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忙前,請聽我說!


莫拉克颱風來襲後兩天,當時屏東沿海災區仍是水深及胸。位於清華大學的清華學院辦公室接到消息後,隨即聯繫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與長老會的佳冬教會,瞭解當地的災情與需求,並透過網路招募志工。三天後,志工團體「竹蜻蜓工作隊」(以下簡稱竹蜻蜓)的兩個梯隊就分別前往佳冬和林邊參與救援。

個別的熱情需要透過良好的組織運作,才能形成具體有效的能量。此次八八水災的救援,只有少數大型志工團體如慈濟、佛光山等,具有從地方到全國的完整網絡,幾乎可以獨立運作。至於其他小型志工團體該如何有效動員參與災後救援,竹蜻蜓的經驗,可望提供一些具體作法。


建立區域平台,長期參與

首先,志工可以建立區域性的平台;區域可大可小,重點在提供熱心人士一個容易參與的管道。這種動員由於組成分子差異較大,活動起來更有彈性,也更能配合當地需求。

再者,災區需要有組織、可長期參與的志工團隊。以林邊為例,當竹蜻蜓來到駐紮地新埤國小,很快就與當地籌畫救援的團隊確立兩點共識:一、個別來林邊參與救災的志工,由竹蜻蜓協助組織,以減少在地團體的負荷。二、竹蜻蜓在新竹持續動員,以期突破週末假日工作人數眾多,但週一到週五卻乏人問津的窘境。

當災區在地團體可以自行籌畫救災,外地團體最重要的角色,便是組織志工帶入災區,配合對方推動救援。但災區如果缺乏有組織能力的在地團體,外來的志工團隊便需深入災區和居民互動。


因應地區情況,調整工作方式

以林邊的救災工作而言,物資補給與救災一概由東港溪協會處理,竹蜻蜓只需配合即可。但在佳冬,情況卻是大不相同;這裡的外來志工一切都要自己來。

竹蜻蜓在佳冬每天都與各村村長保持聯繫,視情況邀請熟知訊息的村民,對志工解說與指導,在過程中建立信任與互助。物資補給則從新竹本部支援,持續運到災區。由於後勤的及時補給,使竹蜻蜓成為少數能順利進入佳冬積水區的志工團體。當時帶隊的教官與管制交通的軍方人員一同協商工作區域,而國軍大型機具清過的地方,就由志工以人力接續。


發展信任與互助的機制

信任與互助的機制,是從外地團體與在地住民的相互關照中發展而成。例如竹蜻蜓在佳冬時,就會先將工作器具運送至當地居民設立的指揮中心。然而當志工抵達現場,卻發現這批工具所剩不多。他們本想追討物資,但隨即注意到:這個由村為單位,以村幹事來管理的指揮中心,其實最能瞭解當地居民的需求,還能以居民名冊作為物資調度的標準。

事實上,佳冬民眾的物資需求與外界供給有相當的落差;有能力提供資源的單位並不清楚民眾的實質需求,也無法有效發放物資。竹蜻蜓在與當地住民互動的過程中,發現這間指揮中心是個有效的中介機制,便立刻運送大批清淤用機具到佳冬,並聯繫中心的周大哥前來商議配送。


珍惜災區給予的學習機會

周大哥趕到後,看著物資,不可置信地問:「這些都是要給我們的嗎?」竹蜻蜓的夥伴回答:「是啊!這些你們需要吧!」周大哥轉頭擦去眼角的淚水,很大聲的說:「對,這真是我們需要的,謝謝你們!」後來這批工具還提供給所有協助清淤的人員,包括駐紮的軍隊以及其他的志工朋友。

這個民間指揮中心沒有在網路上曝光,而是透過對當地的觀察與聯繫得知。像竹蜻蜓這樣的外地團體,若非經由當地居民協助,很難發揮功用。「不要認為自己是來幫助這些村民,要感謝這些村民願意接納我們一同工作,他們給了我們機會學習」是外來志工需要牢記的重要概念。


再次看見生命的可能性

災區救援工作並不只是救助者與被救助者的互動,而是生命與生命的碰撞;在這些碰撞中,志工得以重新看見生命的可能性。


{youtube width="350" height="280"}WUNkxKaWo_g{/youtube}

例如有位竹蜻蜓志工在堤防邊遇到一位阿伯(見上圖),得知對方需要協助清淤,便跟他回家,一邊清淤,一邊與其談話。後來發現阿伯是位癌症患者,家裡開金紙行,所有家當都毀於水災。即便如此,阿伯對未來還是很樂觀,而他的勇氣也震撼了年輕的學生。雖然只是短短兩天的工作,這段相遇卻改變 了當事者對災難的看法。


{youtube width="350" height="280"}7hZ-OAbbusI{/youtube}

還有位美髮店的阿姨(見上圖),被大水沖毀了工作的所在;不過她仍彎腰撿起泥水裡的髮捲,一個一個地耐心清理,並沒有放棄希望。這樣的毅力深深感動每一位志工,讓他們覺得再累都值得。


