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27 六月 2017 14:35

回到出發點

詩作月牙

攝影作品Nick Pringle

她從東部出發

往西部前行。

越過一個接著一個的城市

見到愛與不愛的問題,

最後回到出發點,

對出發點充滿熱愛。

我們像她一樣,

繞一個長圈,

再回頭探看自己的志業,

覺得倍感興趣,

而且充滿熱情。

保持一段距離,

理智的距離,

走過千山萬水,

邁向遼闊的世界。

週六, 25 三月 2017 22:44

一帆風順

詩作月牙

攝影作品Pavel Jedlicka

淺淺的笑意,

淡淡的溫柔,

陽光照在你的頭髮上,

你和他輕聲細語地交換幾句日常生活的話。

你的家人笑顏逐開,

揮別往日室內凝結的抑鬱空氣,

房子裡開始響起歡喜的朗笑聲,

連鄰居都來賀喜。

你說你想從事音樂教育工作,

還聽說你不選擇高攀,而選擇普通人家的夫婿,

你的工作選擇和婚姻選擇改善了全家的命運,

邁向一帆風順。

對於選擇,你只講了幾句話,

近乎默默不語。

整個家庭現在如此和樂,

相信上天也會給予祝福,

祝福你一路順遂,

因為

孝感動天。

構思於2017319

週五, 13 一月 2017 16:18

和煦的秋天

詩作月牙

攝影作品Michael Pang【陽光晴朗的墾丁農田】

和煦的秋天,在樹下品嚐可頌麵包。

午後的陽光,照耀在我身上,

安撫曾經受傷的心。

一杯黑咖啡,思慮變得清晰,

溫暖心窩,逐漸淡忘黑暗中不停歇的大風雨。

風中的低語,對我說善化緣分,

結善緣,不牽掛以前的眼淚。

重新出發,到惡緣都追趕不到的地方。

現在已是冬日,已揮別過去的陰霾,

我常想起秋日和煦的午後。

雖然希望隱隱約約,雖然曾歷經無盡的等待與奔忙,

但回想起來,真是美好的一天,

因為你的陪伴,因為你的鼓勵。

順遂的日子裡,懷想過往的那一場風雨,

不是熱淚盈眶,而是滿心歡喜。

感謝那一日,下午溫暖的陽光,

以及誠摯相勸的話語。

2017112日寫於雲林

週五, 12 八月 2016 18:07

遼闊的天地

撰文月牙 作品∣林風眠【仕女彈阮圖】

遼闊的天地,

傳遞彈阮樂曲的悠揚之音,

讓人忘卻陳年來

日常生活累積的煩憂。

夫君在遙遠之地,

一彈一撥傳遞關懷,

等待夫君回來,

再續夫妻的緣份。

靛藍色的綢衣,

粉藍色的頭髮絲帶,

對夫君的情感就像海洋一樣深遠,

藏在海裡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愛是如此甜美,

無言又美好,

只有淡淡的花香,

就像肌膚的味道。

憶及灌溉生命的長江,

為了理想遠赴異國他鄉。

高遠寬廣是心中的銘記,

光亮坦途是歡喜的道路。

週一, 08 八月 2016 22:18

風中的詩句

撰文月牙攝影Margarita Giraldo (Freeimages)

