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小調

C小調

穿梭於台北市與新北市之間,遊走於翻譯工作與心靈陪伴之間。喜愛詩、小說、音樂、電影,和漫步。

週二, 23 二月 2016 13:59

撰文C小調

攝影Raining (陳雨君)【倫敦】

從不介意在雲之上,

或足之下。

你旅行,遍訪

無人的曠野,風暴的海。

寥落的庭院,喧囂的市集。

無微不至,

也無所顧忌。

在各色各樣的傘上彈跳,

在皇宮大殿頂上嘩唱,

親吻流浪者的髮稍,

潤澤乾渴的沙土,

任時間的魔術

融你,入草葉的血脈。

果實芳郁漿汁,

醉漢嘔出的黏液,

女孩頰上的淚,

除非

酷寒鎖你於極地冰山,封凍千年,

你不停歇。

循大大小小的溝渠,

川流入河,復出海,

隨熱氣騰空

升天,等待下一回旅程。

即便無所執,無所繫,

你仍愛在窗上灑下

細細秘密的詩行,

如微宇宙中隕石飛礫擦過的傷,

隔離在外的淚痕,或

給世界的情歌。

週二, 23 二月 2016 10:22

故事謎圖

撰文C小調

攝影沈秀臻

窗外有風

光影交織朦朧。

如夢,愛麗絲掉進兔子洞。

流沙隧道盡頭,

鏡的迴廊暗影憧憧,

閃爍的霓虹燈,

掩蓋住呼之欲出的

微弱哭聲。

疲憊的旅人,在異鄉

失了導航星光,

走進華美行宮。

向毒蛇索求

最後一塊拼圖碎片,

藏身於古經預言。

曠野中獨行

四十天之久。

那孩子的髮染上沙漠的顏色。

在乾涸之地,與狐為友。

他拋出故事,

汲引塵封記憶的井,

井枯之時,

以血淚澆灌他的玫瑰。

黎明真相大白前,

釘子鑿穿墨雲的夜,

為擱淺的迷航者,

標注一顆星。

週四, 29 十月 2015 14:20

蝸牛與星星

撰文│C小調

攝影│笨篤【台灣山景】

慢慢的,我伸展觸角,

貼著地面爬行,

背著易碎卻是唯一的庇護所。

我的肉身吻過,

晴天的塵沙,雨天的泥。

偶爾,在幸運的夏夜找到

沁涼透光的窗,

享受溜冰的樂趣。

抬頭,我的視線對上

一顆微笑的星星,

不禁欣羨嘆息。

小朋友,別嘆,可知道

我在渾沌黑暗中旅行了千萬年,

才來到這裡遇見你!

雖然我在天,你在地,

等著吧,時間會顯影

我們的親屬關係――

當人們看到你我留下的

閃亮軌跡。」

週日, 02 八月 2015 13:27

雙軌旅行

撰文│C小調

畫作│笨篤

我同你說:我們一道去旅行吧。你眼裡閃著遲疑不定,隨即,看到我失望下垂的嘴角,你驀然就扮出笑臉,點頭。我們就這麼決定,從這個窒悶的城市出走。

春天的郊野在霧濕中灰綠。一塊塊田埂飛馳過我們的車窗旁,不斷被新的風景取代,一如記憶。記憶以雪的重量,封住了我們的唇。你我在沉默中睇視這片大地,曾是故鄉,而今冰鎮過久,冷冽如異鄉。我暫時忘記了你,將臉頰微微貼到窗玻璃上,在我呼出的霧氣中世界遂失焦了,只餘低而重的心跳,輕而不規律的呼吸,涼涼的膚覺。

醒覺到你在凝視我。我讀出你的心思――你以為我想起了他。雖然你沒責怪我,我卻怨你:為何如此看著我?為何祭出已枯死的花束,讓那些咒語再次纏繞我的心?你轉頭不答,你一向太自以為清明,不願正視我這些瑣碎的煩惱,那麼何不離我遠些,你這可恨的監視者!

我知道我意氣用事,但直到下車,我們再沒說話。

在車站的人潮中,你顧盼了一會兒,然後朋友向我們走來。你很快地走上前,微笑招呼他。我只點點頭,默默跟著,聽你和朋友一路閒聊,在夜晚的巴士上談起《麥田捕手》中一段搭乘夜間火車的敘述;我不曉得朋友聽得進多少,只是讓你們高高低低的笑語流過我耳旁,成為窗外奔流夜色的背景音樂。

