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中,寻找欲望容颜

by on 週日, 14 三月 2010 評論

年度垦丁春吶,大批年轻人透过网络与手机的链接,前往南台湾的海角七号。在绵延数公里的车阵中,警察大举展开毒品临检,而且活动尚未开始就大有斩获。这样的结果,似乎让人觉得这些春吶的参与者若没有兴奋药物的协助,就无法尽兴……。

「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既然人生苦短, 借着物质自我麻醉放松身心,寻求精神层面的满足,也不伤害别人,难道不行吗?记得国小时只要吸烟,就会被归为不良少年;然而经过时代的改变,只要是成人,吸烟似乎已无关品性与道德问题。

随着欧风东渐,无国际的地球村内,在西方已经司空见惯的大麻正于台湾方兴未艾。对于吸毒者的认知也从罪犯变成病患,处置上则从法官判定禁锢监狱,改由精神科医师在封闭病房,施行药物及心理方面的强制治疗。近十年来,台湾司法当局对海洛英滥用者的态度亦从逮捕拘禁、到提供交换安全针剂,演进到政府补助的美沙东替代疗法。这些都可以看出,关于毒瘾管制,主管机关也正在寻求一个双赢且务实的方法。

基于人的坚强赌性,从西方到东方纷纷成立赌场,不仅带来观光资源, 还开发就业机会。把钱留在台湾的澎湖博奕公投失败了,但想赌的人依然会搭飞机到澳门、马来西亚、韩国等地,满足赌瘾的心灵需求。

而以网络成瘾来说,过度投入虚拟世界,的确会严重影响生活作息。尤其在线游戏就占据了很多学子的时间,导致他们沉迷网络,家长也无法管教;这类事情可谓层出不穷。如此不禁令人感叹:曾几何时,离开计算机开始变得困难重重?于是治疗网络成瘾的各种课程与住院戒治随之兴起,希望帮成瘾者找回真实正确的人生。

瘾的概念从传统的吸食、注射非法药物,演进到无法抗拒计算机诱惑;从社会黑暗面的生存挣扎,转为堂而皇之进入白领阶级上班时玩开心农场——瘾正看似一步步操纵你我的心灵。



无法抑制的强迫行为

「瘾」是脑神经系统一连串的化学作用,表现出来就是无法抑制的行为。像是每逢百货公司周年庆,购物狂便无法克制欲望,而去买很多可能用不到的东西。有些贵妇家中名牌包堆积如山,终身可能都用不完,还是要买。她们购买的目的在满足买瘾的需求与被销售人员服务的感觉,而不是物质的需要。

一般人认为运动是好事, 但有时这也会成瘾:爱跑步的人,总是知道何时有路跑。从在假日清晨、交通管制时开始活动,渐渐跑到外县市、甚至搭机出国,只是为了要跑完同样的距离。没兴趣的人觉得很无聊,有兴趣的人则因全身瘾的细胞活跃,一次又一次地期待路跑的来临。


很多成就需要瘾来维持,而瘾也是一种强迫式的意念与强迫式的行为,缔造出许多成就与懊悔。医学把瘾视为脑部系统活动的一部份,心理学将其归为自我无法克制的结果,社会学则期待人的行为能符合大众所能接受的规范,过度的话便有上瘾之嫌。

认识物质成瘾

社会大众对瘾的认知,多半以负面印象居多,认为瘾是一种过度的欲望,会导致不良的后果。然而一种行为究竟要到何种程度,才会被认为是上瘾?以药瘾为例,精神医学会从生物学、心理学及社会学三个层面,来诊断评估与治疗成瘾的相关问题。美国精神医学会把容易导致成瘾的药物或毒素称为物质(substance),共分成十一类:酒精、安非他命或类似交感神经的刺激剂、咖啡因、大麻类、古柯碱、幻觉剂、吸入剂、尼古丁、鸦片类、天使尘(PCP)与镇定剂(催眠剂、抗焦虑剂)。此外还有许多药物也会造成健康问题。这些物质衍生的疾病,在精神疾病分类诊断中属于物质关联疾患(Substance-related Disorders),至于其症状表现常与用药剂量相关,通常在减低剂量或停用之后症状即消失。

ZhangJunWei_Aspects_of_Addiction2成瘾物质作用的主要部位在脑,不同药物会在脑的不同区域产生作用。药物在脑部某些区域产生的强化刺激效果,会引发愉悦感。人体一旦体验到这种愉悦感,就会成为继续用药的一种动因。物质关联疾患可分为两大类:物质使用疾患(物质依赖及物质滥用)及物质诱发之疾患(物质中毒、物质戒断、物质诱发之谵妄、持续性痴呆、精神疾患、情感性疾患、焦虑性疾患、性功能障碍、睡眠障碍等)。

物质依赖(Substance Dependence)是一般大众所认为的成瘾,其结果将会造成一些认知、行为及生理上的症状,而这些症状显示成瘾者不顾已有的明显物质关联问题,仍继续使用该物质,并对此产生强烈的渴求现象。从生理学来看,这些行为已经严重危害到健康,但上瘾者仍不顾危险;在社会功能方面,上瘾者就算已经严重放弃或减少重要的社会、职业与休闲活动,仍然无法戒瘾。


物质戒断(Substance Withdrawal)的基本特质则是大量而长期使用某种物质后,一旦停止使用该物质,便会发展出此物质特定的适应不良与行为改变,并伴有生理及认知变化。通常药瘾者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渴求药物、或是产生戒断反应,都容易发生危险与冲突。



反复落入瘾的迷沼

好奇常常是药瘾者第一次使用成瘾药物的主要原因,然而药瘾者常与忧郁及反社会型人格有关。药物中毒、长期使用与戒断不断等行为,反复在药瘾者的生活里循环,尽管他们宣称自己能够在任何时候停止吃药。酒精和药物滥用会改变人的心智以及内在控制力,使其进入一种混乱和歪曲的非真实世界中。滥用酒精或药物的人会觉得生活迷惑、激动、可怕,也会并有思考障碍。在情绪上,药瘾者会出现戏剧性的情感转变,在焦虑、淡漠、忧郁、逸乐与愤怒间流转。在知觉上,妄想、错觉和幻觉常导致错误危险的判断;唐朝诗人李白水中捞月而死,不知是否与大量饮酒有关。在行为上,像是刺激性的大麻能增进性欲、安非他命能增加活动量并减少食欲,至于安眠药则能解除失眠的痛苦。然而借酒浇愁愁更愁;药效过了,戒断症状开始,又是新的循环。



绘图/沈秀臻

本文为节录, 完整内容请见20101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67_small 想知道更多关于上瘾这个现象背后的奥秘,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Jun-Wei Zhang (張君威)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健康促進與衛生教育博士候選人,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精神醫學研究員。現職國軍北投醫院神科主任,著有《精神醫療的美麗境界》一書。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96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