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水重生

by on 週日, 14 三月 2010 評論

 

2009年夏末的莫拉克風災,帶給南台灣極大的災害,也使得人們賴以為生的產業遭受嚴重摧殘,包括依賴土地而生的農林漁牧、需要穩定水源供應的製造業,以及依賴好山好水帶來消費的觀光業,都出現了災後失業潮——無地可耕、無業可做、無客人可服務。

災後產業的重建,不僅考驗著「恢復」這些居民原本的收入來源,同時也提供機會讓大家思考:什麼是我們要的「發展」。

過去的想法裡,「發展」就是「有(更多)錢可賺」,由政府帶頭,拼命以追求最高利潤為目的,策動各類「發展」計畫。於是,為了達到市場對「俗又大碗」的理性經濟需要,許多農民不惜以高化肥農藥種植作物。為了令高耗能製造業「根留台灣」,不惜開山鑿渠提供低價能源,讓違法污染業就地合法,對聚落與農地造成不可逆的危害。為了迎合大型巴士出入而不斷擴建的道路及觀光施,也使外資以浮動方式炒作脆弱的鄉村經濟體。以上這些,都是過去所謂的「發展」在鄉村地區鑿切出的人工結果。

然而,這種人工化的負面效應,在災難中很快就成為足以威脅生命的利刃:以前為了「發展」而做的產業,竟然反過來成為壓迫生命的源頭。災難過去後,面對產業的重建,最先要做的其實是檢討;而這些檢討與反思,會讓我們重新看待人與土地、自然與他人間的倫理關係,學習妥協而非抗衡。

雖然每種產業有其內在邏輯,然而在重建上,不同產業面對的方向與挑戰,實為殊途同歸,都是追求一種比較公義與公益的產業模式。以下便以農業、製造業與服務業為例,試論風災後產業重建的可能方向。


親近土地的友善小農

首先,農業在災後重建裡,要追求友善小農地產地消與城鄉交流的新模式。過去包山包海的心態,會讓我們以過度細耕剝削土地承載力,只為了追求最高利潤。莫拉克風災後,新小林組合屋區從去年底開始進行有機小農職業訓練,邀請很多推展友善小農耕作和友善購買的朋友,與村民分享他們的觀念與經驗:「小就是美」、「要為自己的子孫做事業,而不是只為自己」。這些觀點都指出災後農業的重建,要以小農為核心,「讓每個人都有價值」。簡單的一席話,讓參加災後職訓的人頻頻點頭。

如何發展小農的特性?為什麼要以小農作為災後農業重建的主軸?這個問題同樣在甲仙和六龜成為災後農村重建的重要討論。首先,小農的自主性會讓農民充滿責任與自信,同時也有機會讓產銷兩邊都能相互認識,建立有機的人際連帶。另一方面,「有限」的生產,可以提供生產者與消費者一個新機會,跳開單純以「農地」對待土地的態度,慢慢用「家園」的感受,來與土地共生。

「小農」是建立務農者自尊自信的過程。正因為一切起步都不容易,才更期待透過友善消費端的建立,給予初期從事友善小農的重建區居民信心,而後以穩定的互信關係重建產銷倫理。如此,友善小農的發展應能改善掠奪式或純商業操作的種植,恢復人與土地的親密感,找回對自然的尊敬。


製造生活的感動

HongXinLan_RuralIndustryReconstruction2_s其次,製造業在災後重建的過程裡,要致力朝向「生活製造業」的方向邁進。過去鄉村地區的製造業,通常是貪圖便宜土地與附近水源而興建,帶來污染的小型加工廠。災難過後,過去的製造業面臨資本重新凝聚的考驗,但這也許是另一種契機,嘗試推動鄉村地區的製造業走向「生活製造業」。

所謂「生活製造業」,就是製造目的並不單為販賣產品,而是努力生產生活的價值與感動,也就是以「製造有感生活」為產品方向的製造業。製造「有感生活」就是要讓製造本身帶有生命感,例如透過對一級農產的友善加工,聆聽生產與加工者的故事與感受,以及反應在加工過程中的人性、土地倫理和季節變化。「加工」本身也是有機的;它不能只把人當成加工機器的一環,而是在參與加工的過程中,去發掘人的創造性潛力。像是農產加工在口感上的創新、與產地農民合作的平台建立,甚至對農產加工中心的整體空間加以規畫,使其配合地方的農村手工藝,反映出生活的感覺。

