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醉眼莫過於一往情深:評《大亨小傳》

by on 週五, 31 五 2013 評論

在紙醉金迷中,
我們照見那些於舊夢、回憶與煙塵中逐愛的靈魂,
並且暗暗思量:
之所以對無可救藥的浪漫嗤之以鼻,
會不會是自己低估了愛的價值?
 

撰文│嘉世強  劇照提供│華納電影


片名|《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

導演|巴茲‧魯曼(Baz Luhrmann

出品年份|2013

上映時間|20135月(華納發行)

 

《紅磨坊》(Moulin Rouge, 2001)驚豔全球影壇的澳洲籍導演巴茲魯曼,將經典美國文學《大亨小傳》搬上21世紀大銀幕,儘管他用3D拍攝本片,希望重塑當年《亂世佳人》(Go with the Wind, 1939)以彩色影片革新觀影體驗般的美學企圖未如預期,不過全新版本的電影《大亨小傳》,依舊保有巴茲魯曼奢華瑰麗的作者簽名,它是部無可救藥的浪漫愛情電影,但並未背離《大亨小傳》的原著精神,更沒有浪費俊男美女的卡司。它甚至喚醒觀眾,巴茲魯曼電影裡的人物,不論出身貧賤富貴、濃妝豔抹或衣衫襤褸,他們都靈魂純潔,願為真愛捨身。這或許是我們為巴茲魯曼的華麗影像真正著迷的理由。

 

爵士時代的經典之作

出版於1925年的《大亨小傳》,被譽為二十世紀美國文學史最偉大的小說,在「現代文庫」編選的世紀百大小說,僅次於《尤里西斯》。書中描寫的是經濟、藝術文化飛快發展也極速墮落的二○年代美國。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美國因總統威爾遜保持中立,一夕間在資本主義世界中暴富,參戰歐陸各國紛紛向美國舉債借貸。直到1929年經濟大蕭條以前,美國狂飆的二○年代,是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年代,華爾街的瘋狂交易飛快發展拜金社會腐蝕人心及理想價值,而《大亨小傳》確實是作者身處拜金主義社會,為浪漫主義所掙扎而創作的一絲吐息,果然,以後世眼光觀之,一次大戰後西方文化持續萎靡,經濟大蕭條前的二○年代竟是二十世紀西洋文學藝術的黃金年代,自此好萊塢、爵士樂,甚至文學藝術幾乎一度榮景難再。

《大亨小傳》正是這個年代的產物,它故事震撼、形式完美,成就一部傳世九十年,銷量突破千萬冊的美國小說,至今仍被列為美國教育學校的指定讀物。甚至作者史考特‧費滋傑羅(F. Scott Key Fitzgerald, 1896-1940)其人其作,均被視為一次大戰後「爵士時代」的典型代言人,後人閱讀他的小說,追悼虛幻浮華的過往,耽溺於最後一夜的揮霍。

 

巴茲‧魯曼式的愛情片

導演巴茲‧魯曼曾改編莎士比亞《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 Juliet, 1996),忠於莎翁原劇作對白,《紅磨坊》以流行歌曲作詞的歌舞片(Book Musical),到《大亨小傳》原封不動將部分原著文字縫入故事;當它們與MV般的影像結合時,就會產生普普風格的拼貼效果。儘管忠於原著文本,在巴茲‧魯曼的影像美學下,從瘋狂無羈的鏡頭到華麗誇張的美術設計,混種採用的音樂,呈現一種狂歡嘉年華的氣氛。就算爵士年代再狂飆,紙醉金迷再靡爛,一旦統攝在巴茲‧魯曼的華麗影像美學中,它都是巴茲‧魯曼的版本。

巴茲‧魯曼喜歡愛情電影,《大亨小傳》本質上也算是個愛情故事:出生貧窮家庭一文不名的小子,愛上了南方世家的千金。一段跨越階級卻被戰爭分離的青春戀人,在巴茲‧魯曼的敘事下,變成了另一種《鐵達尼號》(Titanic, 1997),或者《紅磨坊》、《澳大利亞》(Australia, 2008)的變身。

 

