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05 八月 2010 00:00

「陶」氣父子‧快意人生──陶大偉談陶喆

 

 

陶大偉,兒童節目主持人、歌手、演員、製作人。只要一提起他,大家總會想起二十多前的《小人物狂想曲》、《嘎嘎嗚啦啦》,還有數不清的兒童節目、喜劇和動畫。

不過這幾年,他的另一個身分更常被提起,那就是──陶喆的爸爸。

聽陶大偉說話,你得隨時扶好茶杯,因為不知道他下一秒又會蹦出什麼笑話。

在陶大偉的書裡,陶喆寫下了這段話:「我爸爸不只是一個說書大師,他也是一個趣味人、叛客、哲學家。」

現在,我們就來聽聽這個「小孩子」的「陶」氣哲學吧!

 


週四, 05 八月 2010 00:00

我好想有個小孩

希望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將告別人世時,

可以默默地說:「我把妳給我的愛傳給另一個我愛的人了!」

 

撰文│鄭智偉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祕書長

 

一個半月前,我深愛的阿嬤在老家後門旁的巷子裡,被隔壁鄰居的車撞倒在地,造成顱內嚴重出血,在醫生也不敢保證手術會成功的狀況下,我們還是將阿嬤送進手術室開刀,為的是那小小能復原的希望。經過好幾個小時的手術,阿嬤終於被推出手術室,她臉色發白,鼻子、嘴裡及身上插著好幾條管子,她眼眶濕潤,像是為自己的不幸哭過一場。她的體溫好低好低,似乎剛從一個冰冷無生機的絕望之地回來。一時之間,我心目中的小巨人就這麼的躺在病床上,我不習慣,也無法直視。

 

 

漫長的孤獨之路

阿嬤被送進加護病房後,我一個人跑去醫院的角落放聲大哭,覺得生命中有一塊最溫暖、最真實的愛將離我而去,無助的我拿起手機打給我的伴侶:「怎麼辦,我好怕阿嬤醒來後忘了我…」兩個小時後他趕來醫院陪伴我,但當姑姑、表姐問起他是誰時,我只能說是「朋友」。

我是一名男同志,今年三十二歲,七歲時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便開始了我漫漫十四年的孤獨之路。那樣的孤獨彷彿是在我和真實世界築起了一道牆,我每天得在牆裡及牆外扮演不同的自己,我的世界裡充滿外界的標籤,如愛滋病、變態、人妖、噁心等等,我只能小心翼翼地不讓別人發現我真實的身分。活在當下已經不容易了,哪敢奢望「未來」?

 

 

相遇‧相知.相惜

一直到二十一歲那年開始認識了第一個同志朋友,他拓展了我的視野,讓我有了資源及信心面對自己的身分,之後加入同志團體擔任義工,我更看見了社會對於同志的污名與歧視而投入同志運動,一路走來也近十年。我和我的伴侶在一起將近八年,情感之路當然有風有雨,但相知相惜至今也實屬不易,此刻他正為他的教職之路努力,而我也為我的理想打拼。除了過往深厚的情感,我們還擁有對未來生活的想像,期待著一種平凡但又相知相惜的生活,便是生命中最大的希望。

「別哭嘛,阿嬤一定會好起來的…」他溫柔地在電話另一頭安慰我,我的淚水像是無法關緊的水龍頭,一直流下。

我在一個特殊的家庭環境中成長。四歲時,由於父母親工作繁重,兩人就搬到萬華住了下來,大安區這裡的家就成了阿嬤與我們四個小孩及小姑姑六人的定居之處,我們一年見不著爸媽幾次。三十年來,生活的一切都由阿嬤與姑姑扛起重擔,慢慢地,我與妹妹也得兄兼父職、姐兼母職的照顧起兩個弟弟。

 