10月,竹蜻蜓的志工再度回到村莊探訪居民,透過口述整理村民在災難中的故事。這些長輩與他們口中稱許「細心」、「耐心」的孩子重逢,心中有許多感謝。因為當時看到如此殘破的家園,真不知該從何開始整理;這些年輕人可謂是他們重新站起的力量。「在河堤遇到這些孩子,他們鼓勵了我,面對困難的未來。」金紙行的阿伯這樣說。

原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在災難的當下相互疼惜,這是對年輕志工一次重要的生命教育。


重大訊息需要有效傳遞

災區訊息一日多變,加上大批人力進入,從而增加資訊傳遞的困難度。例如8月15日以前,屏東沿海的重災區還處於難以清理的狀況。大水把這裡養殖的魚群,全部沖到馬路上和民宅中。災後一週,各地積水漸退,但進入這片低漥地區仍有困難。大批魚屍在空氣中散發陣陣惡臭,如果被魚刺或釘子刺到,還得馬上打破傷風疫苗。熟知這些訊息的志工,遇到沒有穿著防護衣的居民,也會隨時叮嚀他們注意安全。

但問題不只在於這些訊息未能傳給民眾,相關補助方式與申請時效,對很多災民而言也是一頭霧水。有些不識字或聽不懂國語的老人家,與在災區清掃家園的青壯年族群,都很難接收到重大訊息。

針對這種情形,志工循線追查,發現由於政策常有變化,民眾對於混亂的補助情況相當不滿;一旦有政府人員來村裡說明政策,馬上被憤怒的群眾團團包圍。於是收容中心每天用國、台語各廣播一次重要訊息。但廣播系統在白天播放,回家清理的民眾不便收到情報。甚至有些災後就借住親友家的民眾,還因此錯過申請時間。


LiTianJianLuPeiYing_HowtoHelp2

保持在地聯繫,增進救災效率

這些問題的癥結非常複雜:因為災後救助金的申請與發放,很難有完善的作法。中央政府將款項交由地方核定與發放,但各縣市作法不一,所謂「居住事實」的認定,對村里長來說非常困難。另外,資源分配有時會過度集中於部分團體,像是被認定為低收入戶的家庭,反而比一般家庭更常受到照顧。還有一些弱勢群體易遭忽視,例如行動不便或重病的身心障礙者和老人,不僅無法進入收容中心,也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置。

也因為這樣,竹蜻蜓後來便採取不同的物資補給方式。九月後,鄉民陸續回家進行第二階段的清掃。志工遂以之前建立的信任關係為基礎,請廠商直接運送清潔用物資到村長手中,發放標準則依村民名冊,所有的物資都是一戶一份,免去申請等繁雜手續。

救災過程常有物資分配不均,或是不肖人士從中圖利的傳言;這種情況主要源於對當地需求缺乏瞭解。竹蜻蜓在佳冬的救災過程中,除了和村幹部保持聯繫,同時也進入收容中心,訪調其中的民眾,以獲得確實訊息。


以人為主體的災後救援

因為災區工作常會接觸受災民眾,傾聽他們的心聲,對志工是很重要的學習。許多民眾在表達時,條理未必清楚,若志工表現出不耐,對受災者無疑是二次傷害,而災民的不信任感也會很快傳開。

尊重災民的處境與需求,耐心聆聽與觀察,是志工團隊的基本準則,如此才能落實以人為主體的救災工作。不只現場救援,發放物資與災民的安置也要如此實行。因為災民的權利和自由不應受到歧視,也有權按照自身情況與特殊需要,得到保護和援助。任何人道組織在執行救援計畫時,若不能判斷災民實際需求,或無法達到救援標準,都應該公開救助情況,並請求支援。

此次莫拉克風災的相關救援行動、安置方式,乃至於物資發放等其他行動,常在實際需求與救災行動間產生落差。有鑑於此,所有的救援團體都該思考一個問題:「我們給的,是災民需要的嗎?抑或是因為我們想給而已?」以人為主體的救援行動,必須理解當地需求、謹慎評估、並提供災民參與決策的空間。如此救災與重建將不只是復原家園,更是邁向理想未來,創造更多可能的新契機。


相關資訊:「竹蜻蜓工作隊」的官方部落格——竹蜻蜓快報



照片提供/李天健、盧佩纓



本文亦見於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知道更多關於救災者的故事與經驗分享,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Li Tian-Jian_Lu Pei-Ying (李天健、盧佩纓)

李天健
2008年至清華大學推動住宿學院—清華學院。平日生活內容簡單,除了讀書,就是工作。

盧佩纓
生於台南長於台北。新竹教育大學美研所畢業。現任竹蜻蜓志工隊幹部。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81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