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思齊【隨筆二】:伐木者 精選

by on 週三, 06 五 2015 評論

撰文黃思齊

攝影Raining (陳雨君)日本九州銀杏落葉

我是一個伐木者,以伐木為生。

正值辰時,我用過膳,一手拿起身旁久經風霜的電鋸,走出了我奢華的木屋。我走到了一顆大樹前,拉動手裡的電鋸。,這簡直是世上最美的天籟之音。

突然,我眼前一黑,隨後陷入了一片比地獄還要黑暗的地方。我看不見自己的五官四肢。

醒來時,我發現我的皮膚變得褶皺而粗糙,以一種褐色呈現。我的手又長又粗,極力向四周伸掌。我的頭髮為翠綠色,青得逼你的眼。

我這才意識到,我長成了一棵樹。

每天早上,頂著旭日,我都會被鷹隼的鳴嗥喚醒。每天晚上,冒著嬋娟,我都會隨著蟲鳴唧唧而眠。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數百年如一日,絲毫未變。

春天,花兒初放,冰河初化,正值萬物生靈復甦之季。動物們交配繁衍,鳥兒一有空,便幫我啄食蟲豸。夏天,大雨沖刷,百花怒放,紅絡隱見(註釋),香氣十餘里可聞。動物嘰嘰喳喳地鬧著,每天找我談心訴苦,常與我一起嬉戲。

秋天,我變成了金黃色。動物們陸陸續續地撿拾這我的瓜果,累了時,便在落葉鋪成的地上小憩半响,一邊讚賞我的美麗,一邊感謝我的幫助。

冬天,我銀裝素裹,靜靜佇立於千里之上。雪亂長空,為我點綴上了乳白色。我與雪花翩翩起舞,顯得不再落寞了。

春分,動物逐漸醒來。這時,遠處傳來了沙沙聲,還有一陣陣的聲音。動物們尖叫著:魔鬼的步伐!他們全都逃跑了。

我看見人們拿著電鋸,有說有笑地蹂躪著我的肢體。疼,真的好疼!我疼得掉下了眼淚,好想叫這些穿著木屐的屠夫們快住手!世間諸般的痛苦吞噬著我的肢體,他們將我一分為二,二分為三,不斷地折磨著我。

我疼得失去了知覺。

我睜開眼,看到了床邊的電鋸。曾經那麼閃亮,如今也失去了光澤。我拿起它,毫不猶豫地走出門外,將它丟進了室外的垃圾桶。

註釋

紅絡隱見開花後薄薄的花瓣上,紅色的經絡若隱若現。

黃思齊 (Huang Siqi)

北京市首都師範大學實驗學校初二學生,今年13歲。喜愛彈鋼琴、讀書和寫作。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532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