「生活製造業」可望讓年輕人留在農村的機率大增。特別是新世代對於網路使用的熟稔能力,甚至參與販賣小農產品的菜鋪子,都是「生活製造業」可以嘗試的目標。這過程在於生活的「價值」而不是「價格」,因為生存必須依賴友善的生活價值。若能在有限的生命、空間與能源下,不再與自然討價還價,過著重視「價值」而非「價格」的生活,或許更有機會從容存活下來。


親身感受,建立社會記憶

最後以服務業來說,服務業的重建具有「體驗學習」的可能,而這可以是建立社會記憶的一場運動。過去農村服務業多以服務觀光客為主,然而這種結構使得整個產業向觀光業傾斜,風險與依附性因而加大。任何可能對遊客造成的影響,包括氣候、路況、宣傳甚至經濟起落,都會讓依附其上的聚落經濟不時面臨困境與危機。

人們對歷史的社會記憶,其實也有賴集體的實踐。譬如文化傳承要靠年度儀式、鄰里世系關係要靠常常往來走動,而將災難帶來的教訓轉換成重生的力量,也要靠所有人一同記得。換句話說,即是鼓勵大家親臨現場,感受大自然的力量,讓記憶鑲嵌在各種感官經驗裡,不會輕易遺忘。持續透過腦部與身體的體驗,溫習災後的苦難或荒謬,其實正是災難送給倖存人類的珍貴禮物。

災後重建的服務業要牢記這種使命,即便過往讓人怵目驚心、不忍卒賭,但如何讓社會繼續關注跟記憶,是災後重建的責任。包括像「莫拉克獨立新聞網」每天更新的災後報導,以及許多災區團隊的摸索過程和學習型體驗生活等,現在都正以另一種產業的方式,一方面維持生計與收入,另一方面則盡力關注社會責任。這些轉化災難經驗的團體,是災後重建過程中必須存在的另一種服務型產業,其公益責任將使「受創經驗」成為可供學習的教材。


HongXinLan_RuralIndustryReconstruction3產業重建必須是集體行動

重建過程裡,每個人先面對個人的重建,而後是家庭與社區的重建。由於後者涉及眾人事務,因此如何以合作模式展開重建的討論,將決定最後能否達到「共利」的局面。合作模式可以是一個區域內的友善小農,形成軟性聯盟式的橫向組織,或是友善小農、友善餐廳及菜鋪子形成的縱向攜手計畫。假如能夠促成城市消費端的長期支持,便可能完成一個彩虹橋般的願景。不過這一切都必須在基礎開始建立時,對過去既存未解的農村產業結構,進行拆解性的批判。

數十年來,鄉村地區的經濟處於逐漸凋蔽的狀態,而勞動人口老化與伴隨少子化的隔代教養,更衝擊當地的活絡氣氛。鄉村成為近郊城市的後花園已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卻沒有因此提升鄉村的地位與自信,反倒增加其依附性。我們看到休耕地面積不斷擴大,糧食面積卻不斷縮小。此外,人人雖有平等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力,但偏遠小校的廢置,卻讓大家越來越不敢住在離城市太遠的地方。農漁村本身的自主性格逐漸模糊,遂成為消費主義下的魚肉。


重建是緩慢而穩健的重生

經歷一場毀滅性災難後,我們期待生計產業的重建,能從檢視過去的產業結構開始,以緩慢卻穩健的步伐走出另外的道路,不要重蹈以前錯誤的覆轍,也不因慌張而急就章。讓我們顛覆更多既有的偏見,學習新的可能,挖掘寶貴的地方產業知識,力行節能減碳的社會責任。重建是一種重生,不能一蹴可幾,透過居民群體間的細膩對話才是長久之計。


照片提供/高雄縣旗美社區大學



本文亦見於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知道製造業和服務業該如何追求比較「公義」與「公益」的產業模式,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 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Xin-Lan Hong (洪馨蘭)

曾任高雄縣旗美社區大學特約企畫研發專員、美濃愛鄉協進會專案研究員,現為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22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