電影重現原著精髓

雖然巴茲‧魯曼不意外地用愛情切入《大亨小傳》,並不表示他沒有掌握原著精髓,除了取用經典對白,都盡量忠於原著,原著中兩個重要的意象,如位在紐約到西卵的路上,一塊有三呎高聳立於灰燼城「醫學博士艾珂博」的眼科醫師廣告牌,這是原著中上帝雙眼的象徵,看著大亨幹的骯髒事與見證他們靈魂的腐壞。其次是位於東卵,布坎南家族船塢前的一盞綠燈,這是原作被指美國夢的象徵,象徵著富貴,也是蓋茲比一生信念的寄託,電影在這個意象的明滅中首尾相扣。巴茲‧魯曼的改編毫不含糊。

其次導演也企圖心明確。巴茲‧魯曼大拍愛情悲劇如《羅密歐與茱麗葉》、如《茶花女》的《紅磨坊》,《遠離非洲》般的《澳大利亞》,在在揭露他嘲弄愛的魔幻力量。《大亨小傳》故事起頭就以「批評」大亨蓋茲比起始,在愛情之餘,它是個「批評」的故事,也是個「諷刺」不遺餘力的經典名作。只是費滋傑羅著重於批評拜金社會的靈魂折翼,巴茲‧魯曼則批評富貴大亨的愛情不夠純粹、不堪一擊。

正是這樣,導演顯然費盡工夫改寫原著文本,才能讓電影保有戲劇的流暢。雖然全片情節幾乎都忠實原著,甚至將原著文本的優美辭藻書寫在影片中,卻也讓我回想到巴茲‧魯曼對他改編文本的一往情深,他放棄完全戲劇pure cinema的方式,讓全片在陶比麥奎爾(Tobey Maguire)飾演的尼克‧卡拉威旁白下開展敘事。

 072b

 蓋茲比出生於貧窮家庭,在他致富的故事背後,有段難忘的愛情回憶。

不凡大亨蓋茲比

不同於原著的一個結構安排,影片開頭讓尼克在精神療養院出場,他為嚴重酗酒焦慮失眠所苦,我們看著他像《紅磨坊》的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那樣,用打字機說著一個深為世人誤解之人的故事,以此做為《大亨小傳》故事的起源。值得注意的是,直到影片末了,當他在書房的沉睡中伴著僕人的照料醒來,他裝束優雅,我們幾乎忘記尼克是黛西的表親,尼克出身的卡拉威家族是美國中西部的名門望族。

因此電影其實跟緊原著邏輯,「大亨小傳」文本故事是出身富貴之家的尼克,對於一切他所鄙夷的「大亨」蓋茲比,所做出的「批評」。其實他真正批評的是物質生活靡爛,造成的靈魂墮落與敗壞。尼克一度想去華爾街工作,一次大戰後狂飆的二○年代裡,美國迅速竄升為世界巨富,他也放棄作家理想、打算去華爾街淘金致富。結果在這個故事裡他也沒成為大亨,但他得以批評大亨,即紐約那些富豪的拜金虛偽和背叛,將中西部的美好價值拋諸腦後,唯有書中的「大亨」蓋茲比沒有教他失望:「蓋茲比身上有一種異乎尋常的樂觀,一種羅曼蒂克的希望,是我在別人身上從未發現,以後也不會再發現的。」

 

偏執於愛的純粹

「縈繞在蓋茲比心頭的美夢,以及在他幻夢消逝後跟蹤而來那陣齷齪的灰塵。」電影毫不便宜行事地刻畫。《大亨小傳》就在導演巴茲‧魯曼對文本的掌握,以及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的演出相輔相成之下,講出了一個真正浪漫的愛情故事。這是個上世紀初的浪漫,電影一句「這一切都是為了她」,蓋茲比不是為了黛西的人,他要她的心,還要她的過去。相信黛西始終愛他,期待致富後與黛西門當戶對可以再續前緣,不正是異乎尋常的「樂觀」與「羅曼蒂克」的希望?

