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二, 10 七月 2007
週三, 11 七月 2007 00:24

假象都市

飞机落地,夜幕降临。机场跑道闪耀著光,线形的组合就像是纯数学方程式。线与线之间闪动著谜样的裂块:怎么这里有几团色块,那里有几处断笔,还有无数让人目不转睛的小光点?这不是一条河流、一处军事基地、一座大公园吗?越往前看,我们就越觉得画家许诺给我们一座城市;一旦我们来到画的面前,我们寻找的城市忽焉消散。
也许并不是这样,也许我们必须遗忘城市。在一片漆黑中,究竟是宇宙消失的宿命还是诞生的解脱使得光芒乍现?为什么光散落又指向一个点?为什么比起大片的黑暗,点状的光反而使我目盲?为什么光让人想起世界的诞生?画家说「有光」,光就依照画家的创造法则出现了。画家心有祈求,笔就意到?不,画家必须坚韧地奋战,使得光不会攻占整个画布的空间。他必须把光聚集在应有的秩序里,就像牧羊人在高地上找回迷失的羊一样。没错,魔幻城市也许是整个宇宙,宇宙中某些星辰对抗时空中的熵,某些星辰是造物主的共犯与对手,它们像造物主一样召唤诞生。
闪耀的光到底象徵著宇宙最初的光,还是消失毁灭的瞬间?没有人知道。画布的略高处横亘著一条地平线,在空间的尽头,出现许多黑洞,像人体流血的五孔,一个新宇宙的法则隐然成形。黑洞出现在前一道墙与后一道墙之间,时间彷佛在这里被击碎了…
如果您到现场仔细看画的话,您会发现画布有著方形银色细框,观看中心点的时候尤其感受到四方框的存在。四方框内就像是无形而且无法攻克的监狱吗?还是造成视觉上的靶心,让人拉起弓,对准敌国的城?也许是数学家写的公式,想在越来越混沌的世界放进一点秩序。更有可能是一令纸,手抄员在纸张的经纬上刻字,写下自己的思维。数学时时刻刻与混沌对战,这样的光能不能不需要数学的秩序而初透、恒耀?我没有答案。
我被灯塔的光逮住,进入魔幻城市的黑洞里。

本文图品为郑真蓉作品
假象都市
夜景/Black06-2
145x187公分
【Gallery J. Chen提供】

-----------------------------------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GalleryJChen_02.jpg{/rokbox}
週三, 11 七月 2007 00:19

假象都市

飛機落地,夜幕降臨。機場跑道閃耀著光,線形的組合就像是純數學方程式。線與線之間閃動著謎樣的裂塊:怎麼這裡有幾團色塊,那裡有幾處斷筆,還有無數讓人目不轉睛的小光點?這不是一條河流、一處軍事基地、一座大公園嗎?越往前看,我們就越覺得畫家許諾給我們一座城市;一旦我們來到畫的面前,我們尋找的城市忽焉消散。
也許並不是這樣,也許我們必須遺忘城市。在一片漆黑中,究竟是宇宙消失的宿命還是誕生的解脫使得光芒乍現?為什麼光散落又指向一個點?為什麼比起大片的黑暗,點狀的光反而使我目盲?為什麼光讓人想起世界的誕生?畫家說「有光」,光就依照畫家的創造法則出現了。畫家心有祈求,筆就意到?不,畫家必須堅韌地奮戰,使得光不會攻占整個畫布的空間。他必須把光聚集在應有的秩序裡,就像牧羊人在高地上找回迷失的羊一樣。沒錯,魔幻城市也許是整個宇宙,宇宙中某些星辰對抗時空中的熵,某些星辰是造物主的共犯與對手,它們像造物主一樣召喚誕生。
閃耀的光到底象徵著宇宙最初的光,還是消失毀滅的瞬間?沒有人知道。畫布的略高處橫亙著一條地平線,在空間的盡頭,出現許多黑洞,像人體流血的五孔,一個新宇宙的法則隱然成形。黑洞出現在前一道牆與後一道牆之間,時間彷彿在這裡被擊碎了…
如果您到現場仔細看畫的話,您會發現畫布有著方形銀色細框,觀看中心點的時候尤其感受到四方框的存在。四方框內就像是無形而且無法攻克的監獄嗎?還是造成視覺上的靶心,讓人拉起弓,對準敵國的城?也許是數學家寫的公式,想在越來越混沌的世界放進一點秩序。更有可能是一令紙,手抄員在紙張的經緯上刻字,寫下自己的思維。數學時時刻刻與混沌對戰,這樣的光能不能不需要數學的秩序而初透、恆耀?我沒有答案。
我被燈塔的光逮住,進入魔幻城市的黑洞裡。

