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畫中的果樹園 精選

by on 週三, 17 九月 2014 評論


年少的我愛慕櫻花樹,喜歡櫻花綻放的唯美燦爛。中年的我喜愛親近果樹,喜歡果樹的結實纍纍。而我在梵谷的一幅畫中,似乎見到像櫻花般綻放的果樹園,那就是粉紅色果園或是果花盛放的果園(Le Verger rose ou verger en fleurs)。

我觀覽的這一幅畫,是1888年3月至4月梵谷完成於法國亞爾的畫。根據德卡爾格(Pierre Descargues)的看法,這一系列共有十七幅畫。德卡爾格表示,當梵谷抵達亞爾後,梵谷被生平未見過的鮮豔色彩深深吸引。普羅旺斯的春天讓梵谷實現他在巴黎郊區尋覓景色的心願,例如綠籬前寬廣的空地,小木屋旁高高挺立的向日葵。此時的普羅旺斯尚未烈日當空,氣候尚未使得景物乾燥,景色尚未因炙熱的陽光呈現立體的明暗或陰影。梵谷在畫中展現高度亮光的色彩,畫出普羅旺斯冬日結束後的清晰亮度。

德卡爾格指出畫中的兩個印記。一是日本文化的影響。日本文化中的浮世繪(又稱日本版畫)曾出現在梵谷畫作堂吉老伯(Le Père Tanguy, 1887)畫中的背景──港口前的和服仕女、富士山以及幾許櫻花。梵谷也置身在法國喜愛日本屏風的時代。另一個是對家鄉的感懷。在隆河河谷的果園,幾棵柏樹與一道竹圍籬擋住西北風,說不定梵谷認出幾許奧祕,那是一種牽繫,牽繫著亞爾的果園與荷蘭家鄉尼厄嫩(Nuenen)的庭院。梵谷的父親是牧師,管理一座教堂,分有一個住處,住處旁有一座梵谷鍾愛的庭院。

梵谷的果園只呈現到果花盛放的時刻與光亮。當我走在花朵綻放的庭院或是公園時,不時讓我想到這一幅畫。不過,觀賞花卉凋謝後無法結果,但梵谷的畫面卻暗喻著果實。如果有一日觀者站在梵谷果園畫作前或是觀賞相關畫冊時,不管是桃子樹或杏子樹,花謝後的果實也許就會印在觀者心中的畫布上。

資料來源
Pierre Descargues, Van Gogh, Harry N. Abrama et Ars Mundi, New York, 1986, p66-67.

攝影│沈秀臻 與粉紅色果園相映的雲彩。

月牙

撰述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02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