 

want_kid2

以愛還愛的渴望

我總是愛跟阿嬤撒嬌,無論在外工作多忙,或是工作到多晚,回到家時總愛跑進她房間,跟她親親抱抱,我在回自己房間睡覺前,總會問阿嬤:「你愛不愛我?」她總會回我說:「愛啦,愛啦,不愛你要愛誰!」有時妹妹也會跑來參一角,演出兄妹爭奪的戲碼,我們會問:「阿嬤,你比較愛我還是妹妹?」其實不用她回答,我們都知道她兩個都愛。她的愛化作每日費心準備的三餐,及為加班晚歸的我留下的一碗熱湯;她的愛化作每天早晚在佛堂裡為一家大小祈求平安,而我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她的愛之中。

阿嬤轉到普通病房後已不太認得出人,她會叫出我的名字,但我站在她面前時,她卻不知道我是誰。

「我好想要有個小孩!」在阿嬤出事後的某一天,我對著我的伴侶說出這句話。

 

 

不容易實現的「家」

在我還害怕自己同志身分的時候,這是一個從未想過的念頭,那時連自己都不喜歡自己了,哪會想到那麼遙遠的未來。但隨著學業、工作及情感也都慢慢有所發展,自己同志的身分某個程度獲得家人的支持,「未來」便在腦海裡逐漸清晰:那裡應該有著我與我的伴侶,還有一間不大卻有著綠意盎然陽台的房子,一隻狗及一個小孩,我喜歡家裡熱熱鬧鬧,那是我自童年以來對「家」的定義。

這個「未來」對一名男同志而言真是不容易,我總是跟我的好友們交待,要他們有了孩子之後給我作乾兒子、乾女兒。這個願望在前年實現了,現在的我,總是會望著乾兒子的照片微笑,想像著在他長大的過程中,如何給他我的支持與關愛。

我想要有個小孩。我想看著他/她成長,給予我有能力可以給的愛與關懷。在人生有了些曲曲折折與悲歡離合後,我更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然後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將告別這人世時,我可以默默地說:「阿嬤,我把妳給我的愛傳給另一個我愛的人了!」

 

 

照片提供/鄭智偉(上)、攝影/李權哲(下)

本文亦見於《人籟》論辨月刊2008年3月號47期

您可選擇購買紙本版,或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週四, 05 八月 2010 15:36

我父‧我‧我子

我帶著一顆敬重的心,寫下父親及他帶給我的影響。

「父親會喜歡或贊成我這樣寫嗎?」我心中一直浮現這樣的問句。

畢竟我寫的是他,而他,已經無法再給我回應了…

 


週四, 05 八月 2010 00:00

為他找到美麗人生

 

我把內心向世界坦露,裡面有很深的悲傷。悲傷不是為了渲染,

而是讓世人知道身為罕病孩子的父親,心中飽嘗的苦痛。

 


週四, 05 八月 2010 16:02

麗嬰房大家長林泰生:做個民主老爸!

無論是四口之家的爸爸,還是四千名員工的大家長,

這位處處散發活力與魄力的企業領導者,

已將他的為父理念和經營之道融貫匯通──

無論在企業或家庭,都要做個民主的爸爸!

 


週四, 05 八月 2010 16:02

麗嬰房大家長林泰生:做個民主老爸!

無論是四口之家的爸爸,還是四千名員工的大家長,

這位處處散發活力與魄力的企業領導者,

已將他的為父理念和經營之道融貫匯通──

無論在企業或家庭,都要做個民主的爸爸!


週四, 05 八月 2010 15:43

為他找到美麗人生

我把內心向世界坦露,裡面有很深的悲傷。悲傷不是為了渲染,

而是讓世人知道身為罕病孩子的父親,心中飽嘗的苦痛。


週四, 05 八月 2010 15:36

我父‧我‧我子

我帶著一顆敬重的心,寫下父親及他帶給我的影響。

「父親會喜歡或贊成我這樣寫嗎?」我心中一直浮現這樣的問句。

畢竟我寫的是他,而他,已經無法再給我回應了…


週四, 05 八月 2010 15:22

我好想有個小孩

希望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將告別人世時,

可以默默地說:「我把妳給我的愛傳給另一個我愛的人了!」


撰文│鄭智偉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祕書長

一個半月前,我深愛的阿嬤在老家後門旁的巷子裡,被隔壁鄰居的車撞倒在地,造成顱內嚴重出血,在醫生也不敢保證手術會成功的狀況下,我們還是將阿嬤送進手術室開刀,為的是那小小能復原的希望。經過好幾個小時的手術,阿嬤終於被推出手術室,她臉色發白,鼻子、嘴裡及身上插著好幾條管子,她眼眶濕潤,像是為自己的不幸哭過一場。她的體溫好低好低,似乎剛從一個冰冷無生機的絕望之地回來。一時之間,我心目中的小巨人就這麼的躺在病床上,我不習慣,也無法直視。

