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自由,就有大力量 ─ 出版產業何需恐懼服貿?

by on 週四, 03 十月 2013 評論


面對中國大資本壓境,台灣出版產業一定會束手無策、被消滅殆盡嗎?
出版自由所孕育的活力、多元空間,或許是超乎我們預期的強悍軟實力……

撰文|陳穎青,楊忠姳

 面對服貿,我們看清現況嗎?

為了《兩岸服貿協議》的簽訂,台灣內部又展開新一輪的爭論。有趣的是,首先引爆爭論的反而是跟協議內容沒有「直接」關聯的出版業者。雖然出版業不在這次爭議的產業類別中,引發的幾個議題卻頗有意義、值得申論。但在此需先聲明,以下所談只限出版產業,本文無法評價整個服貿協議的是非曲直,也無法討論其他產業會有何影響。

依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引起廣泛議論的〈我們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時〉一文的觀點,台灣的出版業是一個典型的,將在開放市場的過程中迅速被對岸的龐大資本擊敗、並吞噬的文化產業;只要對岸業者藉著印刷注資叩關,這些「原來就小型、奈米型的業者」就會「形同以卵敵石,難逃被消滅或併購的命運」。

這是真的嗎?台灣的出版產業真的如此脆弱、不堪一擊嗎?這個立論確實頗驚悚,能夠達到激起驚恐的作用,唯一可惜的是:它無法解釋現況。

 

腦力產業,單憑資本難取勝

我們確實有無數「奈米型」的小業者,也有中華民國開國史上最自由、最不設防、競爭最激烈的出版市場。但也因此,在暢銷書排行榜上,我們可以看到最活躍、最有力量、戰鬥力最強的中小型出版社。

2012年博客來不分類前一百大的暢銷榜為例,100種書總共散布在44家出版社裡。如果是在美國,這是難以想像的情況──美國的暢銷榜基本上是六大集團(喔,現在剩五大了!)的天下──像台灣這麼分散的情況,正說明了台灣的暢銷榜沒有哪一家業者可憑一己之力加以壟斷。

這個暢銷榜還有另一個特徵,那就是中小型出版社(員工幾個到幾十個的公司)非常多,超過一半以上,甚至還有一些是傳奇的「一人出版社」。這些中小出版社無懼於大資本的出版集團,攻占暢銷榜的能力甚至還超過集團出版社許多。

這有什麼特別嗎?當然有,這代表台灣出版產業目前仍然是一個憑「腦力」,而不是憑「資本」取勝的市場。到目前為止,台灣出版市場裡有港資、日資、英資、美資等各國資本參與競爭;但沒有單一集團或外資可以壟斷,也沒有哪個外資可以僅靠雄厚資本就打敗充滿活力與創意的中小出版社。

這是解嚴以來台灣出版市場簡單的事實。

台灣出版市場也許太自由、太放任毫無管制;可是正因如此,這裡的業者特別嫻熟慘烈的市場競爭,每個人都在這樣的環境裡養成了一身行走天下的本事。若是認為台灣出版市場太自由,缺乏保護,因此很容易被侵略,這是對現狀的無視,也是對自由體系的無知。

 

出版市場,已是健康生態系

台灣出版市場既不設防,為什麼無法被大公司壟斷?我認為,原因就是「出版自由」這四個字。在台灣,沒有人可以阻止你開出版社;或者在公司營業範圍裡加上出版項目;或者你根本不用公司,也沒有人可以剝奪你用個人作者名義,向國圖書號中心申請專屬書號──甚至,書號中心作業速度如果太慢,你還可以打電話去抱怨。

因為加入這個行業是如此簡單,幾十年來我們不斷看到出版從業人員從大公司裡辭職,自己開起微型出版社,他們在書市呼風喚雨,活力超過大公司非常多。這是一個無法壟斷的行業,因為它容許新人、新公司,不只在制度上容許,也在生意面上容許。你不必靠大資本就可以參與遊戲,也不必靠大資本才有入場券。博客來百大暢銷榜告訴我們:你可以單憑一個人的智慧、努力,就改變排行榜。

全台灣恐怕再也找不到一個這麼能欣賞個人創造力的產業了,而且這完全是靠著讀者一本一本買單而形成的。任何人要主宰這個市場,絕非買下所有出版社就能成事,必須買下所有編輯,還要阻止他們可能不爽而自立門戶;但如何阻斷這自由創業的整個體系呢?又如何能指導全國讀者買書的偏好呢?如果資本就可以扭轉買書的偏好,現在排行榜上應該是大公司的天下才是。

我相信,台灣的出版市場已是一個健康的生態系,它有足夠的強度和堅韌,可以應對外來的「入侵者」,甚至,「入侵」反而會逆向增強這個體系的力量。這才是台灣出版產業真正有威力的地方。

 

不立高牆,才是最佳保護

城邦文化創辦人詹宏志日前在《壹週刊》(632633兩期)發表的〈美好的讀書之地〉裡說:「歷史上,印書、出書最自由的地方經常成為百家爭鳴的文藝復興之地。」啟蒙時代的荷蘭就是這樣。十六、七世紀許多英法思想家,因為思想不見容於本國,而被迫要把重要的著作拿到荷蘭出版。自由和開放,使得當時的荷蘭成為歐陸思想最先進、人才最薈萃的國家,讓它以一個西歐小國的實力,就能在海上與西班牙、英國互爭雄長。荷蘭的製圖師甚至可以在當時左右世界貿易的動向。

自由與寬容造就了荷蘭十七世紀的黃金時代,同樣的,出版自由也是台灣彌足珍貴的軟實力。這種軟實力不只是思想的薈萃,也是人心的召喚。只有出版自由的地方,才會贏得知識分子的認同。

服貿爭議裡所有關於出版的意見,最讓人詫異的就是把台灣明明具有的力量,反而視為孱弱;明明強悍的自由土壤,反而視為不堪一擊;明明應該捍衛的自由,反而要建立高牆阻絕。這種觀點既看不見出版產業的真相,也認不出出版產業的力量;如果這種觀點流行,那是台灣的悲哀,如果進而變成政策,那將是台灣的悲劇──我們等於親手毀了本來已經存在的優勢。

台灣的出版自由確實需要保護,但最好的保護不是為它建立溫室,那樣反而會摧毀產業的競爭力。最好的保護是繼續給予自由競爭的環境,行業裡才會繼續培養出更堅強的出版人才,他們才有能力在不爽的時候,可以出走成為有影響力的獨立出版人。讓這個出版的生態系始終擁有平衡、動態、自由進出的多樣性,這才是對台灣出版產業真正的保護。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目前有 539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