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六, 25 八月 2007
週六, 25 八月 2007 21:32

变成你自己

我写这一篇文章,灵感来自一位法国哲人的思索,他叫做马赛尔·雷高(Marcel Légaut, 1900-1990)。他本来在大学教数学,后来放弃了自己的研究工作,到法国西南部牧羊,专注反省灵修的意义。他不但反省当代社会与科学的关连,而且积极探索追寻他者的灵修体验。

追寻自我的绊脚石

有一个奇妙的追寻过程,步步出乎意料,这个过程叫做「变成你自己」。投身这样的旅程可说是当一个人最本质的体验。那是一趟孤独的旅程,但这样的旅程超越了个人的向度,某个程度上来说,个人的抉择牵动著全人类的命运。即使隐而不宣,每个人正推展著人类的本性。
最近几十年来,实践「变成你自己」的行动有了新的意涵、新的意义以及新的无偿观(不求回报的观念)。为什么呢?长久以来,甚至打从有人类开始,对于追寻自我,似乎都有制式的流程、固定的答案,免于为自己的人生下决定,不禁框住了我们生命的舒展。

宗教定义个人

这些制式的答案基本上都有宗教的影子。宗教信仰有时让人豁免于询问生命的意义。宗教形塑神的概念──有的称之为上主,有的称为神仙,有的称为神灵,有的称为菩萨,而个人就被所属的宗教教义所界定。上天启迪我们的眼界,也让我们惧怕,我们随著上天的存在而存在。即使在今日,每当人们遭逢危机时,最先想到的就是询问上天的旨意,因为祂知道一切,因为祂无所不能。
然而,认识自然法则的社会以各种方式质疑千年文明所形塑的神。神的存在不若以往,这个转变深刻而广,使得我们更新神的形象:神之所以存在,是经过个人的探索而被确认,而非集体既有的约束。这是人类走向成熟的过程,如此更加接近生命的意义。为了来到神的身边,首先我必须成为我自己。

神在哪里?

人越认识时间无边而空间无际的宇宙,就越体认到自身的渺小与短暂。一个人好像无法抓住真实,宇宙的浩瀚使得我们失去了参考座标。我们在无限中显得卑微,我们失去了对人性的坚持,我们被剥夺了过去与未来。这种感觉通常会制造荒谬感,使得我们否定一切,尤其在面对死亡或失去亲人时最常出现这样的感觉。
理解神的存在与理解宇宙的存在,两者的切入点并不相同。造物者并不是宇宙的「因」(不管是第一因或是第二因)。换句话说,宇宙对我们来说已经超越了我们想像与理智,而神却比宇宙还要难去想像。我们不能从物质、宇宙去定义神,我们也不能从神的概念去定义人。我们不能给予生命一个「通用」的定义。
再者,宗教信仰坚持栽培人性,并且告诉我们作为人的种种,以及人性深处所散发的希望。我们不能不延续信仰的内容:即使在历史上因为宗教发生许多暴力与狂妄的蠢事,但我们应该聚焦在宗教如何探讨人本身的问题,同时传达信、爱、望的特质。换句话说,解释什么是真,宗教信仰并不过时,而且各宗教信仰以其各自的语汇谈论什么是人,并指出人在自我追寻过程中盲目与执拗的一面。

人在哪里?

人不能把自己当成观察物来认识。当一个人观察自己的时候,总是存有一份奥秘。当人观察自己的时候,以科学的角度来说「观察者」与「观察物」之间并没有距离。由此推之,我们可以说科学的发展无法道尽人的全貌。人类雅好思考的习性早已告诉我们人藏有奥秘,不能以客观的事实道尽。因此,若要回答人类存在的根本问题,例如人的本质以及宇宙中的定位等等,我们必须从下列三个问题著手,我们必须问自己:「我是谁?」「存在的理由是什么?」「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记忆:灵修体验的基础