正是這樣異乎當代對愛的純粹標準,提醒我們這是個九十年前的經典小說;正是這樣虛構的大亨蓋茲比,能夜夜笙歌揮金如土,只求能與所愛重逢,提醒我們是否低估了「愛」的代價。我們經常聽見一句「愈是漫天大謊,愈是有人相信」。這也是小說的魔力,愈是虛構的人物,愈是不合時宜沒有道理,往往愈是讓人投射自我,覺得那虛構的人物正是自己。

正是如此,導演巴茲‧魯曼顯然小心翼翼地刻畫大亨蓋茲比,演員李奧納多亦步亦趨地留心表演,因此蓋茲比躋身浮華的上流社會中,總有著高尚的不合時宜,總有不識時務的偏執,包括對愛的純粹偏執。因此,巴茲‧魯曼導演的《大亨小傳》讓李奧納多繼《羅密歐與茱麗葉》,甚至繼《鐵達尼號》之後,再度有著以愛為名的浪漫形象,他為愛浪漫得無可救藥,再度讓女性影迷想成為他眼中那個「好人家的女孩」。

 

3D效果創意不足

電影《大亨小傳》宣布開拍時的另一個話題,就是導演巴茲‧魯曼決定用3D拍攝,引發兩極化的反應。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2012)之前,3D多為娛樂效果服務,且水準層次罕見媲美《阿凡達》(Avatar, 2009),更遑論原創概念。尤其是3D等於背離傳統膠卷電影一脈相承的景深與場面調度。實際看到影片,會發現導演確實有他的想法。

導演巴茲‧魯曼在坎城受訪時表示,他希望藉由3D拍攝《大亨小傳》,讓觀眾感受當年《亂世佳人為彩色電影揭開的革命性震撼。導演確實運用了許多後製3D效果如雪花紛飛的字母等,但似乎不夠令人驚豔。

如同片頭及海報的窗框,巴茲‧魯曼的3D創意宛如層疊的景片,也就是說,相較於他馬戲團式的攝影機鏡頭運動、嘉年華式的場景服裝設計、加上通俗流行音樂的拼貼採用,相較於這些巴茲‧魯曼作者風格的混合,觀眾幾乎無法對任何3D鏡頭效果產生印象。相較於純虛擬的阿凡達世界、巴黎車站、孟加拉虎,純實景拍攝的劇情長片《大亨小傳》,在3D視覺效果上確實創意不足。

 

逝去的最為美好

無論如何,電影都是再現的藝術,「人無法重溫舊夢」。我深深認為這是村上春樹何以如此喜愛這部小說的一個關鍵,費滋傑羅用小說去架構/空了蓋茲比和黛西的過去,那個過去不在文本裡,它是想像的美好。所有巴茲‧魯曼電影中逝去的人物都最為動人,這次是李奧納多飾演的蓋茲比。當他第一次在蓋希文「藍色狂想曲」裡滿天煙花中現身,向觀眾敬酒時,這個鏡頭足以流傳後世,回敬他光燦迷人的演藝人生。

儘管3D拍攝未如想像驚豔,《大亨小傳》依舊保有巴茲‧魯曼電影的一切優點,電影依舊有如天降諸星般華麗開場,毫不令人失望,當大亨蓋茲比現身那刻,我深深為李奧納多著迷。村上春樹藉《挪威的森林》誘惑讀者多讀幾遍《大亨小傳》,將能漸次體會原著在愛情外的餘音;這部電影也可以再看一次,至少你能看出李奧納多詮釋的蓋茲比不是個愛情沖昏頭的毛頭小夥子。

電影《大亨小傳》或許對當代不識原著的觀眾來說,仍是個文學電影,不太能輕鬆享受;但對於太鍾情原著或文學電影的人,它可能不夠幽微,有點太容易猜到。我覺得,不相信《大亨小傳》能拍成電影的人大有人在,但認為李奧納多演得太用力而不甚滿意的人,應該再去看一次。我深深認為巴茲‧魯曼真的喜歡蓋茲比這個人,而且鍾愛《大亨小傳》。相信我,他可以讓它更俗氣,如果他想要做到。巴茲‧魯曼讓當代觀眾願意拾起這本經典小說的擲注,就在他與李奧納多共同打造的「大亨」蓋茲比,在李奧納多湛藍的眼眸中,在他伸長的手裡:「繼續往前掙扎,像逆流中的扁舟,被浪頭不斷地向後推入過去」。

 

嘉世強

台北人,台北藝術大學電影所肄業。長期投入電影發行及評論寫作,歷任春暉電影、美商環球派拉蒙影片、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2008年轉任金馬影展總監,現任職時報出版文學主編。部落格「185電影人」,持續發表影評。

網站: pm185.pixnet.net/blog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目前有 365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