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仍在搏鬥中

by on 週三, 28 十二月 2011 評論

與世隔絕的樂生,始終在與多舛的命運對抗,不管是僵硬的政府官僚體系,或是不可預測的大自然。眼見它已經步步走向崩壞了,我們還有可能力挽狂瀾嗎?

樂青學生現場用象徵鮮血的紅漆潑灑在身上,強調此事攸關年邁樂生院民甚至於周邊民眾的生命安全,籲馬英九、吳敦義必須立即有所作為。(攝影:王顥中)

 

樂生療養院,位於新莊邊陲的迴龍地帶。日治時期,醫療仍不發達,對漢生病不瞭解,認為有傳染之虞,日本政府便強制收容台灣各地的漢生病人。院民被迫與家人分離、又須忍受歧視,許多人在院內上吊自盡,有些則是接受醫療試驗而過世。在院內,院民不得生養子嗣,許多人受不了隔離而崩潰,被另外關在院內的精神病院(怡園)。

樂生院內設有靈骨塔,與院區內的「以院作家」相呼應。許多院民,恪守「以院作家、大德曰生」的口號,熬到了社會知道漢生病不會傳染、熬到了有藥可醫的時代,卻因新莊捷運在1993年相中樂生療養院作為機廠用地,這些熬過苦難的院民,又重陷掙扎奮鬥的輪迴。


怪手伸入邊緣

從2002年開始動工的捷運機廠工程,預計拆除所有樂生院舍。捷運局雖提出先興建樂生療養院迴龍院區、後拆除樂生院舊房舍的安置院民方案,但在迴龍院區興建完成前,院民已被搬遷至組合屋、樂生院左側的數十棟房舍也全被拆除,甚至有房舍因捷運工程開挖而崩塌。

由於樂生院民長期受到歧視,他們雖然不願搬遷,卻沒有集結抵抗。直到2005年,台權會、律師、與來自各學科背景的年輕人組成「青年樂生聯盟」,樂生療養院民才開始向公權力發聲。

2005年,樂生院民跨海向日本提起不當隔離的訴訟,日本政府敗訴,樂生院民的人權開始受到社會重視,樂生院的歷史價值及人權意義亦獲得彰顯。2006年,樂青不分黨派向政治人物施壓,要求政府指定樂生院為古蹟,卻遭到捷運局與前立委蔡家福的杯葛。


政商捍衛利益

政治人物的杯葛理由,是「新莊人的通車人權不能等」,然而實際探究,其實是捷運開發的土地利益不能被延誤。儘管政治人物號稱新莊線能解決新莊交通問題,但從地理位置來看,新莊線服務的範圍並不囊括整體新莊區,捷運通車只能解決一部分的交通問題。

在台灣,土地炒作的名目,不是工業區,就是交通建設。一般來說,開發案所在的地方政治勢力會最早得知消息,接著介入買地、等待開發案進行變更。在開發過程中,則有建築投資業者、房屋仲介業者陸續進場炒作,使當地地價不斷翻漲。

新莊機廠原本選址在輔大後方的平坦農地溫仔圳。但居民表示,這裡的沿線土地早在捷運開發消息傳出後,就被當地頭人購買,由台北縣政府規畫為「重劃區」。當地要求捷運快速通車的政治人物包括擁有大片土地的黃林玲玲市議員、蔣根煌市議員、持有建設公司的前立委蔡家福等人。前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方壯勵曾坦言:「最初選址不是在樂生,要開挖坡腳,根本不是個好地點。輔大後方的地是最理想的,但要北縣府同意。」由此可見政商之間難分難解的糾葛。


弱勢奮力發聲

經過持續努力,青年樂生聯盟也在樂生院區舉辦各種導覽活動,解釋樂生院與捷運並不對立,試圖吸引更多人參與及關注。文建會只得暫定樂生院為古蹟,逼使台北縣市政府同意保留41%的樂生院區。然此方案並非保留「完整樂生」的41%,當時的樂生院已被拆掉七成,缺乏指定古蹟的保證,保留方案隨時可能變卦。

2007年 2月,文建會提出保留90%的方案,卻在未經討論的情況下,再度遭到捷運局杯葛、表示將強制迫遷院民。樂青與院民,在3月8日的凌晨於蘇貞昌官邸前靜坐,卻因蘇貞昌當天要登記參選總統,遭受鎮暴警察毆打和暴力驅離。

一群部落客隨即發起「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聯署,並募款在蘋果日報頭版刊登廣告說明保留方案差異。以被拆除的院舍比例來計算,所謂90%的方案,其實是保留原樂生的27%,而捷運局的方案根本只保留1.2%!樂青並於4月15日發起大遊行,要求保留政策必須公開理性論辯。該場遊行在沒有政治奧援下,吸引超過六千位民眾參與。


裂縫逐漸蔓延

蘇貞昌對此展開回應,指示公共工程委員會在「樂生保留最多、捷運通車不延期」的前提下研擬保留方案,最後產生保留39棟、1棟拆遷重組的「530方案」。但就在方案決定前,大地工程師王偉民發現位於林口台地的樂生院區有超高地下水壓,加上新莊機廠位於新莊斷層帶,一旦開挖將引發走山。樂生院民因此起而反對。然而此舉卻被捷運局視為「要求更多保留」的手段而置之不理。2008年,捷運局和台北縣政府封鎖樂生院區,決定先拆除自救會院民藍彩雲居住的貞德舍。由於他堅持死守、引起數百名民眾陪同,警方便動用千名霹靂小組成員將他迫遷。

那天起,樂生院區開始用自身的力量,訴說對捷運開挖的強烈不滿。捷運動工後,藍彩雲居住的房舍開始出現裂縫,逐漸地,這些裂縫像有生命般地持續擴大,如蛛網似地包圍樂生院區,從舊院區蔓延到今日迴龍醫院的迴龍院區。於是原先反對樂生保留的政治人物,開始重新關心樂生。


一場生命豪賭

2011年10月,捷運局還沒完工就暫時停工,因為裂縫已超乎預期,監測紀錄顯示,樂生院與捷運共有的山坡已向下滑動。

大地工程師王偉民強調,只要立刻回填土方,山坡就不會有崩塌危險。這個建議並非要捷運停工,而是要捷運局確定能安全施工再繼續進行。但在選舉壓力下,地方政治人物要求2011年底新莊捷運就要分段通車,捷運局長陳椿亮直言:「不是做不到回填土方,而是要回填到哪裡?把整個機廠都埋掉嗎?還是要另找機廠?」其弦外之音不難推斷:一旦機廠捷運必須另覓他地,沿線房地產必定崩盤。

這是豪賭。賭注是樂生院民苦難數十年的生命。

和未知的斷層地質及地下水搏鬥,不比和官僚搏鬥容易。在龐大利益糾葛下,記錄樂生數年的我,幾乎要相信,會親眼目睹山崩地滑的那一刻。但在那一刻真正來臨前,還有時間。

樂生還在,院民還在,崩壞未必不是轉圜;只要我們都在,樂生和院民,就還有可能存在。

Mu-Qing Hu (胡慕情)

現任公共電視「我們的島」文字記者,經營知名部落格「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曾任台灣立報記者,主跑環保與社會運動;曾與部落客阿潑合著《看不見的北京》。

網站: gaea-choas.blogspot.com/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768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