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著大洋前進

by on 週一, 03 一月 2011 評論

「船做了,就是要拿來划的!」達悟族人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將十四人座前所未有的達悟大船划到台灣來。現在,他們正在前往太平洋的航道上,望向下一段旅程……

 

當捕魚工具成了大型展品

 

位於蘭嶼島上的達悟族(雅美族),由於地理上的阻隔性與之前國家的隔離政策,至今相對保有較完整而豐富的傳統文化,例如地下屋、丁字褲、招魚季和拼板舟等。尤其是具有移動性的拼板舟,最近更成為達悟海洋文化的代表,甚至是台灣南島民族連結海洋意象的主要象徵。

拼板舟又稱達悟/雅美大船,為蘭嶼當地最重要的傳統捕魚工具,並衍生出相應的社會組織、社會分工、儀式、禁忌、生態知識和傳統工法。不過近十餘年來,島上逐漸發展出以外界收藏和展示等市場價值為主的造舟模式,買主則包括收藏家、政府單位與民間企業等。此舉不僅改變了拼板舟原有的規模,也成為近來蘭嶼新造大船的主流。然而達悟族人在建造多艘此類大船後,心中不禁起了疑惑:怎麼這些船幾乎都是用來銷售和展示?族裡的老人更是感嘆:做好了船,怎麼不划呢?

 

 

把大船划到台灣去!

 

12這樣的聲音,被長年從事蘭嶼紀錄片工作的台灣導演林建享聽見了,便決心打造一艘傳統的達悟大船,使其再度回到海上航行,目的地則是台灣。他提出「Keep Rowing」(繼續划)的計畫,打算讓這艘船從蘭嶼橫越黑潮、划向台東,再沿東海岸北划至台北,順著西海岸南下,如此繞行台灣島一圈。林建享和一位朗島部落的達悟青年共同推動此一構想後,廣獲來自各方的經費支持。於是從2006年開始,經過半年多的辛勤工作,這艘十四人座的大船終於在2007年5月完工,並於6月19日早上四點半正式從朗島出發。

大船啟程後,由蘭嶼各個部落輪流組隊接力划行,其中幾段還有媒體及海巡署船隻陪行。整個過程中,又以從蘭嶼啟航,橫渡黑潮抵達台東的航程最具挑戰,因為之前並沒有任何較完整的經驗可供依循;所以當這段航程順利完成後,整個活動可以說是已經成功泰半。隨後沿著東海岸北划、繞過北海岸,再由淡水河划進台北的航程,沿途均分段前行並有停留休息。除了在長濱海岸因船體受損被迫暫停數日維修外,其餘航線均依照計畫時程完成。最後大船在7月31日台北划進台北的大佳碼頭,順利完成繞行台灣的壯舉,同時也參與了當時由陳水扁總統主持的南島論壇,更分別在台東的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宜蘭冬山河的童玩節會場、台北的國立台灣博物館以及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等地展示和演講。

 

跨界與跨越

 

這次達悟大船划向台灣的活動,同時兼具了跨界與跨越的雙重意義:跨界意指跨過地理、社會與文化等有形和無形的邊界,有混合邊界兩側元素之意,卻沒有區別彼此的高下強弱。跨越則指跨過某一特定障礙到前所未達之地,強調超越現有的限制。

關於「跨界」這點,可從大船的命名看出來——造船長老施清嶼將船命名為Ipangana,源自達悟語的動詞inganangana,意為「到這裡再到那裡」。這詞在陸地使用時意指四處拜訪,在海上則是指到各島嶼巡航,十分貼近達悟族人的生活世界。因此大船的中文名字也特別以此為基礎,定為「跨越號」。再者,Ipangana也是有史以來在明確記錄與證明下,第一艘跨過地理、文化與部落社會邊界,由蘭嶼划向台灣的傳統達悟大船。它不以捕魚為目的、沒有正式下水儀式,由朗島、椰油、紅頭等不同部落組隊接力划行,還以漢人作為象徵性的船主。此外,這次活動本身亦蘊含許多「跨越向前」之意,包括有史以來尺寸最大的十四人座(傳統是十人座)達悟大船、前所未有的航行距離和時間,以及橫跨部落與族群的參與者。

 

對傳統的顧慮與堅持

 

