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瘾物质命运大不同

by on 週日, 27 十二月 2009 評論

从古到今,人类除了尽可能满足身体的欲望外,还急于追求某种超脱日常生活经验的快感,渴望把自己带到另一个世界。因此许多人不惜借助某些物质的力量改变意识状态,以获得进一步的刺激。早期历史中,能尽情享用这些特殊物质的人多属社会的上层阶级;时至今日,一般人只要愿意花钱,痛快品尝飘飘欲仙的滋味绝非难事。除了大口饮用咖啡、茶、可乐与各种酒类,或用香烟和雪茄吞云吐雾一番,嗜吃甜食的人还可以来点巧克力。不以此满足的人,若敢踰越法律规定的边界,在线的另一边也有许多选择:大麻、吗啡、海洛因,和各式各样的迷幻药……

 

 

同样是使人上瘾的物质,为何会有合法与否之别?如果说政府禁止使用某些物质是因为它们对人体有害,药物专家会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全然如此: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的杰克‧海宁菲尔德博士(Dr. Jack E. Henningfield)曾制作一张表格,依据戒断性、强迫性、耐受性、依赖性与迷幻性这五种特质来评估六种常见成瘾物质的问题等级,越高者对身心妨碍越大。结果依序是海洛因第一、酒精居次,古柯碱与尼古丁并列第三,咖啡因则和大麻双双屈居末位。海洛因是违禁药品这点,对多数人而言较无疑问。可是排名第二的酒精、与古柯碱同等级的尼古丁,以及和大麻同样殿后的咖啡因,却是全球流行、每年消费量高得惊人的合法成瘾物质。如此看来,所谓「毒性」或是「对健康有害」显然不是区分药物合法与否最重要的理由。

再者,这些成瘾物质的地位在以前和今日可说是大不相同。以三大合法成瘾物质(咖啡因、酒精与尼古丁)为例,十七世纪当咖啡被引入英国时,许多人怀疑这东西会导致男人不举、女人不孕;酒精也在十九与二十世纪时受到法律的强力禁止,被当成危害社会的毒药。至于烟草在以往面临的反对,有些甚至比今日的反烟团体还要激烈和粗暴:假如你在几百年前的俄国吸烟,不仅会遭到鞭打与放逐的惩处,严重的话还可能被割去鼻子。

相反地,许多现今遭禁的成瘾物质,因具备特殊疗效,一度成为炙手可热的药品。例如鸦片可以用来治疗腹泻,而拜耳药厂当年推出海洛因,是将其当成止咳剂贩卖。就连现在令人闻之色变的安非他命,原本居然是缓解充血的药物。既然成瘾物质彼此间的待遇可说是今昔大不同,那是什么样的原因,造就如此巨大的变化?


占得先机,扩大影响力

或许我们可以先从烟草、酒和含咖啡因饮料这三大成瘾物品合法化的过程来谈论这个问题。它们的「毒性」不见得比较轻微,却仍能获得法律允许,在全世界畅通无阻。这背后的原因,或许与其占得全球贸易良先机,以及经济影响过于庞大有关。

拿咖啡和茶来说,它们在一开始传入欧洲时,确实曾引发部分人士疑虑,不过其提神作用很快就受到大多数人的青睐。随着欧洲人在十七世纪展开贸易扩张,这两种植物被引进殖民地大量栽种,加上之后关税降低,导致价格与使用阶层双双下降,变成人人皆可消费的廉价商品。在传播早期迅速扩散,建立庞大贸易版图的结果,使得咖啡和茶成为广受欢迎的饮料,甚至是许多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备品。如此一来,遭受管制的机率自然就大幅降低。

比起咖啡因饮料,烟酒受到的争议虽然比较大,但它们的经济规模与影响力却足以抵挡这些反对的声音。以酒为例,法国在二十世纪初期约有450至500万人靠酒类事业维持生计,包括制造商、零售商、运输业以及软木瓶塞业者等,占全国总人口的13%。至于烟草方面,烟草公司不仅有大批上瘾的吸烟者与相关企业做其后盾,也将大量生产的所得转为笼络的力量,用来进行媒体公关或提供政治捐献,强化自己在政治与经济上的影响力。再者,烟酒除了和咖啡因饮料一样,很早就有普及全球的栽种与销售地点,还是许多国家财政的重要基础:烟酒专卖与相关税收赚来的钱可以支付公务员的薪水、或是拿来出兵打仗——以俄国而言,其军事预算所需大约等于酒的税收。许多现代国家得以富强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依靠烟酒的高度收益。


与荷包作对的荒谬下场

WuSiWei_Legality_of_Substances2其实烟酒一直到二十世纪都还遭到各地政府的强力禁止,但最后多半成效不彰。例如美国在 1920年实行的禁酒令,事后被证明是灾难一场:酒类交易全部由明转暗,走私大为兴盛;造酒质量难以把关,假酒事件层出不穷。一般民众的酒瘾非但无法消解,喝酒的风险倒是日益增高。此外黑道也趁机介入私酒业,甚至与部分官员连手合作,藉由非法贩酒赚取大量利润。加上执行禁酒令的结果,导致国库失去了每年约五亿美元的酒品税收,使得国家财力大受影响。最后在经济大萧条的冲击下,美国政府终于撤销了这条人人喊打的法令,让酒精重回民众的生活里。

由此可见,能够获得合法地位的成瘾物品,多半都是提前在全球布局,不断扩大生产规模与产业影响力,造就庞大的经济利益,藉以对抗反对的声浪,在法律上站稳脚步。

 

 

图片提供/American Bo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 Archive, Shansi Mission(上)、Wikimedia Commons(下)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10年1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67_small成瘾物质之间的差别待遇从何而来?想要进一步了解个中原因,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90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