 

漫長的孤獨之路

阿嬤被送進加護病房後,我一個人跑去醫院的角落放聲大哭,覺得生命中有一塊最溫暖、最真實的愛將離我而去,無助的我拿起手機打給我的伴侶:「怎麼辦,我好怕阿嬤醒來後忘了我…」兩個小時後他趕來醫院陪伴我,但當姑姑、表姐問起他是誰時,我只能說是「朋友」。

我是一名男同志,今年三十二歲,七歲時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便開始了我漫漫十四年的孤獨之路。那樣的孤獨彷彿是在我和真實世界築起了一道牆,我每天得在牆裡及牆外扮演不同的自己,我的世界裡充滿外界的標籤,如愛滋病、變態、人妖、噁心等等,我只能小心翼翼地不讓別人發現我真實的身分。活在當下已經不容易了,哪敢奢望「未來」?

 

相遇‧相知.相惜

一直到二十一歲那年開始認識了第一個同志朋友,他拓展了我的視野,讓我有了資源及信心面對自己的身分,之後加入同志團體擔任義工,我更看見了社會對於同志的污名與歧視而投入同志運動,一路走來也近十年。我和我的伴侶在一起將近八年,情感之路當然有風有雨,但相知相惜至今也實屬不易,此刻他正為他的教職之路努力,而我也為我的理想打拼。除了過往深厚的情感,我們還擁有對未來生活的想像,期待著一種平凡但又相知相惜的生活,便是生命中最大的希望。

「別哭嘛,阿嬤一定會好起來的…」他溫柔地在電話另一頭安慰我,我的淚水像是無法關緊的水龍頭,一直流下。

我在一個特殊的家庭環境中成長。四歲時,由於父母親工作繁重,兩人就搬到萬華住了下來,大安區這裡的家就成了阿嬤與我們四個小孩及小姑姑六人的定居之處,我們一年見不著爸媽幾次。三十年來,生活的一切都由阿嬤與姑姑扛起重擔,慢慢地,我與妹妹也得兄兼父職、姐兼母職的照顧起兩個弟弟。


want_kid2

以愛還愛的渴望

我總是愛跟阿嬤撒嬌,無論在外工作多忙,或是工作到多晚,回到家時總愛跑進她房間,跟她親親抱抱,我在回自己房間睡覺前,總會問阿嬤:「你愛不愛我?」她總會回我說:「愛啦,愛啦,不愛你要愛誰!」有時妹妹也會跑來參一角,演出兄妹爭奪的戲碼,我們會問:「阿嬤,你比較愛我還是妹妹?」其實不用她回答,我們都知道她兩個都愛。她的愛化作每日費心準備的三餐,及為加班晚歸的我留下的一碗熱湯;她的愛化作每天早晚在佛堂裡為一家大小祈求平安,而我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她的愛之中。

阿嬤轉到普通病房後已不太認得出人,她會叫出我的名字,但我站在她面前時,她卻不知道我是誰。

「我好想要有個小孩!」在阿嬤出事後的某一天,我對著我的伴侶說出這句話。

 

不容易實現的「家」

在我還害怕自己同志身分的時候,這是一個從未想過的念頭,那時連自己都不喜歡自己了,哪會想到那麼遙遠的未來。但隨著學業、工作及情感也都慢慢有所發展,自己同志的身分某個程度獲得家人的支持,「未來」便在腦海裡逐漸清晰:那裡應該有著我與我的伴侶,還有一間不大卻有著綠意盎然陽台的房子,一隻狗及一個小孩,我喜歡家裡熱熱鬧鬧,那是我自童年以來對「家」的定義。

