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文學
週四, 28 八月 2014 00:00

謝嘉嵐與自我追尋


法國作家謝嘉嵐(Victor Segalen, 1878-1919)撰寫兩部小說《天子》(Le Fils du Ciel)與《荷內.雷思》(René Leys),建構與解構屬於中國宮廷的神話,同時與自我追尋的主題密不可分。謝嘉嵐不懈追尋的是文學形式的挑戰,他描繪差異性的奧祕是法國文壇前所未見的書寫。

法國作家謝嘉嵐尋覓著異於己的文化中國與地理中國。透過《天子》與《荷內.雷思》兩部作品,謝嘉嵐談論屬於中國宮廷的神話。

在1999年的烈日中,我曾拜訪法國西北岸布列斯特(Brest)──謝嘉嵐的家鄉。謝嘉嵐曾經從這裡的港口出發,前往遙遠的中國。經過一個半月的旅途,1909年6月抵達北京。謝嘉嵐表示自己注定流浪,要見識、感受世上值得見識與感受的事物。到中國之後,謝嘉嵐深受中國的吸引,特別是北京城與光緒皇帝:北京城棋盤方格式的城市規劃與天壇圓頂兩者所象徵的「天圓地方」令他讚歎不已,他認為皇帝(天地間的主人)是此一象徵的最佳詮釋者。他曾說,北京是「我」的城市。1909年8月,謝嘉嵐開始構思《天子》的計畫,希冀撰寫滿清王朝光緒皇帝的故事,一部文學作品。在籌備的過程中,中國遼闊無邊的向度曾是莫大的憂慮,他擔心無法捕捉這麼廣大的地理與文化。謝嘉嵐也曾表明撰寫光緒需要膽子,他認為必須在中國住上兩個月或是二十年,才敢寫一本關於中國的書。

1910年,謝嘉嵐認識法國年輕人方莫利(Maurice Roy),後來方莫利成為《荷內.雷思》的主角。書中謝嘉嵐是主敘者,期盼藉由荷內.雷思進一步探究中國宮廷的一切。

在寫作前,謝嘉嵐必從事嚴謹的研究工作,搜集大量翔實的資料或詢問相關人士。經過沉澱、組織後,再加入文學的轉化與想像力,創作出不凡的傑作。虛構想像與歷史紀實如夢般交織。

在《天子》書中有三種字體,正體字代表受控於慈禧的史官紀錄,僅止於歌功頌德,黑體字為詔書,斜體字為光緒所寫的詩,揭露其內心感受。經由這樣的描寫方式,謝嘉嵐彷佛帶領我們進入神秘的清朝宮廷,並且讓我們經歷光緒皇帝的內心轉變以及自我追尋的過程。

在《荷內.雷思》一書中,荷內.雷思是使館區雜貨店老闆的兒子,無意間透露些許光緒生前的逸事。在主敘者苦苦追尋下,荷內.雷思漸次吐露宮內的故事:他是光緒的朋友、熟諳光緒的習性、成為隆裕的情人、光緒死後成為攝政王的朋友、隆裕並為他生下一子等等。主敘者本深信不疑,自認為越來越瞭解中國宮廷的內情。但後來疑點重重,於是逐漸懷疑荷內.雷思述說的內容,要求他拿出最後的證明。

在《天子》一書中,謝嘉嵐創造一個中國宮廷的神話,但在《荷內.雷思》中,謝嘉嵐卻又將它完全摧毀。在《天子》中,謝嘉嵐讓我們以為中國宮廷是存在的。而在《荷內.雷思》中,荷內.雷思扮演宮裡宮外的通行者,也是唯一能從「現在」通往「過去」的中介角色,但最後他隨著大清帝國的隕落而亡,一切終究成謎。因此,對主敘者而言,中國宮庭變得無可進入。謝嘉嵐以悲劇性的手法處理自我追尋的主題,細膩刻劃光緒、荷內.雷思、主敘者所遇到的困難與心境,這三個角色在兩部作品中因自我追尋的主題而產生交集:他們皆受其極限而苦、因超越極限而感到喜悅與再生。

自我追尋與穩固自我之間的關連為何?穩固自我是自我追尋的必備條件。穩固自我的要素有二,一為意識,一為責任。意識包括三個層面的意涵:對意識的覺知,對極限的覺知以及超越極限的覺知。作品中的光緒皇帝有著穩固的自我,他有追尋自我的意識,同時意識到自己的責任。然而,他卻無法為自己負責任。他的替身為他承擔責任,外人看光緒若似瘋子,悲哀的是他有清醒的意識,清楚明白自我的喪失。