本文圖品為鄭真蓉作品
假象都市
夜景/Black06-2
145x187公分
【Gallery J. Chen提供】

---------------------------------------------
Gallery J. Chen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GalleryJChen_02.jpg{/rokbox}
週三, 11 七月 2007 00:01

將夢想落實於生活

你是否鎮日埋首工作,身心俱疲,間或抬頭,憧憬未來退休的黃金日子?
在終身學習和退而不休的今日世界,我們必須更負責任地管理自己的時間,
當下活出學習、工作和休閒的甘飴。

世界有白天有黑夜,地面有高山有大海,機器需要歲休保養,人也需要休閒反思。現代的時間管理觀念,已不僅是時間表或是待辦事項,而是以生涯規劃為基礎的方法論,也因此需要妥善地分配工作與休閒,家庭與生活。

你過著「非人」的生活嗎?

有個流傳已久的故事。相傳上帝造人時,給了人二十年的壽命,人嫌生命太短暫,就找上帝求情,希望能活久一些。正巧此時牛、馬、猴子和狗輪流來到上帝面前,都說自個兒的生活太辛苦,希望上帝不要讓他們活這麼久。於是上帝就把牛、馬、猴子和狗的壽命各減二十年,加到人的身上。從此時起,人們以人的狀況活了二十年,然後做牛做馬四十年,退休之後,在家裡像個猴兒似的帶著孫子,最後只能像隻老狗,留在家裡看家。
這雖然是個虛構的故事,但對於工作時數世界數一數二的台灣人而言(註1),不啻是個貼切的寫照。在過往的歲月裡,人們可能習於把生命區分成零歲到二十歲的學習成長期,二十歲到六十歲的工作期和六十歲退休以後的退休期,並期待在退休之後,能夠過著自在而悠閒的生活。然而在這個知識爆炸、變化迅速以及老齡化的年代,迎接著人們的是終生學習和退而不休的世界。退休之後含飴弄孫的生活憧憬,早已被時代洪流無情地淹沒。
將學習、工作和休閒放入當下的籃子裡,健康地活好每一天,而不是算計著數十年後的退休生活,是現代生活的新主張。千萬別等到齒牙動搖才想一嚐紅燒排骨的滋味,抑或是耳不聰目不明時才想領受高級影音的震撼,屆時只怕徒剩「時不我予」的感慨,獨自高歌「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了。

有效管理時間是對自我生命的負責

孔子曾在川上感嘆地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無論我們用不用時間,時間都會自然流逝,因此我們無法管理「時間」,只能管理在某個時間點上,我們的「所作所為」。換句話說,我們所能做的只是管理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大學》的「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可以視為傳統中國文化中的管理精髓。如果想要在時間之流上掌握好我們的舵,首要之務正是釐清此行的方向──亦即此生的意義和價值。
一旦清楚地知道航行的目標,便能將待辦事項以輕、重、緩、急加以排序。重要且急切的事情先做,重要但不急切的事情後做,不重要但急切的事情試著交給別人做,既不重要又不急切的事情則要學會放手。切記,我們無法在船上放太多無用之物,以免受其所累而向下沈淪。
梭羅在《瓦爾登湖》中提及:「大多數人,即使是在這個比較自由的國土上的人們,也僅僅因為無知和錯誤,滿載著虛構的憂慮,忙不完的粗活,卻不能採集生命的美果。操勞過度,使他們的手指粗笨了,顫抖得又太厲害,不適用於採集了。真的,勞動的人,一天又一天,找不到空閒來使得自己真正地完整無損;他無法保持人與人間最勇毅的關係;他的勞動,一到市場上,總是跌價。除了成為一架機器之外,他沒時間做別的。」
我們大可不必仿效梭羅靠著一隻斧頭打造容身的處所,但是為自己保留一點時間並不為過。現代的時間管理重視生命價值的實踐,因此決定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是有效管理時間的核心基礎,除此之外,所有的管理工具都只是達成此一目標的手段。