阿根廷沿岸,

七歲女詩人踏著海沙中的腳步。

枯寂的景色中,

只有颯颯的風響,

和不斷拍打的浪潮聲。

女詩人心中是鏗鏘有力的詩句,

一句句鍛鍊著當時對阿根廷

白色恐怖的劇本。

就像被埋在海沙中的禁書,

觀者也只能看到安安靜靜

走在沙岸上的女詩人,

儘管胸中彭湃洶湧。

和母親躲避到阿根廷海岸的小屋,

遠離被殺的表親戚,

女詩人來到學校讀書,

心中的學習精神受到賞識。

為了不被殺害,

女詩人將控訴軍人的過錯

寫成讚美軍人的詩篇。

於是,

女詩人得到軍人頒發的一張圓筒形獎狀,

這是阿根廷女導演寶拉•馬可維琪送給人類的膠捲,

過往的時光一點一滴呈現,

不被阿根廷知道的歷史世界。

寫給阿根廷因白色恐怖離開人間的亡靈

【影片來源】

寶拉馬可維琪(Paula Markovitch)第一名的煩惱(The Prize)2011

週四, 28 四月 2016 18:14

走出柏格曼電影的憂鬱

作者∣月牙

攝影FreeImages.com/Yeah Right瑞典冬季

憂鬱的情緒容易使人走向失序,失序容易得到憂鬱症,失序的生活讓人容易疏於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諸如洗臉刷牙拖地板盥洗皆疏於理會。如果我們願意面對生活,即可體悟從失序到建立秩序的過程。(1)

在柏格曼的影片中,憂鬱往往與希望並存。因此,在這樣的時刻,取決於個人的決定。但是,這樣的決定對東方人可能較為陌生。筆者估計,我們必須將柏格曼的電影當成虛構故事作為起點來看待,觀者的決定應該是走出憂鬱。

莫妮卡》(Sommaren med Monika, 1953)的故事也需要我們將這部電影當成虛構故事來看待,觀者的決定應該是瓦解自我放逐的驅力。莫妮卡(Monika)的行蹤象徵我們內心中一股想要自我放逐的負面驅力:莫妮卡離開家裡,和男朋友流浪天涯,最後懷了小孩,還不願意面對肚子裡所孕育的小生命,走上放浪形骸的不歸路,因為愛情放棄一切。柏格曼透過莫妮卡女主角的塑造,告訴我們自我放逐具有毀滅的力量。觀者不可重蹈覆轍,不可模仿劇中的男女主角的生活方式,我們必須因為愛情面對一切。某些人自我放逐的生活導致社會的憂鬱症與失望,我們必須決定運用建設力量瓦解毀滅力量,過著豐而美的生活。

在《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 1957)劇中,醫學教授伊薩克(Dr. Isak Borg)回顧自己的一生,發現自己的人生缺乏溫度。伊薩克在前往領取榮譽博士學位的途中,路上經過年少曾經住過的房子,回憶年輕時追求自己的表妹薩拉(Sara)。那時,薩拉對伊薩克相當有好感,但伊薩克追求醫學研究,因此薩拉嫁給伊薩克的兄弟。伊薩克在晚年路途中想起薩拉表妹的熱情,就像當年薩拉送的野草莓給人愛情的滋味,然而年老的伊薩克無緣品嚐。此時的伊薩克已經喪妻,孤單中懷念薩拉表妹的表白,而且目睹年輕的薩拉表妹與自己兄弟的家庭生活。在前往領榮譽博士學位的途中,一位長得與薩拉近似的少女與兩名青年送上一束鮮花致意,溫暖的心意頓時瓦解伊薩克心中的憂鬱,只剩下對死亡的恐懼,下一幕切換到教堂靜立的畫面。

七十九歲的伊薩克在影片初始時做了一個夢。這是伊薩克對死亡的恐懼,時間不知何時終止伊薩克醫師為挽救人們的性命,與死神拔河,但最後仍然得面對自己的棺木,心中產生焦慮感,這是焦慮之夢。伊薩克孤單中懷念往日的薩拉表妹,這是老年憂鬱症的病症。總結來說,伊薩克在面對死亡的焦慮和老年憂鬱症之間徘迴。(註2)

伊薩克醫學教授領略到自己媳婦近距離的語言,以及女僕人保持距離的語言時,就會感到暖意,憂慮症就會較為緩和,甚至忘記焦慮,想及人間天堂。但是,若能進一步感受到上天的慈愛,就懂得與人相處,不會給兒子的婚姻帶來感情的困擾。