朋友家在小鎮上,這小鎮酷似我多年前居住的那一個。我們在黑黑的小巷中穿行,彷彿在兒時記憶的隧道裏摸索迂迴:古老的廟堂,矮矮的屋牆,有個小孩子在啼哭。此外,靜得很,而只不過是晚上七點,北部那個大都會才剛準備歡愉地甦醒的時刻。我聽到你向朋友感懷地述說我們度過童年的那小鎮,裊裊的佛堂鐘磬、木魚和誦經聲如在耳邊,而我久已失靈的鼻子循著回憶的絲線嗅到老家那一帶充溢的一種甜香,從鄰近的糖廠隨廢水飄過來。那一剎我不再懷疑你的真誠,縱然我預知最終你還是會將我拉回現實,那也不是你的錯。

在隧道出口等我們的是朋友的家,新蓋的房子,外觀和內部都比我想像的更為現代化。它不像我們的老家。你和朋友聊到很晚,我聽不清你們說些什麼,但我失眠了。閉著眼,我飄浮到你和朋友的臥榻上空,俯視你們。似乎你的朋友都比你更意識到我的存在,因為他忽然沉默了,只有你還在講述,心不在焉地講述,似要催眠你自己。於是我知道你和我一樣睡不著;只是,使我們失眠的,是一樣的原因嗎?

第二天早晨沒有下雨。朋友先喚醒你,然後你才叫我。我賴了好一陣子,久久不肯起來。你容忍了我,只在最後說:朋友也要北上,準備教材。我聽到你淡然卻嚴肅的口吻,便自然而然地清醒了。朋友的母親已為我們做好早餐,有稀飯、煎蛋、虱目魚和醬菜。多像小時候吃的呀!我對你說,在台北我們很少吃這樣的早餐了。

回途我們搭國光號,一路上霧氣仍重。你和朋友在說笑話,我笑得比誰都歇斯底里,但車上其餘乘客都在打盹,我們便不得不收斂些。之後不久,我們也都睡著了,直到台北。

到家,在鏡前,你凝視我,忽然問:你快樂嗎?突兀得像公車上放的流行歌。我愕然,遲疑著不知該怎麼答才不會太虛矯。而後,瞧著你有些疲倦的神色,我露出了一個微笑,回答你:今天的早餐很好吃。看到你稍顯釋然,我想,我的答案還不算太壞。

週四, 04 十二月 2014 00:00

迦納婚宴


想當年,光照滿了一室,

靜待妳的回答。

而今,妳望著他,

神采奕奕,門徒環繞。

心知他已是

不能再隱藏的光。

 

「他們沒有酒了」,妳說。

他未曾應允什麼。

妳卻囑咐僕役靜聽差遣,

全然放手交託,

一如妳那時謙卑的答覆:

「願照祢的話成就。」

 

六口石缸滿了水,司席一嚐,

大惑:「好酒為何留到現在?」

僕役驚畏,眾徒嘆服。

但惟妳與他明白,

酒從何而來――

由光的種子開始,

妳以血以身孕育,與父一起,

全心全意釀了三十年的瓊漿。

此刻,世人初饗。

週五, 28 十一月 2014 00:00

最終的奧秘

撰文│C小調
圖片|升起的太陽。畫作│笨篤

 

在眾星的行列之間,

祢升起,義德的太陽,

光芒萬丈,燦耀難以注視。

低垂著頭,我羞慚

想擠出一絲蒼白的光向祢致敬。

祢卻令我轉身,顯露晦暗面。

我慢慢,戰兢地迴旋,

呈現那大大小小的傷疤坑洞。

驚奇的是,祢溫柔地

將光注入它們,一個接一個,

直到那粗礪殘缺的半球也如月滿盈。

我俯伏在地朝拜祢:

「我主,我王,我的光!」

聽到祢

「來,不要怕,

我會擦乾你的淚。」

週三, 12 十一月 2014 00:00

逃難記(註釋)

撰文│C小調
圖片|穿越山嶺和曠野。畫作│笨篤

 

大雨不止......
誰的淚紛紛落?
辣瑪有痛哭的聲音,
南方有思兒成疾的母親。
土地含恨,飲下那些無辜孩童的血。

倉惶流離,如驚弓之鳥,
逃離暴虐的恐怖黑影。
和平,一個遙遠的許諾,
穿越山嶺和曠野,
藏在聽故事的孩子,海一樣深的心底。

 

註釋
大概很少有人不知道聖誕夜的故事。在此述說的,主要是發生在耶穌誕生後不久的一段悲慘歷史。當時的巴勒斯坦地區雖在羅馬統治之下,仍由猶太王大黑落德(希律王)管轄。因著幾位善於觀察星象的智者來到耶路撒冷,詢問新誕生的猶太人君王在何處,引發了黑落德的恐慌,於是下令將耶穌誕生之地白冷城及近郊所有兩歲以下的嬰孩屠殺殆盡。耶穌的義父若瑟在夢中得到天使的指示,為了避禍而連夜帶著瑪利亞和耶穌逃亡,舉家遷移到埃及,才逃過這場浩劫(他們過了好些年,在大黑落德王死後才回歸本國)。然而,依據《聖經》的記載,這個屠殺事件造成許多家庭的傷痛,應驗了《聖經‧先知書》中所說的:「在辣瑪聽到了聲音,痛哭哀號不止;辣黑耳痛哭她的子女,因為他們不在了。」

