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的全球挑戰

by on 週一, 29 三月 2010 評論

不同文化背景對「高等教育」(Higher Education)一詞,往往賦予不同解釋。

一般而言,頒布學業證書或發給專業證照的教育機構,如普通大學、技術學院、社區大學、文理學院、科技大學,和其他如技職學校、專業學校和職業學院的教育機構,皆屬高等教育的範疇。

在多數已開發國家裡,一生中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相當高(超過50%)。因此,高等教育對國家經濟至關重要;其本身不只是重要產業,也培植受過訓練與教育的人力,以供經濟發展所需。然而高等教育的理想內容究竟為何?


全人教育的四大支柱

除了種類繁多的專業科目外,高等教育並非僅限於知識的傳遞,理想上還應該包括生活技能(life skills)的介紹和傳播。在聯合國公布的著名的《戴洛報告》(Delors Report)中,有關教育的部分《學習:內在的寶藏——「二十一世紀教育國際委員會」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之報告書》(The Treasure Within: Report to UNESCO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Education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裡,提了出教育的四大重點,生活技能即可列屬於其中:


學會追求知識(Learning to know)

發展思考能力,如解決問題、批判思考、決策和瞭解因果關係之能力。

學會發展自我(Learning to be)

培養個人能力,如管理壓力和情緒之能力、自知之明與自信心。

學會與人相處(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

訓練社交能力,如溝通、協調、魄力、團隊合作和同理心。

學會做事(Learning to do)

學習實用技能,如職業所需之技術訓練。


現今個人需要具備上述技能,才能因應目前瞬息萬變的社會。這表示持續學習非常重要,如此方能獲得工作和生活所需的新技能。此外,我們還要知道如何處理浩如江海的資訊,並將其轉化成有用的知識,同時也得學習如何因應社會和生活裡的變革。


BV_GlobalChallengesForHE2公民社會與民主精神之所繫

高等教育還有另一個角色,那就是反省和提倡一個開放的公民社會。公民社會既非國家亦非市場,而是一個連結公眾和私人議題的領域。在這裡,比起其他公眾場域如宗教社群、家庭、或以人種和語言作為區別標準的團體,高等教育提倡更廣泛或更「公開」的價值觀。高等教育應為社會性互動——例如公開辯論和理性討論——建立具體規範,強調個人的獨立自主,並抵制因性別、種族、宗教信仰或社會階級所產生的歧視。最好的高教機構應是創造現代公民社會的模範與動力;這個理想儘管往往無法落實,卻是衡量一國體制優劣之準繩。

一般而言,一個社會若希望建立或維持多元負責的民主制度,強健的高等教育可以提供兩項助益:

首先是研究和詮釋社會重要倫理與道德觀念:這主要是社會科學的責任,但人文學科在此也扮演關鍵角色;因為關於社會重要倫理與道德觀念最謹慎的論證,皆奠基於高等教育中的人文學科。

再者,高等教育有助於提升公民必需的民主素養。學生在高等教育中習得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典範與態度;這些人隨後成為教師、律師、記者、政客和企業領袖,其一舉一動都會將開放的公民精神傳至社會的每個角落。


高等教育與社會發展

在2000年9月舉辦的聯合國千禧年高峰會上,世界領袖提出了《聯合國千禧年宣言》(UN Millennium Declaration),矢言改善極度貧窮的狀況,並設立一系列可望在2015年以前達成的目標,以承諾讓自己的國家進入新的全球關係,其中當然也包括基本人權——亦即世界上每個人在健康、教育、居住與安全方面所享有的權利。在這八個指標裡有一半和教育有關,如徹底根除極度飢餓和貧窮問題、在全球落實初等教育、促進兩性平等,並賦予女性更多權利、促進全球合作發展等等,這是因為教育會直接影響社會的穩定與發展。

高等教育雖然也屬於一般教育的範疇,但其本質較為不同,要達成的目標也更為特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98年在巴黎所公布的《21世紀的世界高等教育宣言:展望與行動》(World Declaration on Higher Educ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Vision and Action)中,便在第一條條文裡明確地界定了高等教育的願景與任務:


教育、訓練與承擔研究的任務

我們堅信高等教育的核心任務與價值應予以保持、加強並擴充,尤其是在促進永續發展和社會整體改革上,意即:

1. 透過提供包括職業訓練等的相關證照,教育出相當合格的畢業生負責的公民,以期滿足人類活動各方面的需求。

2. 提供高等教育和終身教育學習的機會,賦予受教者在教育系統內最多的選擇與流動的彈性,還有個人發展和社會階層流動的機會,以便在全球視野中養成公民精神積極的社會參與,並在公理正義的脈絡下培育內在能力、強化人權、永續發展、民主與和平的思想。

3. 透過研究活動促進、創造並傳播知識,提供文化、社會和經濟發展方面相關的專門技能來服務社群,並推動與拓展科技、社會科學、人文學科乃至於藝術的研究。

4. 在多元文化的脈絡裡,協助各界了解、詮釋、保存、加強、推動與傳播國內、地方、國際和歷史性的文化

5. 以形塑民主公民精神基礎的概念訓練年輕人,並提供具批判性與公正性的觀點,促使他們探討策略性選擇與增進人文視野,從而協助保護與強化社會價值觀

6. 全面發展並改善各階段的教育,包括透過對教師的訓練

(以上內容為節錄)


BV_GlobalChallengesForHE3全球趨勢影響高教挑戰

高等教育之理想與目標固如上述,然而今日世界各國面對的高等育問題尤受到全球化下各種形勢的挑戰,學者戴維斯(John Davies)即指出全球環境中影響高等教育機構最重要的趨勢,便是將教育納入全球資本主義。教育已受到《關稅暨服務業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Services,GATS)的規範,讓高等教育面臨前所未有的情況:教育機構不但成為營收豐厚的企業,也導致國際競爭加劇;在這樣的競爭裡,挾帶雄厚資本的大學將壓縮小型高教機構的生存空間。

另一項重要趨勢為知識經濟的興起。知識和創新逐漸成為企業永續發展的策略性要素。因此,知識無可避免地成為一項商品,只要某人或某機構擁有越多知識、就有越多價值,也可賺得越多營收。既然高等教育與其研究活動被視為創造知識的來源,因此高教對知識經濟來說非常重要。

基於上述理由,社會對高等教育產生更高更繁複的要求,教育變成大眾化的商品,更多人需要進入大學就讀,教育單位的生產力和效率因而深受重視;於此同時,高等教育的品質和可靠性一樣受到社會的高度關注。換言之,21世紀大學面臨的艱鉅挑戰就是在提高教育的生產力、效率和品質的同時,維持過去社會對高等教育培育人才的信賴。


照片來源/Tulane University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0_small

想進一步瞭解全球化現象對於高等教育的影響,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Benoit Vermander (魏明德)

Benoit Vermander lives in Shanghai. He teaches philosophy and religious anthrop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Fud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522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