大器晚成的人會在人生的高度回顧自己的過去。但是,不知道神的存在將引發焦慮,焦慮又是引發憂鬱的危險因素,老年憂鬱症會導致身心疾病。隨著憂鬱症的發作與停息,人間天堂在遠方與近方之間。此時,若能感受上天的慈愛,將可全面瓦解老年面對死亡的焦慮和老年憂鬱症。

夏日戀曲(Summer Interlude, 1951)探討熱情與永恆的問題。女主角瑪麗(Marie)砌起一道牆拒絕神,因此追求不到永恆的愛情。瑪麗與男主角亨利特(Henrik)燃起夏日戀情,後來亨利特發生意外後,瑪麗用牆的名義拒絕神,拒絕別人的愛,最後接受某位報社記者的愛情。但是,因為女主角砌起自以為是而且高傲的心牆,筆者預估這位女主角瑪麗雖然純真,但談的都是短暫而逝的愛情,無法讓觀者體會到永恆的愛,那即是上天的愛。

柏格曼透過這部影片,談到他對美貌與美體女孩的悲觀想法。從這部影片,我們得知柏格曼認為像女主角深具美貌與美體,而且在芭蕾舞界取得一席之地的優雅舞者易於得到男主角亨利特的愛,高傲的她不容易感受到男主角的愛以及上天的愛。柏格曼導演安排亨利特在暑假結束前幾天在大自然中跳水意外身亡,即是為男女主角的夏日戀情畫上句點,女主角連對亨利特豢養的狗都不聞不問,顯示女主角心中愛的缺乏。這部影片的教育意義在於教導我們,即使我們得到上天的禮物——美貌與美體,以及鍛鍊出與眾不同的才華,都要學習謙虛態度與謙遜精神。如此,有助於我們理解他人對自己的愛,懂得對他人付出與關懷,更能感受到上天的恩惠。若人們懂得愛人與愛己,就懂得珍惜愛情,這樣白頭偕老才更具意義。

總結來說,在柏格曼的影片中,神介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介於靜默與行動之間。對信仰的至誠將感動天地,給予人間美好的視野。堅定信仰,堅定相信天堂,天堂就會降臨人間。

註釋

1參考資料請見Dr. Joanna Neill & Dr. Colin Hendrie, “Bringing order to disorder”, Public Service Review : UK Science & Technology : issue 6.

2參考資料請見Carmen Sousa ; Helena Espirito-Santo, “Renlçã temporal entre ansiedande e drepssão em indosos”, Departamente de Inverstigação & Desenvolvimento, Instituto Superior Miguel Torga, Coimbra, Portugal.

週二, 19 四月 2016 12:25

鳶尾花的時節

撰文月牙

畫作提供∣Wikimedia Commons

鳶尾花是什麼季節的花據說鳶尾花的花期是春夏,三至四月盛開。筆者覺得梵谷畫筆下盛放的鳶尾花是給天地的回禮,感謝天地的滋潤。

梵谷畫的鳶尾花(Irises, Saint-Rémy: May, 1889),是梵谷在法國聖雷米病院所畫的作品。筆者估計是給某位情人的禮物。據說紫色鳶尾花象徵愛意與吉祥,即是對情人表達愛的祝福。在這幅畫的構圖中,鳶尾花的枝葉花朵都朝向左後方伸展,整幅畫表達出傾戀的情感。畫中我們見到些微和煦的陽光,代表梵谷的心不對自己的情意抱持希望,不抱持任何回報的期望。

梵谷畫廊(The Vincent van Gogh Gallery)以交響樂形容這幅畫背景是橙色的金盞花,宏麗的紫色花瓣挺立於肥沃的紅土之上,這樣的場景是躍動的色彩所形成的交響樂。」(1)

