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紀錄片導演列傳:黃信堯

by on 週五, 01 十月 2010 評論
有人說,黃信堯這幾年轉性了,他好像最近熱起來,認真起來了;也有人跟我說,他很難訪問,話很少。這些印象語絮,跟著我,一直到我和他面對面坐下來,才自動塵落。

我懷疑他是不是每拍一部片就要換張名片。因為當我拿到他的名片時,上頭寫著「沈(ㄕㄣˇ)沒(ㄇㄟˊ)之島」和「北將七」,兩部他即將完成或上映的片子。話題也由此展開。

《沈沒之島》是描述太平洋一個即將因全球暖化,而要被海水淹沒的小島國──吐瓦魯。這個小島國上唯一的外交大使,來自中華民國。但黃信堯當初會去拍攝這個地方,是因為有人問他願不願意拍八八風災;他想,如果要拍人群面臨災難時的狀態以及氣候變遷對人類生活所帶來的衝擊,只看台灣一地是不夠的,於是找上了這個小島國。但在前往吐瓦魯前,他早已對台灣的「沈沒」有了深刻的感受。

 

Renlai_DocuDirectors15關於這個感受,就是《北將七》和此次入圍紀錄片雙年展台灣映象單元的《帶水雲》兩片所要觀察的。這兩部片子算是同一系列的作品。黃信堯說,有一段時間他常要開車北上,為了省下過路費,便時常改走能吹海風的61省道,對沿路風景相當熟悉。而當某次豪雨來後,他再經過這條路時,他發現好幾台車卡在路上,停止前進。因為原本跨河的小橋,已經消失在水流之中,沒有車敢冒險前進。這時來了一台大卡車,豪氣地開過去,而從卡車輪胎的高度來看,家用小車一下去穩死的。這次經驗,讓他開始注意台灣沿海地層下陷、海水上漲的問題。從以雲林口湖為拍攝對象的《帶水雲》,到和他家宅相近的《北將七》(台南北門、將軍、七股三鄉),這幾個沿海鄉鎮,構成了鏡頭中那片淒美的水鄉澤國。

看過《帶水雲》的人,一定會對我所說的「淒美」印象深刻。如詩般的湍湍流水和如夢般的幻幻漂雨,背後是當地居民看著家園被海吞食的恐懼和無耐。為什麼不直接控訴、呼籲,或是呈現在地人的哀愁呢?「以外來者來看,《帶水雲》很美,但美麗的背後,有人要承擔苦難。」黃信堯說。這同時也是大自然的決定,因為「對大自然來說,山崩不是災難。」在拍完《帶》後,《北將七》將會怎麼拍呢?「要拍埋在地底下的生命力。」黃信堯說畢,喝盡他最後一口曼特寧。

從這個角度來看,早年參與過許多環保團體的黃信堯,似乎已對訓話式的表達方式不再堅持,因為聽慣訓話後的人類社會的愚蠢雖然依舊無可救藥。在他的片中,所希望傳達的訊息是:水是有力量的,土地也是;祂們隨時會啟動災難來表達對人類貪婪的抗拒和堅持。


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5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719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