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思齊【隨筆三】:時間精靈 精選

by on 週二, 02 六月 2015 評論

撰文黃思齊

攝影Raining (陳雨君)日本東京

何為極限1965年,海佛列克(Leonard Hayflick)給予答案:脊椎動物體的細胞分裂是有限的。比如人類細胞,分裂次數約為50次左右。等到不能再分裂,人類便會自然死亡。這被稱為極限,是神給予我們的枷鎖。什麼才能打破神給予我們的極限枷鎖?

從高高的樓上,我眺望著街道。很雜,很亂,我的心,忽然變得迷惘起來。日日夜夜望著這個虛無的世界,朝看水東流,暮看日西墜。我總執拗地認為,彷佛有什麼東西,一直操控著整個世界。

望著初晨的晨曦和夜晚的嬋娟,我忽然想到了答案。這是多麼簡單的一個問題,我卻整整想了十三年。

不是上帝,不是神仙,操控著世界的,只是我自己與光陰深深的羈絆。

街道上有許多人在走動。有的人白髮蒼蒼;有的人正值黃金時期,豆蔻年華;有的人只還是一個幼小無知的孩提。我驀然覺得,世界多麼不公平啊,它賜予了時間至高無上的權利。時間可以隨意地折磨一個人,人的生與亡全部掌握在他的手裡。他可以隨心所欲地配一個人,每一個細胞,乃至於每分每秒。

而我們不管有多麼崇高的地位,多麼殷富的家道,卻永遠無法支配時間。

我喜歡發呆。因為這樣就可以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因此就不會為此感到悲哀。我希望時間永遠凝聚在我這發呆的一刹那。如果這是一個錯,就讓它繼續錯下去吧。

每當我發呆的時候,我的眼前就好像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時間精靈,她在我眼前翩翩起舞,翩躚欲去;她的歌聲儼如天籟,黃鶯鳴啼也便成了配音。我想伸出手同她玩耍,這才曉得,那只不過是一個美好的幻象罷了。

每當我發呆的時候,我總感覺時間好像化為了一個美若天仙的仙女,坐在我身旁。她身上的花香,流進我的心裡,沁透我的心扉。她眉疏不畫,自青於黛;頰淡未掃,更赤於脂。我忍不住想:如果時間真的是仙女,我讓她停,她就停;我讓她走,她就走,那該多好;她能同人們一起嬉戲,不讓那麼多人無辜的人死去,那該多好。

每當我發呆的時候,我總是伸出手凌空一抓,似乎想拉住光陰,不要讓它走得那麼快。我希望它能走得慢一點,等等那些落伍的人。如果時間不聽我的話,那我會趕快叫那些落伍的人:快快努力吧,跟上隊伍,時間多麼任性,他不會為別人著想,只顧自己。既然如此,我們只有自己再努力,跟上時間的步伐。

這時,母親就會走過來,悻悻然地說一句:你這孩子,不在學習,又再搞什麼名堂!」

媽媽,我在和時間談心。我說完這句話,母親總會乜斜我一眼,不解地督促我學習。

今天好特別,竟然下雪了。

那滿天的霏霏雪花,如此高雅,不容褻瀆。在路燈的折射下,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下雪的時候,我好想同雪一起融化。如此,我便再也不會有什麼痛楚。

當我第二天醒來時,雪幾乎快融化光了。我倏然意識到,光陰荏苒,川流不息,它能把前一秒還紛紛飄落的潔白雪花,後一秒便化為一灘冰冷渾濁的污水。

不知為何,望著窗外的景象,我不知不覺淚光盈盈。也許我看見了,跑在最前面的時間,正在回頭向我招手,讓依然在起點線做準備活動的我快點開跑。

我的心弦被那可愛的小精靈誘惑著。於是,毫不猶豫地向她奔去。

黃思齊 (Huang Siqi)

北京市首都師範大學實驗學校初二學生,今年13歲。喜愛彈鋼琴、讀書和寫作。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68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