這幅畫指出梵谷面對精神危機時,個人精神的綻放,筆者認為交響樂指的是梵谷內心彭湃的樂章。躁鬱感降低健而美的精神,梵谷描繪的是藝術感的意志力,而不是肉慾的世界。

這幅畫現在收藏於美國蓋提中心(Getty Center)。根據蓋提中心的資料(2),梵谷的弟弟認為這幅畫從遠處即吸引人的目光,充滿空氣和生命的美好研究精神那是南法的空氣,那是激勵人類生存的生命力。我們同時還可閱讀到這幅畫的藝術感,蓋提中心表示鳶尾花造型宏偉,色彩洋溢出畫框之外,另一方面梵谷研究花卉的動感,藉由波浪狀扭曲狀和捲曲狀的線條,創造不同型態而且彎狀的輪廓:色彩和線條傳達強烈的感情以及心中的波動。

梵谷的鳶尾花畫作,是在病院接受治療時的作品,但作品呈現鼓舞他人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們估計梵谷得躁鬱症是在生與死的邊緣掙扎,鳶尾花畫作充滿生的氣息,畫作撫慰人心,卻生的氣息卻不長久到足以支持梵谷對死亡的恐懼。

梵谷結束自己的生命,令人無比感嘆,梵谷的自殺至今是個問號。但是,鳶尾花留給世人愛情的訊息,以及對生命的渴求。我們在鳶尾花畫作望見躁鬱感,但不見死亡感,我們找到律動感,我們發現律動的生命,遺忘死亡的威脅。梵谷對精神疾病的看法,根據筆者的預估,梵谷想必認為或斷定自身最後一個精神疾病的危機時,覺得無法治癒,才會走上絕路。我們相信面對精神危機感的判斷力,在於懂得尋求協助(3),在疏離的環境感受到人間的愛以及上天的愛。

傾戀情感的表達若朝向樂怡的相互對待,相信將啟發新的藝術作品。梵谷的人生給予現代社會的教育意義,即是我們必須面對疾病,懂得使用求助的醫學觀點,而不是絕望面對自己的人生。我們必須對時代懷抱信心,勇於接受治療。如此,我們才能延續創造與創作的活力。

註釋

1

http://www.vggallery.com/painting/p_0608.htm

2

http://www.getty.edu/art/collection/objects/826/vincent-van-gogh-irises-dutch-1889/

3

參考資料請見Julia M. Lappin, Kevin D. Morgan, Lucia R. Valmaggia, Matthew R. Broome, James B. Woolley, Louise C. Johns, Paul Tabraham, Elvira Bramon, Philip K. McGuire, « Insight in individuals with an At Risk Mental State », available online 9 January 2007 at www.sciencedirect.com

週四, 03 三月 2016 11:56

上帝未死的文學風景

撰文月牙

攝影Raining (陳雨君)【倫敦】

筆者在這裡談蔡明亮導演三部影片的拍攝概念,與讀者分享,並進一步探索出蔡明亮導演中文學想像的風貌。

談的是無法溝通,人與人之間存在溝通的問題,台灣社會形同孤島中的孤島。因此,我們需要聯繫者,或是連結者。同時,如果每個人生活走在四通八達的道路,就可以相互往來,彼此暢談。

根據影評,蔡明亮導演善於呈現悲寂的氛圍,例如迴盪腳步聲的空廊,彷彿人間沒有溫暖。然而,好像還是有一個觀望者,觀望著一位走在空蕩廊中的女孩。在愛情萬歲》影片中,女主角因為尋不著愛而痛哭,哭盡人間的不被愛,但是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到觀望者,也就是世界仍關心著愛情這個主題,因為導演仍願意給予愛情肯定的地位。

關於這部電影,筆者僅止於談論蔡導演接受採訪的概念,並不在此分析整部電影的敘述。透過這部影片,蔡導演想表達生活的焦慮以及創作的焦慮。蔡導演表示,電影的影像如同一張紙,透過科技媒材完成,導演想表達的意念為鏡花水月,就如同漂泊在水面上閃動的月光。導演呈現在觀者面前的樹林,是導演為我們所創作的虛構公園。因此,導演為我們呈現一個想像國度。筆者認為死亡的焦慮是捕捉不到目的地的感覺,在人間摸索,找不到天堂,或是不知道靈魂的方向感何在。其實,天堂近在咫尺,虛構公園的方向應該是人間天堂。天堂應該是鏡花水月的映照。