這個「未來」對一名男同志而言真是不容易,我總是跟我的好友們交待,要他們有了孩子之後給我作乾兒子、乾女兒。這個願望在前年實現了,現在的我,總是會望著乾兒子的照片微笑,想像著在他長大的過程中,如何給他我的支持與關愛。

我想要有個小孩。我想看著他/她成長,給予我有能力可以給的愛與關懷。在人生有了些曲曲折折與悲歡離合後,我更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然後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將告別這人世時,我可以默默地說:「阿嬤,我把妳給我的愛傳給另一個我愛的人了!」


照片提供/鄭智偉(上)、攝影/李權哲(下)

本文亦見於《人籟》論辨月刊2008年3月號47期

您可選擇購買紙本版,或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週四, 05 八月 2010 15:08

「陶」氣父子‧快意人生──陶大偉談陶喆

 

 

陶大偉,兒童節目主持人、歌手、演員、製作人。只要一提起他,大家總會想起二十多前的《小人物狂想曲》、《嘎嘎嗚啦啦》,還有數不清的兒童節目、喜劇和動畫。

不過這幾年,他的另一個身分更常被提起,那就是──陶喆的爸爸。

聽陶大偉說話,你得隨時扶好茶杯,因為不知道他下一秒又會蹦出什麼笑話。

在陶大偉的書裡,陶喆寫下了這段話:「我爸爸不只是一個說書大師,他也是一個趣味人、叛客、哲學家。」

現在,我們就來聽聽這個「小孩子」的「陶」氣哲學吧!

 


週一, 06 四月 2009 00:00

把拔,恩!

 
「想像力」存在我們的生活裡,它不會跟我們脫節。
這個漫畫作品裡,我們看到孩子主動的、原始的,創意的去「操作」他的想像,爸爸是被動的、懶惰的、科技的、快速的去「想」他的想像。
你在你的生活裡,不要遺忘了想像......
 

2009_04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份

 


週一, 25 二月 2008 22:54

人父與天父

這是男人成聖的方式。如同隱修士以刻苦操練自己,男人也在家庭中鍛鍊自己──鍛鍊自己愛與奉獻的能力,成為給予愛的愛者。

蔣祖華 撰文

讓我們由男孩開始談起吧!孩子是很自我的,男孩尤其是。男孩的特徵是專注於自己想要的(比如一個玩具),甚至因而忽視環境與他人。大約六歲以後,他才漸漸地開始注意與環境的互動。相對的,女孩早在幼稚園就已經相當注意到環境與他人,也可以說,女孩的社會化開始得較早(註1)。

接受邀請或選擇逃避

在戀愛關係甚至婚姻中,男性也常是投入不足;相對的,女性常是過度、過早的投入。曾有一位男士向我抱怨他的女友,喜歡和他一起吃飯、讀書…總之是在一起就好,女友很享受這樣的生活,但這位男士已經快不能呼吸了。
男性被邀請在愛與關係中投入,但這對他而言是相當可怕的,他的自我、他的樂園要被別人分享,不再「自得其樂」。在愛與關係中,他準備讓另外一個人(或更多人)「麻煩他」!而且這樣的「被麻煩」,是要捨棄自己,而且是永遠的進行式。
傳統社會有句俗話「結了婚的男人才是大人」,這句話確有其道理。在婚姻關係中,男性面對抉擇。他或是接受這個邀請,不斷地進入關係、責任與愛,成為男人;或是選擇逃避,活在自我的小天地裡,繼續做男孩,玩自己的玩具,不論這玩具是球賽、政治、車子、事業或電腦。長期陪伴夫婦懇談的朱蒙泉神父曾說:「這樣的男人,在家給媽媽照顧,結婚後太太照顧,就一直長不大。」

