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藥物相對論

by on 週日, 27 十二月 2009 評論

在台灣,有許多藥品都被政府列為禁藥,並冠上「毒品」的稱號,例如大麻、安非他命或是搖頭丸等。有人認為這是西風東漸的「遺毒」,但在西方的語言裡,並沒有「毒」這種明顯帶有負面意味的說法,而是將這些所謂的「毒品」歸至「藥物」的範疇。華人所謂的「吸毒」,事實上包含了西方文化中「濫用藥物」和「服用禁藥」的概念。

此外,「毒品」的說法和現代華人深層心理還有另一個密切連結: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重要問題之一,就是在鴉片戰爭後,將鴉片構築為帝國主義掠奪中國經濟、侵略國家主權的象徵,又視其為毒化民族健康、剝奪生產力,使中國人淪為「東亞病夫」的兇手。這樣的歷史過程造成至少兩種後果:第一、鴉片戰爭前後,鴉片以及類似藥物開始都蒙上了「毒品」的污名,使得吸毒與販毒者都遭到歧視與懲罰。第二、毒品問題逐漸變成民族主義與國家權力的工具:國家為了顯示自己的現代化,關注國民健康與公共衛生,遂以「毒品」會傷害身體為由而查禁「毒品」。因此國家得以對人民的身體、個人隱私和最細微的行為細節進行監視與控制,同時也藉此擴大自己權力的範圍、深度與細密度,進而深入滲透社會網絡。

從「毒品/吸毒」這樣的語言與背後意識之沿襲來看,台灣仍與其他華人地區一樣,深陷於中國民族主義對毒品的文化建構裡。基於理性思辨,我們應該拋棄「毒品」和「吸毒」的說法,改從「藥物」的角度來審視這些會影響或改變心理狀態的藥品。


從「毒品」到「放心藥」

為了保持理性中立的討論態度,我們將大麻、LSD、安非他命、MDMA等家族藥物統稱為「放心藥」(psychedelic drugs)。之所以將psychedelic翻譯為「放心」,乃是因為這些藥物可以造成心靈意識的變化,讓人得以依從己心、自由翱翔,達到天人合一的地步。至於不用俗稱的「迷幻藥」之名,乃是因為放心藥雖然有時也會產生「迷幻」的感覺,但是同時也會造成狂喜等諸多情緒;換言之,「放心」一詞可以涵蓋服用此類藥物後各種可能發生的意識狀態。再者,「迷」與「幻」都有某種負面的含意:「迷」暗示當事人喪失自主性,「幻」則否定放心藥可能造成實質轉變,然而這兩點都不是事實。放心藥的迷幻狀態乃是自主的放心、是真實的心靈改造,就像讀書、聽音樂、坐禪等活動一樣真實。

許多以非理性恐嚇為手段的主流團體說:放心藥物會對身體產生不良的副作用,所以要稱它們為毒品。但是他們所依賴的「科學研究」常常是道聽途說,因為放心藥的科學研究或證據本身可能有問題。同時,他們並沒有指出放心藥的副作用是在何種條件下出現、或是使用多久才會有副作用。眾所周知,所有的藥物都有副作用, 而所謂「副作用」其實根本就是一種「作用」,只是依照我們服藥目的來定義而已。何以單單抹黑放心藥為「毒品」呢?再說,MDMA(快樂丸、搖頭丸等)或大麻的副作用,一般均認為比起許多其他「正當」藥物要小得多。即使有可能讓人上癮,但是和酒精的「上癮性」、「傷害腦細胞」相比,後者顯然沒有被當成毒品禁絕,反而成為國家的重要稅收來源。更有甚者,改變身體化學的大多數藥物,往往比改變心理化學的藥物(即放心藥)更「毒」,但是國家與社會主流卻總是選擇嚴 厲管制放心藥物。



盡情追求心靈奧秘

NingYingBin_PsychedelicDrugs2這種選擇性的管制還可以更進一步來觀察:首先,不只放心藥可以造成「放心」狀態,還有很多作為也可以造成放心狀態。如果我們只討論心靈或意識的迷幻狀態或知覺轉換這種放心現象,那麼除了服用放心藥物能造成這些狀態外,性、失戀、誦經、飲酒、催眠、高速奔馳、視覺光影的奇異變化、嗅覺的不尋常刺激、前衛的多媒體藝術等活動,都能造成迷幻的效果。如果國家法律禁止放心藥,是為了禁止放心狀態的存在,那麼也應該同時禁止其他導致放心的作為。

其次,放心或迷幻心靈的狀態非但不是罪惡,反而是值得追求的狀態。自古以來,人類不斷利用許多手段(如修行、宗教儀式、重複身體動作、魔音狂舞的狂喜等) 來變異心靈狀態以達成「放心」的境界,有些更藉助放心藥物來和內心深層、社群、神祇以及宇宙溝通。在發明化學合成的放心藥之前,過去的人主要藉助自然的放心藥飲食——例如煙草、酒精、咖啡、茶、某些特殊植物(像蘑菇、大麻等)——以及提煉植物的放心藥物(如古柯鹼、鴉片)來達到「放心」狀態,而這些自然的放心藥也都曾在不同的社會與時期中被查禁、被視為「毒品」。

到了一九六○年代至七○年代,新放心藥物(如LSD)不但大放異彩,放心藥也首次被引入社會批判和反抗主流的次文化(又稱「反文化」)。一部被湮沒的「放心」歷史傳統在世人眼前豁然開朗;放心藥、音樂(舞)與性解放在那個年代結合,大大地豐富了反文化運動的深度。反文化的英雄們提倡利用放心藥來探索內心與宇宙的奧祕,視其為航向心靈銀河的太空船。放心藥對意識的變異作用則被視為人類心靈進化的契機,因為它能開發心靈潛力或集體潛意識等過去人類無法觸及的奧祕,幫助我們更容易獲取宇宙宗教經驗,藉著科技(放心藥)而促使文明進化邁向一個新階段。如此的核心要求至今仍然有效:人類有權使用放心藥進行心靈拓荒、開發心理經驗,進而得到快樂愉悅、精神昇華、自我認同、社會團結(與他人打成一片)、形塑生活風格(「玩耍藥」作為一種生活方式)。「放心」是人權,更是 身心自主權。我們有權利「放心」,也有權利使用放心藥!




繪圖/Erich Ferdinand


本文亦見於2010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上癮

No67_small

所謂的「放心藥物」為何總是受到嚴格管制?我們又該如何「放心用藥」?欲知詳情,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37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