根據這三部電影,筆者認為,蔡明亮導演呈現的是上帝未死的文學風景。尼采曾經提出,上帝已死,不過筆者堅定地認為這是錯誤的表達。筆者認為若我們能夠體會天主或上帝的愛,就能在人間找到天堂,也知道天堂是死後的居所。如此,人間的焦慮將被降低,更能體會到文學之美。

週六, 05 十二月 2015 10:47

和平菩薩

撰文月牙

攝影月牙上海靜安寺

維摩詰經佛國品第八,維摩詰居士解釋菩薩是和平使者:「戰爭來臨時,會有許多人死在刀槍、彈砲之下,菩薩眼看情況不妙,會以和平使者的身份居中協調,讓紛爭平息,避免戰爭的產生;倘若不幸發生戰爭,雙方力量均等,各自都不退讓,菩薩也會施展神威,逼迫雙方各自約束,使雙方能停戰更達到和平相處的安和樂利。

菩薩是和平使者,感動人間具有菩薩心腸的人,又幫助我們具體落實人間的和平。

戰國時代宋就是一位和平使者。在戰國時代,魏國丈夫宋就被派往魏國與楚國的邊界,擔任縣令,也就是現在的縣長。有一次,宋就的管轄地發生一件糾紛,魏國的農夫向宋就報告,楚國的農夫嫉妒魏國的瓜長得好,夜裡越境偷拔魏國的瓜苗。宋就沒有因此報告魏王,反而採取一項積極的行動。他勸魏國的農夫,與其相互埋怨,不如夜裡到楚國幫楚國灌溉瓜田。於是,魏國的農夫照做。後來,楚王得知這件事,感到十分慚愧,不但備厚禮答謝,並且與魏國簽訂友好條約。(1)

隋朝辛公義是具有菩薩心腸的行動者。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林富士所撰寫的評論中國歷史上的隔離一文中,討論疫病流行時隔離的作法與適切性,並舉辛公義為例。(2)隋文帝在位時岷州發生瘟疫,這個地方的習俗是家中若有人染病,其他家人便舉家遷移,離棄病人遠走他鄉。身任岷州刺史的辛公義不同意這樣的作法,下令將所有的病人移到他的官府,於是病人擠滿官廳與走廊。辛公義不但晝夜陪著病人,而且用自己的俸祿請醫生為病人看病買藥材,親自照顧病患。病患好轉後召家人相尋,辛公義向家屬表示自己沒有染病。後來,岷州這個地區棄置病人的風氣就隨之改變。林富士研究員認為從現代的眼光來看,辛公義的作法充滿爭議,但在疫病流行的時候,很多人所罹患的可能不是傳染病,若因任意棄置就會造成枉死。不管怎麼說,辛公義將官府當成醫院,照顧病人,使得病人免於枉死,岷州家庭得以團聚,任意棄置病人的風氣得以改變。

導演侯孝賢的影片悲情城市放映為台灣開啟和平討論二二八事件的空間。筆者提出悲情城市》中「醫院」這個場景與片中「痛」的表達方式。醫院裡教護士學標準國語,學習如何說:「你那裡痛」而表達「痛」的語言要在怎樣的時空下才能最為貼切地表達出來呢身體的痛可找醫生診斷,歷史的痛找誰診斷呢誰能診斷呢侯孝賢安排文清演出啞巴一角有其特別的意義,因為痛有時是無法說出來的,正如過去的二二八事件。1989悲情城市》的放映給予台灣社會公開討論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機會。