不過對漢人當船主一事,達悟族人仍有一定程度的擔心與顧慮。這可以從大船行祝儀式的達悟語禱詞中看出來,像是「因為真正擁有(管理)你的人是外地人,而非我們(指達悟族人),希望我們本身不會受到任何病禍的降臨……」,或是「雖然我們做了這艘外地人委造的大船,但不會因此禍延子孫,因為……創建了這艘十四雙槳的禁忌都交給了祢(指上帝)。」

此外,儘管這次划大船的活動跨越了不少界線,但對大船的建造和使用,亦嚴格遵循達悟傳統:像是除了船上坐板使用的漂流木外,所有造舟材料全都取自蘭嶼的樹林;整個造船過程遵循不用鐵釘的傳統工法,只在船板的接合黏著上,以及中途損壞修補時用了幾根ㄇ形交釘強化。至於造船及划行的過程中,族人依然堅守對女性的相關禁忌。

 

建構地理新想像

13至於「Keep Rowing」這個活動對達悟人、甚至全台灣而言,有什麼樣的重要性呢?

首先,在達悟人的傳統認知裡,與其划向台灣,還不如划向南方的巴丹島(一個和達悟有著血緣、歷史和文化關聯的群島)比較重要。但就近百年來的蘭嶼歷史而言,台灣(特別是台北)是實質上的統治中心,更是整個蘭嶼現代化的來源。這次達悟大船拜訪台北,實則意味著傳統島嶼文化與現代都市的連結。更何況,本次活動的別稱又名「海洋練習曲」,意味著未來還會有主題曲——事實上活動結束後,島上已有一些人開始評估和策畫「由蘭嶼划向巴丹島」作為海洋主題曲的可能性。換言之,「Keep Rowing」既展現蘭嶼的主體性,也象徵跨越現況的第一步。

其次,為了不讓達悟大船就此成為僅供靜態展示的物品,為了以行動證明達悟作為海洋民族的屬性和能力,才有了「Keep Rowing」這個活動的產生。但活動本身並非回歸以捕魚為生的傳統,反倒更像是另一種演出,展示達悟民族精湛的造船技藝和航行能力。不過,這與之前講究市場價值的大船展示有所不同:不是再現一艘傳統的捕魚工具,而是試圖建構一個海洋台灣的地理新想像。

 

期待海洋主題曲的到來

 

「Keep Rowing」的活動是繼當年核廢場議題後,整個蘭嶼島上少見的全島性共同話題。雖然啟航儀式受到禁忌制約,未能大規模舉行;但划行成功後,特別是造船和首划的朗島隊回到蘭嶼開元港時,受到家人親屬的盛大歡迎,讓他們倍感激動。雖然島上仍有不以為然甚至質疑的聲音,但這些參與者還是有種不言而喻的榮耀感。整體而言,「Keep Rowing」的活動相當程度地提升了達悟大船的能見度。至於橫渡黑潮的成功,以及續航至台北的過程中船體只受損一次的情況,均可證明傳統南島民族造船的堅固和高超的航行技巧;而參與划行的人,也多將活動成功視為達悟民族的驕傲,更進一步推動划向巴丹島的計畫。尤其是身為主要推動者的林建享,其個人長期和朗島部落的情誼與信任,以及和合作者的默契無間,幾乎完全消解族群邊界在這次活動中的阻隔。很明顯的,「Keep Rowing」的榮耀既屬於達悟族人全體,也讓所有參與者與有榮焉。

近年來,多元文化與多元社會逐漸成為建構台灣想像的重要論述,而南島民族和海洋文化更是其中的關鍵元素。由此觀之,2007年的「Keep Rowing」一方面彰顯達悟大船優越的航行能力,以及達悟族人試圖以蘭嶼為中心、以大船為工具來向外連結的意向;另一方面也預示了台灣社會南向開展太平洋想像的可能性。這讓蘭嶼的達悟族人均期待下一步的海洋主題曲——由蘭嶼向南划行,重返祖居巴丹島行動的到來(註)。

 

註釋

 

本文作者特別感謝林建享在寫作過程中提供的諸多資料和補充意見。順帶一提的是,這次大船的航行經過,全被林建享的鏡頭捕捉了下來。之後他將攝影機所拍到的大船故事加以剪輯,並於2009年推出名為《划大船》的紀錄片。

 

 

 

想深入瞭解2007年Keep Rowing活動進行的狀況,請見http://keeprowing.blogspot.com/

 

攝影│李香秀

 

 

 

 

 

 

本文亦見於2011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島觀太平洋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Always Summer (夏黎明)

東台灣研究會召集人/台東大學區域政策與發展研究所兼任教授。

最新自 Always Summer (夏黎明)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8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723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