男孩如何成為男人

一個男孩怎麼會成為一個男人呢?更好可以如此問:「男性會想成為男人嗎?」關於這個問題,在《我心狂野》(註2)一書中有肯定的答覆。作者是位男性,他提到「在每一個男人的心裡,都冀望打一場仗、過一個冒險的人生,以及拯救一位美人。」(註3)男孩是渴望冒險的,打一場大戰,即使失敗也好過數饅頭度日。在這樣的經歷中,一個男孩就可能蛻變成為男人,也就能捨棄自我,承擔職責。這種慷慨犧牲的衝動存在於男性的內心。
我舉一例說明:有一次我們家族爬山,到了某個休息點,小朋友都餓了,爭先恐後地要吃東西。德德是個食量很大的男孩,一下子就衝到最前面,然而我告訴他:「我們男生要讓小的和女生先吃,因為我們比較強壯,等一下如果還有剩,我們再吃。你要不要幫我分食物給大家?」結果他很豪邁地幫我分食物給每個小朋友吃;我問他餓不餓,他很「男人的」說不餓,分完後,我留一條香腸給他,他反而看著幾位大人說:「他們還沒吃」,於是就把香腸分給大人吃了。最後,我們兩個(餓得要死的)男人吃著剩下的土司,我看他還是很爽,一付很「大人」的樣子。
男人渴望發現他的力量,並善用以負起職責。(但暴力則是另一回事。)這樣的衝力,提供給男性一種力量來承擔他的身分和使命,就是做家長。

婚姻是鍛鍊愛情的競技場

婚姻在現代面對很大的挑戰,很大的原因是被虛假的浪漫主義所欺騙。婚姻是使人在愛與關係中長大的競技場,人在其中被鍛鍊,而成為一個會愛的人,而不是忽然間「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美好的日子」。面對婚姻生活中的邀請,一位男性可以選擇繼續當男孩而「讓自己的妻兒成為心靈上的孤兒寡婦」,或是向前邁出一大步,扛起一家之主的責任。
這樣的婚姻對於男性的成長與成熟有什麼關聯?它召喚男人用這方式成聖,就如同隱修士以刻苦操練自己,男人也在家庭具體的責任中鍛鍊自己,鍛鍊自己愛與奉獻的能力。婚姻靈修學者湯蓋瑞對此的親身經歷是:「婚姻帶領我們進入一種嶄新而無私的生活。幾年前麗莎和孩子們出遠門留我獨自看家時,我體悟到這一點。那似乎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我擁有了自由的星期六。在記憶可及的過去,每一個週末清晨一睜開眼,我便和麗莎討論這一天全家要做什麼事…」(註4)

天父的形象:愛的給予者

藉著耶穌的啟示,基督宗教對父親的理解為,在地父親是天上父親的形象,意思是地上父親的經驗會影響我們對神的理解,我們藉著地上父親的經驗來理解天上的父親。如果地上父親的經驗不好,也會影響對天主為父的感受與理解。例如有位朋友分享他剛接觸基督信仰時的經驗:當他第一次聽到「我們的天父」時,心想:「一個父親就夠麻煩了,我還要再有另外一個父親嗎?」
相反地,要知道地上父親(父職)的意義,便需要由天上父親的形象來暸解。聖經對於神(天主)有許多的定義或描述,但最重要而明顯常用的是「天主是愛」和「天主是父」,也就是除了威能、權柄…之外,最本質的是父、是愛:

你們一向聽說過:「你應愛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卻對你們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好使你們成為你們在天之父的子女,因為衪使太陽上升,光照惡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只愛那愛你們的人,你們還有什麼賞報呢?稅吏不是也這樣做嗎?你們若只問候你們的弟兄,你們做了什麼特別的呢?外邦人不是也這樣做嗎?所以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瑪五43-48)

父愛的超越性

這段經文教導我們效法天父,也告訴我們天父是怎樣的一位父親:祂使太陽普照,使眾人皆得溫暖;祂的愛不分你是何人,都完全地賜與。這已經不只是所謂的「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的正義公道形象,而更是完全地接納所有,這是一個父親對他所有的子女才有的情感!
在家庭親子生命的相處中,父母終究要學到,孩子是個自由獨立的個體,而父母所有的心血與努力不一定會有正面的回報,青春期的狂暴只不過是子女長大的過程裡比較突出的一段而已。父母難免有很難過和不值得的感受,這時更需要這段經文所提供的人生高度,以超然無限的愛來面對孩子的不理想,或不理想的孩子。
這種超越性的愛,意即對所有的孩子都愛、在孩子可愛或不可愛的時候都愛,應該是理想父愛的特點;而對比母親的愛,母親因著懷胎與哺乳,與子女有著非常親密的生命連結,也因而常使自己陷於情緒的反應中。這時父愛就有其特別於母愛的超越性特徵,可以使子女與母親都得到解脫。

為父,不可能的任務?

