心、台北市立图书馆启明分馆等商谈转档业务,可解决庞大录音带所带来的储存及流通损坏的问题。
除了进行旧书转档活用之外,学会也积极的与作者、出版社沟通,希望能藉由他们书写的内容及书籍,转换成DAISY有声书,让更多视障者及学习障碍的人也能多元阅读。
由此可见,DAISY有声书未来的转档业务及工作量会长期持续且需求会越来越庞大。李秀凤表示,这样学会就有雇用更多劳工的能力,提供失业者就业管道。另一方面,学会利用种子老师循环教学,开办课程,让曾接触DAISY的学习者实地教学,培养更多人才,以舒缓未来庞大的业务。

持续推广 思考出版方向
对于未来,学会有一连串的计划。观看国外推广DAISY有声书的例子,早期必须建立一定数量的DAISY有声书,才可能诱发读者使用,进而体会DAISY有声书所带来的好处。由于DAISY有声书在台湾并没有有高知名度,在学校、视障者之间亦甚少听到使用DAISY有声书,协会未来准备持续举办研习会,让特教老师、家长及视障人士参与,更深入认识DAISY有声书的特点及使用方法。
近年学会亦出版许多励志作品,如《风中的波斯菊:林妈利的生命故事》及《美丽新视界》,希望能藉由书中真实人物的故事激励身心障碍的朋友或是面临人生低潮的人。
李秀凤思考,励志书籍对鼓励视障者固然重要,但工具书,如视障者使用电脑、职业考照如按摩、理财、法律等书籍,对视障人士考虑其生涯规划时,也是重要的工具书来源。未来亦有可能制作畅销书,让视障者也能「阅读」当前最热门的书籍。

不只是关怀 更需掌声
不管是失业者还是身心障碍人士,在就业上常常会面临障碍,长期找工作碰壁,容易对自己失去信心,消极的面对人生。「但他们对人生都抱持乐观的心态,且积极学习。」徐素珍看著正在进行转档工作的多元进用视障人员刘少嬛、黄天佑及工作人员吴志超,感动的说。
「虽然他们在生理上有所不便,但他们利用单位举办的课程及自主学习,操作电脑对他们来说己不成问题。」李秀凤表示,传统的观念认为失明的人就只能做按摩服务的工作。其实,透过不断学习,很多视障者在各行各业都有发挥各自的长处,做得有声有色。「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对他们努力给予肯定、支持及掌声。」曾接受视力协助员课程的徐素珍说出与视障者相处的感受。

多一点了解 多一分接纳
视障人士的需求其实与明眼人没有太大的差别。他们也是社会上的一份子,想了解社会最新发展的话题及脉动的念头是相同的,一样需要藉工作来提升自我的肯定及成就,与同事朋友发展稳定的关系,增进人际沟通等。这过程中,藉由电脑、有声书等工具的帮助,视障朋友们不断地学习,期望在每一过程中,让自己往前迈进。或许会遇到困难,但他们都会一一努力克服,其锲而不舍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让有声书照亮视障者的心,让视障者因知识而重获光明,迎向灿烂的未来。
www.tdtb.org/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1Daisy.swf{/rokbox}
週四, 23 八月 2007 19:26

祈求

燃烧的雪

《向雪许愿》(注1)这部电影在北海道拍摄,但是观看的感觉热多于冷:屋内暖炉的热气布满整个空间,赛马场上的叫嚷声不绝于耳,赛马奔跃有如热浪袭来,训练马匹参加挽马(注2)的热情,马厩工作人员吃饭时又笑又闹…
当我们凝望剧照上的人物时,感觉时间似乎是静止的。但我们观看影片时,思绪却被一波波激荡著。弟弟阿学(矢崎学)回北海道投靠经营马厩的哥哥,弟弟常在雪地上的仰望,看来寂静无声,然而闪过我们脑子的问题不断:为什么阿学要回家?为什么离婚?公司为什么倒闭?他怎么看待自己的人生?洁白无言的雪无法给我们平静的感受。
于是,雪的第一个意象让人全身「沸腾」,彷佛连屋顶上的积雪都在燃融,指向某种迷魅。

