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思齊【隨筆四】:最後一滴水 精選

by on 週四, 30 七月 2015 評論

撰文黃思齊

攝影沈秀臻花蓮壽豐鄉

我是世界上的最後一滴水。

有一次,我搭著風兒姐姐一個奇怪的村落。個村落色,有的只是一片又一片的土黃色。一眼望去,全部都是一種色,就是所沙漠」?我在片土地上漫無目的地走著,風兒一些可的沙兒便會在我身邊打。但著便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氣流,黃色的埃撲面而,使我迷失了方向。人們稱暴」。它是個村莊最具特色的之一。

裡的村民大多是乾枯的皮、佈滿的眼睛、萎的身體、龜裂的嘴唇、喑的聲音……看見了他我便不由得想到了撒旦。

我在此了幾天,便不得不離,因為這裡的人使我感到萬分恐懼,不久前發生了一件令我惴惴不安的事。

天,有一位著斗笠的村民見到了我。他兩個眼睛盯著我看了半天,眉鼠眼,嘴裡忍不住口而出鬼啊,我見到鬼了……

不久後,他著一幫子村民。他龜裂的嘴唇抖地瞧,汪汪的小東西是什麼……我從有見他!他是從外星球?嘿,小傢伙,你從哪裡的?」

怒地瞪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我?我可是大地之母、生命之源——水啊!」

僅僅是那戴斗笠的村民,其他村民也都十分不解:水?那是什麼,我有聽說過,也有見。」事後,他我是個什麼小怪物之類的東西,我嗤之以鼻。我在個村莊裡遭到了白眼與歧視,只好離始新的旅程

乘著風兒姐姐,我到了另一個村落。個村落依是一片片土黃色,遍佈風沙。我想:沙漠之景固然美,但看多了不免也會。」但想想,歸現,在此我遭到的待遇與第一次完全不同。

天我走著走著,忽然聽到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媽媽——天哪!是水,是水!快啊,不要放他,我需要他!」

我被嚇了一大跳。僅僅只有一秒鐘,我便感到大地在抖。我緩緩地回頭,發群村民正以他一生中最快的衝刺速度朝我狂奔而黃土捲得碎沙滿天飛,各種八的聲音混在一起。他有的甚至打起了,喁喁搶奪聲、錚錚聲、呼呼風聲,成一片。

得我自己再也有活著的價值了。

我的最後一次旅行,到了一塊巨大的空地上。地上密密麻麻地佈滿多的裂痕。我累了,便躺在乾涸的地上。這時,一朵雲彩從上方飄過。我愣愣地了一句:親愛雲彩啊,我,什麼個世界色、?只有冷漠乾涸的黃色?

雲彩了口氣:其實你停留的土地,曾經是一片遼闊浩瀚的森林,佈滿了清澈幽的河流。我在天上已經行走幾萬年了,眼看著人一點一點砍伐木,蹂躪土壤,污染河流,踏著塊曾經像伊甸園一般的在,是人類自取亡,因自己愚昧的在他一定後悔莫及,而且就最後一滴水——你,也要消失了!」

言,我急忙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身體。在烈日的曝曬下,我的身體正一點點小,變得越透明。我忍不住昏眩起天啊,我去往何處……

再次醒來時我發自己睡在一個盈盈明晃晃的湖面上,東方已經微微露出了魚肚白,頭上無晶瑩剔透的露珠掛在頭茂密的上,它唱著清脆的歌兒,愉快地往下滑著,在朝陽的折射下,萬物得那麼璀璨,五彩繽紛

黃思齊 (Huang Siqi)

北京市首都師範大學實驗學校初二學生,今年13歲。喜愛彈鋼琴、讀書和寫作。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42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