從古至今,戰爭、種族衝突、大規模屠殺未曾間斷,留下一頁頁生靈塗炭、生離死別的血淚史。我自己的家族史中,父親出生於1937年,在中日戰爭的隆隆砲聲中出世,童年時期就和家人從上海一路逃到重慶;1949年祖父母因國共戰爭而遷移來台,由於種種因素,只能將九個子女當中最年輕的兩個兒子(父親和他的四哥)帶在身邊。父親的大哥因為年紀較長,已有妻兒,自行帶著他的家庭來台。後來祖母生病癱瘓在床,無法言語。據父親說,思念孩子是祖母致病的原因之一。謹以此詩紀念我的祖母,和所有經歷戰亂流離之苦的人們。

週三, 12 十一月 2014 00:00

蝶翼

撰文│C小調
圖片|愛的物證。畫作│笨篤

 

山徑上 偶遇

一片湛藍蝶翼

如斷簡

遺落在你背起十架的地方

 

深沉底色透著神秘

初見藍絲絨

偏斜三兩度 化作黑綾緞

間有白點 微微發亮

 

靜臥掌心 似有餘溫

然而 翅折處

彷彿歷經蟲蟻噬嚙

尚留暴雨拷打的痕跡

 

凝視 如許美麗與慘酷

此刻卻輕盈 幾欲隨風去

不忍釋手 這重量如一縷牽繫

教我難以承受 更難捨棄

 

步履蹣跚 來到

士兵剝去你衣裳的路彎處

屏息 久久無語

灼燙的晴空

從上方遞出一枝枯乾棘刺

幾朵紫牽牛 匍伏腳邊

 

留我的殘翼於你前

和你染血的白衣一併

呈與天堂 作為

愛的物證

 

週四, 03 七月 2014 00:00

祈禱與歌聲的陪伴

2014年5月21日,台北捷運發生喋血事件,造成4人死亡,24人輕重傷。C小調與朋友搭捷運到事故發生地點為受難者祈禱,同時也見證為社會事件療癒付諸行動的團體。以下是C小調寫給朋友的一封信,說明自己在事件後的所見所聞以及自己對善意環境的殷切盼望。

Dear Friend,

謝謝妳溫暖的問候。我前一陣子感冒,事件當天正好請假在家,從手機上看到朋友用Line傳來的消息剛開始都還沒有真實感,然後看到媒體時真的感受到衝擊,不太敢置信。我以為這樣的悲劇事件可能在歐美,在那些比較多衝突對立的國家發生,沒想到竟也會在台灣,在這麼靠近我們的地方爆發。

這事件真的帶給大家不小的衝擊。目前為止,坐捷運時感覺車上的氛圍都還有些緊張。車比較空時,坐著的乘客有人會左右張望一下。動作通常不是很明顯,但可以在飄過的眼神中察覺那種警戒心。

但也記得前幾天有一次正好坐板南線經過發生事件的路段,當時我和另一位女性朋友在一起閒聊著,但是留意到正處於龍山寺到江子翠兩站之間的當下,我心中還是微微閃過一絲懼意。然後告訴自己別害怕,事情已經過了,別讓暴力和恐懼的陰影糾纏。忽然就聽到有歌聲,從我右方的車廂有五六個年輕人走過來,有男有女,一位手上抱著吉他,還有一兩位手上拿著硬紙板,上面寫著類似Love,Free Hug的字詞。他們唱了兩首歌,我記得第二首是《我的寶貝》:「啦啦啦啦啦啦,我的寶貝,讓你知道你最美。」

唱完了,很多人為他們鼓掌,車也快到江子翠站,他們當中一位說,希望用歌聲在這短短的旅程中陪伴大家,而且如果有人想要一個擁抱,他們很樂意提供。結果兩位大方的女孩擁抱了站在她們附近的兩個年輕男子。然後這個小團體就在江子翠站下車了。我當時滿感動的。我們周遭還是有許多溫暖的人,如同天使一般在傳遞善意,治癒人心。

謝謝妳,我的朋友,妳的祝福讓我的心感到友誼的喜樂,如一陣爽朗的微風。也願妳所在的地方平安、友善,妳的生活充實,常有喜樂和美好的希望。

C小調

圖片:和平鴿。畫作│沈秀臻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92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