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六, 14 十一月 2015
週六, 14 十一月 2015 11:07

上海斯文里的聆聽與追憶

撰文青樂

攝影青樂空:斯文里藝術展一景

這條老弄堂有個極為文雅的名字:斯文里,又以路(今大田路)為界分東、西斯文里。不知緣由的人難免覺得怪異有趣,以為這斯文到了洋涇浜的上海,也可以有東西之分。倘若略略留心下這弄堂的過往,改東、西之,於斯文里而言或顯貼切些。

據資料記載,1914(民國3)一位英籍猶太婦人阿谷向廣肇山莊業主購得此地,便陸續建造磚木結構二層石庫門舊式里弄房,至1920-1921年竣工時,已建成700餘幢。不久,猶太婦人家境衰落,遂將所有房地產相繼出讓給通和洋行及益豐洋行。後據稱業主賭博又輸給了斯文洋行,新業主重新命名了這弄堂,於是就有了東、西斯文里。斯文里最初的房屋設計確實稱得上雅致:巴洛克風格的雕花門楣襯托著黑漆大門,一雙門環呼喚著屋主,推開門,一個小小的天井,底層是客堂間,廚房緊接在客堂間之後,二層對應客堂間的位置是相同面積的臥室,對應廚房的則是亭子間,亭子間上有曬臺,既可晾曬衣物,亦可料理花草。最初的住家,據說都是當時的中產階層。只是,安逸舒適的生活,常常脆弱不堪。抗日戰火雖未蔓延至此,大批難民的湧入將獨門獨戶的院宅變成了七十二家房客,將斯文與優雅掃蕩出了生活的空間。於是,生活被擠壓成了生存。

生存,雖然充滿艱辛,卻同樣賦予老弄堂鮮活的生命:可以是老人家不經意的點滴回憶,也可以是小夥伴清晨相約上學時的一聲召喚;可以是下班時分各種飯菜香的撲面而來,也可以是弄堂口散發異味的垃圾筒;可以是鄰里間的閒言碎語,也可以是深夜裡悄無聲息的一抹燈光;可以是對幾條馬路外高層公寓住家們的豔羨與嚮往,也可以是一家人腳碰腳擁擠一處的抱怨與溫暖……

但是,這些都不足以決定老弄堂未來的命運,特別是在通往發展之路上,一切都可以推倒清空,即便是生存空間,似乎也不值留戀。2013西斯文里已被夷為平地,如今仍在建工地;東斯文里的居民也陸續搬離,留下空蕩蕩的宅子,白日裡,帶著相機的遊客遠比住家多。

一切似乎已臨近尾聲。

20151017日晚68點,一位來自法國的建築師馬傑明(Jérémy Cheval)為這弄堂策劃了出別致的落幕——空:斯文里70位海外藝術家以東斯文里為空間,在2個小時之內,以各種形式創作並展現他們對於上海弄堂的認識與感悟。藝術家們與他們的作品猶如夜空的螢火蟲,短暫的閃爍在這黑幕下的空間,重新詮釋著老弄堂裡的某個生活場景,為藝術家本人,為特地而來的觀者,為在場的所有人留下刹那抑或永久的回憶與遐想,疑問與深思,歡笑與感歎……

斯文里的落幕是反思後的刻意,卻把落寞與熱情,現實與虛構,過往與未來自然地交織起來,如同有著深淺紋理的羊毛氈布,與光鮮無關,卻彌漫著斯文的質感。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8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760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