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的感覺

by on 週二, 03 四月 2012 評論

海洋的感覺讓喜悅以某種原初樣貌,在我們的靈魂中升起;它是神賜與我們的,亙古常新的禮物。

 

所有的海洋生態系統都受外在影響、短期阻擾與季節週期所波及,而不斷流動變化。居住於環海地帶的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必定與在平原、高地或山區安身立命的人們截然不同。突然、出乎意料的變化,孕育了對行徑高深莫測的遙遠神祇的概念形象;由環境衍生的不確定感,則助長了彈性策略,而非線性思維。這對於海洋覆蓋面積大過所有陸地的總和,且其島嶼占了全球80%的太平洋地區而言,是再真實不過了。


在太平洋地區,海洋才是大洲:海構成了各種生命形態的自然環境,它也是溝通的媒介。來自東加的作家艾培里‧豪歐法(Epeli Hau'ofa, 1939-2009)曾言及「諸島之海」,一片聯結而非分隔的大海,自身即一個活生生故事的大海:因為海洋流動、呼吸於那些從岸上出生的生命體之內,如同鹽在海中,血液在身體中。是的,浩瀚無垠的海洋也居於人類身體的狹窄限度內,讓人能夠深入自我進行內在之旅,就像他登船出發去找尋其他島民一樣。


這一切或許會使我們想起作家羅曼‧羅蘭與弗洛依德的來往書信中曾提起的「海洋的感覺」(oceanic feeling)。透過這個詞彙,他試圖精簡地傳達一種在所有結構化的宗教信仰上,一種悸動的、對於無限的感受。如今,羅曼‧羅蘭的「海洋的感覺」僅成為宗教心理學的歷史中的一則註腳而已。弗洛依德對此不太能領會,他回信寫道:「你悠遊其中的世界,對於我是多麼陌生啊!神祕氛圍對我來說,如同音樂一樣門戶緊閉。」羅曼‧羅蘭回覆:「我難以相信神祕經驗和音樂對你是陌生的。我想,其實你害怕它們,只因你希望保留批判理性這項工具不受沾染,完整無瑕。」


由羅曼‧羅蘭再進一步,可以說:神臨在靈魂中,猶如浪潮的凱旋歡聲——這裡的「猶如」同時具有雙重意義:首先,它講述心靈經驗的普世性;再者,它明認神讓自己臨在人內心深處的方式是無可比擬的。海洋的感覺幫助我們領悟的是:喜悅總以某種原初樣貌,在我們靈魂中升起。在我們深處的黑暗內,喜悅成為天光,詠唱與喚起它的,是那永恆卻又初始的海洋之動態,是那以顫動卻篤定的指頭,在沙上銘刻與拭去字跡的浪潮之旋律。終究,海洋的感覺讓我們瞥見神在靈魂內誕生的奧祕:一份永恆等待人接受的禮物——而且亙古常新。

 

翻譯│張令憙  繪圖│笨篤

 

以上精彩內容,請見2012年四月號,第92期《人籟》論辨月刊

banner

092cover150

buy_online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Benoit Vermander (魏明德)

Benoit Vermander lives in Shanghai. He teaches philosophy and religious anthrop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Fud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2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80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