残酷的雪

雪的第二个意象是残酷。在被弃置的桥梁下,女骑师牧惠指著桥梁告诉阿学,她说有一天她找不到这座桥,因为大水一来,整座桥全被雪淹没了。雪覆盖人类的努力,连引以为傲的成绩都顿时失去踪影。
剧里的每个人都害怕失败,正如万物害怕被雪崩侵袭。
马厩里的赛马「云龙」象徵成功过,但陷入失败泥淖的人,就像阿学。阿学在东京闯事业,但现在失去一切。回家后他照顾「云龙」,鼓励牧惠——一个从来没有赢过比赛的女骑师。哥哥管理马厩,负担一群人的生计,他是强者,却面临无马参赛的危机。
哥哥的马厩是阿学的庇护所。阿学调教好「云龙」,「云龙」要再度出赛。等待「云龙」重新出赛的过程,导演根岸吉太郎彷佛把我们置身在挽马的障碍坡前(注3)──女骑师在障碍坡前让「云龙」停下来,马匹不断储备战力,激发最高的爆发力冲向终点。一个失败的弟弟,把女骑师和哥哥推向成功高峰。

平静的雪

罗青在《诗的照明弹》一书中,讨论一首纪弦的诗,诗名叫做《足部运动》,这里摘录两段与大家分享:

试伸出左足探,
试伸出右足探,
试同时伸出双足探,
苦闷的、焦渴的、烦乱的。

然而只有空气。
只有空气,没有消息。
什么消息也没有啊!

罗青分析「苦闷的、焦渴的、烦乱的」的作者,追想「运动的目的」,一心一意想探索出一些东西来。然而,作者所找到的只有维持生命的「空气」,并没有指示生命意义或说明未来生灭盛衰的「消息」。「足部运动」一方面代表了诗人的追寻,同时象徵世上所有东奔西跑、营营为生的人群。(注4)
我们几乎要以为「雪」等同于纪弦诗中的「空气」,以为影片中这群人是营营为生的人群,以为导演不给我们些许说明未来生灭盛衰的消息…然而,这时出现了雪球。
弟弟堆起雪球,把雪球放在屋顶上,看著雪球,祈求上苍。弟弟走出自己的世界,回头面对自己的债务;哥哥忽然领悟柔能克刚的道理:谅解融化了人与人之间的成见。
雪终于给我们平静的感受。

本文图片皆由佳映国际娱乐提供
--------------------
注1 根岸吉太郎,《向雪许愿》(What the Snow Brings),日本,2005年。
注2挽马是北海道的传统赛马,马匹必须拉著钢铁制的撬,驮著在撬上加的重物(约500公斤)进行比赛。(资料来源:佳映国际娱乐)
注3挽马的竞赛跑道两百公尺,中间设有两处障碍坡。马匹出发后,先抵达第一个障碍坡,高一公尺,经过一段平坦路后,还必须再接受一公尺半障碍坡的挑战。(资料来源:佳映国际娱乐)
注4 参见《诗的照明弹》,尔雅丛书79,页35-48。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snow.swf{/rokbox}
週四, 23 八月 2007 19:23

祈求

燃燒的雪

《向雪許願》(註1)這部電影在北海道拍攝,但是觀看的感覺熱多於冷:屋內暖爐的熱氣布滿整個空間,賽馬場上的叫嚷聲不絕於耳,賽馬奔躍有如熱浪襲來,訓練馬匹參加輓馬(註2)的熱情,馬廄工作人員吃飯時又笑又鬧…
當我們凝望劇照上的人物時,感覺時間似乎是靜止的。但我們觀看影片時,思緒卻被一波波激盪著。弟弟阿學(矢崎學)回北海道投靠經營馬廄的哥哥,弟弟常在雪地上的仰望,看來寂靜無聲,然而閃過我們腦子的問題不斷:為什麼阿學要回家?為什麼離婚?公司為什麼倒閉?他怎麼看待自己的人生?潔白無言的雪無法給我們平靜的感受。
於是,雪的第一個意象讓人全身「沸騰」,彷彿連屋頂上的積雪都在燃融,指向某種迷魅。

殘酷的雪

雪的第二個意象是殘酷。在被棄置的橋樑下,女騎師牧惠指著橋樑告訴阿學,她說有一天她找不到這座橋,因為大水一來,整座橋全被雪淹沒了。雪覆蓋人類的努力,連引以為傲的成績都頓時失去蹤影。
劇裡的每個人都害怕失敗,正如萬物害怕被雪崩侵襲。
馬廄裡的賽馬「雲龍」象徵成功過,但陷入失敗泥淖的人,就像阿學。阿學在東京闖事業,但現在失去一切。回家後他照顧「雲龍」,鼓勵牧惠——一個從來沒有贏過比賽的女騎師。哥哥管理馬廄,負擔一群人的生計,他是強者,卻面臨無馬參賽的危機。
哥哥的馬廄是阿學的庇護所。阿學調教好「雲龍」,「雲龍」要再度出賽。等待「雲龍」重新出賽的過程,導演根岸吉太郎彷彿把我們置身在輓馬的障礙坡前(註3)──女騎師在障礙坡前讓「雲龍」停下來,馬匹不斷儲備戰力,激發最高的爆發力衝向終點。一個失敗的弟弟,把女騎師和哥哥推向成功高峰。

平靜的雪

羅青在《詩的照明彈》一書中,討論一首紀弦的詩,詩名叫做《足部運動》,這裡摘錄兩段與大家分享:

試伸出左足探,
試伸出右足探,
試同時伸出雙足探,
苦悶的、焦渴的、煩亂的。

然而只有空氣。
只有空氣,沒有消息。
什麼消息也沒有啊!