效率與效能,毫釐千里

不知是否因為受到《西遊記》的影響,中國人特別喜愛「到此一遊」,這不單反應在緊湊的旅遊行程上,同時也反應在人們對待風景古蹟的行為上。這也許是一種工作所養成,重視「效率」大於重視「效能」(註2),重視短暫利益大於長遠利益的習慣。
就以台灣常見的進香團為例,四處奔波就像是藝人趕場做秀,如果遇到大型節慶更是人山人海、萬頭鑽動,「假期」多半「沈淪」於「看熱鬧」之中,鮮少能夠真正放下肩頭的重擔,享受休閒的樂趣和與家人相處的自由。
將旅遊變成攻略也是另一種常見的模式,似乎政府、商家和個人都樂此不疲。集滿十個紀念章,不但可以兌換贈品,還能參加抽獎,於是大家再度為了「完成某項目標」而忙碌著,歷史古蹟或自然美景只能走馬看花,匆匆一瞥。在基隆逛過廟口,在新竹吃過貢丸,在台中買了太陽餅,在鵝鑾鼻拍了張照片,然後對天吶喊:「太棒了,我已擁有整個台灣。」然後再度披上沈重的西裝,回到喧囂的現實世界。
正如同真正會過生活的人,是用生活來填滿工作,而非用工作填滿生活一樣,真正懂得休閒的人,是用休閒來看待休閒,而非以工作來看待休閒。休閒終究是質重於量,什麼才是休閒的真正目的?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尋找自我,或是單純的放輕鬆,需要好好思量。

東方思維的智慧

東方文化不同於西方文化,東方人重視「關係」大於「個體」,有著獨特的團體休閒和生活模式。因此東方人會在下班後小聚,社交性地延續工作場域,也會在上班時集體出席同事家中長輩的喪禮,和把工作視為工作、休閒視為休閒,下班後回家陪家人更重於加班或是重視個人生命價值的西方文化氛圍不同。
有時想在繁重的工作中安排休閒活動,是一種求之不得的奢侈,那麼學會在忙碌中擁有悠閒的心情,就成為一種必要的自我救贖。所謂大隱隱於市,真正的悠閒是從容閑適而無所牽掛,所以並不一定要遠離塵囂,正如陶淵明「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一般,放開緊繃的心情,時時獎勵自己,就算只是休息時的一杯熱咖啡,也能為自己帶來一股溫馨和繼續打拚的動力。
按照佛家的智慧,一個人所感受到的,就是他所擁有的一切;而一個人的所思所言所為,則是他存在的全部。正因為世事變幻無常,正因為感覺中沒有永恆不變的真我,所以佛教追求的解脫,是一種止息了苦,永保自在快樂的生活。

每天愛自己多一些

雖然現在的物質生活較過去進步許多,但是生活壓力也遠大於從前。失眠、焦慮、過勞、各種文明疾病和環境的恐懼侵蝕著我們,讓我們忘了妥善照顧自己的身體與心靈。無論是與上帝說說話或是從古人的智慧中汲取資糧,無論是輕鬆地舒展身體或是在房間裡跳著舞,每天愛自己多一些,因為活著就是生命賜予我們最美好的禮物。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在每一天休息之前,保留一點時間讓自己獨處,祈禱、反省或是放空自我,回顧這一天,為明天的計劃預做準備。縱使我們並不知道明天和世界末日何者先到,至少,能夠帶著一顆坦然的心入眠。然後,在醒來的那一刻,歡喜地迎接又一次全新的開始,每一刻獨一無二的體驗,都值得全力以赴地擁有。
為夢想填上日期,為青春填上保存期限,一天一點,將夢想落實於生活中。別忘了,我們投資的不只是金錢和時間,還有家庭、身體、理想和生活。


註釋
----------------
(註1) 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2003年的調查,台灣人年平均工作時數長達2,282個小時,遠高於日本、澳洲、美國的1,800個小時,居全球之冠。
(註2) 這裡的效率是指單位時間(成本)內所完成的工作量,效能則是指單位時間(成本)內所產生的價值。

-----------------------------
李志強部落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Time_reveetrealite.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05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