「变成你自己」以及「生命意义」两者的追寻构成灵修探索的两道绳梯。决定投入的追寻者需要付诸全心全力,释放自己所有的才能,重新关注自己的过去与未来。在追寻自我的路上,重新提炼对过去的记忆,静观人生过往路上遭逢的点滴,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因为那是我们灵修生活的精神食粮。有时,过去某些时刻的记忆会特别鲜明。我试著捕捉这段鲜明的记忆之前的自我,明了自我的性情有何特质,何以织就这一段记忆。我们也看清自己如何品尝记忆之果,或是如何接受事实发生的后果。某些记忆,虽然沉重而残酷,经年累月地慢慢转换成自己重要的生命体验,体验到那个被召唤的我,要变成我自己…
人性圆熟的道路蜿蜒而崎岖,始终没有终点。我们以宽厚深刻的方式看待过去,人的意识就会将过去至今的体验统整为一体,并找到以前未曾发现的独特意义。在某些时刻,当我们提炼过去的记忆时,我们会看到过去生活的事件、情景、相遇彼此之间的关连。我们的视野让我们看到整体,随著「变成你自己」的飞箭往前射出。这是进入内心深处的新路径,重新探访内心深处,我们会有重大的发现,虽然我们身被宇宙与时间包裹,但我们的故事以及即将转变的自己超越了时间与宇宙的限制。
也许微不足道,也许难以置信,透过灵修体验,正在转变著的自己给予了时间、宇宙一个意义…我们内沉思与记忆的活动,呼唤出灵修的真实性,超越了科学所能定义的物质与生命定律。灵修的真实性依人的修行而有所不同,然而都在你内诞生、成长,从而指向他者。
个人生命意义的追寻使得我们与他者进入真正的合一。我们对灵修的真实性有更高更敏锐的关注,从而诞生一个眼光。这个眼光让我们回归到全人类,对于他人的生存与体验更加关注。共享故事、共享体验,相遇和交流有了深刻的回荡。

迎接与顺纳

为了要变成我自己,首先我必须接受什么不是我。迎接、顺纳那些不是我的,我才能找到自我的方向。分辨什么不是我,迎纳什么不是我,我才能超越生物的限制与社会的命定,我才不会变成「正规产品」。展臂迎接差异,我才能自由地朝向自我发展。接受、忍让是人的天性,迎接、顺纳是灵修层次的精神活动。我必须迎接并顺纳社会真相、自然法则,才能与他人互动与相遇。当我深思熟虑,当我提炼过去的记忆时,我会与他人有深刻的交流,而这并不是因为机缘的偶遇,而是因为我内心早已培育了心灵沃土。
我们必须懂得在时间的洪流中,顺纳万事、迎接万物,但始终忠于自己。虽然社会大环境始终领先著我们,笼罩著我们,但我们还是可以培育批判的精神,并且意识到法律或是规章的存在等等。同时,在社会的范畴里,我们寻找个人与社会连结的方式,投身社会的方式,并以活跃的方式联系个人与社会的关系。
顺纳社会各个阶层,我们会与灵修探寻的前辈相聚,为架构美好社会的努力凝聚在一起。如此一来,人类的精神力量不但延续过去,也拓展未来。懂得顺纳社会各阶层让我们变得有创造力,懂得了解、尊重各阶层的差异,并学习在每个阶层内存在:当我们懂得什么是诠释,我们就会找到各阶层美好的一面。

