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中的火熱學潮

by on 週五, 25 二月 2011 評論

「這個冬天,不滿的學生抗議者是我們的英雄。」

——英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左翼歌手Billy Bragg

秋冬交替之際,倫敦早早降下今年第一場瑞雪,氣象報導不時重複著:這是31年來英國最冷的冬季,然而初冬的英國學潮卻異常火紅地在不列顛島各地延燒。

2010年11月最後一天,倫敦降下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雪,我和室友與來自各地抗議教育預算刪減的近萬名學生,第三次集結走上街頭抗議。為躲避警察誘捕,在不到零度的低溫下,學生如十字軍般在倫敦市中心快速遊走,在街頭巷尾與警察追逐。同日,包括牛津在內的數十間大學學生也發起了校園的「占領行動」。

「暴風雪澆不熄學生的憤怒與鬥志」,隔天一家報紙標題如此形容著。


日薄西山的左派勢力

時間點巧合構成某種有趣的隱喻:31年前的英國(即1979年5月大選時)舊工黨政府垮台,柴契爾夫人帶領下的保守黨與隔年上台的美國總統雷根,開啟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全面右傾與至今依舊影響深遠的「新自由主義」浪潮。

大規模私有化政策、國家機器對工人運動毫不留情的鎮壓,以及對社福體制的攻擊與拆解,使得西歐國家二戰後所建立的美麗年代,在轉瞬間很快成為僅供緬懷的歷史畫面,而英國工人、學運與社會進步勢力則在柴契爾年代的場場戰役中一路潰敗,一蹶不振。工會作為傳統工黨最堅實的支持夥伴,在遭受多年猛烈攻擊後縱使存活下來,影響力早已大減。亟欲奪回政權的工黨,在布萊爾等新一代領導的帶領下,選擇了全面右傾的「新中間路線」。於是「新工黨」雖在97年大選重返執政,但其路線已不再挑戰「新自由主義」(更遑論資本主義),而改以空泛模糊的論述與詞彙包裝,繼續執行新自由主義議程。

31年後的5月,一如上個世紀70年代無力解決石油危機與停滯性通膨,「新工黨」這回同樣對金融危機下攀升的失業率與財政赤字束手無策。諷刺的是,保守黨再次受益於經濟危機而上台。這次與自民黨共組的聯合政府,為解決眼前巨額金援銀行而不斷惡化的財政赤字,提出史上最嚴苛的公共支出刪減計畫——五年刪減八百億英鎊。數字背後代表的是五十至一百萬個公部門工作機會的消失,是對早已殘破不堪的社福補助最後的攻擊,更是國家對高等教育補貼的全面抽手(新制度下,大學將被允許一年收取約等同於目前三倍學費的九千英鎊)。

然而,在歷經「新自由主義」31個年頭的摧殘,這個曾是世界工人運動發軔地、擁有輝煌工人抗爭歷史的國度,如今看來已成昨日黃花。即便面臨嚴重危機,主要工會近乎遲鈍的應對以及處處畏戰的態度,看在聯合政府眼中,相較於柴契爾夫人當年對工運宣戰時面對的抵抗力道,簡直微不足道。


small1黑馬學運,表現亮眼

過去英國史上一向較少發揮帶頭作用的學運,這次卻意外領了頭陣。當新工黨歷經多年保守化,與保守黨在預算刪減計畫上僅存著枝微末節的爭辯,以及工會與其他左翼力量還停留在不著邊際的口頭譴責時,學生在這波運動中已快速擴展與串連,並且急速地激進化。

11月10日,由全國學聯與全國大專教師工會在倫敦發起的第一場大遊行,湧進超過五萬名抗議者(多數為學生),是1990年以來單一教育議題行動首見。這個規模大大振奮了學生,而當天上千名憤怒學生突破警力攻進保守黨總部的行動,更標誌著日後運動激進化的開端。當攻入行動在遭打算爭取工黨國會議員選舉提名的全國學聯主席譴責後,官僚化的學聯很快便失去整場運動的實質主導權,至於學生則透過各種聯盟與網路串連,成功接手組織了日後三場的大規模抗議行動。

兩周後,跳過全國學聯發動的第二波抗爭在數十個城市同步舉行,這次還加入了中學生。當天全英國超過十萬名學生上街,大學生則開始規畫占領校園行動。學生除了反對高教預算刪減與高學費政策外,更與許多反對大企業逃漏稅的社區組織結合,在各地發起抵制逃稅企業的直接行動。

不斷延燒的學潮,逼得聯合政府將國會表決學費調漲議案日程由聖誕節前提前至12月9日。投票日當天的倫敦市中心,彷彿置身戒嚴國度,主要道路全面封鎖,鎮暴警察隨處可見,警用直升機在國會大廈上空不停盤旋。再一次,上萬學生一個月之內在酷寒中第四度走上街頭,國會大廈到唐寧街一帶處處可見警察與學生衝突,而市警局為驅散學生,甚至無視外界批判再度出動騎警隊衝散抗議群眾……這些景象都是過去一二十年來英國前所未見。


持續發酵的戰役

雖然在歷經四次大規模抗議與上百場示威後,占領行動未能成功改變終局,學費調漲最終還是以些微差距通過,但在一個多月的抗爭洗禮中不斷激進化的學運,讓許多媒體與評論者都承認,如同學運領導者所言:「這只是反叛的開始」。現在,這場學潮的影響力才正要開始發酵。

逾140萬會員、英國規模最大的Unite工會領導人Len McCluskey於聖誕節前主動投書《衛報》,除讚揚學生行動外,更罕見地呼籲英國工人向學生的戰鬥性學習。他還表示將在一月召開會議,認真考慮以廣泛罷工行動呼應學生對新自由主義開的第一槍。雖然沒人能預料這帖催化劑對多年來一蹶不振的英國左翼運動能有多少影響,但不可否認的是,學運激進化的發展已在英國社會引發某種化學變化。

而未能阻止學費調漲的學生並未停止抗爭腳步——幾個主要的全國性網絡早已計畫從一月起進行下一波的抗爭與串連行動。只是這次,學生將不再只是為了自身學費調漲的議題抗議,更將走在反對新自由主義戰役的第一線,期待召喚出更多工人與社區運動者的加入與奧援。

 


攝影|陳柏謙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Bo-qian Chen (陳柏謙)

曾參與台灣反高學費運動並從事工會運動與青年運動工作多年,目前於倫敦大學Queen Mary學院商管系攻讀博士。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540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