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價值知多少?——讓最大獲利者買單

by on 週二, 30 三月 2010 評論

2004「反高學費行動聯盟」派代表參加歐洲教育論壇(EEF)會議,在場有人提問:「你們在台灣反對高學費,那如果學費變低了,你們還反不反呢?」當場問得那位代表啞口無言,因為歐洲大部分國家的教育是免學費的。

學費的問題當然不是高低的問題,因為每人對高低的主觀感受不同。學費的問題,是由誰來付的問題!

一直以來,台灣主流的經濟學者都強調「使用者付費」,亦即學生(使用者)在學校受教育,學費理當自己支付。但其實「真正的使用者」是企業,所以應該要「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

為什麼呢?因為絕大多數的學生受完教育離開學校,是以受僱者的身份進入企業,以其在學校所得的學識技能為資本家服務。企業能夠營運和獲利,是因為使用經過學校訓練過的勞動力,而且長期以來,台灣的教育政策配合國際分工下國內經濟發展的需求,就是以培育企業適用的勞動力為主。

企業會賺錢,是因為員工生產所得,原本應該讓所有付出勞動的人來均分,可是在企業主的眼裡卻不是這樣。他們認為自己眼光精準、又要承擔風險,理應獲得大部分的利潤。在其想法中,企業賺錢是因為投資而非生產,勞動者生產所得只配得少許薪資,大部分的利潤則落入資本家自己的口袋。更不用說國家給予企業的許多政策和種種免稅特許的優惠,也理所當然地成了企業主坐享其成的利益——教育就是其中之一。

 

向一般民眾拿錢辦教育

最近台灣重播當紅的韓劇《市政廳》,該劇男主角參選市議員演講時曾說過一段台詞:「各位,我想問你們一個問題:是賺一億比較快,還是數一億比較快?那我們來做一個假設,假設一秒中數一個,不吃不睡也不談戀愛,一天24小時都在數……數一億的時間,按日計算,大約是1157天;按月計算,大約是39個月;

按年計算的話,大約是3年2個月……沒錯,賺一億的確更容易。但是各位現在有一億嗎?十年像螞蟻般辛勤工作,二十年省吃儉用節省下來,三十年不花錢辛辛苦苦的努力,在各位的手裡,有賺到一億了嗎?明明是賺鈔票比較快,那麼為什麼大家的手上卻沒有一億?那麼多的錢,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

同樣的情節,在台灣一樣適用。我們辛辛苦苦的納稅錢,都跑到哪裡去了呢?錯誤的政策,更常讓我們動輒損失數十億,甚至數百億、數千億!

自1997年修憲以來,政府便不再守住教育預算15%的下限,到2000年為止,教育部預算占總預算比率一直在10%至13%間徘徊。這十年來,教育部預算更下滑到9%以下。

因此,辦教育沒錢的話,解決辦法就是假自由化之名,向人民徵收愈來愈多的學費。日漸高昂的學費,正反映出一般人民負擔日益沉重,而資本家獲利愈多、事業益發龐大的現象。

況且,這幾年教育部提出的大學科技系所人才培育計畫,以及因半導體人才短缺,未來將成立高科技學院培訓等政策,都突顯教育為財團服務的方向。在高教司提出的教育白皮書裡,更是假借發展經濟之名,行圖利資本家之實。教育部甚至還提出補貼兩萬元給企業雇用大學畢業生的政策,更是變相幫企業壓低平均薪資;殊不知大學畢業生的起薪,已經倒退回比十年前還低的數字了。

 

學費問題來自社會結構問題

JianShuHui_HighTuition03學費問題更不是貧窮問題,而是反映出賦稅不公、偏袒財團、教育商品化等社會結構的問題。

以綜合所得稅而言,其中勞動所得約占總金額的75,資本所得僅占25。政府不斷透過如《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獎勵投資條例》等法令,每年為財團減稅高達7000億以上。舉例來說,光因《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就讓過去十年的稅損高達8500億元,等於2.2年全國個人綜合所得稅稅收。就連台積電及聯電這組「晶圓雙雄」,多年來的繳稅額竟是「負」30億元;換句話說,你我所繳的稅還得倒貼給他們。何況台灣四十大富豪中,有八人居然連一毛錢的稅都不用繳,有十五人有效稅率不到1%!而且,在台塑南亞公司大幅縮減員工的同時,老闆的股利所得卻將近40億元。

就在《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好不容易訂出落日條款時,政府卻又提出《產業創新條例》,其中對財團的優惠比前者還嚴重。難怪連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都不好意思地提出呼籲:台灣應避免「贏者圈」效應,政府須以「富人增稅、窮人減稅」等方式,避免社會M型化擴大。

 

教育費用應由獲利企業支付

凡此種種都顯示出國家教育資源為資本財團服務。但既然是為資本家培訓勞動力,企業與財團就應該負擔勞動力再生產和勞動力的教育費用。他們無疑是高素質勞動力的受益者,在其盈餘中扣除一部分作為教育費用,實屬合理與符合主流產官學的「使用者付費」邏輯。

在國際競爭中,台灣的勞動生產力名列世界前茅,正是由於素質高於其他各國,才讓企業有所獲利。所以真正的大學教育「使用者」並非表面上受教育的學生,而是使用這些勞動力並從中獲取利潤的企業。因此,基於使用者付費的觀念和符合社會的公平正義原則,教育費用是要由獲利的企業(尤其是獲利驚人的財團)來支付才對。

 

希望,在未來一代的眼裡

值得欣慰的是,「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的訴求猶如「狗吠火車」地向教育部陳情十多年後,2008年終於登上報紙文教版的頭條,獲得廣大迴響。

此外,反高學費紀錄片《粉墨登場》也即將於今年6月底上院線播映,並從2009年9月底起巡迴全國演出超過四十場。還記得巡迴至台南某女中時,學生放映完後發問:「我非常贊同你們影片中『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的訴求,請問你們要怎麼課?要課多少?」

聽完問題,真是令人百感交集,雀躍不已。原來以為這樣的訴求離高中生太遙遠,想不到這才是他們想要的。

就在美國總統歐巴馬向「肥貓」課徵高額紅利稅的同時,透過這些台灣年輕高中生炯炯有神的眼中,「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的目標似乎也看到了一線曙光。

 

攝影/簡瑞龍

本文亦見於2010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April_2010/JianShuHui_HighTuition/*{/rokbox}

關於高學費問題的另一個觀點,請見〈高教價值知多少?——問題在公平與效率


No70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臺灣高等教育的問題,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Shu-Hui Jian (簡淑慧)

自大學時代即參與環保、勞工等社會運動迄今。曾任第三屆國大代表、行政院顧問,因帶領群眾至美國在台協會抗議美國施壓造成紅標米酒大幅漲價,遭解除行政院顧問職務。現為反高學費行動聯盟總召集人。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90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