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廠工人,爭的是什麼?─ 被漠視的台灣勞動權益

by on 週五, 31 五 2013 評論

臥軌絕食,看來很激烈?代位求償,聽來很遙遠?
但你我都可能成為下一個關廠工人,
對於這些抗爭和訴求,是否需要多些理解?

撰文∣盧其宏(桃園縣產業總工會顧問、經濟研究員)


(照片來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臉書粉絲頁)


2012
年6月開始,勞委會對十六年前的老關廠工人進行提告,要求工人連本帶利歸還當年政府代替資方所發放的資遣費及退休金。歷經多次抗爭與六步一跪後,政府仍舊無感。在走投無路下,關廠工人於今年2月5日從台北車站第三月台跳下鐵軌,繼而於4月28日起在勞委會前絕食193個小時;其主要訴求為修改勞基法28條、擴大墊償範圍,冀望透過政府「代位求償」來保障所有受雇者的退休金與資遣費。然而,勞委會卻僅以「折扣方案」予以回應,忽視這些老人用身體做為工具所控訴的結構問題。

 

惡性關廠,時代的失敗 

事實上,老關廠工人的出現是時代的哀歌。1980年代末,台灣製造業歷經二十年的高速成長,隨著工資上升、土地價格飆漲、環保意識提高、跨國競爭加劇,初階製造業的成長性開始急遽衰退。勞動密集與高汙染產業為了維持獲利增長,紛紛將廠房移往中國或是東南亞地區,希望透過當地廉價生產成本,開展獲利的「第二春」。在政府無效防堵資本外移的狀況下,這些製造業廠家留給台灣的是不斷蔓延的關廠潮,關廠的包括造紙、製鞋、紡織、成衣、初階電子等產業,其中不乏當時被喻為模範企業的公司,如1996年「惡性關廠」的聯福製衣。

「惡性」關廠指的是資方在無預警下宣布倒閉,各種非固定資產一夕之間忽然從帳上消失,剩下的只有債務。這些第一代老工人除了在一夕間失去工作權外,相當於棺材本的退休金與資遣費也因資方神隱、公司掏空而追討無門。這些今日或許被外界視為失敗者、弱勢者的關廠工人,就如同前述,在製造業蓬勃發展的時代裡,不乏是在人人稱羨的公司工作。他們的「失敗」不在於他們不努力工作,也不在於他們不奮力往上爬;產業的沒落、政府對資本外移的無效防堵、資方的貪婪,才是導致他們「失敗」的原因。更明確地講,真正失敗的是產業、政府、資方所共同構築的時代。

 

制度問題,至今仍未解

關廠工人的悲劇,圍繞在他們失去的棺材本。退休金與資遣費是勞基法保障的法定權益,依勞退舊制(2006年改為新制)規定,資方應按月提撥勞工薪資的2%到15%做為勞工退休金與資遣費的準備。但這些惡性關廠公司絲毫沒有提存準備,在資方脫產潛逃下,政府理應積極確保關廠工人的法定權益。然而,十多年前關廠潮蔓延時,政府消極面對,逼使關廠工人以激烈的抗爭自力救濟,諸如以臥軌、癱瘓高速公路、阻擋聯考考生等方式來喚起社會關注。

當時,這些關廠工人最主要的訴求是「代位求償」——由政府先行墊償資方對勞方的欠款,再由政府向資方催討。但在一連串高張力抗爭後,1997年勞委會僅設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要點」,依此動用「就業安定基金」發放資方欠款,並對工人保證此雖名為貸款但實為政府代位求償,未來不會向工人追討。然而,十六年後勞委會卻以該筆金額為「消費性貸款」為由,雇用八十多位律師對關廠工人提告,要求工人連本帶利歸還該筆款項,逼使這些老關廠工人重返街頭,以六步一跪、包圍總統官邸、臥軌、絕食等激烈手段要求勞委會撤告。追本溯源,若政府在十多年前即立法「代位求償」,制度性保障工人合法權益,抗爭不會再現,這些關廠工人也不會再受逼迫。

 

勞退新舊制,同樣有風險

「代位求償」的缺乏不只損及這些老工人的合法權益,近期屬於勞退舊制的榮電、華隆工人抗爭,同樣也在訴求應得的退休金與資遣費。換句話說,從1980年代末興起的關廠悲劇,直到現在都還沒落幕。這樣跨時代卻又一模一樣的衝突與悲劇,是制度缺乏下的必然。

即便2006年開始施行勞退新制,雇主須為勞工設定「個人帳戶」,按月提撥薪資的6%到此帳戶做為勞工退休金;但殘酷的是,勞退新制同樣無法保障勞工權益。據勞保局資料統計,勞退新制實施六年多來,已有將近二十億元被列為催收款項,代表有不少雇主並未依法提撥。換言之,當老闆關廠、脫產時,新制勞工一樣可能保不住棺材本,也需要透過政府「代位求償」來保障權益。

老關廠工人此次絕食抗爭,主要訴求不是別的,就是「代位求償」。事實上,勞基法28條早就明訂資方應按薪資的一定比例(目前為0.025%)提撥「工資墊償基金」。當資方因關廠倒閉而積欠工資時,可用此基金支付資方所積的工資,再由政府向資方追討欠債。此方法就是關廠工人訴求十多年的「代位求償」。但問題是,現制的勞基法28條的墊償範圍僅限於被資方積欠的未滿六個月工資,並不包括退休金與資遣費。但即便是現在的勞基法28條,就足已證明「代位求償」於法有據,只要修法將「墊償範圍」擴大,就可改變過去、現在到未來廣大受雇者討不回棺材本的窘境。

 

絕食抗爭,拚你我老本

相較老關廠工人以絕食來爭取所有受雇者的老本,現任勞委會主委潘世偉卻以「施捨性」的折扣方案來回應工人訴求。此折扣方案將工人依照年齡、經濟狀況、健康程度區分為三種層級,老的、窮的、傷殘的可以享有較高折扣;相對的,年紀較輕、家境較好、健康的則需償還較多。勞委會這種方式除了分化工人外,還抹滅了關廠工人此次抗爭的意義,也再次以便宜行事的態度來面對整體的制度問題。

而如果此次關廠工人抗爭,仍舊只獲得政府便宜行事的折扣方案,承擔損失的將是我們所有的受雇者;如果此次關廠工人以身體做為工具訴求,仍舊無法喚起制度的改變,我們又能奢望何時才有改變的契機呢?關廠工人的時代,一直延伸到現在,或許在下一階段的產業變革、資本外移、惡性關廠,我們也將成為關廠工人。時代的悲劇不是偶然,如果沒有徹底的制度改革,一樣的抗爭還將持續,只是臉孔更換而已。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11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71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