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七年:四界回音

by on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評論

《人籟》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讀者長期的肯定與支持功不可沒;而如此堅定的力量,正是幫助我們穩定成長的重要因素。歡慶七週年之際,《人籟》特地邀請數位伴隨我們一路走來的資深讀友,來談談他們與《人籟》相遇的經過,以及對雜誌的看法與期望。

 

讀者:蘇瓊芬(女,50歲,牙醫,現居台北。)

我先生是法國人,和杜樂仁神父與魏明德神父都是好友。之前聽說他們要創辦《人籟》,想說這是好事,應該支持一下,於是我們就成了第一批的訂戶,直到現在。

一開始我看了幾期,覺得這本刊物很不錯,可以讓我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當代的一些重要問題,幫助拓展精神上的視野。不過後來實在是因為工作過於忙碌,有時只能隨手翻翻。即便如此,我每期都有保留起來,想說以後有空再來仔細閱讀。此外,我也把《人籟》放在診所裡,讓等待中的病人可以擁有看八卦雜誌外的另一個選擇,而他們的回應都蠻正面的。

每次雜誌一到,我都會先留意封面主題是什麼,所以印象比較深刻的大多是專輯內的文章,尤其是早期某些特別的題材,像羊圈小村、外勞、精神病等。還有,最近閱讀的時間雖然較少,但我總覺得雜誌中關於國際現象或來自國外人士的文章,好像沒有以前來得多了──這是有點可惜的地方。

我認為像《人籟》這樣可以豐富心靈、激發深度思考的刊物,應該要多多推廣。記得之前曾經參加過《人籟》舉辦的電影欣賞會,是在耕莘文教院觀看著名耶穌會士沙勿略的傳記電影,非常感人,而時間點剛好就在沙勿略專輯推出之後。如果能有多一些像這樣的相關活動,相信可以讓更多人知道《人籟》的存在!


讀者:脈樹‧塔給鹿敦(男,40歲,布農族,同富國中學務主任,現居南投。)

我是天主教教友,之前在台中參加彌撒時,剛好遇到魏明德神父前來宣傳《人籟》。我被雜誌的名稱吸引,二話不說就訂了,看過之後更是欲罷不能,還推薦給家人與朋友閱讀。

大致上來說,我覺得《人籟》和別的雜誌相比,有幾個比較明顯的特點:首先,很多台灣的商業性雜誌多半有其特定的讀者,像是白領或菁英階級;但《人籟》卻是每個人都可以親近的雜誌。而在閱讀的時候,我也發現《人籟》在挑選專輯主題上經過相當程度的思考,不僅能即時反映當下的問題,還能觸類旁通,進一步擴大討論的層面。更難得的是,《人籟》具有批判精神,態度上卻不會過分尖銳或說教,在提出觀點之餘,仍不忘留給讀者思考反芻的空間。

基於教育工作者的身分,我常常利用《人籟》作為課外補充教材,或是將其當成測驗的題目,或是單純與同學分享當期內容。對我來說,《人籟》不僅是個人的心靈糧食,更能為下一代開啟一扇視野更寬廣的窗。

身為一位原住民,我常感嘆台灣社會的「多元性」,其實都是出自漢人的定義;至於所謂的城鄉差距,其實重點並非物質,卻是文化上的差異。不知《人籟》以後能否多談一些這方面的事情,以及原住民的教育與發聲問題呢?我希望《人籟》可以繼續努力,在目前的媒體環境中找到屬於台灣的聲音,而且讓媒體的專業素養更符合大眾的期待!


讀者:陳映如(女,26歲,醫師,現居花蓮。)

我男友是《人籟》訂戶,所以常在他家桌上看到這本雜誌,偶爾也會翻一下。但後來是在看了〈第五天海水漲起來〉這個專輯後,才下定決心長期訂閱。我自己在花蓮工作,接觸許多當地的原住民同胞,對原住民相關的題材相對比較有興趣。況且這本專輯切入的角度也很特別,是用婉轉、有趣的方式來處理嚴肅的問題,讓我印象深刻。

醫生的生活大多與工作緊密結合,而《人籟》可以提供我接觸外界事物的機會,增添生活的樂趣。不過看了那麼多期的雜誌後,我也有個小小的建議想說:我認為《人籟》的多元性是夠的,只是深度上略顯缺乏,有時看似講到重點,卻忽然跳開來,有點可惜。我知道要顧及深度又要吸引大部分的讀者是不容易,但若能進行深入探討,製造一些特別觀點抓住讀者的心會更好。好比說最近這兩期的紀錄片報導有一定的連貫性,在影片分析上也相當詳盡,對愛看非主流電影的我來說真的很過癮。

對我來說,《人籟》可貴的地方,就是勇於碰觸別人不願接近的問題,提供不同的論點。如果可以深化這些思維,像揭開傷疤進行清創手術一樣,將會幫助提高思辨的效果,或許也能讓社會的病好得更快……


讀者:洪惠章(男,57歲,退休人士,現居高雄。)

我是從《天主教周報》上得知《人籟》創刊的消息。看了其中的介紹後,覺得很高興:教會終於有這樣的雜誌了!之後就一直訂閱到現在。

大部分由教會辦的雜誌,內容多半集中在宗教方面;可是《人籟》關心的事物並不侷限在信仰上,反而能從信仰的精神出發,將關懷的觸角擴及社會層面。這七年看下來,我覺得《人籟》處理的題材益發多元,而且與市面上別的綜合性雜誌相比,呈現的內容更能貼近社會現況,也充滿更多的愛和關懷,並幫助讀者整理出被消費社會遺忘或輕視的價值觀。只是我也很擔心,在現今社會中辦這樣一個人文藝術類的雜誌,不容易存活呀!請《人籟》一定要堅持下去。


讀者:洪宗翰(男,29歲,野鳥學會研究保育專員,現居台北。)

我一開始閱讀《人籟》時有些看不懂,因為探討理論的文章比較多一點,後來風格就變得比較平易近人,而且在排版與編輯的細節上也有很大改善。

對我而言,《人籟》的特色一來是引進許多國外的觀點──好比今年九月份談論死刑的專輯,就介紹了美國與其他國家的死刑制度,在一些重要議題上提供國外方法作為對照與參考。二來則是勇於傳達不同的論調,像是為了某個議題而去訪問一些不見得受到多數讀者喜歡的人。但我認為,這樣的訪問可以豐富事件呈現的面向。

因為我從事的是環保方面的工作,自然會期待在《人籟》看到相關文章,但數量比較少,有點可惜,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多刊登這類報導。我相信以《人籟》的作風來說,應該可以避開現今討論環保問題的困境,提供較為中立與超越的聲音。

 

繪圖 / Nakao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46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