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作主,從一張椅子說起 ─ 給寶寶的第二封信

by on 週五, 01 十一月 2013 評論

當人們坐下、躺下,
別只是責怪他們擋住了你的去路。

 

撰文|諶淑婷

 

親愛的寶寶:

天涼了,陽光也不若盛夏時毒辣,秋風涼爽,是多麼適合出門散步的季節,於是在你出生後的兩個月又三天,十月十日這一天,我們又上街頭了。

當媽媽背著你,在善導寺站下了車,沿著林森南路往立法院方向慢慢走,你已經睡熟了,溫熱的小身體緊緊貼著我的前胸,但令我發熱的不只是我們相接的身軀,也不是秋季朗朗日光,而是從心底發出的溫暖與感動。有那麼多和我們擦肩而過或並肩同行的人,身上或是穿著白衣,或是繫著反核標語的布條,也有人舉著自製的抗議牌。我們素不相識,未來也不見得會再相遇,但這一天,雙十國慶這一天,我們一起為了國家、為了自己走上街頭。

 

什麼是理性與禮貌?

可是啊寶寶,讓媽媽感到難過的,不只是政府一再忽略人民的抗議、迫害人民的生命與財產,還有那麼多的人,指責在國慶日抗議的「暴力」與「不理性」。難道這些人看不到,大埔事件中,苗栗縣長劉政鴻推翻前行政院長,現任副總統吳敦義「原屋保留」的承諾,強拆張藥局等民戶,即使過程中失去兩條寶貴性命,也不見政府有絲毫歉意?對比之下,社運團體的訴求多麼溫和,而挾著強大公權力的政府又是多麼殘暴!

媽媽還小的時候,每天坐在教室裡乖乖讀書,只有為了補習走過市區街頭時,有機會見到上街頭抗議的人們。當時,大家都說,那些人擾亂社會秩序、影響交通、不懂得以溝通解決問題,只是魯莽地占據街頭吵鬧,所以我們總是皺著眉頭快步走過。後來,媽媽因為工作的關係,開始站在街頭聽抗議者憤怒無奈的言語,陪他們在冰冷無情的行政機關外曬太陽、淋雨水,看著蹲坐在人行道上休息的疲倦身影,為了對抗非法濫用的公權力,拒絕政府剝奪屬於他們的合法財產,只好一再上街抗議去,一切都只是為了和下一代好好生活在這塊土地上。

 

當人們無處棲息

今天我想告訴你一個小故事,讓你理解,對於體制的抗議不應該著重於是否「理性」與「禮貌」。

故事發生在今年九月十五日,一群網友在臉書上組成「自煮公民」團體,發起「公民崛起──台北車站吃喝躺」活動,號召了二、三百人聚集在台北車站大廳,以或坐或臥的聚會方式表達不滿。這場活動被許多人指責有礙觀瞻,認為坐臥在車站是不禮貌的行為,汙辱了台北的門面。

讓我們先回溯去年八月十九日印尼開齋節,當時許多印尼勞工來到台北車站聚會過節,台鐵隨即在車站大廳拉起「紅龍」長線,限制移工聚集。今年八月,又以「有礙觀瞻」為由,禁止民眾在大廳飲食、躺臥。如果旅客想要吃東西或是休息,必須上二樓的商店街,或是到大廳兩側,那裡才剛增加了六十四張座椅。但台鐵好像搞錯了,每天進出台北車站的人不是數十人或數百人,台北車站每天進出超過二十萬人次,平時每分鐘就有一百多人穿越中央大廳,尖峰時刻多達五百人,需要座椅休息的人數是否被嚴重低估了?

 

付費才能使用公共空間?

重新裝修後顯得格外光鮮亮麗的台北車站,在媽媽眼中,比其他縣市的任何一個小車站都不如。因為再小再舊的火車站,都會有開放座位讓旅客歇腳、等候火車,或是和送行的家人朋友坐著聊聊天。即使只是兩條木長凳,或是幾張塑膠椅,都是對提供公共建設經費的納稅人的一種尊重。

但現在的台北車站,中央大廳是一片空蕩蕩的空地,只提供極少數的座椅,其餘的空間成了需付費才能使用的商場。我們要思考的是,如果我們沒有買車票進入月台,或是不打算在商店街消費,是否就意味著我們沒有資格使用這個空間?如果公共空間本質上就是免費使用,那麼在台鐵不提供足夠座椅的情況下,民眾席地而坐,哪裡不合理?

