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嘉嵐與自我追尋 精選

by on 週四, 28 八月 2014 評論


法國作家謝嘉嵐(Victor Segalen, 1878-1919)撰寫兩部小說《天子》(Le Fils du Ciel)與《荷內.雷思》(René Leys),建構與解構屬於中國宮廷的神話,同時與自我追尋的主題密不可分。謝嘉嵐不懈追尋的是文學形式的挑戰,他描繪差異性的奧祕是法國文壇前所未見的書寫。

法國作家謝嘉嵐尋覓著異於己的文化中國與地理中國。透過《天子》與《荷內.雷思》兩部作品,謝嘉嵐談論屬於中國宮廷的神話。

在1999年的烈日中,我曾拜訪法國西北岸布列斯特(Brest)──謝嘉嵐的家鄉。謝嘉嵐曾經從這裡的港口出發,前往遙遠的中國。經過一個半月的旅途,1909年6月抵達北京。謝嘉嵐表示自己注定流浪,要見識、感受世上值得見識與感受的事物。到中國之後,謝嘉嵐深受中國的吸引,特別是北京城與光緒皇帝:北京城棋盤方格式的城市規劃與天壇圓頂兩者所象徵的「天圓地方」令他讚歎不已,他認為皇帝(天地間的主人)是此一象徵的最佳詮釋者。他曾說,北京是「我」的城市。1909年8月,謝嘉嵐開始構思《天子》的計畫,希冀撰寫滿清王朝光緒皇帝的故事,一部文學作品。在籌備的過程中,中國遼闊無邊的向度曾是莫大的憂慮,他擔心無法捕捉這麼廣大的地理與文化。謝嘉嵐也曾表明撰寫光緒需要膽子,他認為必須在中國住上兩個月或是二十年,才敢寫一本關於中國的書。

1910年,謝嘉嵐認識法國年輕人方莫利(Maurice Roy),後來方莫利成為《荷內.雷思》的主角。書中謝嘉嵐是主敘者,期盼藉由荷內.雷思進一步探究中國宮廷的一切。

在寫作前,謝嘉嵐必從事嚴謹的研究工作,搜集大量翔實的資料或詢問相關人士。經過沉澱、組織後,再加入文學的轉化與想像力,創作出不凡的傑作。虛構想像與歷史紀實如夢般交織。

在《天子》書中有三種字體,正體字代表受控於慈禧的史官紀錄,僅止於歌功頌德,黑體字為詔書,斜體字為光緒所寫的詩,揭露其內心感受。經由這樣的描寫方式,謝嘉嵐彷佛帶領我們進入神秘的清朝宮廷,並且讓我們經歷光緒皇帝的內心轉變以及自我追尋的過程。

在《荷內.雷思》一書中,荷內.雷思是使館區雜貨店老闆的兒子,無意間透露些許光緒生前的逸事。在主敘者苦苦追尋下,荷內.雷思漸次吐露宮內的故事:他是光緒的朋友、熟諳光緒的習性、成為隆裕的情人、光緒死後成為攝政王的朋友、隆裕並為他生下一子等等。主敘者本深信不疑,自認為越來越瞭解中國宮廷的內情。但後來疑點重重,於是逐漸懷疑荷內.雷思述說的內容,要求他拿出最後的證明。

在《天子》一書中,謝嘉嵐創造一個中國宮廷的神話,但在《荷內.雷思》中,謝嘉嵐卻又將它完全摧毀。在《天子》中,謝嘉嵐讓我們以為中國宮廷是存在的。而在《荷內.雷思》中,荷內.雷思扮演宮裡宮外的通行者,也是唯一能從「現在」通往「過去」的中介角色,但最後他隨著大清帝國的隕落而亡,一切終究成謎。因此,對主敘者而言,中國宮庭變得無可進入。謝嘉嵐以悲劇性的手法處理自我追尋的主題,細膩刻劃光緒、荷內.雷思、主敘者所遇到的困難與心境,這三個角色在兩部作品中因自我追尋的主題而產生交集:他們皆受其極限而苦、因超越極限而感到喜悅與再生。

自我追尋與穩固自我之間的關連為何?穩固自我是自我追尋的必備條件。穩固自我的要素有二,一為意識,一為責任。意識包括三個層面的意涵:對意識的覺知,對極限的覺知以及超越極限的覺知。作品中的光緒皇帝有著穩固的自我,他有追尋自我的意識,同時意識到自己的責任。然而,他卻無法為自己負責任。他的替身為他承擔責任,外人看光緒若似瘋子,悲哀的是他有清醒的意識,清楚明白自我的喪失。

某些人只想著超越自我的極限,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底限,這就是荷內.雷思遭逢的情境。荷內.雷思沒有穩固的自我,只想超越自己的極限,作出符合外界期待的行動。他隨著主敘者的提問而活,他意識到我的存在,但卻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自我。於是,自我與他者產生混淆。他意識到一個更美好的自我,但是卻對自己的底限毫無所悉。為了承擔自身的責任,他只好說謊。當他再也難以編謊的時候,最終走上自殺一途,選擇不負責任的自殺作為責任的擔當。

謝嘉嵐不懈追尋的是文學形式的挑戰,他描繪差異性的奧祕是法國文壇前所未見的書寫。文字雖然為我們解開謎題,但某種程度上卻無法真正呈現奧祕的全貌,反而將它掩蓋住。總有文字敘述不可及的奧祕,這就是語言的極限。盡言的小說就不是富神秘性的文學作品,每個時代都在不斷追探小說的極限。

【謝嘉嵐簡介】

維多‧謝嘉嵐出生於法國西北部布列斯特(Brest)。十六歲就讀布列斯特耶穌會中學哲學班,因雙親的殷切期望,走上學醫之路,於是進入波爾多海軍醫學院研讀。1902年,謝嘉嵐出發前往大溪地從事醫療服務。自大溪地歸來後,即打算選定遠東國家為下一個旅行的目標。他的朋友亨利.芒斯封(Henry Manceron)常描述中國的一切,讓他深感著迷,這位朋友對他前往中國的抉擇扮演要角。於是,謝嘉嵐決定再次展開異國探索,他先前往巴黎東方語言學院學習中文,1909年以海軍翻譯見習軍官的身分出發前往中國。

抵達北京後,謝嘉嵐不時寄家書給予留在法國的愛妻,常論及撰寫《天子》的計畫。1910年,他結識法國友人方莫利,後者透露不少深宮祕聞;透過文學的轉化,方莫利搖身變為小說《荷內.雷思》的主角。1914年2月,謝嘉嵐與友人組織考古隊,就中國古代碑文、雕像進行大規模研究,後因8月歐戰爆發,被徵召回法國,考古工作告停。之後,謝嘉嵐在布列斯特軍醫醫院服務,其間不忘創作。1917年再度前往中國,赴南京研究墓碑、雕像。

1918年謝嘉嵐返法,健康情形每下愈況。隔年5月21日,被人發現死於法國布列斯特雨勒瓜森林(la forêt de Huelgoat),身旁躺著一本《莎士比亞詩集》,頁數正翻至《哈姆雷特》。

畫作│笨篤 謝嘉嵐尋覓的是異於己的文化中國與地理中國。

Claire Shen (沈秀臻)

Claire is a former Renlai's editorialist and new E-Renlai managing Chinese editor. She tends to hide herself - but she does go out sometimes as she loves to take strange, inspiring pictures... She has published extensively on cinema, photography and architecture.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704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