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思齊【隨筆一】:夢之谷 精選

by on 週五, 10 四月 2015 評論

黃思齊來自北京,今年就讀初一。她的文章愛的使者:我心中的泰戈爾和冰心參加深圳大學印度研究中心所舉辦2014泰戈爾在我心中徵文,榮獲優秀獎。今天,她與各位讀者分享黃思齊隨筆一夢之谷,夢醒後抒發對生的喜悅。人籟新推薦作者陳雨君的攝影作品呈現今日的金瓜石—-金瓜石曾有淘金的璀璨過往,落沒後今歷觀光新生。文章與影像兩者皆有低盪與新生的呼應。

撰文│黃思齊

攝影│Raining(陳雨君)金瓜石

我一個人,煢煢獨立於一條幽徑上。周圍只有濃濃的霧靄,空虛、空洞而空靈,一無所見。我像一個迷失在旅途中的孩子,四周張望著,迷惘無助。

在這個世界上,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前一秒鐘我在置身於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後一秒世界卻驀然變了一個模樣。我不得不踟躕而行,彷彿世界沒有盡頭。緩緩地,一陣簫聲響起,輕幽婉轉,如波浪般層層推進,恍惚間,時間似在吹簫者的指尖起起落落。

我愣住了。

倏忽之間,我又來到了一個極其陌生的環境。此處天空懸掛著一輪血色月亮,沒有星星,也沒有沒有娓娓動聽的蟲鳴,只有黑色的蝙蝠扇動著撲撲的聲響。我闖進了一片森林裡,身旁全是參天大樹。忽然,在森林深處,瀰漫著一股血腥味,時不時傳來幾聲撕心裂肺的吼聲。我驚叫起來,不顧一切往前衝刺。我在叢林中摔了好幾跤,衣服也被刮破了,但依靠直覺,我一直朝森林深處走去。

這時,我的眼前浮現了一座古老的城堡。城堡金碧輝煌,高得彷彿直通雲霄,跟那片陰森的森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大門敞開,我似乎受了什麼蠱惑,情不自禁地走了進去。在我踏入門內的一刹那,那扇門卻關閉了,我驚恐地想退回去,門卻則怎麼都打不開。突然,我竟然被人抓著頭髮,凌空而起。我四肢乏力地蹬著,無意間看到了他的生相。面目猙獰,身材魁梧,長三尺,寬一尺,幽綠的眼睛似乎要將我溶化。我嚇得想要尖叫,卻叫不出聲。難道我就這般夭折?……它佝僂下腰,硬生生地將我的眼球和心臟摳出。奇怪的是,我的心臟被挖走了,按理說我應該死了,但卻依然能感覺到疼痛。

我暈了過去,只記得我的心被剜去,血之花猶如睡蓮般綻放。血汩汩而出,如泉湧,流成了一條血河。我的血河形成了幾個字:歡迎來到死之谷。

我的心臟沒了,但我還活著、痛苦地活著……我會成為魔鬼中的一員嗎?神不知鬼不覺,一滴眼淚順著我的臉頰,滴到了血河裡。我發現,我的淚是紅色的。我拼命地掙扎。

終於,我醒了。

原來,只是個夢。

眼看著窗外蔚藍色的昊天,一縷溫馨的陽光灑落在被子上。我舒了一口長長的氣,伸出雙手,默禱到:活著,真好

黃思齊 (Huang Siqi)

北京市首都師範大學實驗學校初二學生,今年13歲。喜愛彈鋼琴、讀書和寫作。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45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