衷心希望這個世界的善念越來越恢弘,和平的實踐力越來越具體。

註釋

1 故事來源:《弟子規白話本,世一書局,2012年,頁205

2 林富士,中國歷史上的隔離聯合報2003525日。

週二, 03 十一月 2015 10:27

一段生命樂譜

撰文月牙

攝影FreeImages.com/Nancy Brown古巴一景

德國導演溫德斯(Wim Wenders)19983月帶著拍攝團隊拍攝古巴哈瓦那聯誼夜總會樂團,這部影片為樂士浮生錄(Buena Vista Social Club)。侯孝賢導演曾表示「近幾年大家都著迷溫德斯的《樂士浮生錄》,記錄了那批華麗又差不多快絕種的古巴老藝人。」(侯孝賢,200312) (註釋)

在溫德斯鏡頭中古巴樂手唱出慢板抒情的曲風,歌詞的內容多取材自大自然與生活場景,唱出古巴情歌動人的一面與愛情的不可捉摸性,詞曲充滿詩意。溫德斯以下三個拍攝向度令人印象深刻

歌曲與畫面的交織樂團合奏並合唱忙碌不休的生活「從奧托多,我要前往馬卡尼,經過奎多,再往瑪亞尼(以上為地名)……」從歌曲推測,歌手們傳達雖心屬一人,卻得馬不停蹄在外奔忙的心情。此時,銜接的畫面是溫德斯與兒子乘坐二人車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的追尋和探索,溫德斯雖然奔忙,卻心屬哈瓦那此一城市。此外,男女聲對唱失戀之苦:「白合和劍蘭,別讓它們知道我的苦,若讓它們看見我落淚,它們也會枯萎。」而對唱男聲歌手實際生活則與女友擁有愛的甜美,戀愛中的他又詮釋另一首苦戀之歌:「送你兩朵梔子花(…)如果有一天梔子花失去笑靨,那是因為它們發現(…)(你)有了新的依戀。」再者,對唱女聲歌手是受歡迎的明星,走在街上都有人向她揮手微笑。因此,導演為我們呈現歌曲美聲以及歌手的生活環境與面貌。

古巴音樂與萬家燈火的交疊:古巴海邊導演回顧整個錄製唱片過程的畫面與飛機往下望洛杉磯萬家燈火的景象交疊。錄製唱片保存古巴音樂的生命,溫德斯在古巴海岸聆聽音樂演奏,交疊的畫面是萬家燈火,在某個角度象徵溫德斯將錄製好唱片的曲聲傳送至美國家家戶戶裡,讓公寓中響起海邊遼闊般的樂音。

古巴樂團與美國文化的交流199871,聯誼夜總會樂團登上美國紐約卡內基中心的舞台,根據溫德斯的看法,這是樂團的告別之作。

古巴樂團音樂人用優美的歌喉和樂器共同演奏與合唱,並各自譜出自己的生命樂章。導演不時在影片中擔任伴奏,相信古巴音樂與各國文化的協奏是溫德斯腦海中的美好樂譜。

註釋

侯孝賢,<重新再看小津安二郎>,《尋找小津——一位映畫名匠的生命旅程》,收於黃文英主編,台北市:台灣電影文化協會2003年,頁V

週一, 01 六月 2015 11:24

音符映天光:《東京奏鳴曲》影評

撰文月牙

攝影Raining (陳雨君)日本東京

本攝影作品呈現影片哀而不傷的詩意敘事線,非電影劇照。

原本符合社會框架的東京家庭——養家而且具權威的父親,辛勤做家事的母親,乖乖上課的小兒子,因為一場風波失去憑藉,卻重新找回彼此。東京奏鳴曲(Tokyo Sonata, 2008)影片猶如一首哀而不傷的曲目,獲2008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獎項類別中評審團獎一種注目(Jury Prize - un Certain Regard)。導演黑澤清編排影片的發展過程猶如奏鳴曲的曲式呈示部開展部,以及再現部。筆者僅約略地描述如下呈示部詩意又開門見山,一場意外的風雨,猶如父親無預警的失業。發展部是一家人隨著父親失業走向谷底,甚至差點離散卻無人聞問的過程。再現部讓觀者體會到上天的悲憫,佛光乍現或神的恩寵,一家人再生,走向開闊的世界。