某些人只想著超越自我的極限,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底限,這就是荷內.雷思遭逢的情境。荷內.雷思沒有穩固的自我,只想超越自己的極限,作出符合外界期待的行動。他隨著主敘者的提問而活,他意識到我的存在,但卻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自我。於是,自我與他者產生混淆。他意識到一個更美好的自我,但是卻對自己的底限毫無所悉。為了承擔自身的責任,他只好說謊。當他再也難以編謊的時候,最終走上自殺一途,選擇不負責任的自殺作為責任的擔當。

謝嘉嵐不懈追尋的是文學形式的挑戰,他描繪差異性的奧祕是法國文壇前所未見的書寫。文字雖然為我們解開謎題,但某種程度上卻無法真正呈現奧祕的全貌,反而將它掩蓋住。總有文字敘述不可及的奧祕,這就是語言的極限。盡言的小說就不是富神秘性的文學作品,每個時代都在不斷追探小說的極限。

【謝嘉嵐簡介】

維多‧謝嘉嵐出生於法國西北部布列斯特(Brest)。十六歲就讀布列斯特耶穌會中學哲學班,因雙親的殷切期望,走上學醫之路,於是進入波爾多海軍醫學院研讀。1902年,謝嘉嵐出發前往大溪地從事醫療服務。自大溪地歸來後,即打算選定遠東國家為下一個旅行的目標。他的朋友亨利.芒斯封(Henry Manceron)常描述中國的一切,讓他深感著迷,這位朋友對他前往中國的抉擇扮演要角。於是,謝嘉嵐決定再次展開異國探索,他先前往巴黎東方語言學院學習中文,1909年以海軍翻譯見習軍官的身分出發前往中國。

抵達北京後,謝嘉嵐不時寄家書給予留在法國的愛妻,常論及撰寫《天子》的計畫。1910年,他結識法國友人方莫利,後者透露不少深宮祕聞;透過文學的轉化,方莫利搖身變為小說《荷內.雷思》的主角。1914年2月,謝嘉嵐與友人組織考古隊,就中國古代碑文、雕像進行大規模研究,後因8月歐戰爆發,被徵召回法國,考古工作告停。之後,謝嘉嵐在布列斯特軍醫醫院服務,其間不忘創作。1917年再度前往中國,赴南京研究墓碑、雕像。

1918年謝嘉嵐返法,健康情形每下愈況。隔年5月21日,被人發現死於法國布列斯特雨勒瓜森林(la forêt de Huelgoat),身旁躺著一本《莎士比亞詩集》,頁數正翻至《哈姆雷特》。

畫作│笨篤 謝嘉嵐尋覓的是異於己的文化中國與地理中國。


週二, 06 五 2014 00:00

星空下的邀約

我最近翻譯一本小說。在翻譯的過程中,我常常回想起法國的種種,尤其是梵谷的畫藏在我記憶的扉頁。

梵谷對自身創作的省思收錄在《寫給弟弟奧多的信》(Lettres à son frère Théo)一書中。這本書信集由法國出版社葛哈瑟(Grasset)出版,揀選信的角度以梵谷的藝術構思過程為主軸:其中有梵谷寫的法文信,也有的是翻譯原荷蘭文信件而成。

梵谷喜歡使用法文,信中沒有一封是在埋怨,而是告訴弟弟自己將繪畫研究到哪個階段,哪一幅畫為什麼畫得很好,寫出個人對藝術與文明發展的反省,如何希望與同時代的畫家共同研究繪畫,並與弟弟(畫商)討論如何培養看畫的眼光。他還會列出清單,告訴弟弟他買了什麼畫筆、顏料等等。他寫的信語氣誠懇、低調,內容精確、詳實、細瑣。他的信比較像一份繪畫研究的散文式論文,而不是噓寒問暖的家書。這本集子的導讀作者查爾‧迭哈思(Charles Terrasse)認為梵谷不但是一個畫家,而且還是一個作家。

梵谷的一生歷經了兩次精神問題發作,專家推測他可能隱隱覺得第三次精神危機即將發作而選擇自殺結束三十七歲的生命。但是,他留給我們的畫作,卻充滿著生命的氣息與律動。十幾年前,我曾經拜訪艾克斯普羅旺斯(Aix en Provence),當地建築的外牆顏色與陽光深深留在我心中。今日的我,聽到杯盤交錯的聲音,想起吳冠中對《星空下的咖啡館》(Le café, le soir)畫作的回憶。《星空下的咖啡館》這幅畫確實是南法的風情畫,隨時邀請我們入座與朋友對談。

衷心希望具才華的創作者能夠繼續創作,不重演自殺的悲劇,僅以一首歌的段落感謝梵谷的畫給予我們的勉勵:「對著第一顆升起的星星祈禱,已經變成我的習慣。在黃昏時仰望的天空裡,滿心尋找你的蹤跡。悲傷落淚也好,歡喜雀躍也罷,你的笑容總會浮上心頭,我相信從你所在的地方看得到我,也相信我們總有重逢的一天而活著。」(《淚光閃閃》日文歌詞中譯)