成為父親,這會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嗎?由某方面來看的確是,因為人竟然要效法上帝,成為祂在世的形象。但其實另一方面,這也是個自然的任務,我們都蒙召成為父親。子女總是會肖似父母,天主是我們的父親,我們有一天也要成為父母。另外,這也是一份重要而高尚的職務。保祿宗徒說:「因為你們縱然在基督內有上萬的教師,但為父的卻不多。」(格前四:15)要成為投手王建民很不容易,但仍有很多年輕人想要效法他。所以問題不在難度,因為困難而有價值的事更會激發人去做到。
現在的危機是擔任父親的職責不被重視。一位男士可能很重視他的事業表現與社交情況,也全力以赴;但分給家庭的時間心力卻少得可憐。葉光明牧師以他自身為父的經驗談道:「我發現我有段時間差點錯失了神對我的婚姻和家庭的計畫。我不斷地從一個特會趕到另一個特會…我的動機裡隱含了強烈的個人野心。」「我也看見許多男人生命中的一個嚴重問題,就是他們不惜犧牲家庭生活,一昧地追求個人的野心。有些男人被認定是成功人士,他們也自認如此,但以自我為中心卻使他們不能與家人之間有溫馨、開敞的交流,而這種交流才是家庭幸福的關鍵。」(註5)

無父的世代

「為父」在當代面臨很大的困難,特別與社會環境和人們對男性期待的改變有關。因著婚姻家庭系統的軟弱與瓦解,當今世代甚至被冠以「無父的世代」。最近由清大和中華大學三位教授蔡素妙、吳嘉瑜、葉嘉楠進行的一項「爸爸長期不在家」的調查中,其結果顯示學生年紀越小,對父親長期不在家的適應力越差,而且女生的適應力比男生還要差。而在爸爸長期不在家的原因當中,又以父母離婚的占了45%,比父親在外工作的22%足足多了一倍。
社會上對於「為父」還有一種特殊的阻礙:男孩不被期待成為男人,男人不被期待成為父親。例如有位女性這樣說:「要先生做什麼?就是讓孩子有個爸爸嘛!」在這位女性的眼中,男性可說是一點尊嚴也沒有了。男性面對這種不被期待,甚至可以任意取代的眼光,也就容易一直停留在不負責任的階段而無法成熟。

真正的父愛之源

地上的父親是有限的、有過犯的,也常帶給我們傷害的經驗。不過在基督信仰的經驗中,藉著耶穌基督降生成人的啟示,我們知道我們眾人還有一位天上的父親,祂是全然的公義慈悲,滿是憐憫慈愛,祂會擁抱倦鳥歸巢的浪子,並使子女重新得著力量,恢復尊嚴。
這是一位真正的父親,是每一位父親的父親,他們要由祂那裡學習做父親;也是眾人的父親,可以使眾人得到父愛的滿足。這是我們真正父愛的源頭,由祂那裡流出醫治,使我們得以圓滿。
---------------------
註釋

註1 當然這是個概略的說法,通常男性特質與女性特質都存在於男女兩性,只是顯著性不同,以下對此不再贅述。
註2 雖然本書有點美國味或好萊塢的感覺,但作者也數次解釋並未寫作的重點,所以只須適應一下即可。
註3 艾傑奇,《我心狂野》,校園書房,2004年,頁28。
註4 湯蓋瑞,《婚姻靈修學》,校園書房,2006年。
註5 葉光明,《夫父何求──從聖經認識神對為夫為父者的期待》,以琳出版,2005年,頁6-7。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96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