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01 十一月 2010 00:00

災難後的心理重建

災難(disaster)對人類而言是諸多傷害的集結,給我的印象就如同一幅幅令人生憐的特寫──孤兒茫然的眼神、傷殘者滿臉扭曲的哀痛、無家可歸的群眾無助的吶喊──在無法避免的傷害之後,重建的困難就寫在這些人的肢體語言中。

 


週四, 24 六月 2010 18:12

歌聲樂舞從山林走來

你分得出不同原住民部落的舞蹈嗎?還是在你心中,原住民歌舞就是一群人圍成圈,穿著鮮紅或墨黑的傳統服飾,手牽手開開心心地唱著「伊呀吼嗨呀」,腳往前曲膝上抬,再往後一頓,不斷唱跳同樣的旋律與動作?


週四, 24 六月 2010 17:59

當音樂與舞蹈相遇:《2304+壹》

鋼琴有48個白鍵,而2304則是48的次方,意味著鋼琴白鍵最多可有2304種組合,是一種無機的現實。至於國字的「壹」指的是一個舞者,象徵有機的存在。在《2304+壹》這個表演裡,兩種數字的相遇既代表器械裝置和人類的互動,也象徵音樂與舞蹈兩個不同領域的對話;這樣的邂逅,會為雙方帶來什麼樣的影響與啟發?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樣的演出形式?看過前面幾篇關於台灣舞團在舞蹈上的種種實驗與嘗試後,讓我們藉由《2304+壹》的創作者訪談,回歸音樂與舞蹈的單純交會,重新發掘表演藝術的可能性。


週二, 09 二月 2010 14:23

誰來守護祖靈之地?

「砰!」七十幾年前,高雄縣那瑪夏鄉南沙魯村布農族人的祖先,在日本政府大炮槍口的威脅下,離開祖靈相伴的家園「馬里山」,來到陌生的「民族平台」。經過族人世代接續的努力,最後經營出美麗山村的輪廓,也就是今日的南沙魯村。


週日, 14 三月 2010 13:12

災難社會啟示錄

救災、安置、重建是災難發生後的三個處理階段,但目前政府對八八水災的災後處置,似乎將重建與安置視為一體,並將蓋「永久屋」當作重建;這樣的災後處置顯示政府只注重硬體工程的建設。然而,安置與重建並不相同,安置是「中繼屋」的概念,歷時一到八年都有可能;重建則是整體性的概念,牽涉到生計問題、社群關係、經濟文化、物質生態等層面,需要進一步整合規畫。


週日, 14 三月 2010 13:46

浴水重生

 

2009年夏末的莫拉克風災,帶給南台灣極大的災害,也使得人們賴以為生的產業遭受嚴重摧殘,包括依賴土地而生的農林漁牧、需要穩定水源供應的製造業,以及依賴好山好水帶來消費的觀光業,都出現了災後失業潮——無地可耕、無業可做、無客人可服務。


週二, 09 二月 2010 19:04

幫忙前,請聽我說!


莫拉克颱風來襲後兩天,當時屏東沿海災區仍是水深及胸。位於清華大學的清華學院辦公室接到消息後,隨即聯繫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與長老會的佳冬教會,瞭解當地的災情與需求,並透過網路招募志工。三天後,志工團體「竹蜻蜓工作隊」(以下簡稱竹蜻蜓)的兩個梯隊就分別前往佳冬和林邊參與救援。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2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74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