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畫中對大洋的追憶

by on 週一, 12 五 2014 評論

我很喜歡馬諦斯,我也很喜歡老子。有一天,我發現馬諦斯尋覓到的淨土與老子小國寡民的理想竟然有若干近似之處。

根據費希耶(Jean-Louis Ferrier)的描述,一九二七年,馬諦斯曾在大洋洲度過三個月的時光。一開始,馬諦斯覺得失望,一切和他所知的一模一樣。然而,當他近距離仔細探察大洋下的水生植物,當他的眼睛注目著海平面,他很快地感到驚艷。太平洋的光線對他的心智具有陶冶的特質,就像眼睛沉沒入海中,見到金盃一樣的份量。

費希耶認為馬諦斯心中的大洋洲不若高更,具有情色與悲劇的成分,而是尋回「原始無知的失落天堂」,我們可以解讀為《聖經》亞當與夏娃犯下原罪前的淨土。這樣的樂園讓我們想及老子《道德經》勾勒小國寡民的理想世界,他冀望「復歸於嬰兒」──回歸到嬰兒的時代,「復歸於無極」──寄望自己的心境回歸到原始之前那樣的無知無識。(《道德經.常德章》第二十八) 費希耶又說,若我們捨棄馬諦斯對東方的追憶,我們無法全然解釋馬諦斯作品的恢宏之處。

病痛再次考驗馬諦斯。一九四一年,在里昂動過手術後,他的身體極為虛弱,每天只能起床兩個小時,直到一九五四年過世為止。然而,他正視自己的疾病,延續創作的道路,逐漸捨棄依賴畫架的油畫,創造出令人讚嘆的拼貼畫。

一九四七年的作品《玻里尼西亞的天空》(Polinesia, The Sky, 1947)浮現馬諦斯對大洋洲的回憶。天空的鳥自由地遨翔,或水生或陸生的植物滋長,水裡的海星舞動。他將海裡與空中的物種邀請到畫中,海的浩瀚與天空的遼闊兩個向度的空間在畫中合而為一,共同讚頌萬物的生命。

馬諦斯的創作品與他自己面對生命的堅韌,讓我想起老子貴生的觀念:「無厭其所生。夫唯不厭。是以不厭。」(《道德經.畏威章》第七十二)意思是不厭棄自我,天地萬物也不厭棄你。「夫唯無以生為者。是賢於貴生。」(《道德經.貴生章》,第七十五)貴生,即是貴重自己的生命。貴重生命,我們將活在純真和諧的世界。

攝影 | 笨篤 (大洋洲的海星。)

 

關於太平洋世界的探索,請見人籟論辨叢書十一電子書《潮浪譜寫共鳴──來自台灣與太平洋的召喚

月牙

撰述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0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99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