一開始,佐佐木一家每個家庭成員捲入被冷落的風雨之中46歲的父親接到公司的離職通知,原本總務課長的他被人取代。失業後的每天早上,他默默拿著公事包出門,佯裝上班的樣子,其實領失業救濟餐,另外面試新的就業機會,無奈再也回不到過去白領高階的生活。乖巧的小兒子不被瞭解,被老師貼上愛看色情漫畫的標籤,因此默默學習鋼琴,無奈再也無法恢復師生關係。辛勤做家事的母親每天努力打掃家庭,有一天見到先生在外面領失業救濟餐,才領悟原來先生失業,寧可每個月拿儲蓄交給她當薪水,一句話都不提關於失業的事。

後來,這家人陷入解離的危機父親希冀保有往日的權威與面子,在百貨公司當清潔工時,見到自己的太太還是不希望被她認出他來。母親佯裝無事,直到有天家中遭小偷,小偷說自己是個失敗者,因為他本來是一流的鎖匠,卻流落為小偷,還偷不到東西。母親面對先生羞於流露真情,而且不願意認出她,於是母親興起逃離家的念頭,載著挾持她的小偷無意間來到海邊。小偷一直後悔自己的人生,希望人生可以重來,而且強暴這位母親,向來無業的母親卻安慰小偷說人生只有一次。小偷以為母親是仙女下凡,觀者才得知母親是最能接受現實,而且心胸寬闊的人,高於任何社會地位。小兒子偷學鋼琴沒想到被揭穿,因而興起暗藏在客運行李箱逃家的念頭,因為曾經說錯話,被抓到時一句話都不說。

我們以為一切導向死路父親因為失業自我封閉,小兒子因為挫折自我封閉,最願接受現實的母親卻無法安慰自己的家人。父親一路奔跑回家,意外被廂型車撞倒在路邊母親傷心無助地臥倒在海灘上,眼見潮水漲潮,一波一波淹過母親的身體小兒子被關在拘留所裡,我們以為他將永遠不見天日。我們以為這家人將永遠無法再次相見。

翌日,像平常一樣日復一日的早晨,卻出現上天的悲憫佛光乍現或者稱為神的恩寵——小兒子因客運公司不提出告訴得以重生,比起拘留所,他明白家的溫暖母親醒來,眼見著衝向大海的輪胎痕跡,原來小偷選擇開車自溺身亡。她明白先生不願離棄家庭,願意堅持活下來的勇氣。倒臥路邊的父親醒來,穿著一身清潔工的衣服回家吃飯。比起死亡,父親願意接受清潔工的身分。另外,電視上也傳來大兒子參加攻打中東的美國軍隊宣布收兵的消息。

人間音符回應天光父親接受自己,也接受小兒子鋼琴的才藝,小兒子最終參加附中的音樂考試,在天窗撒落的日光中優美地彈奏法國作曲家德布西的曲子月光。或許,父親在自我否定中依然堅韌,終於能在自我肯定中領略音樂之美或許,歸來之後,母親寬闊的心胸穩定家人的作息;或許,小兒子選擇能感動自己的事,最後終於能夠透過音樂的語言感動他人。

最後出現的是一家人的腳步聲(畫外音),讓觀者浮現鐵路旁小路畫面旋轉樓梯與這家人溫馨的內在空間等畫面。家庭每個成員找到自己的新面目,腳步應該會越走越堅定。

週二, 21 四月 2015 15:15

鑽石與幻夢:《藍色茉莉》反映的社會視角

撰文月牙

劇照提供南強國際影視傳播有限公司

藍色茉莉DVD

藍色茉莉iTunes上架頁面

曾經讀過一個故事很適合用來理解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影片藍色茉莉(Blue Jasmine, 2013)中女主角茉莉(Jasmine)的心境