我与他人的关系:痛苦与成熟

当我们与社会维系忠实而有创意关系时,这就有助于我们做决定,并找到自己与社会的依存方式。我们所做的决定,正是培育我们与他人相遇的沃土。我们与他人之结识有如开启一段旅程,我们必须不断往前探寻,虽然探索的过程可能充满了痛苦。当我重新阅读我的人生,当我重新整理记忆,不协调音随著协调音鸣奏,最坏的与最好的并肩而行,苦痛与混乱沸腾,刻划了最崇高的印记。也许我们认清了得不到爱的痛苦之源,体会到了为人父为人母的辛酸,但我们也体会到精神交流的喜悦,与他人真诚沟通的喜悦,因为每个人的来时路都是那么与众不同…在我们的人生路上,虽然学识、经验各有不同,但我们也会认识灵修父母,结识灵修子女…
当我们走向生命的尽头时,我们必须让我们的死亡变成一项高致的行为,照亮后人的追寻路…那就是迎接上主,重新阅览自我的人生,未来我将在死亡时刻与上主合一,祂在一个无法触及的世界,一个只能述说而无法解释的世界。当我死亡时,与上主合一,我播下灵修的种子,在世人的心中萌芽,超脱事物外象与因果论。静思与回忆,不论是悲是喜,都将人类灵修的思索传承下去,同时描绘人类生活相互依赖的特质。而每个人,或多或少,被祂所容纳,被祂所包裹;这份硕果是被看不见的那一位所接纳与创造的,硕果繁生其他硕果,人类走向成熟的灵修路。
我们必须有信心。即使我们需要品尝牺牲的苦痛滋味,我们内会逐渐找到完成感:当我们重新阅览过往时,我们不知不觉地觅得智慧,同时感到充盈、超脱,这是我们最初想都没有想到的。忠实地看待自我,我们会发现过去无法挽回的错误竟然有其价值,逐渐与自我完整地织合而为一。事过境迁,我们越能觉察到自己的错误,不过一旦我们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们反而感到释放而心平,因为生命神秘而深不可测。

舍弃·流动·新生

换句话说,弃绝所有、正视痛苦正是在为自己准备新生。当所有属于我们的或是不曾属于我们的都被夺走了,我们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存在。我们常常以物质与时间来定义个人,然而人的存在无关乎物质,无关乎时间。
当一个人真正地回想、反思自己的过去,他会发现自己现在的人生路和以前想的不一样,人生计划并不是一个死框架,他后来才会发现他高于原来的期盼。虽然停滞和错误形成了阻碍,但他内心不断自我培训和自我更新。如此,一步一步,计划随著流动,走向一体的人生,独特在天地之间…一个行动是一个印记,他催生的行动与他不无相关,但也不只是他的印记而已。人类催生一个超乎想像的事,用最多元的方式说,那就是神…神和人,两个奥秘,神在人内,人在神内。神行动的时候被给予了人,人在被给予的时候接纳了神。
人接纳神,人变成了自己。人变成自己的时候,人接纳神,神在我内思索。祂在我内合一,我与祂合一。人变成被召唤的自己,神通向了全人类。换句话说,孤独与独特以丰盛的方式遇合,这一张面容,没有人能质疑。

-----------------------------
(注) 请见马赛尔·雷高协会,地址如下:Association culturelle Marcel Légaut, la Magnaerie, 26270, Mirmande, France.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comeYourself.jpg{/rokbox}
週六, 25 八月 2007 21:26

我挣了三千元

2006年2月做到12月,我在温州玩具厂工作。一天3块钱。早上从7点到12点中午1点到6点。共挣了3000元人民币回来。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Workers_Su.swf{/rokbox}
週六, 25 八月 2007 21:22

我怕考不上大学

我今年18岁。我在盐源女子中学读书,高一升高二。我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供我和我哥哥读书,哥哥读大学。我害怕继续读书考不上大学会很浪费钱。我父母说去外面也是可以。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Workers_Maningning.swf{/rokbox}
週六, 25 八月 2007 21:20

第一次打工

我第一次打工,在深圳电子厂,手机充电器底座的连接工作。工作3个月,一个月700元人民币,不包括吃住。带回来1000人民币。上海好像比较可靠。我是零时工。如果一年做得好,可以升为正式工。我的梦想是帮助羊圈贫困老人见识这个世界。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Workers_LiHua.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40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