繪圖 | 笨篤 (梵谷實際的病情至今仍是謎。)


更多探索,請見人籟論辨叢書八電子書苦惱的文明國度


週四, 02 九月 2010 14:31

書寫希望微光—小說家菲立普.克婁代專訪

以推理警探小說形式寫成的《波戴克報告》(Le rapport de Brodeck),很容易吸引讀者一探究竟。不過小說主角波戴克的人生,卻經歷了太多痛苦與悲慘,非但讓人閱讀時激起情緒波瀾,也令人難以承受。儘管「要讓故事發生,便得把角色放在極端的環境中」,然而本書作者菲立普.克婁代(Philippe Claudel)究竟為何讓全世界所有悲慘的事,都發生在波戴克身上呢?
 
 

週五, 01 十月 2010 14:50

台灣紀錄片導演列傳:朱全斌 VS 郭明珠

不同於劇情片作者經常出於個人創作的意圖來啟動與完成作品,拍攝紀錄片走的是另一條路。從拍攝緣起到執行,再到最後完成的定位,每部作品之間有著非常大的分歧。
 
 

週日, 27 三月 2011 17:18

那些推動筆耕的手

「少年天人菊寫作班」的同學又要出新書了。《人籟》想請負責授課的歐銀釧老師寫點感言,老師卻客氣地推辭著:「這次的主角是班上同學,不是我呀。」


週一, 28 三月 2011 15:23

山邊教室的靜謐時光:桃園少輔院

山邊的教室是這些孩子的暫居之地,也是他們學習重新出發的場所。

儘管他們身體的自由因過往錯誤受到局限,受創徬徨的心靈卻得以在此地安歇,發揮應有的潛能。


週一, 28 三月 2011 15:19

讓文藝種子長成大樹

看見同學的潛力被激發,播在他們心中的文藝種子慢慢長成大樹,

是林秋蘭院長在這裡工作覺得最開心的事!


週日, 27 三月 2011 17:18

那些推動筆耕的手

「少年天人菊寫作班」的同學又要出新書了。《人籟》想請負責授課的歐銀釧老師寫點感言,老師卻客氣地推辭著:「這次的主角是班上同學,不是我呀。」

最後,她提供了幾篇記述學生上課時的文章:「我想說的話大概都在裡面了。另外,還有好些朋友在出書過程中幫了很多忙,希望也能讓讀者看見他們的用心與慷慨,」她誠摯地說。


週日, 27 三月 2011 00:00

在文字田裡耕種:少年天人菊寫作班與桃園少年輔育院

2006年十二月,《人籟》推出〈故事監獄〉專輯,與長期致力於監獄寫作教學的歐銀釧老師合作,藉由呈現受刑人與更生人的文字,試圖讓讀者看見罪行背後的「人」與故事。

 

 

 

2010年秋天,歐老師告訴《人籟》,她任教的「少年天人菊寫作班」即將出版新的作文集《在文字田裡耕種》,集合了桃園少年輔育院這個山邊教室裡同學生活與心情的點點滴滴。既然這次敘事的主角從成人換成青少年,那麼他們筆下的風光與創作時的心路歷程,與前次專輯相較又有什麼不同?

 

 

 

 


週一, 14 二月 2011 15:31

海洋文學家---夏曼‧藍波安(Syaman Rapongan)

2011第三屆「生命永續獎」得獎者-夏曼‧藍波安(海洋文學作家)Syaman Rapongan 簡介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2011_life_award/syaman.jpg|}images/stories/2011_life_award/Syaman.swf{/rokbox}

夏曼‧藍波安,蘭嶼達悟族人,以文字書寫他的民族與海洋的親密愛戀關係。

作為一個以海洋文學為職志的作家,他的書寫是以生命與身體真實投入的實踐歷程。

不論是閱讀他的作品,或與他對話,都會深深為他所吸引,不由得期待能認識影響他文學思想背後的海洋文化。


週四, 02 九月 2010 14:31

書寫希望微光—小說家菲立普.克婁代專訪

以推理警探小說形式寫成的《波戴克報告》(Le rapport de Brodeck),很容易吸引讀者一探究竟。不過小說主角波戴克的人生,卻經歷了太多痛苦與悲慘,非但讓人閱讀時激起情緒波瀾,也令人難以承受。儘管「要讓故事發生,便得把角色放在極端的環境中」,然而本書作者菲立普.克婁代(Philippe Claudel)究竟為何讓全世界所有悲慘的事,都發生在波戴克身上呢?


週四, 01 四月 2010 00:00

書評:永遠的齊老師.永遠的文學

風和日麗的那個午後,在「爾雅書房」,我第一次見到齊邦媛老師。她的《一生中的一天》剛出版,出版社為她舉辦新書分享會。書是出版人隱地和作家陳幸蕙幫忙編選的。

 

發佈於
書評

第 1 頁,共 2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17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