般若多羅尊者到印度香至國跟國王說法,國王請來眷屬一起聆聽般若多羅尊者講經說法。國王聽了開示以後,非常高興,於是送了一塊鑽石給般若多羅尊者。般若多羅尊者問大王子什麼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大王子回答道父王賞賜給您的東西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般若多羅尊者用同樣的問題問二王子,二王子也給予同樣的答案。於是,般若多羅尊者又問三王子,三王子卻回答道鑽石不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因為它的光彩只能照外在的世界,無法照徹內心。唯有智慧才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它讓一個人的心內外明澈。後來,般若多羅尊者收三王子為徒弟,這位三王子就是後來的達摩祖師。

在《藍色茉莉這部影片中,茉莉迷戀鑽石這般高級的禮物,沉溺於上流社會外在的光環,不願面對自己的內心。影片一開始,她從紐約搭飛機到舊金山投靠自己的妹妹金潔(Ginger,賣場結帳員)。在飛機上,她對著隔壁乘客自言自語,講的都是她的先生海爾(Hal)與她的戀情,初戀時常聽到的歌曲藍月,大學尚未完成人類學系的學業即嫁給海爾,周遊世界等等。她點點滴滴對陌生人訴說著的是海爾帶給她上流社會的生活享受。觀者在後來才知曉,雖然海爾買空賣空,有朝一日必遭法律制裁,但茉莉早先一步因為自己的嫉妒心出賣海爾,此時的海爾早已因為她的出賣在牢中自殺,茉莉竟然一點也沒有這方面的獨白。對於接濟自己的妹妹金潔,茉莉慫恿她另找更好的男朋友,指責她在修車廠工作的男朋友奇利(Chili)是個失敗者,還表示隨時想要逃離金潔的環境,也就是普羅大眾的生活。當茉莉還住在紐約的時候,明知海爾的生意不可靠,但還是建議妹妹金潔的前夫奧吉(Augi)投資海爾的事業,使得奧吉中樂透的二十五萬元美金全部付諸流水,但茉莉從未因此感到內疚。

茉莉談吐優雅,卻處處製造地獄,追逐愛情的幻夢。想必伍迪艾倫遙指的是二○○八至二○○九年製造美國金融風暴的罪魁禍首,他們追逐金錢典範的幻夢,引發美國社會經濟崩塌,也使得海外的投資者的投資一夕之間全部化為泡沫。一位國際觀察者論述金融風暴的全球化當今(2009)全球的經濟危機,起因於銀行業者的貪婪與賣斷的舞弊、房貸問題、政客與避險基金經理的舞弊,這樣的金融風暴足以擊垮全球。()美國銀行運用民眾的資金(其中包括從日本、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等國而來的資金),輕易放款給繳不起房屋貸款的民眾。再把次級房貸包裝成債卷,賣給歐洲與亞洲的銀行與金融機關──經濟危機因而全球化。放款給貸款民眾時,對於日後必須繳清的長期利率不願多作解釋

當茉莉窮困潦倒的時候,她依舊全身穿著名牌,搭頭等艙,想及曾為在鞋店為顧客穿鞋而感到羞恥。她自覺高人一等,內心從來沒有平等觀,虛榮的繁景讓她盲目,無法正視自身的處境,找到接受自己和接受他人的道路。這部影片讓我們想及20082009年導致經濟崩塌的人士同樣盲目,若他們能肩扛國際社會責任的意識,或許不會引來這場災難,逼迫全球付出高昂的代價。茉莉因為失去上流社會而憂鬱,伍迪艾倫的鏡頭透過茉莉角色的塑造揭露並批判引發美國金融風暴上流人士的內心世界。

若我們能放下炫耀的心,找到內心充實喜悅且豐盈的道路,那麼內心的光亮將會照亮你我的前程。

第 1 頁,共 3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77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