羅青分析「苦悶的、焦渴的、煩亂的」的作者,追想「運動的目的」,一心一意想探索出一些東西來。然而,作者所找到的只有維持生命的「空氣」,並沒有指示生命意義或說明未來生滅盛衰的「消息」。「足部運動」一方面代表了詩人的追尋,同時象徵世上所有東奔西跑、營營為生的人群。(註4)
我們幾乎要以為「雪」等同於紀弦詩中的「空氣」,以為影片中這群人是營營為生的人群,以為導演不給我們些許說明未來生滅盛衰的消息…然而,這時出現了雪球。
弟弟堆起雪球,把雪球放在屋頂上,看著雪球,祈求上蒼。弟弟走出自己的世界,回頭面對自己的債務;哥哥忽然領悟柔能克剛的道理:諒解融化了人與人之間的成見。
雪終於給我們平靜的感受。

本文圖片皆由佳映國際娛樂提供
--------------------
註1 根岸吉太郎,《向雪許願》(What the Snow Brings),日本,2005年。
註2輓馬是北海道的傳統賽馬,馬匹必須拉著鋼鐵製的撬,馱著在撬上加的重物(約500公斤)進行比賽。(資料來源:佳映國際娛樂)
註3輓馬的競賽跑道兩百公尺,中間設有兩處障礙坡。馬匹出發後,先抵達第一個障礙坡,高一公尺,經過一段平坦路後,還必須再接受一公尺半障礙坡的挑戰。(資料來源:佳映國際娛樂)
註4 參見《詩的照明彈》,爾雅叢書79,頁35-48。
------------------------
佳映娛樂網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snow.swf{/rokbox}
週四, 23 八月 2007 17:35

I believe...

I believe that, for overcoming one’s problems, you have to let yourself be touched by other people‘s difficulties. Problems are far more bearable when they are shared. Sharing difficulties requires two skills: (a) being able to express your own problems, and to accept the help that other people offer to you; (b) take your share of burdens that are not yours, listen to the other as you would like to be listened to. For giving in the right way you have to learn how to receive; and for receiving in the right way, you have to learn how to give away.

I believe in exchanges and cross-currents – among people, nations and cultures. I learnt a lot just by working together with volunteers from other countries. I learnt a lot, first because they were coming with new ideas and experiences. But I also learnt from them because I had much to teach them. Some young foreign volunteers arrive with pre-conceived ideas about China, their life experience is somehow limited, or they might encounter psychological problems. Sometimes, they come to help, and they are the ones who need help. But when I was accepting the situation as it was, they were also bringing me something – not always what they thought they were bringing, but this does not matter so much. Maybe, we never know whatwe are truly giving to other. In any case, this is through exchanges, through mutual transformation that we are progressing together, that humankind as a whole is moving forward.

I believe in diversity. Diversity of our cultures, our habits and ways of life, of our experiences - this is the stuff that makes our life richer, this is what allow life to continue to flow. I do not like uniformity. I love variety, movement, the overflowing of colors and opinions.

I have much faith in local communities. I find it wonderful when I see a neighborhood that helps the weakest in the community, and which is able to organize celebrations, to develop its common project, its dreams, or which takes care of a little park or of anything that becomes a symbol, a common good. I believe that by developing our neighborhood relationships we will be able to develop our diversity to the fullest. I am sad when I see how much local communities look as if they were one and the same. I have a dream: to see all neighborhood, villages and townships of China developing a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that would truly be their own.

I believe that it is our duty to carefully manage our natural resources, not wasting water, changing our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 model, respecting natural equilibriums, preventing deforestation… I am confident that China will be able to show the world the example of an economy accounting for Humankind’s and Nature’s frailties when it builds on its diversity and its local strengths. In my view, taking care of the weakest among us and respecting natural equilibriums is part of one and the same struggle.

I believe that we are all « becoming » ourselves. We need to trust each one of us, starting by our very self. We are able to overcome our limitations, we are perpetually changing and evolving. I know that I still have much to discover, that I am still on the road. When I discover other people’s riches and make them a part of myself, I am “becoming myself.” I hope that, at the end of the road, “Myself” will feel in full communion with all those I will have met along the road.
================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ed_xiangxin_en.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39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