我想,這場「台北車站吃喝躺」活動,一方面抗議台北車站對外籍勞工的歧視,另一方面也凸顯了公共空間商品化的問題。

 

52b

「台北車站吃喝躺」的抗議行動看似誇張,卻凸顯重要問題:車站大廳是「誰」的公共空間?(攝影/汪英達)

 

要人性化不要利益化

親愛的寶寶,公共空間商品化,聽起來好像有點難,其實我想告訴你的事很簡單,就是對公共空間的重新省思。

媽媽很在意台北車站大廳不設立座椅。因為來到車站的人,有老人、孕婦、行動不便的殘障人士,他們也許買了車票,但還不想立刻進月台,還想多和家人朋友聊聊天,也許不打算搭車,只是經過車站,想好好休息一下,但他們可能也沒打算上二樓商店街消費。當兩側少得可憐的座椅客滿時,他們只能站著,就算台鐵突然開放「大廳可以坐臥」,對這些人來說依舊毫無幫助,他們需要的是人性化的公共空間設計。

但眼前我們所見到的車站空間,卻是以「消費」為前提做設計。你必須花錢在二樓消費飲食,或是買張車票下樓搭車,然後才能坐著,屬於公共空間的車站竟也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台鐵忘了,台北車站之所以能吸引財團前來投標設立商場,是因為來到車站的「我們」。先有人潮提高了車站空間的利益價值,才會有願意進駐的商家,所以「我們」當然有資格審視這個公共空間規畫是否合理,在此公共空間設立商店街的利益是全民共享、扶助弱勢團體,還是只有財團得利?

 

只有「高級」才可以?

也許你會感到疑惑,為什麼外籍勞工要在台北車站慶祝過節?為什麼不像某些人建議的「找餐廳或租禮堂」?又為什麼「自煮公民」要號召大家到車站躺臥,而非到公園去玩?畢竟車站的功能是提供交通運輸服務啊!

這其中還牽涉了外籍勞工的工作時間、收入、文化等等問題,也許在抱怨外籍勞工「破壞台北門面」前,我們要先想想,目前在台灣的外籍勞工約有四十四萬人,他們雖然離開家鄉,但也希望能和親友一起慶祝家鄉傳統節日,填補離鄉背井造成的心靈空缺。在外籍勞工越來越多的今日,台灣難道沒有義務提供一處讓外籍勞工可方便相聚的空間地點?或許這個地方不應該是車站,或許我們要先反省國內是否有足夠的公共空間來滿足他們的需求,並且尊重他們的文化背景。

而當某些人抱怨外籍勞工占據車站,或是「自煮公民」的躺臥活動影響到旅客權益時,別忘了去年九月,文化部曾經舉辦「藝術席捲空間」的公民活動,文化部長龍應台還與多名舞蹈系學生在車站大廳跳舞。如果車站大廳只能單純的做為旅客購票時走動使用,那麼也不應該讓文化部辦活動。因為這種看起好像比較「文明」、「高級」事件所隱含的意思是:台鐵所在意的,不單單只是「旅客權益被妨礙」那麼簡單。事實是政客與財團繼續理直氣壯使用公共空間,然後告訴一般民眾,別「妨礙旅客走動空間」,你我使用公共空間的權益,正同時被政商掠奪。

親愛的寶寶,到「台北車站吃喝躺」,是一種表演型的抗議活動,看來十分誇張的擴展了車站空間的使用方式,是為了提醒社會反思外籍勞工在台灣的休憩需求,建議台鐵改善硬體設備。這麼溫柔的抵抗方式,為的是喚醒一味傾斜財團的政府,把公共空間還給人民。台鐵絕對有義務提供給每一位進出車站的旅客一個免費又舒適的公共空間,一個自由的公共空間。

 

讓我們勇敢站出來

今年國慶日,是你出生後第一次參加街頭運動的日子,我很高興能帶著你一起參加,過了「不禮貌、不理性」的一天。我相信,如果我們繼續縱容眼前不公不義的事情繼續發生,漠視政府帶頭進行政治鬥爭,容忍政府的顢頇跟惡劣,那麼永遠也等不到公平正義來臨的那一天。

有些人會說,我們的日子過得並不苦,我們沒有經歷解嚴前的恐怖情勢,也沒有嘗過戰爭的殘酷,為什麼還不知足,總是走上街頭抗議。媽媽要告訴你的是,正因為我們享受著前人流血流汗換取來的自由和平,正因為我們是生於安樂的既得利益者,正因為我們在成長過程中享受豐沛資源,所以更不能忽視權益被掠奪的傷痛與反抗,擅自原諒當權者的無能。

寶寶,我們的社會已經不如爺爺奶奶那一代人曾經期望的美好與光明,所以媽媽有義務帶著你一起對抗當前一切的錯誤,期望透過我們這一代的努力,給你一個更好的世界。我想,我不需要犧牲自己的性命了,只需要犧牲一些時間,一些在安逸生活中的時間,帶著你一起練習理性思考、拒絕盲從、培養判斷是非的能力。因為接下來的許多日子裡,這個國家還會出現許多危害與危機,那時,即使我不再陪在你身邊,你一定也能挺身而出,捍衛你所追求的生命價值吧。

 

 

刊頭照片:
攝影/黃世澤

 

 

Clitier Chen (諶淑婷)

政治大學新聞系、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目前是全職新手媽媽。在為兒童寫新聞的過程中,喜歡上兒童。喜愛與兒童討論人權、種族、性別、平等、環保等社會議題,願他們能認識真實且複雜的世界,能想像出一個和現在不一樣的未來,並有能力將其實現。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06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